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逃跑抓会被灌满—皇上屁股撅高扇肿跪

- 编辑:网页上传 -

头好疼啊,我迷迷糊糊的有了意识。努力的睁开眼,只见一室的明媚。我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盖着黄色的缎面薄被。床周围挂着白色的帐子,用黄色流苏绳子系在两侧。靠窗那有个小炕,全用黄色缎面包了,当中间摆着个深褐色的矮桌。桌上放着几盘五颜六色的点心。屋外,知了一声声的叫着,更显得屋内清静凉爽。

我又看到门口那站着一个十三、四岁,头戴方帽,留着辫子的小男孩。他对面有个小女孩,年龄和他相当,淡蓝色衣服,头扎两个圆髻,正小声跟他说着什么。似说了件好玩的事,俩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女孩忍住笑,冲我的方向看过来,才发现我也正在看她。先是一愣,随后冲着那男孩说道“小桂子,快去找李太医来。姑娘已经醒了。”

说着,走到我跟前,问我要不要喝茶,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怔怔的看着她,完全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头更加疼的厉害,身上使不出一丝力气。我甚至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我赶紧跟她打听目前的状况。

从这女孩口中,我惊异的得知,现在是康熙四十二年,我正处的这个地方是康熙南巡时的行宫。而我是个小叫化,半个月前,由于被十三阿哥的马踢伤,才住在这里养伤的。我住的是个别苑,离皇上的寝宫相隔甚远。听她的意思,皇上并不知道有我这回事,一切都是私下里进行的。这个女孩叫小菊,是十三阿哥的丫鬟,临时派来照顾我的。

知道了这些,我整个人像掉入了冰窟窿似的,一动不能动。小菊看我愣住,以为我是害怕。便说道,“姑娘不要怕,十三阿哥为人和善,不会把姑娘怎么样的。李太医说姑娘虽然伤的重,但只要好好调养,慢慢就会好的。”

我恍惚的看着她看着周围,一时无法接受这种变化。过了很久李太医来了。他给我把了脉,又看了眼底,舌苔。然后十分高兴的跟小菊说,“这孩子真是命大,受了这么大的伤居然还真醒过来了。赶紧去给十三阿哥回禀一声,说这孩子没事了,让他放心吧。”然后,开了个药房,嘱咐小菊要好生照看我,就走了。

他走后,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时,小菊喂我吃了碗燕窝粥,我感到有了些力气。小菊说,“姑娘睡的时候,十三爷来过了。但没让我叫醒姑娘,说是让姑娘好好养着,别的不要担心。”

我从心底里感激这个十三阿哥。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叫化子,可从李太医和小菊的态度来看,对我极是客气,那一定是看在十三阿哥的面子上了。心下不知是否有机会能与他见面。

如果我没有记错,十三阿哥是康熙众多皇子中唯一一个在雍正朝深受雍正信任,最后得以善终,并在死后仍让雍正深深怀念的皇子。这样一个人,就是对待一个小叫化子的性命都如此慎重,他的人品可想而知了。

这一日,我吃过早饭。头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便试着下床走一走。小菊扶着我,慢慢的走到院里。此时正是初夏,可天已有些闷热。院子里种满了芙蓉树,如今花都开过去了,只剩几枝开的晚的,还有紫色的花瓣。树下垂着点点金光,空气中都是花香和泥土的味道。

我正陶醉在这美景之中,忽听外面大门外来了些人。我不明所以,小菊忙拉着我说“十三爷来了!”

十三阿哥,那个传奇人物!我直盯着门口望去。只见,从门口那进来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材挺拔,英姿勃发,周身的气度让我想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句辞。

他朝我这边看过来,小菊赶紧拉着我上前给他请安。

我学着小菊的做法,给他请了安。

他忙让我起来,又拉着我仔细看了看。我缠了一脑门纱布,脸本来就小,现在好像就剩一双眼露在外面。他问道,“你可都好了?”

虽然他现在只有十六、七岁,可是那俨然天成的气势令人不由的有点紧张。我连忙回道,“是,全好了。多谢您关心。”

他仔细看了看我的头,我的头现在像个粽子,包的很严实。李太医说还要再等几天才能拆下。他又上下打量着我。而我也趁机多看了他几眼。

史书上关于他相貌的记载并不多,虽然有副画像,可画上的衣服倒比脸还清楚。

只见他瘦长脸型,虽然年纪尚小,却显出与他年龄不符的老练与精明。一双星目,不笑时深不见底,开怀时,神采奕奕。举手投足间,优雅与洒脱,高贵与不羁竟完美的结合到一起。在他面前,就会不自觉的被他的喜怒哀乐所影响,会因他的大笑而开心,因他的哀愁而流泪。而他才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再过几年不知更会如何了得了。

“那日我和十四弟在街上骑马,你忽然从巷子里跑出来,我一时躲避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我的马踢倒。幸好你现在没事了!”十三阿哥笑着看我,眼中透着关心。

我也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叫什么名字?”

“啊,这个,”我本能的不想说出原本的名字,皱了眉说道,“我不记得了!”

“那你还有亲人吗?”

“亲人?难道有亲人还会做叫化子,还是我的父母也是叫化子?”我有点摸不着头脑,纳闷的看向十三阿哥。

“这个,”他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浮出一抹红晕,“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他赶紧岔开话题,“是这样的,过几天父皇就要回京了,我不能带着你,你可有去处?”

我瞪大眼看着他,虽然他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但是我并不想和他分离,他让我感到安全。可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他带着我。

“我没有地方可去!”我垂了眼,握紧拳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不过,我是个小叫化子,到处都是我的家!”想到自己在这个陌生的时空无依无靠,眼眶有些发热。

“你别难过,我四哥自己有府邸,若是你愿意,你可以到四哥府里!”他看我难过,心有不忍。

他说的四哥应该就是四阿哥胤禛,后来的雍正吧!到他府里应该是做丫头,小叫化好歹也是个自由人,而丫头就是奴婢了,没有主人的允许,恐怕什么事都不能做。

我抬眼看着他,对他笑了笑,“多谢您的好意,可是我还是想做小叫化!”

“为什么?”

“因为小叫化没人管,想做什么做什么,是不是?”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和欣赏,点了点头,“你这句话倒是说到我心里了!”

“难道您也想做个小叫化?”我狡硈的看着他,觉得他也只不过也是个孩子,先前的老成并不是他的本色。

“呵呵,”他看了我一眼大笑起来。我会意,也爽朗的笑了。紫色的花瓣,在金色的阳光里,玲珑剔透,娇美无比。

-----------------------------------------

皇十三子胤祥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生。母敬敏皇贵妃章佳氏。康熙六十一年,雍正即位,封为怡亲王,命总理户部三库。雍正元年,总理户部。为人“敬谨廉洁”,雍正照例赐钱粮、官物,均辞而不受;对雍正“克尽臣弟之道”,总理事务“谨慎忠诚”,为雍正所赏识。三年,从优议叙,复加封郡王,任王于诸子中指封。后总理京畿水利,多有建树。又办理西北两路军机。八年,死。雍正悲痛万分,追封“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怡贤亲王”。

99%的人还阅读了:

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清汤串串作品集百度云

蒋家小娘子np文—有伤口和黑人擦肩而过会感染

黑帝心尖宠甜妻很呆萌&道具蜜月三十天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