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宿舍&翁熄系列 梅河

- 编辑:网页上传 -

周二下午,所有小巫师都战战兢兢地来到格斗场地。

“你说,咱们是一对一的对练,还是多对多?”阿里问德文。

“我们有三十一个人,阿里。”德文回答道,“若是一对一的话,一定有一个人,会对上迪翁教授......”

比尔和阿代尔听此也明显紧张起来:“那怎么办?”

“不用担心。”泽山凑了上来,“若是有一个人空出来,那一定是毛哥利,只有他没有舍友。”

阿代尔很没有义气地对德文说道:“但如果是多对多的话,你一定要把毛哥利拉到咱们的队伍里来,他一个人能打咱们四个。”

德文看了看阿代尔,心想你怎么好意思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话。

差五分钟两点,迪翁教授拄着一根拐杖,来到了训练场地。

其实他看起来虽然年纪不小,但是身体很硬朗,完全没到用拐杖的地步,也不知道成天拿着一根文明棍干啥。

“咳!”迪翁教授重重的咳嗽一声,“上课,都过来站好!”

小巫师们一个个都不免有些紧张,好在没有逃课的,一个不拉,排成三排,在迪翁教授面前站好。

“我们开学,已经一个半月了,马上就会迎来为期两周的秋假。”迪翁教授扫视他们说道,“可你们到现在,妈了个巴子的,竟然还没能完全掌握三个恶作剧咒语!”

“秋假里,你们的监护人很可能带着你们再次出校游历。为了避免你们全程当拖油瓶,我必须采取措施,让你们加快学习进度。”

比尔在德文耳边小声嘀咕:“你说我们这些已经掌握的,可不可以不练了?”

德文翻了个白眼:“那你自己去和教授说。”

迪翁教授没有听到他们的话,继续说道:“首先,我要看看你们这些咒语的掌握程度。谁愿意上来,和我演示一下?”

大家听此齐刷刷地低下了头,都在等着看是哪个倒霉蛋被迪翁教授点名。

“我来吧!”毛哥利举起了手。

其他的同学纷纷如释重负,比尔抬头敬佩地看了毛哥利一眼:“勇士!”

迪翁教授对毛哥利点点头,又恶狠狠地扫视了其他同学,仿佛没能继续吓唬成他们很不开心的样子。

迪翁教授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来吧,小子,咱们两人都只是用这三个咒语,你先出手!”

他挥舞魔杖,制造出一些树木、土堆之类的障碍物,以帮助躲避。

同学们听他这么说,纷纷四散开,给他们留出决斗空间。

阿比桑和约翰两个,仿佛想看毛哥利出丑一般,离得就比较近,而德文带着比尔和阿代尔,一直躲到密林旁的一棵大树边上,以避免被误伤。

毛哥利率先一个咧嘴咒打向迪翁教授,因为他知道,迪翁教授不会使用其他咒语,自然也不会用无声咒欺负他,这样的话,咧嘴咒就可以让迪翁教授丧失攻击能力。

迪翁教授灵巧地躲闪过,他的思路却不同,他先用的是塔朗泰舞咒,因为毛哥利身材灵活,敏捷性高,迪翁教授想让他丧失行动能力。

两人的咒语都打空了,当然,迪翁教授可能有所放水,不过,德文还是觉得,毛哥利的战斗素养还是很可观的。

迪翁教授又是一连串的咒语打了过去,毛哥利四处闪避,他就地一个打滚,躲在了土堆后边。

“集中注意,反击,毛哥利!”迪翁教授暂停了攻击,给毛哥利一点调整的时间。

毛哥利在土堆后深吸两口气,刚想转身攻击,谁知他刚露出头皮,就听迪翁教授大声念咒,被他一个绿色的咒语打的倒飞两步。

是鼻涕虫咒。

“呕!”毛哥利坐在地上,哇的一口,吐出了一只绿色的、滑溜溜黏糊糊的恶心虫子。有些女同学见此捂住鼻子。

但毛哥利并没有认输,他强忍着呕吐感,趁着迪翁教授放松警惕,对他施展了咧嘴咒。

迪翁教授略有点意外,多年的战斗素养让他本能地侧身躲过咒语,咒语打中了教授身后的德克赛斯。

德克赛斯的嘴张的像河马一样大,合拢不上,异常的滑稽。

在毛哥利又吐出一个鼻涕虫的功夫,迪翁教授对他用了塔朗泰舞咒,他双腿踢踢踏踏地不受控制,跳起了抽风般的舞蹈,丧失了战斗力。

“万咒皆终!”迪翁教授用魔杖指着毛哥利,帮他解除了负面效果,却没有管身后的德克赛斯。

德克赛斯拉住身边的阿比桑,呜呜啊啊地叫着,让他帮助自己施展解咒。

阿比桑还没有练会停止咒,只能拉着他去找穆哈姆德,穆哈姆德试了两次,才使德克赛斯重新把嘴合上。

“好了,其余的小子们!”迪翁教授大声招呼他们,“都过来,选好各自的对手,准备练习!”

德文和阿代尔离得最近,就直接选择他作为对手。

“手下留情,兄弟。”阿代尔对他说道,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德文。

“不。”德文摇了摇头,他了解阿代尔这家伙,自己留手,他可不一定留手。

“至少咱俩都别用鼻涕虫咒,这总行吧。”阿代尔说,“那咒语实在是太恶心了。”

德文这回倒是认可地点点头,他又问阿代尔:“你说咱们的法师长袍,为什么挡不了这些恶作剧咒语?”

阿代尔耸耸肩:“不知道,可能因为这些咒语只是恶作剧吧。”

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长袍都是很精确的魔导器,可以分辨什么是攻击,什么是练习。

“我再强调一下,不准对你的同学用单纯的魔力伤害攻击。”迪翁教授见众人都已经组好队,说道,“都明白了?三、二、一,开始!”

迪翁教授话音刚落,就见四周花花绿绿的咒语漫天飞舞,德文先没忙着攻击,他躲过了阿代尔的咒语,又找掩体躲了起来。

他的对手阿代尔被旁边布鲁斯的咒语误伤,布鲁斯的咒语和泽山的咒语发生了碰撞,两个咒语都打偏了,其中布鲁斯的塔朗泰舞咒误伤到了阿代尔。

“干得漂亮,伙计!”德文称赞道。

阿代尔对布鲁斯骂骂咧咧,他想给自己的腿施展解咒,可是魔杖总是指不准。

德文一个漂浮咒甩给了阿代尔,让他飞了起来,在空中扑腾着跳塔朗泰舞。

布鲁斯哈哈大笑:“德文,快来帮我对付泽山!”

“吃蛞蝓吧!”飘在半空中的阿代尔还不老实,他一个鼻涕虫咒丢在布鲁斯身上,布鲁斯被击飞,阿代尔自己因为失重,也被反作用力打的飘远。

布鲁斯倒地,一个呕吐,突出了一个褐色的鼻涕虫,看起来像屎一样,比毛哥利吐的那条还恶心。

99%的人还阅读了: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爽到哭是一种什么感觉

翁熄春房情意浓&蔡徐坤呜呜疼你太大了

斗罗大陆性辱_啊将军好深好硬啊太大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