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谢芸小说全文阅读—宝贝可以深点吗小说

- 编辑:网页上传 -

果然月子还没过完,冯紫英便带来了游哥儿,道这回的事情,全是游哥儿办的,“给你娘说说你的结果吧,我也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吃这碗饭。”

“是!爹!娘,儿子查清楚了,娘现在听吗?”游哥儿眼里都是跃跃欲试的光芒。

“这回的事,你爹交给你,就是信任你了,那说说吧,娘也想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熙鸾对于二儿子的志向是知道的,只是觉得他前路会艰难,不大赞成罢了。

“那天引起冲突的是外边送来的一个侍女,是锦乡伯府的管事送过来的,前一天爹有交代过,若是外头有人送礼,不过分的都可以收,送人的就不要收或者送回去,若是送不回去的,就问问本人意愿,放出去,或者卖到其他地方。这个静瑶和另外一个静淑是一起送过来的,锦乡伯府的管事坚持要留下人,锦乡伯府也不收退回去的人,前院管事便问了两个人打算如何,两个人都不想走,因为天晚了,就留下两个人住一晚上,等明日回了爹再做处置。”游哥儿顿了一下,看熙鸾没有打断的意思,继续说道,“当日爹回来很晚,直接回了后院,第二日又很早就出门了,管事没找到爹,又得了吩咐不能打扰到娘,遂想着等爹回来再理论,两个人看着也老实,只不过,早膳刚过,静瑶便说有些闷要出门散心,跟着的丫头不肯,静瑶却有些力气,坚持要出去,几个丫头无奈跟着她出来了。走到后花园的时候,丫头们觉得离主院太近,要静瑶回去,静瑶坚持不肯,于是双方起了争执,这时候,娘出现了。”

“是,剩下的事,我知道,你就查到这些吗?”熙鸾听了游哥儿的描述,问了句,“可有人指使静瑶?那个静淑呢?”

“娘果然厉害,静瑶出身农家,颇有些力气,脑子却不大好使,出门很像见利起意,想要来个偶遇之类的。”游哥儿看了一言不发的冯紫英一眼,接着道,“儿子从静瑶嘴里听到一些苗头,发觉可能是静淑撺掇的她,便回头审了那几个丫头。都说没见静淑出门,只是静瑶很不服静淑,两个人不大和睦。儿子也叫了静淑来问话,果然是看起来知书达理的,说自己是戴罪犯官之女,儿子虽没证据,却觉得有蹊跷。便请府里的护卫和儿子的小厮一起查了两个丫头的来历,果然发现了些问题,锦乡伯府给好几个府上都送了人,这批丫头主要是从南边买来的,都经过专人□□,也有从妓院里来的,从外头买来的,这个静瑶是外头乡下买的,而静淑是锦香院送给锦乡伯的,锦乡伯没收用,合着一批送出来的丫头。”

“静淑是锦香院送来的?这锦香院如此有名,背后的人是谁你知道吗?”熙鸾问起了静淑,锦香院熙鸾还是知道的,冯紫英也没少去应酬。

“儿子知道,在书院就听学子们提过,儿子之前也听说,锦香院是大皇子妃娘家平原侯蒋家的生意,而锦乡伯是三皇子的外家,因此,儿子觉得,静淑可能是大皇子那头的人,锦乡伯府,怕是被陷害的。”游哥儿说完,看着冯紫英和熙鸾,等待评价,夫妻两个对看一眼,心里有了数。

“总体还过得去,只有一个问题,你考虑问题的时候,不能总在一个方位,当时在场的每个人,都要盘查清楚才是。那几个跟静瑶拉扯的丫头,你可查了?”冯紫英开口就说到了另一个角度。

“儿子每个人都盘查了,两个挡住静瑶的婆子是洒扫上的,娘跟前的三个丫头没问题,都是知根知底的。那三个跟静瑶起争执的丫头,都是前院的,一个是二管事的姑娘,是家里的世仆,另外两个一个是娘庄子上提拔上来的,一个是二叔房里嬷嬷的姑娘,也算是知根知底的,儿子没发觉不对的地方,便放下了,爹可觉得有什么可疑之处?”游哥儿显示也是做了功课的,现场每个人都做了盘查。

“你都问到了,这很好,只是你就没有考虑过,为何一个没有练过武,只是有些的力气的静瑶,能从三个年纪不小的丫头手里冲出来,冲向你娘,而且没有一个丫头能追上她吗?”游哥儿仿佛被人定格了,想起来,是的,的确是一个疑点。

“爹说的有理,是儿子欠考虑了,儿子这就去接着审问那三个丫头。”说完,已是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你也不怕拔苗助长,他才多大,就让他做这些。”熙鸾有些嗔怪的白了一眼冯紫英。

“不小了,明年就让他们下场,考个秀才。下一科,鸿哥儿就去考武举吧,咱们家用不上这个,但是也是个出身,毕竟老爷也算半退,我又没从军,隔了一辈,总得拿出点真本事。”冯紫英对于儿子们教养,向来比熙鸾严厉。

“鸿哥儿的路已经定了,沐哥儿的天分我也不担心,只是游哥儿,读书一般,武艺也是一般,只心里弯弯绕多些,他说想要走你的路,可是以他的际遇,想要复制你的路,难,怕是逃避开科考。只是,要哪怕考个同进士,怕也是不简单了。”熙鸾也是知道儿子们的进度的,书院里夫子也跟冯紫英说过,老大和老三天分都不错,老二却只能算尚可了。

“笨鸟便先飞吧,好在秀才不难,下一科再让他下场考举人,进士或是同进士,给他三科的机会,我这里只要圣人不退位,是能顶着的,只希望他别耗费太多科举的时间,最不济,我身上国子监的名额,就给了游哥儿吧。”冯紫英对于让儿子们去国子监,其实是没那么热心的,因为总是起点低一些,今后升迁也难。

“也是,但愿用不上吧。闺女快醒了,一起看看去?”熙鸾这才想起还有国子监这条退路,也就不纠结二子的前路了,和冯紫英一起去看除了吃就是睡的小闺女了。

四月里,宫里传出六公主出生的消息,果然很是顺利,熙鸾也就是听听,因为玉莹的关系,熙鸾和湘云也是没什么往来的。贾家那头就剩下宝玉估计能关注下湘云的消息,湘云一直不待见保龄侯府,两边也没什么交集,二舅母就只多关注三皇子府了,毕竟湘莲日子也不大好过。

等到沁姐儿过百天,才传来黛玉生了北静王府嫡长子的消息,北静王虽原来有两个庶子,却都不是正房所生,这回黛玉算是彻底站稳脚跟了,只要这个孩子平安长大,就是稳稳的将来的世子了。

熙鸾这回生闺女伤了身子,做的双月子,直到闺女百天前都没能去看黛玉,这回生了,熙鸾洗三不管冯紫英黑脸的,便和他一起去了,北静王得了嫡长子,冯紫英还是要去的。虽然这几年因为对方已经是圣人心腹的关系,不能像原来一样走动那么频繁,但是圣人知道两边的交情,全不来往才假呢。

“哎呀,这个长相,以后要迷倒多少姑娘了。”熙鸾见黛玉精神不大好,想必还是没恢复过来,听了熙鸾的话,嘴角含笑,别有一番我见犹怜的气质,这真是个人天赋,其实熙鸾知道黛玉现在身体还好,只是骨架尤为纤细,加上这样的长相,真有当小白花的潜质,而黛玉的性格可不是小白花,颇有些刚烈之意,跟北静王成婚三年,也从未上赶着服过软,但是北静王却每每气的跳脚,还要再一次贴上来,有时候人的魅力很难说,真的有这种生而让人觉得喜爱的气质。

“鸾姐姐许久不见,却是没什么变化。”黛玉见熙鸾来了,也是高兴,就要爬起来,熙鸾连忙跟丫头一起,将她压在靠枕上。

“刚生完,别逞强,这回郡主和林大人该放心了,虽然有些多余,姐姐还是要问,王爷待你可好?你过得如何?”熙鸾知道北静王的表妹侧妃一直暗里出手,婆婆也不大管束,还是北静王出了一次手,那位才消停了些。

“王爷对我也算是尽责了,过的好不好,却跟别人无关,跟闺中之日却是没得比,不过有了这个,妹妹觉得以后定能过的更好。”黛玉满脸温柔的看着儿子,女人做了母亲,一些事情的看法就会改变,熙鸾觉得,黛玉有能让自己幸福的能力,这种能力并不是依附北静王而存在,只是作为黛玉本身的特质。

“妹妹可试着放开心怀,北静王看着对妹妹是真的上心了。”熙鸾知道这个时代,苛求爱情,是个太过奢侈的事情,却总是忍不住以这个角度思考问题。

“姐姐虽知书达礼,骨子里却是烂漫之人,妹妹所求虽不同,却是和姐姐一样,眼里不是个能揉沙子之人,姐姐其实也知道,不必强求。”黛玉小小年纪,这一点看的比熙鸾还要通透,熙鸾估计自己这辈子是改不了了,这点痴性,好在遇到了一个愿意付出熙鸾所求的冯紫英,否则,熙鸾怕是早就心如枯木般了。

“唉,姐姐这辈子是改不了了。”从北静王府回家,熙鸾忍不住对冯紫英表达了自己的爱慕及感激之情,冯紫英道,“早知你是这样的人,我也本就对这些不大上心,这辈子有了你,足矣。”

熙鸾想着,这是自己在这个时代,能得到的最好的情话了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傅少的心上佳人—女人想你上她的暗示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我要死了啊别停

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用丝袜最爽的手浮方法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