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 上孕妇的滋味—实践菊花抽烂

- 编辑:网页上传 -

死气之火是一种以体内生命力作为根源的高密度能量,每个人都会拥有最少一种的属性,拥有这种力量的人都是人类当中的能力者,随着火炎的觉醒,他们也会逐渐的能够看到常人看不到的灵体。

火焰的属性主要是分为两大类,大空的七属性和大地的七属性。各自的属性有其各自的颜色及性质。火焰的纯度愈高火焰的特色会越清楚。

不过到底死神有没有这种力量,却依旧是未知的,至少浦原喜助还没有开始去研究相关的课题,又或许说,有中央四十六室的暗中监视,他也很难去随心所欲的研究这种事情。

中央四十六室和山本元柳斋重国之间的权力之争如今已经延续了千年之久,在这明争暗斗中有许多的人和家族都牺牲了,志波家就是其中一个案例,前家主就是因为被四十六室抓到了把柄,结果害整个家族都被取消掉贵族身份,被赶出了静灵延,不过因为他们有着一部份王族的血统,而且只有他们才掌握着前往灵王廷的唯一方法,因此才没有导致到被灭族的下场。

几乎所有关于尸魂界的重大事件都和四十六室有关系,如果不想有被除名的下场,那么做任何事都必须要小心翼翼的,至少绝不能够被那些早已被权力迷惑了身心的老头子们发现。

因此,从来只听过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真品的奇犽和冬狮郎还是有些兴奋的,当然,他们还是有一些微妙的感觉。

总感觉他们好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当成小白老鼠了= =……

尤其是在看到灵月拿着一部十二番队出版的录像机站在一旁两眼发光的看着他们的时候……

「那么,你们准备好了没有?」Giotto看着他们问道,今天除了行踪不定的雾守和到彭格列旗下的孤儿院照顾孩子们的晴守,所有的守护者们都到齐了,其中蓝宝是被G硬拉过来,而其他人都是来围观的。

闻言,他们便把目光放在了面前的木桌上,只见上面摆放着一枚测试用的戒指,这枚戒指镶嵌着的灰色宝石虽然无法燃起火炎,但是当别人带着觉悟戴起它,宝石便会浮现出符合其波动属性的七色。

「你先上。」只见奇犽立刻把自家哥哥推了出去,对于这种未知的测试的流程他还不清楚,因此他打算先在一旁旁观一下整个流程,反正也不急,再说了他也很想知道冬狮郎到底是什么属性波动。

被自家弟弟给卖了的冬狮郎有些无奈地瞪了眼奇犽,然后便走上前把戒指戴上,只见在他戴上的一刻,戒指立刻发出了璀璨的绿光。

「看来冬狮郎是雷属性的啊……和蓝宝一样呢!」Giotto仔细检查了一会后便说,「可惜你不是我们家族的人,不然的话你便可以当我们的雷守了。」

「确实,这小子看起来似乎要比蠢牛可靠多了。」G在一旁非常赞同的说,他之前一直都在抱怨蓝宝除了能够在战场上当个有用的肉盾之外,在基地里根本就一点儿用处也没有,纯粹就只是一个好吃懒做的贵族大少爷而已。

冬狮郎:「……」你们就这么在阿诺德面前说这些真的大丈夫?

作为冬狮郎真正的上司,阿诺德瞇起眼睛盯着Giotto,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杀气的Giotto连忙转移话题:「不过嘛,冬狮郎你的火炎的纯度还真是相当的高,一般来说这枚戒指发出的光度和火炎的纯度可是成正比的。」

「是这样吗?」冬狮郎低头看着手中的戒指,不过其实在刚才戒指发光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那股感觉在出现后的一瞬间便消失了,而自己也来不及抓住。

场外的奇犽看着表面上一脸平静的冬狮郎,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相处他也已经可以看出对方的心思及想法,而在对方戴上戒指的一瞬间,他也突然有些不自然的感觉,但是很快就没了。

一旁的朝利沉默不语,脸容难得的显得有些严肃,不过在场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了这点。

在冬狮郎测试完毕以后,奇犽便上场戴上了戒指,只见它立刻绽放出了绿色和靛色的光芒,其中绿光的亮度最强烈,几乎要盖过了靛色。

「是雷属性和雾属性……」Giotto说道,「奇犽你体内有两种属性波动,而且都能够在实战上使用……不过看来雾属性波动是最弱的,要投入作战的话最好先习惯一下雷属性。」

「是的……」奇犽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在他的内心中早就已经炸翻了天:为啥他和那只变种冬菇都是雾属性?!(╯‵□′)╯︵┻━┻

他到底有什么地方和他像啊?!!!(青雷:爱撒谎这点(被打))

「Nufufufu……还真是听到了相当有趣的事情呢……」突然间,斯佩多突然凭空出现在场内,一旁的蓝宝直接被他的突然出现给吓到哭着跑走了。

「啊,斯佩多你什么时候来的?」Giotto问道,那表情要有多纯良就有多纯良……只要能够忽略在他的眼中明显写着“似乎有好戏看了”的愉悦神情的话……

「就在刚才,听到了这个小鬼有雾属性波动以后便过来了。」斯佩多伸出手托起了奇犽小动物的下巴,邪笑着说:「这么看来,似乎有调/教的价值呢~」

……你是西索吗魂淡?!!!!

(╯‵□′)╯︵┻━┻

奇犽此时特别有想要一刀把这个笑得变态变态的冬菇给轰上天的冲动,只可惜他现在正穿着义骸,力气体能上和一个小孩子无异。

「狮郎……」无奈之下,奇犽只能够向冬狮郎求救,不过正当冬狮郎想要走上前的时候,他却突然被阿诺德给按住了。

「D·斯佩多,你保证你不会对他乱来的吧。」只见阿诺德瞇起双眼盯着斯佩多,虽说他也有些不信任斯佩多的人品,但是如果这样可以让那个草食动物有多一些历练的话……大概他的拷杀价值又会提升了吧。

「Nufufufu,当然了,毕竟这可是阿诺德重要的部下嘛!」斯佩多说道,然后便扯着奇犽的衣领走了。

奇犽:……妈妈咪啊!!!!!QAQ谁来打救我远离这个恶魔啊!灵王大人虽然我不知道您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求求您带我脱离这片苦海啊啊啊!!!!!

「保重了啊~」至于在一旁完美完成了浦原喜助交托给她的任务的灵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块小手帕作告别状,希望小奇犽你之后能够三观正常的回归吧~

随后,她便收到了某小狮子恶狠狠的眼刀。

「这可不关我的事啊……」虽说她的确很喜欢看别人好戏,但是奇犽会被斯佩多看上我也不知道啊!即使是穿越者也不可能这么神通广大的吧!好吧,除了玛丽苏的穿越女。

尽管如此,她最终还是落得了被脾气暴躁的某人泄愤当练习用沙包的下场。

所以说,弟控惹不得啊,尤其是有着非常严重的恋弟情意结的弟控。(冬狮郎:这是毛意思啊口胡!)

………………

99%的人还阅读了:

乱小说目录全文-小家伙你里面好甜

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_想做妈妈怎么开口

风流小医仙&占有欲攻强迫受怀孕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