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和女全身脱了还亲嘴-花城×谢怜 道具play

- 编辑:网页上传 -

断续把林向晚交付给紫苏后,便飞身前往天行阁。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紫衣的断续站定在天行阁三楼檐角,一身紫衣在夜风中肆意飞扬,而他眼中蔓延着无边无尽的冷意。

他眯了眯眼睛,随手一挥,便有无数同样身着紫衣的男女悄无声息地从暗处走出。

“情况如何?老狐狸找到了吗?”他漫不经心地开口。

其中一人,仔细看去,便是刚刚在天行阁一身红衣似火的无心,此时他蒙上了一层黑纱,只一双如鹰的眸子露在面纱外,他毕恭毕敬地单膝跪在断续面前,肃然说道:“主子,虽然幻影他们已经把接应刘雍的人全部绞杀,但刘雍诡计多端,我们追到他时却发现他被掉包,此时恐怕是已经逃出了雪霁境外。”

无心知道,主子最讨厌出派任务时他们的犹豫和胆怯,心下虽然害怕自家主子会惩罚他们,但还是压下那胆怯的感觉。

“嗯。”

断续轻轻扫了跪倒一片的紫衣密探一眼,浑身瞬间散发出强大的杀意,仿佛刚才对林向晚的柔情是另外一人。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轻轻地笑了一声,呵,老狐狸就是老狐狸,难怪有人花一千万金买他的命。

他一扬手,冷冽的声音传来:“无心跟我去雪霁通往西夜的路上搜查。”

“其余人分别到天行阁内、雪霁往且末、温宿通行地段搜查。”密楼的紫衣密探听到主子的命令后,没有多余的话语,断续话音刚落,他们一跃而上屋顶,随即消失在沉沉夜色之中。

夜色如墨染,而比这黑夜还要令人心惊的是为首的紫衣断续,他似乎又恢复到以往冷心冷清的模样,一瞬他与无心双足一点,往北向而去。

而当他们走后,一身玄衣的男子从阴影处慢慢踱步而出,他的眸子闪耀着神秘的紫色,转身隐入人海。

不停地走着,

一刻也未曾停留。

密林内

伸手不见五指,柔柔的月光此刻也变得诡异而瘆人,茂密的树冠遮挡住了月光,四下黯淡。

夜风吹来,沙沙作响,树木垂下的蔓藤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缓缓晃动,好似无数的冤魂在召换着路经此地的行人进入地狱一起狂欢。

浓雾笼罩了整个密林,隐隐看去,似有鬼影绰绰。

乌鸦似扯着嗓子嘶鸣着,“嘎——嘎——”接连不断的鸣声在密林回荡,凄凉而又怪异。

原本针落可闻的密林因为一群人而打破了原有的寂静——今天是元宵之夜,男女老少,无论什么身份地位的人都尽数去雪霁京城内过节,哪会有人在将近子时而来到通行地段呢?纯白无瑕的雪地上印出大大小小的脚印,那脚印十分凌乱,有的重叠在一起,可见来人十分慌张。

正在逃窜的一行人,为首的人更是换上了粗布短衫,他肥大的身躯因为长时间的逃命而颤动,脸上的肥肉也在随着他剧烈地奔跑而猛烈地颤动着,时不时回头确认着什么,又是一阵急促而短暂的呼吸声,看起来好不狼狈。

“呵。”

“你能逃到哪里去呢?”

而眼前另一个人正趴在他的脚边发着抖,“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剑神断续...我求求你。”

断续执着剑,漫不经心,居高临下地扫视了那瑟瑟发抖的肥胖身躯一眼,缓缓开口:“哦?见过我?”

那人开口道:“谁人不知剑神断续...一身紫衣...”

随即他原本黯淡下去的眼光又明亮起来,密楼楼主断续不是很喜欢钱的吗?那么自己是不是只要给他钱就可以活命呢?“...剑神,剑神,我给你钱,价钱是委托金的十倍!!只要你手下留情不杀我,我保证明天午时前就把钱送到密楼!”

“呵。”

断续向来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原本就以雷厉风行,速战速决而出名。

他看着眼前似乎有了生的希望的人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毫不犹豫地提起手中剑划过他的脖子。

那人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似的,到完全断气的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断续要杀自己。

断续手中的剑还滴着鲜血,然而远处传来一股血腥味,“回主子,其余同党也尽数被灭。”

“很好。”

他再也没有看一眼那倒在雪地中的人,淡淡开口:“把那老狐狸的尸体销毁了吧,把他身上的罪证留下便好。”

听此言,无心便起身从那人的衣衫上翻出一本小册子,随即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瓶子,轻轻打开了瓶塞,小心翼翼地倒在那尸体上。

一滴下去,已然蚀骨。转瞬间,那庞大的尸体已经化成了白骨,再过一小会,尽是连骨头都不剩,化成了一滩水,融入到雪地中。

“属下未知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回去吧。”断续轻轻地擦拭着剑身,抹去了溅到的鲜血,仿佛极其嫌恶般地拧了拧眉。

“......”紫衣密探交换着眼神,不知道主子为何今天如此异常,从未见过主子在有任务在身时中途离开,而且,还不知为何浑身湿透。

但是那疑惑和不解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转眼他们目光一肃。

主子的事,不是自己能过问的。

“是。”

一个晃影,断续已然消失在密林中。

轻功之高,让还在原地的紫衣密探暗暗佩服。

可是断续心里想的,只是回天行阁换一身衣服。他脑海中闪过刚刚怀中的柔弱女子,心下一动,竟是要从半空中摔下去。

随即他定了定心神,便朝着天行阁的方向而去。

......

天行阁副楼内

断续坐在二楼的雕刻着龙凤和腾云的栏杆上,双脚腾空,底下是广阔的殿台。而天行阁内灯晕婆娑,在他俊美的脸上投下了半点阴影,而此时他托腮沉思着。

突然他又双足一点,倚着不远处的柱子,抱着剑闭目休息,骨节分明的手上,戴着的指戒此时已经沉静下来,一如以往,不同的是,细细看去,那指戒里头分明已经不像从前一样黯淡无光,而是隐隐有沉寂的绿色,断续突然又猛地睁开眼。

陆一在一旁喝着上好的清茶,茶香幽幽,他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望向倚在柱前的紫衣男子,目光深邃,让人无法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

他见断续睁开了眼,一双眼睛里是迷惑和难以掩饰的欣喜。他终是开口,拂去一身宝蓝丝绸上的尘埃,“所以说,到底什么情况?”

他顿了顿,“是为了琉璃珠?那女子是谁,为何你跟她会...浑身湿透?”陆一头疼似的揉了揉太阳穴。

“我救了她一命。”断续想了想,开口道。

陆一噎了一噎,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救了她一命。但是他还是忍住没有对眼前的断续发难,继续说道:“然后呢?”

“她身上有琉璃珠。”那么,她就是他一直在找的人。

“......”这好像也是废话。

“我从未见过这么清丽的女子,陆一你不懂,她实在是...”断续沉默半响,剑眉轻皱,似乎在想要用什么语言来描述刚刚的女子,想了一想,竟是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形容词来形容刚刚的那惊鸿一瞥,很艰难地说道,“...如神女下凡。”

“我没看错吧,剑神断续居然也有这么柔情似水的时刻。”陆一调侃着,看向自己多年的好友本是冷心冷清的一个人,此刻却静谧,眼神里的柔情也被他看在眼底。

当时陆一匆匆赶来,又因断续一直把那女子护在怀中,所以始终没能看到断续口中的女子,心下却是疑惑。

“闭嘴,你的百辟。”断续恼羞成怒,从怀里拿出百辟扔向一直微微笑着的陆一。

断续回想起在河中那在他怀中的柔软,不禁出神而沉默着,他俊美的脸庞此刻微微发烫。

他好像有点奇怪,自从他遇见了那个蓝衣女子之后,他满心满眼都是那一抹蓝色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他的身体一向极好,可是,此刻他却晕晕乎乎的,似乎有染上风寒的征兆。他抬起他骨节分明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和脸颊,冰凉触到微微发热的皮肤,他更疑惑了,好像是真的染上风寒了,不行,得赶紧回去喝幻影抓的药,今天,还是早些歇下吧。

他转身向一直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瞅着他的陆一说道:“我今天,身体似乎不舒服,就先走了。”他的脚步飘忽,双足一点便往副楼方向飞去。

而陆一收起面上的表情,神情淡淡,仿佛与之前同断续调笑的完全不是一个人,此时他极淡的浅褐色眸子仿佛视一切为死物。他的至交好友一向独来独往,无牵无挂,但因他常年游走于整个商朝,在各国接受各种委托,掌握的情报比各国专门收集情报的情报楼还要多,他在各国影响力不容小觑。

断续这般模样,前所未有!

想到此,陆一的眸中渐渐凝起了冰霜,将调笑尽数收起,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转身离去断续的背影,他的脚步十分飘忽,似乎还没有触到地。

若是那女子是寻常人,那还好。

但陆一又想起到达雪霁后密楼密探的情报,眼眸里的温度骤降,冷门刺客绝不会放过这个接近他的好机会,若是她冷门刺客,故意以此方式接近断续......陆一冷笑了一声,呵,看来倒是相当成功,真是忍不住让人拍手称快。

此时同样一身紫衣的劲装男子在断续离开之后推门而入,毕恭毕敬道:“殿下,属下已经调查过了,刚刚主子救下的女子,是雪霁相府四小姐林向晚,温夫人的小女儿。”

陆一缓缓转过身来,思索着。

此次出使雪霁,就是为联姻而来,

相府的四小姐林向晚?他随即又笑了,而那抹笑却没有半点真正的笑意,他的身上突然迸发出冷冽和肃然,强大的威压释放,令人喘不过气来。

就算是雪霁相府四小姐,若她真正如他所想是刺客......

陆一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仿佛它是什么极其好玩的玩意,却不着痕迹地拧了拧眉。

同样不能留下活口。

99%的人还阅读了:

女人阴性道图片真人18-老师太大了

情定帝国总裁全文免费&啊…哦,宝贝下面留流了好多水

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武力值爆表受穿越星际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