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古代 艳 人兽

- 编辑:网页上传 -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褚鸿泽便得到了消息,那位制毒师在大牢中自杀了。

褚鸿泽心里明了,怎么可能是自杀?

昨日皇上在大殿上说的话,他还记得,皇上给了那人一个机会,让他说出幕后黑手是谁,而凭着褚鸿辰的性子,他听到后怎么会不慌张?所以,今天夜里,他便动了手。

不过,这些褚鸿泽都料到了的,他也没指望这次就能将褚鸿辰的势力彻底铲除,这种事情不能急,得一步一步来。

可是温如意却不是一个能沉得住气的人,这次虽然是找到了凶手还了自己一个公道,但是吧,没有把褚鸿辰给揪出来,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一点都不满足。

这次,褚鸿辰害的她被关进了大牢,若不是最后找到了凶手,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惩罚等着自己。

温如意越想越是愤愤不平。

“不行,我得做点什么才行。”

不然她不就白白的受了这么久的冤枉了吗?

从哪里下手呢?

这时,脑海中蹦出一个人影,这现成的人就摆在这里,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的利用一下呢?

于是,温如意从自己的箱子里拿了点东西,然后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等到了华殇的门口时,她蹲下慢慢的走到窗边去,轻轻戳开一个洞,朝里面望去。

华殇正在里面看书,温如意窃喜,将自己准备的一种迷药塞在一根空心管里,然后朝里一吹,温如意已经事先服用过解药了,所以这个迷药对她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她在外面算着时间。

时间一到,她便走过去敲了敲门。

屋内很快有人来开门,华殇站在门口,没有说话一副对她恭恭敬敬的样子。

看来是迷药已经见效了。

这个迷药与普通的迷药不大相同,这个药如果没有解药给用药之人解开,这人便会一直是这种被下药的状态。

被下药的人,她表面上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表情上会变得有些呆滞,但一般人不会注意这些,之后你给她下命令,她便会照着你说的去做。

“我们现在去见皇上,然后你就把你知道的关于太子和温冬凌的事情告诉皇上,知道了吗?”

也不知道华殇听懂了没,只看到她点了点头,很是乖巧听话。

温如意出府的时候遇到了褚鸿泽,他也正准备出府,急急忙忙的似乎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他去解决。

“去哪里?”

“华殇想要和我一同进宫玩,你说是吧,华殇?”

温如意看向华殇,后者听到了指令,回答了她的话:“是的。”

褚鸿泽有种说不出的奇怪,但是此时他也有急事需要去解决,也顾不上太多了。

“要小心,需要我让卫风陪你一起去吗?”

让卫风跟着,她还怎么实行她的计划啊,温如意连忙摆手摇头。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更何况不是还有华殇陪着吗?”

“嗯。”

已经有人在催了,褚鸿泽就要来不及了,他较忙大步出了府。

上了马车后,褚鸿泽才突然发现今天温如意着实奇怪的很,以前她不是最讨厌的就是华殇了吗?二人之间你容不下我我也容不下你的,

今天怎么突然关系这么好,还打算一起进宫了?

这边的温如意见褚鸿泽好不容易走了,舒了口气,连忙一把拉起听话的站在一旁的华殇,直到上了马车之后,她才放心。

温如意看着坐在对面的华殇,她这个时候也太听话了吧,之前还总是和她伶牙俐齿的吵架的那股劲现在都没了。

“华殇,你和我说说褚鸿辰和温冬凌事。”

正式去见皇上和太后之前,还是要先演练一遍。

温如意刚问出口,果然下一秒,华殇就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还有吗?”

华殇想想,摇摇头:“没有了。”

温如意感到纳闷,她难道不知道这两人正在暗中勾结想要陷害褚鸿泽吗?是她不说,还是褚鸿泽和温冬凌他们并没有将此事告诉她。

“褚鸿辰没有告诉你下毒的事情吗?”

华殇一脸懵坐在她的对面,想了想,之后又摇摇头。

“没有。”

看来,他们只是把华殇当成一颗棋子在看待呢,这么一看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可怜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原来她已经如此的恨她了,都想要借助温冬凌和褚鸿泽之手将她除掉了,真这么恨她吗?

温如意甩甩头,现在要想的不是这个,而是要和华殇现在说清楚:“记住,等下在皇上和太后的面前,你就这样回答他们,知道了吗?”

华殇点点头。

温如意进宫后,第一时间去的是太后的住处,皇上昨日刚处理完下毒之事,现在,她也不好再去打扰。

“皇祖母!”

温如意将华殇朝前一推,太后正好看见华殇和温如意一同进来了,之前的那些事她都已经听说了,所以对温如意的印象也越来越好。

“如意和华殇来了?”

“皇祖母的身子可好些了?”

温如意走到太后的身边去,扶住她。

太后甚是高兴,对温如意的态度也越来越好。

“多亏了你,哀家现在好多了。”

太后一边和温如意说着话,一边察觉到了华殇的异样。

“华殇,怎么不说话?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之前华殇说过很多荒缪的话,做过许多荒唐事,但是她毕竟是自己身边的人,太后还是会多关照些的。

华殇没开口说话,倒是温如意替她说了:“皇祖母,华殇有一事想要告诉皇祖母,但她又不知道这事该说不该说!”

温如意说着还看了一眼华殇,太后心里疑惑:“华殇,究竟是何事?”

华殇这才开口:“回皇祖母,是太子殿下和温冬凌之间的事。”

太后皱眉,走到华殇的身边:“他们之间能有什么事?”

“太子殿下在宫外有一处住宅,温冬凌就住在那里。”

太后有些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此事当真?”

“这件事是我无意间发现的,我本不太敢相信,但是后来,我的确见过几次,他们二人之间有着很亲密的举动。”

太后的脸色很不好,温如意见状,便想着过来火上浇油一把。

“难怪那日在湖边,太子殿下还为冬凌求情,原来他们两个人之间早就是郎有情妾有意了啊。”

太后没说话,过了许久,才开口:“走,和哀家一起去找皇上问问。”

温如意在心里得意着,这正是她要的结果,她就知道,太后在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去问皇上,事情一旦闹到了皇上那里,一切就精彩了。

当太后带着温如意和华殇赶到皇上的养心殿时,皇上正在批阅奏折,见到太后和她们二人的出现,着实有些惊讶。

“母后,您这个时候怎么来了?华殇和如意也过来了。”

温如意和华殇向皇上行了礼。

“哀家听说了一件事,不知道皇上知不知道这事。”

皇上一脸困惑:“儿臣不知道母后说的为何事?”

“关于太子和温庆小女温冬凌的事情。”

很显然,皇上也不知道这事,温如意一副看戏的样子和华殇站在一旁。

“他们二人之间有何事?”

“皇帝还是把他们二人叫过来问问吧。”

皇上闻言,便让身边的公公去将二人叫来。

这段时间里,温如意一直在和太后说着话,华殇仍然是在一旁站着,没有任何表情。

太后越发觉得奇怪。

“如意啊,华殇是不是病了,为何一直沉着脸,这和她以前一点也不像了。”

温如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看来,不能等到回去再给华殇服用解药了,等不及了。

“华殇心里有点事,皇祖母不用担心,我去和华殇说几句就好。”

“好,去吧。”

温如意将华殇带了出去,找到一个隐蔽的墙角位置,然后,她拿出解药,递给她。

“吃下吧。”

华殇听话的吃下了这颗解药,刚咽下,她就闭上眼睛晕了过去,温如意及时扶住,随后又给她服用了另一种药。

之后的这种药,给她服用后,目的是为了让她不要想起自己在被下了迷药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没过一会儿,华殇就醒过来了,她揉了揉额头,头有些痛。

之后,当她看清楚自己是躺在温如意身边的时候,她一把推开她,温如意还没回过神来,被她一推,险些摔倒,还好自己稳住了。

“你干什么?好心扶住你还被倒打一耙?”

华殇完全记不得刚刚发生了什么,现在,她只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是晕晕乎乎的。

“我不是在王府吗?怎么回来这里?”

华殇很困惑,她明明是在王府看书,之后好像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结果醒来之后就在皇宫里了,不仅如此,而且身边还有温如意。

没等温如意回答,她就又打算新一轮的控诉她:“你是不是趁我睡着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卑鄙小人!”

温如意心中冷哼,她卑鄙小人?她是不想和她废话,她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并不是什么她口中的小人行为,真正的小人行为,应该是她自己先前做的那些事情。

99%的人还阅读了:

50岁的女人-一进一出的挤进热巴的

亲爱的好湿我想要你—详细叙述啪啪全过程

《壮警的烦恼(h)》 txt—人人操操儿媳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