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女乱小说合集—我干老婆家四个女人

- 编辑:网页上传 -

【任务完成,认证中……】

【完成度:100%】

【获得杀戮规则,天使之躯】

等到一凡好不容易从那股杀杀杀的暴戾思想中解脱出来的时候,听到这个,整个人都有一种被馅儿饼砸到的感觉。

糊里糊涂的任务完成了不说,还得到了杀戮规则以及天使的身体。系统中病毒了?还是他还没睡醒?

【任务奖励:恢复部分记忆】

……

【叮,执行者信息补全,姓名:任一凡】

好好消化了一下新得到的一切,一凡提问,“系统,可不可以以后在我完成任务的时候就出声提醒,然后回到空间的时候再进行认证?”

【叮,宿主请求受理,开启部分屏蔽】

呼……看样子,这个系统还挺人性化的,好评。

“系统,这次我能休息多久?”

【任由宿主决定】

诶?这么好?“那我能在掌握了现在所有的力量之后再进入吗?”

【叮,请求受理】

哇哦,为什么有种过年的感觉,系统这是发福利吗?高兴了一阵子,一凡就开始掌握自己新得到的力量。

【第四个世界:银魂】

【任务:打败夜王】

【身份:吉田凡】

【确认传送】

不知道自己的武力值如何,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刚刚融合了杀戮规则的他,也有了一颗渴望战斗的不安分的心。

银魂他没什么印象,如果不是系统没有发放记忆的话,就是他自己没怎么看过。但是夜王的名号他还是知道的,夜兔族最强的战士。

不过啊……既然要去找夜王单挑,他为什么还在地球?系统不应该直接把他传送到夜兔星吗?

在地球他要怎么找夜王啊!!系统跪求开挂啊!

拖着12岁小鬼的身体,一凡啊不对,应该是吉田凡,趁着兄长大人去参军的空档,翘掉了空荡荡的房子,开始了独自修行外加艰苦创业的日子。

靠着一手好剑术,他在中国的杀手界混出了名堂。

是的,虽然阿凡武力值爆表,武器啥的什么都可以,天使强横的恢复能力更让他回血回的快。现在他整个就是,一个高战高回血高灵敏值的战士啊。但是他还是有意识的选择剑,尤其是长剑为武器。

而且仿照着剑三藏剑山庄小黄鸡们,他给自己准备了两把剑,一把重,一把轻。

终于在他在世界杀手界都杀出名堂之后,他收到第不知道多少封,自家兄长让他回家的家书,收拾好行李,拜别一堆自称属下的小伙伴,阿凡屁颠屁颠的回家了。

离开的时候还是孩子,回来的时候已经算得上是一个男人了,这句话说的就是阿凡。

把轻剑和□□一样插在腰间,重剑缠好背在背后,阿凡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踏上了正在战乱的日本。

接着,他就迷路了。

边打听,边找家的孩子苦啊。

没敢仗着自己武力值高就欺负人,阿凡这一路走的那叫个艰辛。

要不是顺手救下个好姐姐帮忙,阿凡能不能回家都是个问题。

“好了,长洲呢,只要一直沿着这个方向,以你的速度再走上半天,就到了你所说的那个村子了。”

“啊,凌乃,要不是你,我说不定就又出国了呢。”阿凡笑的天然,看得凌乃无言以对。

“是啊,这一个月,我算是见识到了你那强悍的迷路技能,你能活这么大真的很不容易。”年纪三十出头的女人,正是风韵十足的时候,凌乃这一笑,风情万种。只可惜,她面前的是个傻子。

“凌乃,这个给你,拿来防身或者没钱的时候卖掉也行。”拿出把造型简约的匕首,匕首很锋利,是他用自己的血熔炼打造出来的,天使的身体就这一点好,全身都是材料。

“啊,还有,把这个喝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里面装着的是金色的液体。

没有二话,凌乃收下东西,喝了那液体。没有问为什么那液体会有血腥味,她知道,那没有意义。

“凌乃,好好活下去啊!”

“知道了,虽然学习时间才只有半年,但是不会给你丢脸的,师父!”

那个黑发的男人,像风一样来到她的身边拯救了她,又像风一样离开了她。

本来,凌乃以为这么近的距离,阿凡怎么着也能到家了。而事实证明,她还是高看了他。

“啊喏……请问吉田松阳是住在这里的吧?”好多狗头人啊,阿凡很是天然的问,至于那些被屠杀的地球人……那是什么?跟他无关啦。

“恩?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额……怎么说呢,”明显不是好人的说,眼前这几位天人。在心里嘀咕了几声决定换个比较安全的说法,“我是去找他要债的。”

“哼!杀!”

“诶诶诶?你们搞清楚啊!我只是找他要债的啊!”躲过狗头人打过来的子弹,阿凡为自己申冤。

“你们这些畜牲!畜牲啊!”

“妈妈……”

一时间,本来因为阿凡而暂停的杀戮又继续起了他的交响曲。

啊……真讨厌……忍不住了呢……黑色的发挡住了阿凡的表情。自从他融合了杀戮规则之后,那股力量所带的嗜血之心也随之增长。

“真是的,喂!你们,还能动吧。”一脚踢开那个要杀掉那对可怜母子的狗头人,阿凡拔出一直被白色布条缠着的重剑。

“啊,是!”或许是阿凡身上的气势太惊人了,混乱的战场一时间又停了下来。

“喂!所有活着的地球人听着,带着你们的战友伙伴还有老人妇孺离开,不然……”嘴角拉出一个危险的弧度,“误杀的话,我不管哟~”

“什么嘛,哈哈……这个小子竟然敢说出这种话,哈哈……小子,我让你一招!”领头的天人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整个战场的天人都轰堂大笑。

“是吗,那就多谢了啊~”扬起天然的笑脸,抬高了手上的重剑。

“到地狱去忏悔吧!”挥下,那领头的天人便尸首分家。

“混蛋!!”战斗一触即发。

那场战斗,给众多武士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直到二十年后有人提起,仍是满目的惊骇。

弱,弱,弱,太弱!

阿凡冷眼的看着眼前的天人,刚刚靠近他周身3米,就被重剑发出的剑气轰飞了出去。

在众多围观的人眼中,就是这样一个情景,碾压,完全的碾压。平时看上去如猛虎般的天人,现在看上去就好像是纸糊的一样。骇人的□□根本打不到那个黑发男人,那男人就像风一样游走在天人之间,长长的马尾飞起,接着就是一串血花。

本来还以为能够有场战斗的阿凡,现在无聊的和剁白菜一样,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趣了。

不一会儿,单方面的屠杀就此落幕。五十多个天人,无一幸免。往日里遍地的武士尸体中,今天有一半是天人的尸首。

“喂,吉田松阳在哪里。”没有被满足的阿凡很不开心,之前还在收割生命的大家伙被他当拐杖拄在地上,单手扒着剑柄躬着腰,整个人看上去毫无干劲的挂在上面。

“额……松……松……”过大的武力带来的不仅仅是胜利,还有己方人员的恐慌。

“在村子的另一头,那里有间私塾,松下私塾,吉田松阳在那里教书。”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总裁大人我们晚上约作者是谁

男友太大太粗太长活还好_在车上被儿子插入

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古代 艳 人兽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