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亲吻—小妖精故筝txt下载

- 编辑:网页上传 -

嫁给宁书涵之后,陈世非除了每日给公公婆婆请安外基本足不出户,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后,她连去给长辈请安都免了。于是,坊间又有传闻,说这陈家妹子果然是传说中的那样,是个病秧子。

将军府一众人虽然也觉得这新少夫人十分的奇怪,但将军大人都没说什么,加上将军治家严谨,他们当然也不敢乱嚼舌根。

陈世非每日窝在后院,随侍身边的是夙阳王安排进来的一名老妈子,据说是当年小胖就是她接生的。

老妈妈不大爱说话,但总能在陈世非有所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哪怕她皱个眉头,她都知道这是少夫人要去小解了。

陈世非觉得受宠若惊,某次含蓄地表示像小解这种事情她是可以自己解决的,实在不用人在旁看着。但是,老妈妈眉毛都没动一下,在她解决完毕后又将她扶进了房里。

这样几次后,陈世非索性也不说了,反正小解一事被人围观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围观的人都不介意,她介意个毛!

这期间,陈哥哥带着四月过来看过她几次,每次都被这个已经无聊到看蚂蚁搬家的妹子留下来打麻将,最后和四月哭丧着脸离开。

“我家妹子太强悍了。”陈哥哥如是感慨道。

四月心有戚戚地摸着干巴巴地钱袋子,“这不叫强悍,这叫彪悍,可怜的宁公子诶。”

“我突然觉得有人要倒霉了。”陈哥哥又道。

四月狂点头,“幸亏得罪少爷的不是我们。”

“你怎么知道不是你?”上任不久的宁少夫人嘴角含笑,手里抱着一叠衣服站在他们身后。

“少,少爷。”

少夫人瞪他一眼,“什么少爷,我现在是将军府的少夫人。”

四月垂头:“是的,少夫人。”

少夫人眉开眼笑,四月抬眼偷偷瞄了她一眼,只一眼,他就浑身不自在地开始哆嗦了。

陈姑娘嫁了人,换回了身份,自然不能像从前那样一身男装束着胸招摇过市了。这些日子,她每日都穿罗裙,施粉黛,长发被一根发簪松松绾就,别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四月觉得此时刮起的是阵阴风。

果然,陈姑娘将那叠衣服往他怀里一放,“四月啊,说起来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了,我也没送你什么像样的东西。前些日子将军府添置新衣,我瞧着这衣服你穿正合适,就给你留下了。”说着就把四月往卧室里推,语气极温柔的催促,“去换上,我很久没有看见我家四月穿女装的样子了,真是想念的紧。”

四月就这样顶着一头阴测测的风进了卧室,陈哥哥站在外面,望着陈姑娘干巴巴地笑。

“哥——”声音很嗲很嗲。

“什,什么事?”

“卯卯和师兄还好么?”

陈哥哥:“......”想起昨日在房里听到的某些声音,他只觉得一阵气血上涌,偏偏还不能发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这丫头,故意的,故意的,故意把卯卯安排在他房间的隔壁。

其实这房间一事,他是真的冤枉陈姑娘了,这两年他不在府中,卯卯一直都是住陈姑娘隔壁的。

陈哥哥还在感叹自己流年不利的忧伤,忽然院子里响起一阵脚步声,他背嗖地一直,眼神里瞬间凝满戒备。

陈姑娘朝他摇摇头,没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一叠叠的叫声:“混蛋哥哥,混蛋哥哥。”

混蛋哥哥,叫谁?

他下意识地看向自家妹子,却见妹子嘴角噙着一抹诡异地笑。这笑里内容太多,他一时想不完全,正苦恼之时,觉得一阵强劲的风迎面刮来,他被刮得往后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脚步,怀里多了个人,一个包子脸的小正太。

包子脸在他怀里蹭啊蹭的,“混蛋哥哥,小胖想死你了。”

陈哥哥风中凌乱了,看见屋子的另两人,全都憋着笑呢。他觉得自己被陷害了,使劲扒拉着怀里的人,一边扒拉一边说:“我不是你混蛋哥哥,你家哥哥不是我。”

“混蛋哥哥。”小胖抬起一张泪眼,难以置信,楚楚可怜地质问:“你不要我了么?”

陈哥哥:“......”我不是不要你,我是要不起你啊,亲爹的!

一直看戏地陈姑娘对自家相公眨眨眼睛,脚下旋风地进了卧室,瞧见屋里正要脱衣服的一名女子,“啧”了一声,二话不说扯起人就往外走。

“少爷,少爷。”四月哭丧着脸,扒着门框,垂死挣扎,“少爷,你饶过我吧。”

陈姑娘眉心紧蹙,不解地问:“四月,你怎么了?”

“少爷,我错了,我不该在背后编排你,不该和卯卯姐一起搜刮你的银子,不该把你的那些画都送给太子,不该......”

“哦。”陈姑娘静静道:“原来你做了这么多啊,那我更得谢谢你了。”话音落下,她手下使了个巧劲将门框从四月手下解救了出来,再用力一推,女装的四月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眼底。

陈哥哥就像见着了救星一般,吼道:“四月,快来帮我把这小子拉开。”

四月?四月!

扒着陈哥哥腰撒娇的小胖停止了哭嚎,猛然转头,四月在哪?诶,屋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姐姐,有个姐姐长得跟混蛋哥哥好像,该宁大哥的新夫人,还有一个,好像四月哦。

四月揪着衣服,手心里都出了汗,她低着头,脸上一片通红。

“四月,你可来了。”陈哥哥喜极而泣,一步奔到四月身边,上上下下地将人打量了一遍,“我家妹子很有眼光,这衣服很适合你。哎,说起来,我也有好些年没见你女装的模样了。”

四月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忽然眼底撞进一个人,那人屁股一扭,挤开了陈哥哥,占领了地盘后就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

安静,诡异的安静。但四月很清楚,这屋里三个没一个好人,都乐得看戏呢。

“你是四月?”声音有些哑,不算好听。

四月很想摇头,但觉得这样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既然如此,还不如承认的好。

她点点头。

“你怎么穿女装?”

四月努力组织语言,尽量不伤害幼小儿童脆弱的玻璃心。没等她开口,下一个问题又砸了上来。

“为什么你穿女装这么好看,我都快以为你是个姑娘了。”

四月默。

陈姑娘很其他两人对视一眼,嘴角渐渐露出笑意,刚刚老哥和她都说的那么大声那么明白了,这家伙一个字没听到?骗鬼呢。陈姑娘一时心里有些痒痒,这苏家没一个好东西,难怪一个两个的跑去唱戏,特么的都是天生的戏子啊。

扮猪吃老虎是吧?我倒要看看谁傻的过谁!

陈姑娘扭着腰盈盈走过去,拉开小胖,素手擦掉他脸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柔声道:“四月本就是个姑娘,她从小被我娘看中,有心收了她做儿媳妇,索性就让她扮作我哥的书童,贴身服侍。说起来也是我的错,哥哥为了照顾我,一直没有关心自己的婚姻大事,但如今我已嫁人,也该了了我娘的心愿了。”她说的声泪俱下,闻者无不感叹:丫的,真会装啊。

陈哥哥和四月一瞬都白了脸,指腹为婚,童养媳,他们怎么不知道。你演就演,拖我们下水做什么。

而宁书涵则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地饮着。

“我知道瞒着你是我们不对,但是也请郡王体谅我们的不得已。”说到这里,已然泣不成声。

小胖短暂的怔忡过后终于反应过来了,四月是个姑娘,四月要嫁人了。

要嫁人了?

小胖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对着陈哥哥道:“四月真要嫁给你做新娘么?”

陈哥哥想摇头,瞥见妹子杀人的眼神,立马重重点头。

四月皱起眉头,很是疑惑的样子,“那你跟我师兄的赌约怎么办?”

赌约,什么赌约?陈哥哥以眼神询问自家妹子,却见妹子已白了脸。

好家伙,还在玩扮猪吃老虎,既然如此,我更不让你趁心,反正如今使君有妇罗敷有夫,谁能怕谁。

什么赌约,什么信用,在我金陵小恶霸眼里都是个屁。

“没事。”她道,“我们不能因为一个赌约而毁了我哥和四月的姻缘。”

小胖不作声了,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几人又聊了会儿,宁书涵见自家夫人有些累了,便婉转地将人赶走了。

小胖走到门口忽然转身,笑嘻嘻地道:“姐姐,看你和宁大哥这么样子,我就想到我师兄和新太子妃了,上回太子妃生辰,他们一同出现,大家都说是天生一对。你说,要是太子妃嫂嫂生了孩子,是不是更加好看呢。”他说完瞄了瞄某人的肚子,一脸纯洁无暇灿烂无比的欠揍的笑容。

真是,谁比谁傻呢?

“夫人。”宁书涵扶着她去床上靠着,手指刮她的鼻子,“调皮。”

陈世非一阵恶寒。

“你故意的吧?”宁书涵道,“昨天我才与你说今儿苏言要来,今天你就让四月换上女装了,说吧,你打的什么主意?”

陈世非嘿嘿一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早前我瞧着这小胖对四月粘的紧,便于太子打了个赌,赌约就是小胖和四月会不会产生感情,后来夙阳王出现,我听说了一些他对四月的看法。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出了。”

听说?宁书涵笑,只怕是刻意观察查探的吧。他笑了会儿,眼神就黯了下来,说到底,她报复夙阳王也是报复这桩婚事吧。

“你别多想。”陈世非道,“我不过是针对夙阳王这个人,谁让他总是一副拿捏住人把柄为所欲为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模样。”

宁书涵收起眼里的黯然,“你睡会儿,待会儿晚膳我给你送过来。”说着就起身离开。

“书涵。”陈世非叫住他,“谢谢你。”

“不用。”他回头道,“你我之间,说谢谢太疏远了。”也太让人寒心了。

宁书涵走后,陈世非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小胖的那句话,不由嗤笑,这家伙,真是跟他那师兄学坏了,既然如此,她就好好教教他吧,让他知道,谁是他不能得罪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男和女全身脱了还亲嘴-花城×谢怜 道具play

女人阴性道图片真人18-老师太大了

情定帝国总裁全文免费&啊…哦,宝贝下面留流了好多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