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负你情深-适合晚上看的污段子

- 编辑:网页上传 -

翌日起裔勋亲自带领启泠在府中熟悉周遭环境,余姚跟在后头作陪心里是怅然的。在庭院中,裔勋问道:“启泠你可否上过学堂?”

启泠恭敬道:“侄儿不才只念到中学。”

“中学亦很好,之前可曾做过什么营生?”

“来奉之前在兴京一家小煤矿上打打杂。”

余姚道:“启泠你莫要谦虚,打杂的内容可多着呢。”

“小姨奶奶,侄儿平日帮忙看管采煤下矿,偶尔联系一二个买家。”

裔勋闻此便与余姚商议,想带着启泠进叶记商行历练一番。

余姚觉得不妥,道:“隔行如隔山,不如让启泠下到工厂做个学徒,干上一年半载再回商行谋职也不迟。”

裔勋不大愿意,他想把启泠带到身边亲授,但又恐余姚不乐意不敢轻易反驳。

启泠在旁品出端倪,“叶伯伯还是小姨奶奶考虑周全,侄儿也想去工厂里见识见识。”

见启泠自己这么要求裔勋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想也可趁此机会观察宋启泠资质如何。

余姚哪里想到那一层,她只是存心跟裔勋唱反调,她心里那口气还没有咽下去,哪能事事都随了裔勋的意。

那宋启泠人乖嘴甜英俊温柔,来府上没几日便把一众小丫头迷得神魂颠倒,连那老妈子与他走路碰头都愿与之多扯上几句闲话。他来那日衣着低调朴实,自身气质被压制住不少,现如今换了行头,来往府内外确有少爷风度。裔勋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晚间也不大爱回小公馆居住,愿留在老宅与他多多相处。余姚一气未消又添一气,越看宋启泠越不顺眼,也不知自己到底是在吃宋茹的醋还是在吃宋启泠的醋。

一日晚间启涏来访小公馆,他也真是能掐准时间,专门找裔勋不在来此。想来也是因为那宋启泠在府中太出风头,逼得启涏忧心忡忡。

启涏严肃道:“小姨娘可是瞧见那宋启泠在府中表现了?”

“我还想问问你们,那宋启泠到底像不像你爹年轻时候?”

启涏忍不住笑出来,“我爹他……”

“你瞧瞧那一院子女眷被他迷惑成什么样子,大姑娘小媳妇没见过男人似的。”

启涏本是来探余姚口风,想知道单余姚对宋启泠是什么态度,未成想她比自己还要气愤。

启涏劝道:“小姨娘别动气,兴许这只是一时的事。”

“也没听说在工厂里有啥勤奋表现,竟在院子里乱扯早晚闹出事端!”

“小姨娘,我爹他没有想认下宋启泠的打算吧!”

余姚恼怒道:“我看范大志比他强十倍,你爹若要认下他,我……”

叶裔勋打老宅回来正推门进来,赶巧听到余姚在发脾气,接茬道:“你要怎样啊?”

启涏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父亲这么晚会回到小公馆来,赶忙站起来欠身立侧。

余姚咬着唇走到他身边,“我说你敢认下宋启泠,我就要你彻底决裂!”

裔勋手按太阳穴皱眉道:“启涏哪,你且先回去吧。”

启涏忙行礼告别父亲,他知道这晚父亲不会好过,单余姚是要跟他有的一闹。

启涏走后余姚回身就钻进内室,把内室门在里面锁起来,隔着门朝裔勋喊话:“你不是愿意睡在老宅那边吗?你还回小公馆来干什么?去找你的新儿子呀!”

裔勋恼怒道:“你把门打开我进去跟你慢慢说。”

“我才不给你开门!我之前是讨厌宋启泠,现在我连你都厌烦!你年轻时候一定跟他一样,油腔滑调处处留情!”

裔勋哭笑不得,不知到底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他没想到余姚会这么可爱的一面。

“你把门打开我进去与你油腔滑调处处留情行不行,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让人过来撬锁了。”

余姚“哐噔”把门打开瞪住裔勋,“我开门了你想怎么着?”

裔勋忙快速迈进去房间回身把门带上,求饶道:“听话,咱别闹了。”

“我看你都不及那贾政一半,反倒与那贾赦有得比较!”

裔勋笑说:“你再这么比喻下去,我可就要成为西门庆了。”

余姚讽刺道:“哼!你别说还真有点像,叶大官人!”起身朝他行个礼。

裔勋自知触碰到余姚底线,发生任何事情她都可以和颜悦色讲道理,唯独在感情里她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她可以容忍下金氏万氏,是因为她确定自己对她们只有责任没有爱意,而眼前的宋启泠使她心生不安,一个逝去的女子总教人心生悔意,而这悔意恰恰是余姚无法控住的。 他早已心属余姚这点千真万确,只是每次见到那宋启泠便会使他心生愧疚。

余姚坐在老宅账房里理帐,赵白外出去购买府中当月所缺之物,范大志告假跟随经年纬年去往学堂旁听课程。她独自一人在账房里心不在焉,想着裔勋昨晚答应她要给他赔罪,今天晚上要带她去看场电影,顺路再去晓南阁喝杯热茶看看棠柠。正直冬日屋内烧着煤火,她单穿件墨绿色暗花旗袍,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只在裙底露出点半透明的脚踝。袖口处隐约还可看见一点伤疤,她近日心情不大好没怎么打理妆容。

宋启泠忽然推门进到账房里面,一脸茫然道:“咦!单就小姨奶奶在这呢?赵白大哥在吗?我找他有点事。”

余姚面无表情,“赵白下午才能回来,你改时候再来吧。”

宋启泠径直走过来,把桌子旁的椅子向后一拉坐了下来,单手扶在桌子上,“其实我这事求小姨奶奶也可。”

余姚未抬头,道:“说吧。”

“我那屋里有两扇窗户漏风,这冬日里有点扛不住,想请人过去帮忙修缮一下。”

“等赵白回来我告诉他一声,他会安排人过你那去。”

余姚一直未给他好脸子,想尽快打发他离开这里。宋启泠没有离开也没有再言语,单手托腮隔着桌子看余姚,直到把余姚看得不自在。

她放下手中的毛笔把账本随手合上,厉声道:“宋启泠,你还有其他事情要说吗?”

宋启泠对她傻笑,他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他的一颗虎牙露了出去,搅得余姚心头一震。

“小姨奶奶,您是不是特不待见我?”

余姚被他瞅得手竟不知该往哪里放,“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她觉得他像极了早几年的叶启澄。都是叶裔勋的儿子!

他忽然撒起娇来,“您讨厌我哪一点我改成不成?我一个孤儿投靠叶伯伯实在不容易呢!”宋启泠这撒娇功力可以同藤冈修相较高下。

余姚受不住他这谄媚姿态,“你……你别这么说话,搞得我好像个泼妇容不下你似的。”

“也就是说小姨奶奶您不厌烦我?”宋启泠在说这话时忽然靠近她,一只手下意识触碰到她那只翘起来的脚踝。

余姚“唰”的一下站起来,脸已经不知觉的红了,放在桌上的笔墨跟着一并洒在地上。

宋启泠格外冷静,仍坐在原处露出挑逗神情,“小姨奶奶您这是怎么了?”

余姚没回应他俯下身来收拾笔墨,宋启泠立刻随她蹲在地上帮忙,慌乱中他的手又碰到余姚的手指。

余姚把捡到手中的砚台又重摔在地上,生气起来站直身体,“宋启泠请你自重!”

宋启泠不理会她,自把地上笔墨拾起放回桌面,又找来抹布把地上收拾干净。待做完这些,他走到余姚面前,笑道:“小姨奶奶很仰拜我叶伯伯?”

余姚撇回头不去看他,“请你立刻离开这里!”

宋启泠走得离她更近直把她逼到窗边,“你看见我难道不像是看见叶裔勋?我跟他难道长得不是一个模样?”

“你……你再不走我喊人了!”

“宋启泠邪魅一笑,“你看我不知比他年轻多少?”

余姚大叫:“环樱!环樱你死哪里去了?”

宋启泠抬手在她唇上做出个“嘘”动作,然后回身拎起外衣走出账房。

余姚吓出一身冷汗,他宋启泠安得什么心?这是在引诱她呢?她越发讨厌他,但有一点被宋启泠说对,他就是年轻的叶裔勋。她知道原来爱上叶裔勋是个定数,无论何时遇见,自己都会一往情深陷入其中。那宋启泠果然心术不正,他来叶家到底什么目的?难道只为单纯的勾引她?不,绝对不是!可她现在无凭无证,讲与裔勋什么呢?搞不好再被裔勋误会自己排斥宋启泠,再则宋启泠未做出僭越举止,他刚刚只是在试探自己,她决定提高警惕,一定要揪出这条来路不正的狐狸。

余姚令宋启泠失望透顶,这个年轻妇人居然这么不解风情?那叶裔勋家风如此纯正?他不相信一个接二连三娶妻妾的男子能有多专一。想必今日是自己操之过急,那单余姚反应也太过激,过激的有点像假正经。他不信她是密不透风的墙,一个小妾能有多少定力?他一定要撬开她。

他自穿堂走过打算先回自己屋中,花柒从万氏房中出来与他刚巧碰头。冬日里这位二少奶奶冻得小脸通红,额头前的留海儿忽闪,笑起来很甜。

花柒主动搭讪,“启泠兄弟未去上工?”

“今日工厂轮休,二少奶奶这是打哪回来?”

“刚去我娘屋里量身尺寸,天儿冷的要做套棉袄。”

宋启泠盯住她的前胸,她这小孩子般的身材的确有点小。

99%的人还阅读了:

bl h 文&吃臭女人大便小说

女大学生宿舍&翁熄系列 梅河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爽到哭是一种什么感觉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