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子孕妇-我老妇做受的小说

- 编辑:网页上传 -

“没想到今天晚上这慎刑司格外热闹。”晟睿自是也听到了外面的见礼声。

正说着,淑妃便到了众人眼前。

时光对美人好像总是格外厚待,十五年的岁月不曾在季映雪的脸上留下印记,她仍是如从前一般,若一定要说些变化,那便是她的身上比之年少更多了一丝不骄不躁的优雅,不同于旁人宣之于口的浮华,这是岁月沉淀过的人才能拥有的。

季映雪一步一步的走近,裙裾随着她的动作自然的挽出了一朵清淡的花,转眼又消逝无踪。

“不曾想褒妃与昭阳王都在此”,季映雪走至方宝宝身边对着晟睿行了一礼,一身的气度,与方宝宝谁优谁劣当即立现。

方宝宝心中不忿,宫里人皆知这淑妃是踩着先皇后才爬到如今的,虽说当时她并不完全是洗梧宫的人,可到底算是背了主的,如今却到哪都端着一身的气派,并靠着贤良淑德巴着皇上,竟还得了一个淑妃的名号,代皇后之位管理后宫。

纵然再不乐意,方宝宝还是起身见了礼,没办法,谁叫人家暂代皇后之职,高了自己一头呢。

淑妃笑着回了一礼,便坐到了奴才们搬来的椅子上。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淑妃娘娘怎想起过来慎刑司这里了呢?”晟睿对季映雪的到来不以为意。

“原本是应该同褒妃一同过来的,只是刚巧兰馨身体有些不适,刚刚把她哄睡下,这才耽误了些时间。”季映雪声音柔美,无端端便将人带入了哄公主入睡的画面。

方宝宝听到兰馨的名字脸色便有些变了,当初兰馨的生母本是跟在方宝宝身边伺候的下等婢女,不知为何被皇上看上,宠幸了一次,偏偏那贱婢上辈子不知积了多少德就这一次竟怀上了龙种,皇上春风一度自是不会记得还有这么一人,可是宫里有心的人求不来的宝贝被一个下等宫女不声不响的捡了便宜,自是不能善罢甘休,各宫里的主子一个接一个都使了法子,却不想被季映雪一句话捅到了皇上面前,不但升了兰馨生母的位分,迁进了宜春宫,与此有关的妃嫔也都被皇上斥责,首当其冲的就是漪澜宫的主位方宝宝。而后兰馨生母在生下兰馨时血崩而亡,兰馨自然而然便交由素有贤良淑德之称的淑妃季映雪来抚养。一切都很合理,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可偏偏方宝宝就是觉得一切都太过顺遂,事情绝非如此简单,而这淑妃更非良善之辈。

在场的人听到淑妃这话心思百转,谁都没有注意到退到一旁的瞎眼老嬷嬷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季映雪说完转头看向方宝宝,开口问道:“不知褒妃可问出了什么?”

“这丫头有骨气的很,半个字都不肯说。”褒妃看着低着头不说话仿佛外界之事都与她无关的喜笑一阵恼火。

“哦?”季映雪闻言看向一旁的喜笑,只见一个安静到略显呆滞的小姑娘低着头坐在刑椅上,“不过是个小姑娘,哪会有褒妃你说的这般固执。”

“呵…”方宝宝冷笑一声,不再言语。

晟睿坐在喜笑旁边,斜靠着椅背,一副漫不尽心的闲散模样,显然没有搭话欲望。

三位大人物就这般华丽丽的冷了场。

安静了片刻,终究还是季映雪开口打破了凝滞的气氛:“宁才人自戕之事牵涉甚广,虽说皇上已交由褒妃妹妹你负责,但这喜笑手上牵扯了一条人命,如今本宫得皇上管理后宫,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只得跑这一遭了。”

“淑妃姐姐客气了,只是这喜笑确实不曾说些什么,妹妹也是无能为力得很啊。”

“本宫听闻皇上之前在漪澜宫还命人关押了一名侍卫,,好像是与宁才人自戕一事有关,应该也是关押在了慎刑司。本宫觉得既然这边问不出什么,倒不如另辟蹊径从那侍卫身上找寻突破口。褒妃妹妹,昭阳王,你们意下如何?”

淑妃一脸淡然,方宝宝却在心中暗骂季映雪狡诈,明明知道方得是她方家的人,这是要逼她自揭其短。

方宝宝看着季映雪一脸不动声色,又看向昭阳王老神在在的样子,思虑一番,既不能遂了季映雪的心,便只有将昭阳王得罪到头了。

方宝宝拿定主意,施施然换了一副笑脸,开口道:“淑妃姐姐,都说‘趁热打铁’,我先前已经将这火烧得差不多了,若是这时候放弃,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那依妹妹该当如何呢?”

见淑妃将问题又抛了回来,方宝宝看了一眼明摆着要护着喜笑的昭阳王一眼,面色有些为难道:“若是可以自然是接着刚才继续来审问,可是…”方宝宝略一迟疑,才继续说道:“只是昭阳王自来到便不让人靠近喜笑,本宫不过普通的一介宫妃,着实也是没了法子,如今,既然淑妃姐姐你来了,那妹妹就仰仗您了。”

方宝宝一番话说得谦和有礼,进退有度,简直是演活了一朵单纯无害的小百花。

“昭阳王闲居宫外,应该是不清楚此番经过,并非故意袒护,如今,关系利害都已知晓,必然不会违抗皇命。”

晟睿闻言眉梢微不可察的上挑了几分,不过很快便换上了一副无所顾忌的笑意,“淑妃娘娘果真良善,只是,太高估我了。”

季映雪没想到她话已至此,昭阳王还会当众给她难堪,脸上虽没有什么变化,但声音却夹杂了几分薄怒:“昭阳王可知晓自己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若是平常之事也就罢了,但如今皇上下旨令褒妃彻查,王爷公然维护一个杀人灭口的小宫女,敢问王爷你将圣旨置于何地,又将皇上置于何地?”

“呵…”晟睿刚想说话便被由远及近的一声冷笑打断,“我倒不知,什么时候我阳景宫里的人成了这宫中不论何人都能随意打杀用刑的了?”

众人转身,只见墨钰带着一身浓重的肃杀之气伴着夜色而来,于褒妃、淑妃身边直直的走了过去,没有一丝停顿,直至走到喜笑跟前,对着昭阳王略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而后眼神微转,看向喜笑。

喜笑早在听到那声冷笑的时候便抬起了头,紧盯着那道身影来到自己面前,直到墨钰一个眼神过来,“主子。”

“我来了。”墨钰伸手在喜笑的头顶上轻轻拍了拍,并没有多余的话。

可是就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便在喜笑在心中的藏匿委屈的城墙上敲开了一道口子,眼泪就像打开了闸门洪水汹涌而出,像极了在外面受尽欺负的小孩子回家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原本藏匿的情绪肆无忌惮的表现了出来。

墨钰伸手在喜笑的背上轻轻的拍着,并不出声,众人看着这一系列的转折也忘了出声,直到喜笑发泄完,缓缓的睡去。

喜笑早已在心理上的惊吓、后悔和身体上的疼痛中筋疲力竭,不过是撑着一口气等着墨钰,她知道墨钰一定会回来救她,如今墨钰回来了,她撑着的那一口气也消失了,便昏睡了过去。

墨钰这才仔细地查看喜笑身上的伤痕,一双手脚扭曲变形,身上的衣服有好几处血污不知道有多少伤处,只能回到阳景宫再行检查。墨钰的眼神并没有太大起伏,直到看到了喜笑侧颈上的芍药花,瞳孔骤然收缩,往日里总含着一轮暖阳的眸子肆虐着刺骨的杀意, “不知在场哪位可以为我解释一下?”

“墨钰……”

“听闻淑妃娘娘向来知礼端庄,难道不知不得随意说道本太子的名讳?”墨钰轻轻地解开喜笑身上的桎梏,一举一动都含着无限的温柔。

季映雪没想到墨钰会直接发难,但还是端住了长辈的架子,看着墨钰愈加轻柔的动作:“太子,皇上下旨你出宫赈灾,如今为了一个有罪的宫女兴师动众,竟不顾千万百姓安危贸然回宫,太过荒唐。如今皇上尚不知情,慎刑司众人也不会传扬出去,你快些回去吧。”

淑妃说的话句句是在为墨钰着想,墨钰只顾着不碰到喜笑的伤口无暇说话,可昭阳王却嗤之以鼻道:“看来传闻不尽属实,淑妃娘娘是暂代管理后宫一职太久了,忘了尊卑。容本王提醒你一句,别说你还不是皇后,便是登上了那个位置,你也记着后宫妃嫔不得干政,除非你想效仿武皇为尊。”

昭阳王说完这些话的同时,墨钰也将喜笑身上的桎梏全部解除,众人只见墨钰身体前倾,半蹲在喜笑身前,伸出手将喜笑的脑袋轻轻的靠在自己的肩上,随后躲开喜笑受伤的手脚,双臂环绕将喜笑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方宝宝见墨钰如此动作,心下不安:“太子,有人亲眼看着这个宫女杀了宁才人的贴身宫女,你怎能随意带走?”

墨钰动作不停,方宝宝大急,若是今日让墨钰带走了这婢女,往后这宫里哪还有她的立足之地,方宝宝心思急转,“来人,我奉皇上之命问讯,太子却抗旨不遵,还不将人拿下。”

慎刑司的侍卫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动作。

“太子,将这宫女放下吧,你带着她必然走不出这慎刑司。”淑妃看似劝说,实际是给慎刑司的侍卫下了暗令,不管是谁都不能带走这个宫女。

慎刑司众侍卫听闻此话团团围了上去。

“呵…”墨钰脚步不停,薄俏的嘴唇微挑,一双沉静的眸子杀意纵横,大有佛挡噬佛之势。

就在众侍卫正要迎着墨钰的眼神双腿打颤着抽出佩刀迎难而上之时,一道声音解救了他们。

“圣~旨~到~,皇上有旨,宣,太子墨钰、昭阳王晟睿、淑妃、褒妃养心殿觐见~”明明是数九寒天,邱平愣是跑出了一身热汗,看着怀抱着喜笑的墨钰,缓了缓气息说道,“太子殿下,皇上知道您私自回宫所为何事,特准您先行将喜笑姑娘带回阳景宫,再行问讯,还不快接旨谢恩。”

听闻此话,众人脸色各异,昭阳王见墨钰抱着喜笑不方便接旨便大刺刺走上前将圣旨从邱平手中拿了过来,倒是连跪拜都省了。偏偏其他人敢怒不敢言,谁让皇上早就下旨,昭阳王见任何人都可随性而为不必行跪拜之礼,便是皇上亲临,昭阳王视而不见的时候也多了,更何况区区一张圣旨呢。

99%的人还阅读了:

狗狗爽到浑身抽搐—和总裁去买情趣内衣

菊眼乖乖撅高扇肿-催眠控制肌肉男刘魁

唐艺昕wxb忘记关麦&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视频h文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