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妇荡乳1一5-想在你的脖子边缓缓喘息

- 编辑:网页上传 -

事实证明,老太太就算来过一遭对我在府中的地位而言也没有多少的改观,就比如我依旧穿着半湿不干的衣裳,饿着肚子饥肠辘辘。

还说是个嫡出的小姐呢,连个近身的丫鬟都没有。我双脚踏地地下了床,却见梳妆台上除了灰尘便只剩下灰尘,别说头面首饰珠翠步摇,就是要个束发的木簪子都寻不到。别无他法,我只得任命地从自己的破衣裳上扯了根歪歪扭扭的布条下来,勉强捆住了散乱的头发。

别说,我这头发又黑又长,量还挺多,想来这幅身子该是个如画的娇艳。

可再娇艳,总还要吃饭。

我偷偷地溜出门去,这里是个破落的小院子,连庭中绿植都是低矮难看的灌木,小气得连朵花儿都不肯种。而如今正是七月流火的天气,满院子的萎靡不振,看得我啊是真真的难受。

我的院落是标准的一进的小院落,还好还好,分给了我一间正房。我贴着那长满了青苔的极有历史厚重感的石墙往外溜,溜了不知道多远,路过时偶然一段粗使丫鬟的絮叨听进了我的耳朵,这对话里多有“王爷”“二姑娘”的字眼,我琢磨着跟我有关,我便停了脚步留心去听。

一小丫鬟脆生生地说到:“也不知咱们的皇上是怎么个想法。越王爷年初归朝,身上可是带着军功的,如今又看着宣武堂那么肥的差事,何必要把二姑娘那个晦气的硬给推上王府正妃的位置。”

“宣武堂是个什么地方?”

我也不晓得宣武堂是个什么地方,所以把耳朵竖了起来。

“宣武堂明着是教导贵族子弟习武的地方,可是你们晓得吗,那是为了除去禁忌的。”

“什么禁忌?”

那小丫鬟得意说道:“还能什么禁忌,非人族的禁忌呗。”

“祖宗早把非人族给赶到了西南地方,越王爷又加了把劲,继承祖宗遗志把那些东西给赶去了边陲地方,非人族就跟丢了窝的狗似的四处乱窜,哪儿有这闲工夫,跑来皇城脚跟底下兴风作浪。”

“这我哪里晓得?”

一人噗嗤地笑了出来,声音有些尖细地将她给堵了回去:“嘿哟,那二姑娘也算苦尽甘来,拿了这么大的一个福气。

“福气?你还不知道那位越王爷是什么模样吗?”

“左右不过一对眼睛一张嘴,会过日子重要些,哪里要管他羊毛。”

尖细的声音道:“可样貌要单单过得去还好,只可惜了他那副皮囊啊。”

这吊着人胃口的语气真是难过,连我这个躲在墙根底下偷听的观客都忍不住地提着口气。

“十八年前,这鬼王刚刚降生,三道天雷便透过了重重云雾咔咔地劈了下来,硬是把厚实的宫殿给劈开了一道口子,直接劈到了刚出生的娃娃身上。”

几个姑娘一阵惊呼:“呀,那王爷竟还生得?”

“生得生得,可惜了,几道雷没劈死鬼王爷,倒是把刚生产完的舒妃娘娘给吓死了。据传还有种说法,说娘娘是一睁眼,看到了自己被雷劈得血肉模糊的儿子,给活生生吓死的。”

“被雷劈过的身子,那还叫人的身子吗?”

那尖细的声音又道:“自然是不能叫作人的身子,而且听说王爷常年征战在外,又是因为西南边陲气候崩坏,身子早已烂成了那七八十岁的老人家的惨败模样,中日缠绵病榻不说,还不知道能活过几天呢。”

一个小姑娘忿忿然:“这哪里是嫁进去伺候王爷,分明是过去冲喜的。”

我恍惚间觉得自己脑门上贴了八个字:明码标价,贩卖随心。

“过去就过去,冲喜就冲喜呗,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姑娘......”

哦,前路看来还挺忐忑的。

我这个不受宠的姑娘也不想再听这帮干粗活的丫鬟絮叨,继续寻路地走去,刚刚猫着腰顶着胃还不觉什么,如今一站直身子,真的是饿意都在抽筋的胃里头打着八卦太极拳,一撞一撞叫人泛着带着酸味的恶心直冲上头,让我有了一点闻到了熟包子香味的错觉。

没错我是失忆了,但是包子味诚不可忘。

我赶忙闻着味就冲着小厨房跑去。

现在是下午,日头正晒,恹恹得让勤快的下人也懒惰起来,这膳堂想来该不是某一个院落单个的膳堂,这儿地界端的是敞亮宽阔,台上摆着的色彩艳丽的粉彩转心瓶和青花饰纹碗一眼看去就不是凡品。

我趁那几个厨子转心做菜的空隙溜了进去,灶上没热菜,桌上也没剩饭,倒是有个油布包,里有两个大胖白的包子,香得气味能溢出这么大个膳堂去,我挑了个褶心正点红的包子,捧着蹑手蹑脚地出了门,也不知那些厨子是真没察觉还是装不知道,竟没有一人出声来拦我。

正暗自窃喜着呢,拦我的人就来了。

我觉得前脖子的衣领突然一紧,脖子里风就呼啦呼啦地钻进了我的衣裳,一抬眼,脚下已不是平坦厚实的土地,而是一根颤巍巍抖灵灵的树枝。我背后头靠着一个宽厚结实的肩膀,嘴巴被一直皮手套给紧紧捂着。登时我便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握在自己家里头被人给绑架了!

嘴巴被捂着,只能呜呜两声寻求谈判,捂着我嘴巴的人手上力道松开了些,我赶忙抓紧时机与他投诚:“大侠,你就是个偷包子的丫头,我什么都不晓得什么都没看到,你大人大量,放我一道生路!”

我背后的人身子很明显地一怔:“你不是唐府二姑娘吗?”

我义正言辞地反驳:“你见过哪家正经姑娘需要自己偷跑道厨房来偷包子的?”

后头人回我:“倒是正理儿。”说吧继续用力,又把我的嘴巴给堵严实了。

不好,谈判失败。既然如此,那我便可劲儿地折腾,折腾出来点动静,也好让周围的护卫发现了这莫名其妙闯进内宅的祸害!

拳打脚踢,反勾手要去打后头人的脑门,阴的阳的什么法子都用上了,背后人却跟座大山似得岿然不动。我把自己给折腾得精疲力尽,后头人却安安稳稳:“没力气了?没力气就安稳些,小心待会底下人察觉。”

我眼睛费力地朝下头一望,还真有几个持刀的救星似得出现在了大树下头,我挣扎得更欢了些,后头人一双铁臂却能箍得死紧,硬是没让下头察觉道一点动静。

没法子了,我安静下来,续存了最后一点力气,抬起一脚直接往后头那人的下三路阴私地方狠狠踢过去。男人的命脉果真是最脆弱的,我这么一踢,他吃痛地在我耳边闷声地痛苦呜咽一声,瞬间把我的钳制松了一半,我在树枝上头又踩又跳,总算是把下面那群愚钝的护院给吸引来了注意。

“在上头!”

他们纷纷拔刀而向,却并不轻举妄动。

与此同时,我后头的那人还在我耳边嘟囔了一句:“真是狠。”

我心里被他给撩拨出了一团火气,跑到别人家里去劫持别人家好好地要吃饭的姑娘,到底是谁狠呀!

下头的护院动作齐整划一,连语调都是平平板板地放到一条线上的一致:“来者何人,私闯唐家相府,所求为何?”

后头人没吭声,那些护院也不管,继续道:“还不快快报上名来!”

这台词实在没什么新意,搁谁身上都不会把自己名号给报出来的。我不由地鄙夷。

不想后头人既然气息稳定,朗声高喝道:“本王乃当朝三皇子,越亲王。”

我:“......”

那几个护院却还跟傻子似得,一平一板地继续说到:“既不报上姓名,便休怪吾等出手了。”说着唰唰唰地亮出了大刀摆好姿势,动作标准威武霸气,跟戏台子上修炼多年的武生似得。

我忍不住想要大声叫好。

后头人,也就是报出了鼎鼎大名的越王爷哼笑一声,把手伸到我的眼前,随手接下了树上飘零而下的一片碧绿新嫩的小叶,轻轻抛起一点高度,手指却如剪刀似得立刻夹住了它,力道用足将这片绿叶直接甩了出去。

越王爷在我后头默默地数了下:“一。”

只闻风声。

“二。”

我耳朵敏锐地动了动,很轻易地捕捉到了下头传来的一阵阵皮肉撕裂的声响。

越王爷的声音带了点微微的笑意:“三。”

我头皮开始发麻,树下头果不其然地传来了几声重物倒地的轰然声响,齐整划一。

我不由地咽了咽口水,这可是个一片树叶就能杀了一群人的祖宗,我居然胆大包天,把这祖宗的命(和谐)根(和谐)子给踹了。

越王爷又靠近了我的耳朵发话,“你看,下面是什么?”

我心头滴血不止,传言那越王爷就有够变态的,只是不想竟是这般变态.......杀了人还想让我瞧尸体,这莫不是在杀鸡儆猴?

不过也行,我就先假意奉承,然后再肆意逃脱。或者说干脆就亮出了自己是他未婚妻的身份,让他高抬贵手先放我一码?

我清了清嗓子,清朗说道:“这帮奴才敢开罪越王爷,真是死有余辜!”

越王爷不肯放过我:“你先瞧瞧下头。”

我哭丧了脸,“王爷........”

“先看。”

我一咬牙,把眼神给挪到了下头,看就看,不就是血脉喷高死相难看的尸体嘛!有什么?

我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建设睁开了眼,一看之下却不由地瞪大了眼睛,饶是我心理建设完全,也根本消化不了下头正在发生的一切:那些刚刚还活蹦乱跳的看守护院,刚刚舞着大刀还舞得虎虎生威,如今却成了一摊白骨躺在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身边几个小虫荧光闪闪飞来飞去,似乎是被尸体的香味给吸引来的。

这下奇了,这府里死人登时变白骨,尸味引不来秃鹫蚂蚁却引来了一片萤火虫。还真是诡谲难言。

后头的绝望也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玩意,大叫一声“不好”,精准地把我眼睛捂上的同时还直接把我身子给板了过去,我还没反应过来,唇上就贴这一个冰凉的东西。

今天一天还真是迷幻,被我踹了命(和谐)根(和谐)子的男人莫名其妙地吻了我。

枝桠颤颤,树林阴翳,我脸色煞白,嘴唇狂抖,他总算是放开了我,却也不肯放开我。这男人躲在一片黑暗里掩藏死了身形,跟墨化进了水里似得,隐约能看得见一点的轮廓。

我抖了三抖,总算是被激起了火气,语气狠硬底气却不足,指着面前人的鼻子大骂一声:“放肆!”

我居然敢对着当朝皇三子,军功爵位在身的堂堂越亲王大骂放肆,想想我也真的是......放肆。

越亲王却不恼怒,端着一幅儒雅的强调,皮下却好像有二百五十丈一半的厚实,他那片隐藏的身形往我这头压了压,好像在仔仔细细地打量我一般。

我被这泰山压顶一样的阴影笼罩得没了脾气,只好支支吾吾有点别扭地开口:”你......”

越王爷那厢也跟着我开口:“你......“

两个声音,一个女音一个男音,一个清脆一个低沉,正正地凑在一块,正好中和。

我很谦让:“你先问。”

越王爷也的确不谦让,径直了的问道:“你是谁?”

我有点无语,问他道:“你连我是谁都不晓得就贸然地抓我上树?”

越王爷笑道:“总不能让你白白卷入一场是非。”

这话说得在理,下面那刹那间化作了白骨的尸体还明晃晃地堆在地上,若是被我正面给瞧见了,可不得牵扯出一大片的祸事出来。如此想来,王爷之前绑我还算是救了我一命。好心好意却差点落了个断子绝孙的下场,我实在是惭愧。

于是我真心实意地回答了他的问题道:“我是府上的二姑娘,王爷怕是也晓得,我俩是皇上金口玉言赐下的婚约。”言下之意,这婚约不干我事儿,你如果想来反悔,自个儿找皇上亲爹去。

不想越王爷却说到:“我当然晓得你是府上的二姑娘,我是问,你是谁?”

我怔愣地看着他,在我概念里我该是已经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唐府二姑娘,他名义上将要迎娶的未婚妻,这不就是我的身份吗?我还有别的身份吗?

我思考了半晌这个问题,恍惚间觉得越王爷可能并不是在询问我的身份,而是在询问我这个人。可是我这个人与我而言也不过是初次相见,除了垂珠二字,我实在想不到能解释我身份的另一个答案。

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他道:”我是垂珠。”闺名垂珠。

这是个很平稳不出错的答案,却不知这四个字中的哪个字牵动了越王爷脑子中不按常理摆放的神经,他周身一下子萦绕起了一种新年始合家欢聚热闹跨年的喜气洋洋,也好像是一种小巷里父女重逢失而复得的欣喜欢愉,他作出了更发疯的动作,竟然垮前一步抱着我转了几圈。吓得我赶忙去看那根小树枝:这么纤弱细短的枝条在这么狠决的力道摧残下,竟然还刚硬不屈百挠不折,着实是个枝条界的英雄。

“垂珠,好垂珠,我总算是等到你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小奴婢与大少爷_重生王爷公主妃

男朋友抱着我在电影院&滚蛋轻一点啊我

陈翔六点半之废话少说&一股热流喷洒而出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