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医仙&占有欲攻强迫受怀孕

- 编辑:网页上传 -

妖界。

“唳。”

一声高亢的鸟鸣响彻天空。

太阳真火以阴云为燃料,熊熊燃烧,逐渐蔓延。

一只浑身浴火,仿佛本身就是一团火焰的飞禽站立在妖界最高的山峰上环视着整个妖界。

“嘭!”

火翼拍打,翱翔而起。

没有丝毫温度的火光映照在了广阔的大地上。

大地上的裂缝如同是创伤,而那火光则如同是生命法则一样,让裂缝不断愈合着。

只不过,其中的过程,极其的粗暴。

“呼……”

远方,龙蚯妖帝松了口气。

炎雀妖帝终于回归了。

龙蚯妖帝压着心中的好奇,打算等这件事彻底解决了之后再去问炎雀妖帝。

防线。

“应该是师叔。”

望着天空当中燃烧阴云的火焰,周叶点了点头,暗道已经稳了。

没办法。

如果炎雀妖帝回来了,这件事都还不稳的话,那没什么说的,趁早把自己埋了吧。

免得等自己嗝屁了,结果还暴尸荒野。

那得是多么难受的事情。

“既然炎雀妖帝回来了,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喝酒喝酒。”

二蛋瞥了一眼天空,有些惊悚。

这火焰,怎么看怎么感觉恐怖,能够焚烧一切阴暗。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其实也算是大难不死吧。”玄龟耸了耸肩。

天渊深有同感。

如果炎雀迟迟不回来,那么界域崩碎愈演愈烈,到时候他们必然也要加入镇压土地的行列当中。

没有强大的力量作为支撑,怎么可能能够和天地之力抗衡。

一旦拼不过力量,那么被撕碎的就不是山峰,而是生灵的真身。

这就是天地之力的恐怖之处。

想要干扰,而实力又不够,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必有后福啊。”

周叶感叹着。

想着。

炎雀妖帝回来了,是不是自己师父和树爷爷也已经回来了?

周叶琢磨了一番。

考虑了一下,暂时还是不要联系青帝。

万一青帝也和炎雀妖帝一样忙碌呢。

……

木界。

“师尊。”

鹿小元行礼。

青帝微微颔首。

“做得不错,减少了许多没有必要的损失,现在整个中域都算是安全,但是其他地方还有些复杂,特别是落日深渊那个法则混乱之地。”

说到这里,青帝摇摇头。

“这样,你去帮助雷衍,其他的地方就不用担心了,交给为师和树老就可以。”

青帝吩咐道。

“是。”

鹿小元再次行礼,随后赶往了落日深渊。

原地。

青帝负手,看着焕然一新的景色,心中略感担忧。

“以往的变化,还算温和,而这一次,实在太猛烈了,可怜我木界无辜生灵……”

青帝无奈摇头。

没有过多停留,他身形一闪,已经赶往了别处。

早一个呼吸到,可以救下的生灵是以万为单位。

所以青帝必须争分夺秒,与恐怖的天地之力做对抗。

大陆中央。

树爷爷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惫。

饶是他如此强大,也无法长久地和天地之力做争斗。

天地之力是苍天的力量。

苍天是俯瞰众生的存在,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亿万生灵的命运。

这样的存在,若是有意针对,不管是哪一位强大的帝境,都无法承受。

而在大面积的恐怖天灾面前,帝境的力量也显得有些苍白。

好在,树爷爷不是普通的帝境。

“北域的情况稍微要好一些,就让白帝和金帝去处理好了,东边有青帝,那老夫就先去处理西域。”

树爷爷缓缓闭上双眼。

神念涌出,显化,降临西域。

……

妖界。

周叶的内心一直很淡定。

现在都悠闲地开始烤龙肉了。

在他周某草看来,自己的实力有点低微,无法和天地之力抗衡,所以这些事情只能交给炎雀妖帝等大佬来完成。

既然自己帮不上忙,那就老老实实的,别拖后腿就可以了。

在这里烤龙肉,一方面吃得不错,炼化了又可以获得积分,还顺便镇守了妖界的防线。

一石三鸟。

所以,依照这个理论,该潇洒的还是要潇洒。

“没看出来,你的手艺也很不错。”二蛋造了个椅子躺着,晒着扭曲的太阳,可快乐了。

玄龟和天渊虽然也放心了下来,但是内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和担忧。

很想问周叶和二蛋,能借点快乐给他们吗?

“你没有看出来的东西可多了去了。”

周叶笑得很低调。

“别这样,我还不了解你不成。”二蛋摆了摆手,制止周叶想要吹牛逼的想法。

“我们的想法,和年轻人的想法果然就是不一样。”

玄龟感叹一声。

草爷的心态,实在让他们感觉比不了。

“有时候想太多不仅仅没有用,还白白浪费脑细胞。”周叶耸了耸肩。

如果想太多真的有用。

那他周某草也不至于不动用他那无敌的智商啊。

别的不说。

就光吹脑子这一块。

他周某草什么时候不是把握得死死的,比智力,他周某草还就真的没有遇到过对手。

“有道理,所以,该快活,还是快活吧,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苦短啊。”二蛋深以为然。

“别扯,苦短的是人,我们都是妖。”

玄龟严谨了起来。

“就是打个比方而已。”二蛋撇嘴。

玄龟你从什么时候学会了抬杠。

一旁。

天渊没有怎么说话,内心安静,体会着天地之间的变化。

他想知道真相。

毕竟谁都不想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

……

魔界。

二公子有些看不透这异象。

不过还好,魔帝大佬们都很给力,一个个的纷纷将异象给镇压。

但是,让二公子有些诧异的是,有个魔帝居然还受伤了。

要不要这么菜。

“让我上,我也行。”

二公子不屑一笑。

这魔帝真是太不给力了,堂堂魔帝,镇压天地异象居然还能受伤。

二公子觉得,要是同样的修为境界,自己来办这事儿,肯定比那魔帝办得要好。

“二公子,想想就得了,您不行的。”

老关键无奈摇头。

二公子,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

“老家伙,你让我很痛心,你居然都不信任我。”

二公子顿时咆哮。

什么意思,居然质疑他。

“不说了,我要去努力修炼了,我要追赶上周公子的脚步,然后……我在未来的某一天,偷偷的在周公子的背后,拍他两板砖。”

这是它二公子的梦想。

“二公子,加油。”

老管家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打击二公子的积极性。

同时,老管家感觉,这世界,恐怕要变天了。

以往的魔界,动作频频,那都是对内,互相征战,争夺资源。

而从今天之后。

时隔多年没有对外征战的魔界,恐怕要开始酝酿一场波及六界的战争了。

“二公子到时候恐怕也要出征……”

老管家有些无奈。

以二公子的能力,一手好牌都能输得精光,怕是到时候要做阶下囚。

……

酒足饭饱。

周叶躺着。

虽然吹着狂风,但是无所畏惧。

他周某草的真身虽然比较轻,但是他的思想很沉重。

“然而,现实很残酷。”

二蛋都不想描述什么。

它就纳闷了,周叶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奇奇怪怪的。

“你知道我们和凶兽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吗?”周叶突然发问。

这是一个高深的问题。

二蛋参悟不透,索性摇头。

“凶兽有着强大的力量,从力量层次上来看,凶兽和我们是差不多的,但是我们有着智慧,我们能够思考。”

周叶抬起叶尖,指了指二蛋的脑袋。

“嗯。”

二蛋敷衍着点头。

“不过,生灵与生灵之间,还是有着差距的,就好像你和我之间的差距,有很多事实证明,我要稍微比你聪明了一点。”

周叶诚恳说道。

二蛋有些不服。

这完全就是在挑衅它二某人的挑衅,它二某人可是全能的剑灵。

“我警告你啊,不要太嚣张啊,不然等会儿我要揍你。”二蛋扬了扬拳头。

“怎么,说到你痛处了?”

周叶无所畏惧。

正好,心里有点计划,让二蛋揍自己一顿也是挺好的。

因为有一套理论。

生灵在愤怒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实力,肯定是百分之一百二十。

将生灵愤怒到爆发记录为一个数据,称之为怒气值。

周叶感觉,当自己怒气值爆满的时候,自己应该可以释放出恐怖的实力。

到那个时候,谁特么敢和他周某草大声说话,他周某草就弄死对方。

“等会儿,你们先别吵。”

天渊抬手。

随后说道:“你们仔细感知一下,天地之间有了许多变化,和之前有些不一样。”

“怎么说?”

周叶一愣。

二蛋也认真了起来。

“因为死去的生灵比较多,天地之间出现了许多的负面能量,不仅仅如此,我发现,这些负面能量,似乎在和天地灵气融合,倘若一个修行者需要吸收灵气来突破修为境界的话,吸收了这些灵气,有更大的可能性会诞生心魔。”

天渊语气严肃。

玄龟和二蛋神色严肃,顿时仔细感知了起来。

果不其然。

出大事了。

以往,天地灵气和负面能量是互不相容的。

而现在,居然开始融合在一起。

也就是说,生灵们修炼,虽然速度更快了,但是诞生心魔的几率也会越大,并且有可能会提前。

以往是七阶天劫会遇到心魔。

以后,说不定在六阶天劫就会遇到心魔。

看起来事情并不大。

但是从古至今,在心魔这一道坎上陨落的生灵可不少。

99%的人还阅读了:

万丈骄阳不及你-冰秋绑着做下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_这个点了儿子的同学来我家玩

雨后的故事-生活羽衣传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