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总裁抵在车门上进入

- 编辑:网页上传 -

“第九名,惊鸿乐坊,玉琉璃……”

郁轻璃一身大红色舞衣,身姿曼妙,薄纱将里面的雪肌衬托的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那半遮着面容的薄纱越发增添了几分神秘感,随着乐曲的开始,她整个人化身成为一条舞动的灵蛇,那柔软的腰肢,轻灵的舞步让人震撼不已。

似遮还露的装扮简直让人血脉喷张,却又找不出半分低俗猥亵之气来,那清亮的眼眸以及周身散发的冷傲空灵之气,让人觉得这个女子就像是一朵真正的毒花一般,可远观而不可沾染。

如果说先前的柳曼舞像是一个仙子一般在台上跳跃飞舞的话,那么此时的郁轻璃就像是一个妖精,一个真正来自地狱的妖精,每一个动作和步伐都在勾引着在场的众人,饶是定力好的,也不由面红耳赤。

就连平日里那些道貌岸然的君子,纵然被这样的表演震撼到,却也偏生不出斥责的话语来,就连那慕容城都不由心中一动,当下决定,这次的舞乐表演就请这惊鸿乐坊好了。

郁轻璃终于停下了舞步,一双清亮的眼眸在那面纱之下直入人心,这般动人的表演让人欲罢不能!

表演结束了,所有人却依然还沉浸在方才那让人震撼的舞蹈之中,沉默片刻之后,在场的众人忍不住站立了起来,随即是雷鸣般的掌声以及要求再舞一曲的声音。

舞台之后的柳曼舞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身边的丫鬟连忙扶住了她,毫无疑问的,她输了!

讯娘的眼中闪耀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骄傲与狂喜,这样的学生,竟然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么?

接下来的比赛几乎没有什么继续观看的意义了,在看了那么两段让人惊艳的舞蹈之后,其他的表演都寡淡而逊色,即便是顶着京都名乐坊的名头,这技艺也终究达不到那般的高明。

在场的所有人都几乎可以笃定一点,今日之后,这惊鸿乐坊将会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乐坊而一跃成名!

台前那个墨色的身影悄然离去,既然已经决定了下来,就没有什么继续观看的必要了,手中的花笺紧了紧,慕容城倒是想起慕容燕回来,今日这盛会,小皇叔没有来,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金銮殿中正在陪着皇上下棋的慕容燕回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手中的棋子慌乱一落,倒是正中皇上的下怀。

“将军!皇弟,这一局,你又输了!”

当今陛下一脸的笑意,很显然是龙颜大悦,今日与燕王对弈,屡屡得胜,还真是让他想不高兴都难。

慕容燕回低垂了眼眸,手中的拿着棋子把玩,在见到那棋盘之上的死局之后,状似懊恼的将那棋子扔回了棋盘之中。

“不来了,皇兄棋艺水涨船高,这么一直来一直输有什么意思?”

“皇弟你该多钻研钻研才是,朕记得以前你的棋艺在诸位皇子之中是最为出众的,为此先皇还常常夸赞与你。”

随说是赞赏的话语,在慕容燕回听来却总觉得胆战心惊,这何尝不是一种试探呢?试探他的野心是否和当年那屡战屡胜的棋艺一般锋芒毕露。

一抹笑意挂上唇角,薄唇轻启道:“陛下真爱说笑,这么久远的事情我倒是不记得了,臣弟只记得先皇当年夸赞最多的不就是陛下你么?何况本王现在成日的吃喝玩乐没有什么不好,没事钻研什么棋艺?真是劳心费神。”

慕容石棱打量着慕容燕回那一张俊秀的面容,见他眼底虚浮发暗,显然就是常年流连花丛纵情声色所留下的,看来这些年来的消息倒是不假,当年的战神燕王,如今已经彻底的废了。

心中不免冷笑,再厉害又如何?!到底不过是臣子,若是胆敢起了觊觎之心,他绝对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瞥到慕容石棱眼底的满意神色,慕容燕回才稍稍放心下来,唇边的笑意更深,看来今日这一关,他算是过了。

顿时扯开了话题,“皇兄若是没什么事情,那么臣弟就先告退了。”

“这般着急去何处?不和朕一同用了午膳再走么?”

听上去还真是兄友弟恭,一派和睦,只慕容燕回自己心中明白,这皇帝的饭菜能够随便吃么?一个弄不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何况,他们兄弟之间,根本没有那么要好。

当即拒绝了这样的邀请,“皇兄就不用客气了,臣弟还赶着出宫去看那未曾结束的花魁大赛呢!若不是想着要陪皇兄下棋,又怎么会错过了那早上的比赛?”

“花魁大赛?”慕容石棱倒是也来了几分兴致。

“就是城中几个乐坊之间举办的比赛。”慕容燕回干脆解释道,“还不是为了皇兄寿宴的事情,今日我已经让太子殿下先过去了,说不定能够在其中找到不错的歌舞乐坊,能让人大饱眼福。”

纵情声色却还要为自己找上一个好的借口,看来这个燕王还真是没救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不用太过担心这个燕王会谋朝篡位。

要知道当年先帝原本是想将这皇位传给他的七弟慕容燕回的,若不是……

“皇兄,那么臣弟就先告退了,若是去到底迟了,恐怕真要耽误佳人的表演了。”

看到慕容燕回那一脸的焦急之色,慕容石棱回过神来,袖袍一挥,“你且去吧。”随即又像是一个普通兄长关切弟弟一般的开口道:“自己注意身体,这美色虽好,却不能过分沉溺其中……”

“多谢陛下关心,臣弟自然有数,那么臣弟暂且告退,寿宴之时一定会给陛下你一个惊喜的!”

慕容石棱没有再开口,只是示意他快些出去即可。

慕容燕回一路脚步匆匆,直到出了宫门,俊脸之上的那一抹笑意才僵硬起来,桃花眼中一片冷然,神情肃杀不已。

手指拂过眼底,淡淡的粉末脱落,眼神锐利而清明,哪里还有半分虚浮之色,些许讽刺染上眼眸,慕容燕回喃喃低语,“看来,晴姨娘的上妆技术倒是越发的高明了。”

一个响哨,血色踏空而来,慕容燕回飞身上马,朝着那花魁大赛的方向疾驰而去,此等盛会,可不能少了他燕王不是?

一路疾驰,快马加鞭,然等慕容燕回赶到的时候,会场之中却早已经七零八落走了大半的人,慕容城也早已经不见踪影。

随手拉住一个正在收拾桌椅的小厮,“怎么回事?花魁大赛呢?”

那小厮瞥了慕容燕回一眼,“这位公子,你来的太晚了,花魁大赛早就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慕容燕回一愣,这和自己预期的还真是不同,怎么会这么快就结束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到慕容燕回诧异的神情,那小厮多嘴开口道:“这位公子你还不知道吧?今日这花魁大赛那惊鸿乐坊技高一筹,在惊鸿乐坊的表演结束之后,其他乐坊的表演连看的人都没有了,那些观众们早早的就散了去,只怕都去那惊鸿乐坊了吧?”

惊鸿乐坊之中,柳惊鸿一脸的喜色,柳曼舞却面色苍白,郁轻璃神情淡然,今日过后,这惊鸿乐坊果然将名震京都,而玉琉璃也将成为惊鸿乐坊的传说!

柳惊鸿上前,冲郁轻璃深深鞠了一躬,“琉璃姑娘,今日多谢你,让惊鸿乐坊在这京都扬名。”

“老板不必客气,这是我们曾经约定好的事情。”

郁轻璃倒并没有显得太过激动,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她现在所担忧的是,皇宫之中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不过这担忧在下一秒就化为乌有了。

一个圆乎乎的身影如同球一般的滚到了柳惊鸿的面前,“老板,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来了很多人!”

“小珠子,不要大惊小怪的,乐坊今时不同往日,人多一些倒是也无可厚非。”

“不是的,老板,外面来的都是一些官兵。”

“官兵?”柳惊鸿十分的诧异,还带着些许惊慌,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官兵呢?

郁轻璃的心中却隐隐觉得高兴,难道说是宫中的人?

事实证明,郁轻璃猜对了,在那些官兵之后,一个身形高大,面容冷峻的男子出现在柳惊鸿他们的面前,纵然已经过了一世,郁轻璃对这个身影却依然十分的熟悉,甚至从心底涌出一种愧疚感来。

前世的时候,她为了帮慕容风重夺太子之位,亲手将其送进了监狱之中,而后,手段狠戾的慕容风下令在狱中把他赐死,那时候,他不过刚刚大婚,为了斩草除根,连带着太子府中的一百多口人,无一幸免。

也正是因此,她成了整个苍和百姓口中的毒妇,同时,也给了慕容风将她打入冷宫的理由,一个心肠如此歹毒,陷害皇帝手足的女人,如何能够成为一国之后呢?

她依稀记得在慕容城死之前,她曾经去狱中看望过他,隔着那厚重的监狱大门,慕容城眼眸一片血红,如同那天边的残阳,他披散着头发,英俊的面容早已经没有平日的冷傲,却依然愤恨的看着自己。

“你这毒妇,纵然下地狱我也要看着,看着你如何遭到报应,你好好看着,我的今日,便是你的明日!”

不曾想竟然真的一语中的!

在那之后不过一年,根基稳固的慕容风就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自己打入了冷宫之中!

99%的人还阅读了:

美妇乱人伦小说&409驾校情缘儿媳妇

豪妇荡乳1一5-想在你的脖子边缓缓喘息

小奴婢与大少爷_重生王爷公主妃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