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水好爽小荡货—我慢慢的乖一会不疼了

- 编辑:网页上传 -

嘉兴县警察署里,魏十镜不仅录了笔供,还见到了昨日河边长廊小聚的赵、高、严三人,都是分开审问,互作不识,擦肩而过的时候,连眼皮子都没抬。

魏十镜认识这邱队长,没吃多少苦头,是最快一个出来的,他出来的时候,关着赵、高、严三人的审讯室门都没开。

魏十镜朝着邱队长拱了拱手,示意:走了。

敖瑾等在警察署的大铁门门口,按理来说,警察署门口是留不得闲人的,所以敖瑾特意隔着远了一些,站在街对面的梧桐树下,那梧桐早就落了叶子,枝干遒劲弯曲,奇形怪状,夜里看,像是尊尊阎罗,伫在警察署大门口。

敖瑾就穿着一身红衣裳站着,双手交叉,依着树干,昂头眯眼,像是在晒太阳,十分的疏懒,一点儿不担心自己的样子。

瞧见魏十镜出来了,敖瑾才站直了:“船菜还吃不吃了?”

魏十镜把手里多拉帽抖了抖,犯人出狱,干的第一件事儿一般都是剃头,剃得干干净净,像是和过去浑噩荒唐的自己告别,新的生活才会一路坦途。

他魏十镜不迷信,可也喜欢讲个好兆头,甩甩帽子,代替剃头,帽檐遮住半张脸,语气有点冰冷:“你倒是一点儿都不关心我折在里头了。”

他又说:“俗话说,衙门口,朝前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你自称是我的未婚妻,不求你两眼泪汪汪,至少也装模作样在我出来的那一瞬间跺个脚,搓个手。”

敖瑾看着他,这厮……像是在赌气?这有什么好赌气的,她真是不懂了。

“有理无钱莫进来?”敖瑾重复了一遍,笑得促狭又起劲,“那你指定没事儿,你别的不多,就是钱多。”

这话倒是哽了魏十镜一下,她又说:“且在船上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和那位当官的是认识的,他会为难你?”

魏十镜没好气:“那是我配合,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再不放我出来,我就会搁里头写书了你信不信。”

“所以,船菜还吃不吃了?”敖瑾眼巴巴地看着他。

魏十镜换了个口气,稍平和些:“我这话还没问完呢。”他微顿,“你是万灵洞的小少主?自然对万灵洞的情况清楚得很,你好生和我说说万灵洞的事儿,我若是听得尽兴了,你想吃什么,我都买给你。”

敖瑾脖子往后扬了扬,似乎这样能离魏十镜更远些,也能将他看得更清楚一些,忽而笑了一下:“洛长灯……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她又说:“你那匣子里,不是都写得很清楚了吗?”继而一笑,“我的包袱,你不是都翻过了吗?里头的书信你应该也看到了吧。”

魏十镜之前用了数个问题怼她,她总算是报复回来了。

看着魏十镜的态度还算是不错,敖瑾叹了口气:“其实很简单,你身上有血头玉,这是神兽才有的,神兽你知道吧,上古的麒麟啊,龙啊什么的,都算是神兽,诶,你信神兽这回事儿吗?如果你不信,咱可聊不下去了。”

魏十镜略微恍惚,这句话,似曾相识,洛长灯也与他说过:“镜爷您要是不信,咱可就聊不下去了。”

魏十镜点点头,笃定:“我信,你继续说。”

敖瑾这才说:“神兽的古籍里写过,先秦那会儿,神兽尚且能自由行走人间,后来始皇帝命徐福海外寻长生之法,也不知道是哪路歪门邪道的神仙给徐福了一方单子,简单来说,就是神兽换骨。”

敖瑾突然上手,臂弯绕过魏十镜的身子,像是要抱着他,魏十镜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背脊却刚好碰到了敖瑾的指尖儿。

敖瑾自他后背点了一下,且就这一下,魏十镜整个后背都跟着酥麻起来了,指尖儿却泛凉,也是见了鬼了。

敖瑾看着魏十镜面色微微泛白,才继续说:“把人的脊椎骨和神兽的骨头替换,便能拥有神兽的寿命了,神兽命长,譬如凤和凰,能活数千年,其中凤鸟比凰鸟还能多活一千年,这般长命,寻常的凡人自然是难以企及,可是若换了骨头,便是不同了。”

眼瞧着魏十镜眉头越皱越紧,敖瑾反倒是笑了:“很残忍是不是,对人,对神兽,都残忍,可那会儿,神兽和灵兽数量还很庞大,凡人不能奈何,可越往后……,总之,中间经历多了许多波折,等到了清朝的时候,神兽和灵兽的数量已经极其稀少了,为了活命,神兽和灵兽选择离人远点。”

魏十镜蓦然明白了,他似还能感觉到脊梁骨那一阵阵针刺的疼痛:“万灵洞,就是神兽和灵兽避难的地方。”

“不止。”敖瑾说,“有两处地方,一个在东北,一个在西南,另一处,我还不能告诉你。”

不说便不说吧,光是万灵洞的事儿,魏十镜还没整明白呢。

敖瑾走了两步,她看着马路上缓缓开进警察署的警车,声音压低:“后来的事儿,你都知道,万灵洞大火云云,我就不多说了,你看过我的包袱,自然也看过我阿娘留给我的书信,那是我姨妈半年前给我的,上面写,让我来找一个叫魏十镜的人,他能帮我的大忙。”

魏十镜深吸了一口气,索性也不瞒了:“是,我是看过,可你不也看过我匣子里的东西了吗?”

“那可是你让我看的。”敖瑾欲争辩,明明可以拿走,明明可以盖好,明明可以不把最显眼的那一张放在最上面,可魏十镜偏就做得破绽百出的,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我?呵呵。”

“故意的?呵呵。”

魏十镜连笑了两声,他双手叉腰,低头看着敖瑾:“好,我承认我看过你的书信,可……要我帮什么忙呢?和去上海有关系?”

“什么忙,你暂时先不用知道。”敖瑾也是故意的,她把后一页纸藏起来了,就藏在她的衣领子里,她是穿着袄子睡的,就算魏十镜给她安排了安魂的香囊,让她睡得深沉,但若是有人要翻她的衣服,她怎么着也会察觉的。

“好好好,”魏十镜摆手,些许无奈,“那至少让我知道,为什么是我,你阿娘叫什么?指不定,是我之前的老相好,毕竟,三年前的事儿,我都不记得了。”

“你想得美。”敖瑾腮帮子鼓得圆圆的,“我阿娘,那是只有九爷才配得上的人,你这肉.体凡胎,能活几年?”

敖瑾又说:“我要是知道为什么是你,我就不找你了,你以为我天天跟着你很开心?”

魏十镜嘿嘿笑了一下,只问:“还想……去吃船菜吗?”

***

南湖有点远,往返一趟,就得到傍晚了。

魏十镜对嘉兴还算是熟悉,带着敖瑾进了一条小巷子,七拐八拐地进了一间小铺子,说带敖瑾吃当地最地道的八宝鸭。

两人吃好喝好,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慢慢往家走,敖瑾一边走,就一边想着,似乎还有什么事儿没办,临开门,敖瑾想起来了。

她对着魏十镜一瞪眼,魏十镜也反应过来了,两人同时出口一声:“糟了。”

那陆家小三还被关在厨房里呢,原本想着,和陆家谈完生意压完价就把人还回去的,岂料中间这么多波折,这一个大活人,憋在厨房里,饿了一天了,渴了一天了,屎尿屁都憋了一天了。

魏十镜打头,推开厨房门,那陆家小三被敖瑾绑得严严实实,从头到脚捆得是严丝合缝,又被魏十镜往灶台旁边一丢,直挺挺地靠着墙,手脚都不得动弹,嘴里还被捂了一圈抹布。

他看到有人来了,便是拼命发出“呜呜”的声。

魏十镜凑近,想给他松绑来着,却闻到一股骚味儿,顿时皱眉。

“你尿裤子上了?”

陆家小三囫囵瞪着眼,摇头,继而又点头,眼眶红红的,可怜兮兮的。

魏十镜几分嫌弃,示意敖瑾把人给拽起来,打算自陆家小三的后背给他松绑。

陆家小三一起身,自那屁.股底下又窜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像是谁家的臭皮蛋给沤烂了,魏十镜转头干呕了一声,继而抱怨:“你还拉裤子上了!”

敖瑾嗅觉灵敏,这股味道,对她来说,可谓是铺天盖地,无与伦比,她整张脸都青了。

魏十镜看了她一眼,摆手:“诶,男人的事儿,女人别插手,怪碍事儿的,你……那什么,赶紧出去出去。”

敖瑾听了,手一松,哼了一声:“我还不乐意待着呢。”

***

松了绑,魏十镜用一方白帕子遮住口鼻,监工似地盯着陆家小三把那堆污秽都打扫干净了,看着他一盆盆的清水往里头端,用抹布拼命的擦,也没想着要逃跑,魏十镜松了口气。

敖瑾去给陆小三买吃的了,没多久就回来了。

抱着一大袋子肉包子进屋的时候,敖瑾刚好听到魏十镜在问话:“你家主子让你半夜来我屋子,是想做什么?杀了我?”

陆小三正跪着擦地,他已然换了一条裤子,那是魏十镜给他的,魏十镜身量高,裤子长,陆小三得把裤腿子卷了又卷,跪在地上的时候,生怕弄脏了魏十镜的裤子,便是拼命撅着屁.股。

听了这话,陆小三抬头,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家老爷,不杀人。”

“呵,不杀人?”魏十镜啧啧道,“他强行收佃户的田,逼死多少人?他和其他银楼打价格战,逼死多少人?他是不杀人,他只是不用刀子杀人罢了。”  

魏十镜昂头,故作深沉的感慨:“无奸不商嘛。”

敖瑾捧着包子进来:“你不也是嘛。”

“什么?”

敖瑾斜着眼盯着他:“你也是商人,而且也是个大奸商。”

99%的人还阅读了:

狗狗x了我两小时-身强体壮硬如铁棒

vldeosgratis欧美另类_将军马车要了我

躲在婚纱下面玩新娘_现代女尊双腿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