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宿玩小雪_用力揉下面好多水水

- 编辑:网页上传 -

张习亭瞪大着双眼,漫天星光仿若都跌入了那漆黑的瞳孔之中,耀眼夺目:“苏姑娘,我说了,你,你可别不开心啊!”

苏念略显尴尬的笑道:“您说吧,再不开心,想来也不过如此了。”

张习亭故意压低了声调,面上如黄连水般携了丝苦涩:“方才我在大厅听到那巫师和爹说,说,说你是灾星降世,碰不得,不然,会给咱们张家带来祸端。”

苏念心下一呛,白了张习亭一眼,从前就是为了苏夫人冲喜,自己才成为了苏家养女,如今进了张府,反倒变成了灾星,真是天道不公,造化弄人啊!

“原来如此,方才他们所说的那番话,我还觉着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得谢谢你能来告诉我这些事情。”

张习亭放下茶杯,苏念不知是否错觉,只觉得张习亭看自己的眼神中尽是怜惜。

张习亭双手手肘伏在桌上,眼中自然的流露出一种温柔,似长雪冰山上的一抹暖阳,至亲、至切、至温、至柔。

两人久久不语,这才温声道:“苏姑娘,你,你没事吧?唉,我知道你心里肯定难受,爹也真是的,那什么巫师定是为了骗他的钱财才这么说,他还真信了。”

苏念却似乎并无什么惊讶愤恨之举,只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模样,竟还反开玩笑的问张习亭:“那你呢?二少爷,你信吗?”

张习亭料是没想到苏念会如此反问自己,愣了愣神,吞吞吐吐道:“我?我自是不信,这,这不是无稽之谈吗?只是,只是可怜了你。”

看这张家二少爷对自己的关心倒不像是装的,想来也真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苏念站起身,抚了抚衣襟,一脸让人看不透的笑意,倒像是释怀:“不!这样才好。”

“啊?”张习亭听着愈发的奇怪了。

苏念笑靥如花的玩捏着自己的长发:“二少爷,你可知,我并非我爹爹亲生?”

张习亭不知苏念何意,只是点头试探道:“知。”

“你看,这众人皆知我为苏家养女,唯独我自己不知。我这一生皆可谓荒唐:出生不久,便因巫医一言而入苏家为女,从此便没了父母宗亲的疼爱庇护;如今,又因巫师一言,新婚之夜便要独守空房,也就不会再有丈夫的怜惜厮守。我注定的一生只能是形单影只,与孤苦相伴。”

既然早已看开,自然也就无过多愁苦可言。如今,若真能安然在这张府度过余生,倒也算是遂了自己的心意。

张习亭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眼神迷离的端视着苏念。

苏念取笑道:“怎么,我这茶也让二少爷给喝醉了?神情如此的怪异。”

张习亭思忖了片刻,用着只有自己能听到声音沉沉道:“不是茶,是……”

就如张云禹所料,昨夜一别,张习亭便再难以自己,满脑子浮现的都是苏念的身影!虽然明知此事荒诞,可谁又能控制的了自己的心呢?

苏念不知是真没听清还是故意,侧首疑惑道:“二少爷,您在说什么?”

张习亭连连摇头:“没,没什么。我得走了,日后若有什么事你就直接来找我吧!你放心,得空我便会过来寻你,你不会是孤单的。”

张习亭可能真是太过慌张,连出门都差点被门槛绊倒。

苏念苦笑一番,难得在这清冷的张府中还有人会记挂关心着自己。

……

第二日,按照礼俗,苏念是需要到张元洛的正室和其他妾室住处去拜访问安。

苏念早早便出了门,可一路拜访下来,竟无一人愿意接见苏念,不是婉言身体不适就是直接冷嘲热讽,怕苏念的灾星之躯会连累到自己。

唯独最后的这位四夫人!

……

苏念刚进宅院,便看到一妙龄女子端坐于石桌之前,身穿淡青色流云长裙,样貌清秀和美,宛如画中仙女走出,在其身侧还站着一位年龄相仿的侍女。

青衣女子看到苏念走来,便马上微笑着起了身,未等苏念开口,倒先热络的迎了上来:“我料想着妹妹今日会要过来我这宅院,便早早的在此等候了!”

看着面前女子这般温柔热情,全然不似前面三位,倒是让苏念有些不习惯了。

苏念忙下身行礼:“妹妹给姐姐请安了!”

青衣女子扶起苏念,亲热的携了苏念的手,柔柔道:“妹妹何必如此见外?快些进屋吧,姐姐已经让厨房备好早膳,妹妹就陪姐姐一同用膳可好?”

苏念木讷的点点头,倒感觉有些不太真切了,可看着面前这和善的女子,自然也就乖巧腼腆的应了应:“嗯!多谢姐姐”

饭间,苏念了解到,这四夫人名为池宁,也就比自己大了一岁,嫁入这张府却也不过数月,倒是深得张元洛的疼爱。

池宁的性格内敛柔和,平日里鲜少与他人接触,之所以能与自己交好,居然全是因为身世相仿。

池宁也非如今的父母亲生,只是家中清贫,嫁进张府同样是因为其养父欠了张府的债务,无力偿还,只能以池宁来抵还债务!

池宁早先听说苏念入府的原因和自己如此相似,竟不由的也心疼起了这个妹妹。

吃过早膳,池宁握着苏念的手,告诫道:“妹妹如今进了张府,以后可就得小心谨慎了,妹妹今日一路过来,能够早早的便到了姐姐我的宅院,想必其他几位夫人是都把妹妹拒之门外了吧?”

苏念低下头,连府里都奴仆都不愿侍奉自己,那就更不用提其他的夫人了:“姐姐都知道了!”

池宁心上一酸,面上却也没有过多显露:“咱们府里的那几位夫人,平日里娇纵惯了,看什么都很难入眼,往后妹妹要是和她们遇上,能避开就避开着点,尤其是大夫人和二夫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姐姐今日与你说这些,你若听了,往后也能让你少吃些亏,在这张府也就能好好的生活下去了!”

苏念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妹妹知道了,在这冷清的张府之中,妹妹能认识一个如此设身处地的替妹妹着想的姐姐,实在是幸运!”

看着池宁,苏念也莫名生了些心疼,不知她这小小年纪又是吃过了多少的苦头?

“姐姐,你难道就不怕我是灾星吗?”苏念的声音如飞蚊般越来越小。

池宁一怔,阴沉着面孔,故意生气道:“你说说你,别人没得见识,信口胡诌也就罢了,你怎的自己也说出了这样的话?好啦,这种无凭无据的虚妄之言,姐姐是从不相信的!”

听得池宁此言,苏念才算彻底放心,安然道:“谢谢姐姐!”

……

独自倚靠在长廊的木栏上,天空依稀下起了小雨。

今天已经是嫁进张府的第六日了,可自新婚那天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张老爷。

每日除了下人们送来饭菜,还有张习亭隔两日会悄悄来探望一次,就再无他人接触。

灾星一说出来后,所有的人都躲着她,甚至有人还说,苏家当年的没落也是因她。

苏念才十七岁,一句两句的她可以不当回事,但听得多了,很难不去想这些闲言碎语,有时,她甚至连自己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就是灾星降世。

想得过于出神了,以至于身边来了人也未察觉。

“哟哟,这谁呀?搁这发什么楞呢?”一名打扮娇艳的女子在一个年轻婢女的搀扶下嬉笑着走到了苏念身边,手上持着一把牡丹绣花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动着。

女子一身大红绫罗绸缎,钗环佩饰,看着都觉得沉,可这说起话来却让人感觉轻飘飘的。

苏念看着眼前女子的穿着打扮,十有八九就是张府的哪位夫人了。虽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俯下身行礼:“见过姐姐。”

女子楞了楞,唇角勾了一抹极其不屑的笑意,摇扇的手也自然的停了下来:“你叫我姐姐?如此,你就是老爷那新进门的灾星啰?”

苏念倒也不恼,不疾不徐的直起身,看着女子,满脸虚假的笑意:“正是妹妹!妹妹早前去拜见过姐姐,可是姐姐一直说身体不好,不肯见妹妹。妹妹一直都还担心着姐姐会不会是染上了什么恶疾,如今看来,倒是妹妹多虑了!”

听到苏念如此嘲讽,女子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指尖颤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咒我?”

说罢,竟毫不留情的抬手便冲着苏念的脸上落下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苏念未及反应,一个趔趄,腹部撞上了一旁的木栏,只觉得身上和脸上都火辣辣的疼。

苏念死死抓着木栏,强行定了定神,清冽的神色间包含着无限的压抑与隐忍,一手捂住被打的脸颊,眼眶间晶莹泪花悠悠的打着转,满的快要溢出,却还是被强忍着不让落下。

苏念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子,面目狰狞,眼中煞气分明,眨眼之间,凛冬突至,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冷得骇人。

女子许是也被苏念这眼神给吓住了,愣在了原地,不敢再多言语。

99%的人还阅读了:

性感女教师-权少溺爱免费阅读

重生医妃元卿凌&我和小姑子在车爱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总裁抵在车门上进入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