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x了我两小时-身强体壮硬如铁棒

- 编辑:网页上传 -

“是,微臣的师弟多年前曾有幸见过赤寒子一面,说赤寒子俊逸非凡,但不知怎的生的一头白发,这一头白发若是生在旁人头上徒增沧桑老感,可生在这赤寒子头上,却有出尘之意,微臣的师弟当年乃师门资质最差之人,师父曾怒极骂他是蠢不可及,朽木不可雕,只是他有幸得了赤寒子一次指点,竟能一跃成为我国杏林之首,可见这赤寒子的医术已然到了何种境地啊!”

老太医犹自叹息,言语之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还有一丝懊悔。

想当年,他是师门翘楚,师弟因为背不出方子被师父罚去深山采药,这才遇到了赤寒子,若是他当年能怜惜师弟年幼胆小,入得深山时能陪伴左右,这机缘或许可以一并沾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大家都知道师弟后来进步神速,很多年之后才从师弟口中得知此事,那时就连师弟也找不到赤寒子了。

老太医叹息一声道:“只是近些年这赤寒子行踪不定,极为难寻啊!”

沈意泊眼中神色一闪,挥了挥手:“无妨,你且退下吧!”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极小的白瓷瓶,从里面倒出最后一颗丹药,放入口中,这个瓷瓶还是那个叫阿福的少年的师父给他的,当时被那个少年弄得那么狼狈,他的师父送他这瓶丹药替徒儿赔不是,说这东西可解剧毒,他当时只是不忍拂了老人家的好意,现在看来,这老人家很可能便是赤寒子。

至于外貌嘛,大可以易容改装,自己当时也派人去查了他的底细,竟然没能差出来。

“哈哈哈”门外响起一串爽朗的笑声,珠帘哗啦啦一串响动,沐王爷进来了。他的爷爷跟太上皇一起打天下,父亲为保疆土战死沙场,母亲又是沈意泊的姨母,满门忠烈,非富即贵。皇上没有生病之前也是荣耀非常的,自从皇后把持朝政之后也是经常受打压,从小便跟沈意泊亲厚的他现在也跟沈意泊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你没事吧?太医说你的毒已经解了七七八八,这回怎么谢我呢?”

沈意泊眼皮一掀:“得此肥差,你要谢我吧?”

沐王爷走后,沈意泊盘腿坐于账中,“赤寒子”他低念了一遍,猛然道:“清风,明日跟我回苍齐镇!”

门口黑影一闪,清风躬身道:“是!”

回到了苍齐镇,林清欢手上多了个孩子, 身后跟了两个青年。

两人得知自己的姐姐正在等他们团聚,走得比林清欢还快,恨不得立马见到自己的亲人。

林清欢心里却暗暗发愁,若是老掌柜责罚她该怎样应对呢?

清莲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两个青年:“你们......”

两个青年目不转睛的看着清莲,瞬间红了眼眶。

“姐!”

两个青年扑上来,三人哭着抱成一团。听说继父被沐王爷砍了,梁大人也被收押了,清莲愣住了,先是大笑了几声,然后便开始哭。

林清欢等她情绪宣泄得差不多时,问她是否认识这个梁大人。

清莲咬着牙:“他化成灰我都认得!”

“就是他,残害了我们无数的姐妹,他嗜杀成性,虐死的姐妹都被投入了他家后花园的井内!苍天有眼啊!”

玉朗若有所思:“他自己吗?”

清莲愣了一下:“不,还有很多人,有官位比他高的,有跟他级别差不多的,但我只认得他一人!”

“这件事情我做个人情给姓沈的,或许可以拉出一网大鱼!”甘遂摸着下巴,这下大明国可以乱上一阵子了。

林清欢若有所思继续问道:“那里可有被掳来的男子么?”

清莲想了想,确定的说:“这个不能确定啊!”

那么,那些失踪的美男去了哪里呢?

老掌柜见清欢和玉朗平安回来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就是杜子腾一直怪他们不带他去。

第二日一早,姐弟三人叩谢了老掌柜和林清欢,抱走了林清欢带来的孩子,说既然是他们村子的人,理应他们带回去养。

林清欢站在门口,望着他们的背影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阿福,做些好事,也很好,是么?”玉朗清朗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什么?”

甘遂没有言语。

过了良久,他的声音又响起来:

“昨日下了雨,今日山里的蘑菇一定新鲜,我们去采些回来?”

林清欢拍手称好,看到甘遂笑得一口白牙,眼睛弯得像狐狸。

两个多时辰,他们不但收获了蘑菇、木耳,玉朗还抓了山鸡兔子。

他们来到一条小溪边,林清欢手起刀落,解剖了只兔子,就这溪水清洗着。

若不是没有开水烫鸡毛,那只山鸡也会被她咔嚓了。

玉朗斜卧于一方青石上,闲闲的看着。天气有些热,他把随意外衫领口拉了拉,露出一段好看的锁骨。

林清欢抬头看他:“玉朗,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呀?.”

玉朗“嗯?”了一声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的等着林清欢说下去。

林清欢说:“我认为......”

他突然神情严肃起来,一跃而起,朝林清欢扑来,速度太快,林清欢嘴里的一声“禽兽!”还没叫出声便被他捂了嘴巴,拦腰抱起,朝后激射而去。

他落在靠近峭壁的大石后面,低低凑近林清欢的耳朵:“有情况,你看!”

林清欢急急朝前看去,前面微风轻抚树梢,溪水在被树叶打碎的阳光下闪着斑驳的亮光,没清洗完的兔子还躺在溪边呢,哪有什么情况?

林清欢一胳膊拐子戳向玉朗,正要问他为何骗她,看到他皱了皱眉没吭声,眼光还是很严肃的看着前面。

前面的虫鸣声突然小了,有鸟儿惊飞,林清欢有些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摸出一瓶东西紧紧攥在手中。

玉朗与她对视了一眼,做了个勿轻举妄动的手势。

林清欢听到了整齐的脚步声,依她判断人数还不少,在灌木的掩饰下悄悄望过去,林中竟然出现了百十来人,他们有着同样的装扮,披散着头发,穿着黑纹滚银边的袍子,衣摆下方赫然绣着银白色类似闪电的标志,大白天的,每人手持一盏油灯,油灯的火苗在跳动,这情况,看起来尤其诡异。

带头的男人魁梧雄壮,比其他人多戴了一顶帽子,帽子的样式有些古怪,下面圆上面尖,帽檐两旁向上卷起,垂下一条青金石的珠子做装饰。

有人走出队伍,拿起溪边的兔子走到戴帽子的男人身边,林清欢听到他说:“应该就在附近!”

她望了望玉朗,玉朗眉头紧锁。

他拿过她的手,在手上写字,林清欢看到了字的内容,他说他引开那些人,让她稍后再走。

带头的男人四下张望了一下,朗声道:“世子,小的奉命接您回去,为避免伤及无辜,还请世子移步!”

世子 ?林清欢看向甘遂,这是什么教派?看他们的装扮,邪教的可能性更多一些吧?玉朗薄唇紧抿,看了林清欢一眼,那眼中似乎有什么想说的。看得出来,他并不想走,林清欢扯了扯他的衣袖。

“世子,王妃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还是跟小的回去吧!”带头的男人说话声音太大了,震得林清欢耳朵嗡嗡作响,她使劲捂住耳朵,不小心把头撞到了峭壁上的石头,“碰!”的一声轻响。

那人定睛看去。

玉朗旋转飞起,姿态翩然,像一只巨大的蝴蝶,伴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

他落在带头的男人面前,那人向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像是在行礼,玉朗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

说话的声音不大,听起来似乎还带了笑意,但林清欢看得分明,那个男人却抖了一下,直接跪下了,其他人也一齐下跪,男人头抵着地面,口里说:“王妃的命令不敢不从,望世子体谅则个,见了王妃,小的自会向世子请罪,到时要杀要剐,全凭世子处置!”

玉朗“哼!”了一声,道:“要是我不回去呢?”

那人的目光看向清欢的藏身处:“那恐怕要伤及无辜了!”说完又把头伏在地上。

玉朗道:“你敢么?”

那人抬起头来跪在地上,背挺得笔直:“小人唯王妃令是从,王妃命小人带世子回来,可没说其他人怎么处置,今日我是得罪也得罪了,不怕多得罪一点!”

玉朗又往林清欢的藏身处看了一眼,然后一甩袖子,大步向前走去,带头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跟在后面,其余的人迅速跟上,一队人很快消失在山林中,就像他们没有出现过一样。

玉朗还是走了,林清欢想,以后洗碗的事情还必须是她,顿时有些郁闷。

之前还听说他家里很复杂,世子王妃的,还有个什么邪教,确实比较复杂。

捡起兔子,放进背篓,下山去,一路上有很多疑问,比如那个闪电的标志到底是什么教派,甘遂是哪个王爷的世子?为什么老掌柜不跟她说,罢了罢了,管他哪个王爷什么世子,玉朗就是玉朗,玉朗说要娶她的,还给他摘了雪兰花,清欢若有所失。

前面已经望见镇子了,已经看到影影绰绰的人群了,突然脚下一痛,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不由得重心不稳,向前扑去,这时不知道哪里冒出几个人影,拿着个麻袋样的东西朝林清欢兜头套下,还有人在她脖子后面重重击打了一下,林清欢感觉眼前全是星星,不由沉沉睡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vldeosgratis欧美另类_将军马车要了我

躲在婚纱下面玩新娘_现代女尊双腿间

吃女朋友胸正确方法&三代通吃小说全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