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心上佳人—女人想你上她的暗示

- 编辑:网页上传 -

见自家小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碧荷的声音也不自主的低了下去。

她好像做错了什么呢,碧荷垂着脑袋,不敢看云锦书。

看到碧荷这个样子,云锦书也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在脑子里拼命找一些碧荷的优点,不然她怕她真的忍不住,然后把她赶了出去。

“你不是说陛下让人送了些东西过来,快拿过来我看看。”云锦书无力的摆摆手道。

碧荷一听,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家小姐平日里多傲的一个人啊,样样都要是第一。这会子被那个钱家小姐比了过去,心里肯定不好受。

可她还偏偏是个没脑子的,说的话都往自家小姐心窝里扎。

好在小姐没生气,还愿意用她。不然她可就真的要哭死了,毕竟不是所有小姐都像她家小姐一样,聪明美丽、机智大方。

最主要的是,她家小姐待人格外亲切,哪怕是他们这些下人也一样,不带一丝小姐架子的。

她娘常说,是她祖上冒青烟了,才让她遇到这么好的主子。要她好好在小姐身边干,因为现在像这样的主子,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

碧荷跑到外间悄悄的擦了擦眼泪,然后理了理表情,这才拿着东西走了进去。

“小姐,你看。”碧荷把东西放在云锦书的旁边,“这就是陛下让人送来的,奴婢看了,这些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呢!”

云锦书看了一眼,的确是如碧荷所说,那是一套上好的点翠头面,每一件饰品都能看出,打造这套头面工匠的上好手艺。

若是在外面,这套头面不知要引起多大的轰动,多少贵妇千金为此痴迷。

可她云锦书是谁,能被这种俗物迷惑吗?

且不说,这样的头面她要多少有多少,就算她没有,她也不会在意。

因为,她本身就不喜欢这种东西,更别说这东西还是那个男人送的。

只看一眼,云锦书便觉得有些恶心,外面多少百姓流离失所,生活苦不堪言。

他到好,拿着百姓的血汗钱,来讨好一个女人,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云锦书摆手道:“拿下去收起来,我不想看见这东西。”

碧荷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会这样。如果陛下是想送这种东西来讨自家小姐的欢心,那他可就失算了,她家小姐向来对这种东西无感,只觉得俗不可耐。

不过也不是没用,好歹这东西帮助她逃了小姐的责罚。碧荷笑了笑,然后把这套头面收在了柜子的最里面。

第二日,云锦书早早的去了昭阳宫,想问一问昨晚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小皇帝会在昭阳宫不走了。

她刚进门,钱慧就扑了上来,抱着她哭啼道:“好姐姐,你说好的帮我的,怎么小……陛下他还是来了我这,而且还留宿了。”

“嘤嘤嘤……”

云锦书被钱慧闹得一阵头疼,本来她是过来盘问的,结果反而变成了来安慰的。

“好了好了,莫要哭了,你且来说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云锦书拍着钱慧的后背道。

钱慧趴在云锦书腿上,抽抽搭搭的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云锦书前脚出门,后脚那个小皇帝就过来了。她本来没把他当回事,想着他坐一会儿就会离开。

结果,小皇帝在这用完膳,就一直拉着她说这说那。她又不能不回答,只得陪着他继续聊下去了。

就这样一聊,就说了一个时辰,然后小皇帝他就……就不走了。

说到这,钱慧只觉得悲从中来,整个人万念俱灰。

云锦书一听,便觉得其中有些不对,道:“你和陛下……”

钱慧听云锦书这语气,就知道她乱想了。

“你瞎想什么呢,在你心中我就是那样的吗?”钱慧喊道,“我可是有喜欢的人的,才不会那样呢。”

“昨晚……昨晚……我用法子没和他睡在一起……”

钱慧的声音越来越小,她也知道昨夜是她运气好,可只要她还在这宫里一天,那她就免不了遇到那样的事。

一次两次可以躲,那之后呢?

钱慧很是迷茫,在这里,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唯一能依靠的也只剩下眼前这个好闺蜜了。

“锦书,你要帮我,一定要帮我,我不要,我不要……”

钱慧虽然没有明说,但云锦书何其聪明,她自是知道钱慧的意思。

可那小皇帝是人,又不是物,她又有什么办法。

若是他来了锦阳宫那还好,她还可以想想法子,可是昨晚他根本就没来,还白费了她那些心思。

云锦书其实也有些郁闷生气的,她觉得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因为按照她的计划,进宫的只有她一个人。

就算钱慧和她一起,那也应该她是妃,钱慧或是妃或是别的,但绝对不会比她位分高。

结果现在……

好像事情发生了转变,有什么原本握在手心里的,现在好像没有了。

可她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取得小皇帝的宠爱再说吧。

不过眼下还是先把这哭闹的钱慧安抚好吧,这哭闹声,吵得她头疼。

云锦书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她为什么要这么早来昭阳宫,简直是自己折磨自己。

“你莫要慌,许是因为你这次封位,你父亲又是两朝元老,陛下念着你家,所以这才先去了你那。”云锦书安抚道。

钱慧摇了摇头:“我才不要做什么惠妃呢,也不要陛下念着什么旧情,我……唔唔……”

云锦书捂着钱慧的嘴,低呵道:“你瞎说什么,这是在宫里。”不是在你家。

钱慧掰开云锦书的手,道:“我怎么了,他一纸圣旨把我召进宫,问过我吗?他有胆子做,还不让我说了,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在昭阳宫,云锦书的手还保持着扇巴掌的动作,钱慧则是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云锦书,嘴里喃喃道:“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从小到大都没人敢打我,我爹娘都没舍得动过我一根手指头。今天,我居然被你打了……”

钱慧伸出手,准备回打回去,结果手到了半空中,怎的也下不去。

云锦书则是呆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听到钱慧的话,哪怕是向来口齿伶俐的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钱慧上扬的手掌,云锦书只好闭上了眼睛。

然而她等了好久,也没见着钱慧的巴掌。她睁开眼,就见钱慧收回手的动作。

钱慧眼眶微红了,眼泪不住的掉着:“好好好,云锦书。你就仗着你是我朋友,所以我就下不了手,对不对?”

“第一才女,不愧是第一才女,这把控人心的手段,真是好的很啊……”

钱慧一边说,一边摇头,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哭着喊道:“我在也不要理你了,再也不要……”说完,就哭着跑掉了。

云锦书见她跑走了,就准备追上去,然后就被外面守着的侍女拦住了。

那侍女是钱慧的贴身丫鬟,开始她们谈话的时候,这让这些贴身丫鬟们在外面守着,以防外一。

所以那丫鬟自是知道她们在里面争吵,知道她打了钱慧。

“四喜,你就让我去看看,可以吗?”云锦书好言好语道。

“不行。”那个被叫做四喜的丫鬟冷着脸拒绝道。

见四喜一再坚持,云锦书也不好在说什么,只道:“那你记得好好照顾一下你家小姐,晚些时候,我让人送些伤药来,女孩子家的皮肉最为娇嫩了。”

“这些奴婢都知道,云贵人没事的话还是先回去吧。”四喜开始送客了。

云锦书叹了一口气,道:“你帮我转告她,我们这是在宫里,应当万事小心,谨言慎行才是。有些话是不能说的,那便不要说,如是被有心人知道了,怕是会引来滔天大祸。”

“云贵人放心,这些话我定当转告我家娘娘。”

云锦书深深看了一眼四喜背后,仿佛在透过无数的墙,看向最深处的那个哭啼的女人。

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在碧荷的搀扶下离去了。

看到云锦书走后,四喜关上了宫门,这才有时间去看她们尚书府最娇气的小姐。

四喜到时,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钱慧的寝宫门外,都是一副慌的不行的样子。

看到她过来,一个个的宛如见到了主心骨,全部跑了过了:“四喜姐姐,你终于来了,你快去看看吧,不管我们怎么叫,娘娘她就是不开门。”

“是啊,是啊……”

四喜看了她们一眼,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去看看。放心,没事的。”

有了四喜这句话,其他人的心也安稳了不少。

这位娘娘是能闹腾,不过这位大丫鬟也不是吃素的,能治住闹腾娘娘的,也只有她了。

“那四喜姐姐你先看着,我们就先退下了,免得娘娘看着我们又生气。”

四喜点点头,等她们全部离开后,这才走到钱慧的寝宫前,敲了敲门,道:“娘娘,是奴婢。”

寝宫里很久没传来动静,四喜也不急,就一直在那等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寝宫的门“吱”的一声被打开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我要死了啊别停

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用丝袜最爽的手浮方法

你好king先生-容老师和小倪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