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盏徐嘉衍h_女友被兄弟玩了一下

- 编辑:网页上传 -

阿牧自从舒心离开后,失落了很久。当初他在沙漠中第一眼看到那个昏迷不醒脸色惨白的姑娘时,心中就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柔情和怜爱。

阿牧生长的骆驼族是一个温和善良的部落,他父母早亡,是族中众人共同抚育长大,也是因为如此,阿牧的心中一直充满了感恩。阿牧长大之后,但凡部落里哪家有困难,他都是第一个上前去帮忙的。热心强壮的阿牧收获了很多骆驼姑娘的爱慕,但是阿牧却一直没有找到那种心动的感觉,直到在沙漠中遇到舒心。就连阿牧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舒心和他以往幻想中的爱人完全不同,他幻想中的爱人是丰满健康鲜艳活泼的,但舒心却是苍白瘦弱,可是当他看到她的第一眼,胸膛中的那颗心就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阿牧将舒心带回了部落,寸步不离的守候着她,悉心照料,舒心的情况时好时坏,有时在发烧,有时陷入昏迷就连呼吸都几不可闻,有时四肢又不停地抖动,阿牧好多次都以为这个姑娘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她又硬生生的挺了过来。直到五天后,她终于转醒。

阿牧看到舒心黑色眼瞳那一刻,心跳得更加厉害。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眸,真漂亮,好像一颗闪闪发光的黑色宝石,阿牧心想。

醒来以后的舒心与阿牧之间的交流多了起来,阿牧的心也陷得更深,他看着她,觉得她哪哪儿都好,她的身材瘦弱,但却让人更加怜惜,她的性格并不活泼,但相处起来非常舒服,她的容貌不算十分美丽,但非常耐看,让人越看越想看。阿牧藏不住的爱慕很快被族人们察觉,大家开始打趣起他和舒心来。阿牧虽然羞涩,但是内心却止不住的甜蜜,只是舒心似乎并没有任何反应。终于有一天,阿牧鼓起勇气向舒心表白,结果,舒心拒绝了他,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爱人,她只把他当做好朋友。舒心说他是好人,一定能找到真正适合他的姑娘,阿牧却不这么想,他觉得,他再也不可能像喜欢舒心一样喜欢上别的姑娘了。

直到大半年之后,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姑娘出现在他面前。那时,因为妖界的皇位继承改为选举制,作为四大家族的狼族也组建了自己的政治团体参与到皇位的追逐之中。阿牧在小白的推荐下,进入了狼族团体,负责后勤的管理。这天,阿牧一直忙碌到晚上,才将各类物资清点好离开库房。走到一个大湖边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十分伤心的“呜呜”哭声传来,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姑娘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头埋在双臂之间,哭得不能自已,肩膀一抽一抽地,好不可怜。

阿牧有些不知所措,离开吧,不忍心,也担心这姑娘出意外,留下来吧,又不知该做些什么。阿牧傻傻地站在原地,沉默地陪伴着伤心的姑娘。那姑娘自阿牧出现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但她伤心着呢,才没空搭理他。哭了好一会,姑娘发现阿牧还没走,还一直站在那边傻傻地看着她,于是秀目一瞪,

“看什么看!没见过妖哭啊?!”

阿牧被这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瞪,顿时脸就红了,紧张地摆着手,

“不,不是!”

姑娘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脸颊绯红手足无措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阿牧终于松了一口气,笑了就好,笑了就好。

“呆子,你在这边做什么?”

“我要回家,刚好路过这边。”

“那你干嘛一直盯着我?”

“我,我,我没有,我只是怕你出意外?”

“你以为我要跳水自杀?”

“没,没。”

“哼,我琅新月怎么可能做自杀那种蠢事!我只是有些伤心,不过哭过之后又是一条好汉!喂,你过来一点,我又不会吃了你!”

“喔。”

最终,阿牧和这个叫琅新月的姑娘并排坐在了大石头上。

“我喜欢一只狼妖,从下就喜欢他。他是狼族最英俊的妖,而且实力十分强大,小时候我调皮捣蛋爬到大树上下不来,还是他救的我。我那时就想,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他。可是现在我长大了,他却要娶别人了,那个别人就是我的堂姐。唉,要是别人还好,我一定会对他表明心迹把他抢过来,可那人是我堂姐,她一直以来都对我那么好,有什么好东西总是第一个想到我,我闯了祸不敢跟母亲讲都是她来帮我善后。关键是,堂姐也很喜欢那个狼妖。唉!我除了哭一顿,还能做什么呢?!不过我跟自己讲了,今晚是我最后一次伤心,等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还是那个勇敢的琅新月,我要笑着去祝福堂姐!”

“我喜欢一只食草妖,我在沙漠中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她。我把她救回家中,一直照顾她,她终于活了过来。她瘦弱苍白,并不是非常美丽,可是我就是喜欢她,越来越喜欢。后来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白,可是她说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只愿意和我做好朋友。唉!”

“嘿,我们一起去喝酒吧!”

“啊?可是,我从没喝过。。。。。。”

“喝酒有什么难的,跟我来!”

喝酒真的挺难的,对于阿牧来说。一杯下肚,满脸通红,两杯下肚,语无伦次,三杯下肚,他直接晕倒!琅新月从没见过酒量这么差的妖,乐不可支,彻底将堂姐和心上妖的婚事抛之脑后。

阿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姑娘的闺房之中,粉红色的床单被褥,枚红色的窗帘桌布,处处都透露着小女儿家的浪漫娇气,空气中还隐隐散发着女孩儿身上特有的馨香。阿牧大囧,赶紧从床上起身。

“你醒啦?!”

一个笑盈盈的姑娘走了进来,正是琅新月。

昨晚阿牧醉得不省人事,琅新月不知道怎么安置他,索性就将他偷偷扛了回家,放到自己的卧室。她一向不拘小节,将阿牧往床里面一放,自己也躺下来,靠在他旁边,很快就睡着了。早上她醒来时,阿牧还在沉睡,琅新月难得发了善心贤惠一次,去厨房给他端了白米粥。阿牧通红着脸,万分局促地喝了粥,然后在琅新月的带领下出了琅府。一路上偷偷摸摸,蹑手蹑脚,琅新月觉得有趣至极,阿牧却是心跳如雷,生怕被抓住,直到出了琅府,他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一晚应该说是好人阿牧一生中最出格的一次,他不仅和一个刚认识的女孩喝了妖生中的第一次酒,还在陌生女孩床上睡了一晚,然后做贼似的从人家家里偷摸出来。阿牧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心跳加速。

几天后,就在阿牧埋头忙于工作的时候,

“阿牧!”

娇俏的女声突然响起。阿牧抬头一看,竟然是他以为再也不会相见的琅新月!阿牧错愕,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阿牧却不知,琅新月是狼族族长嫡孙女,身份高贵,神通广大,早就将阿牧的老底摸得清清楚楚。

“阿牧,你陪我去爬山吧!”

“啊?可是我工作还没做完。”

“哼!”

“唉,好吧,那我先陪你去爬山,回头再工作。”

又过了几日,

“阿牧!”

“新月,你怎么来了?”

“城北开了一家羊肉店,据说他家的汤锅很好吃,陪我去嘛!”

“啊?可是我是吃素的。”

“哼!”

“唉,好,陪你去,我看你吃吧!”

过了两个月,

“阿牧!”

“新月,你这次想做啥?”

“我想嫁给你!”

“啊?什么?我,我。。。。。。”

“怎么,不愿意?!”

“我,我。。。。。。”

“我什么我?!有话就说!”

“我是食草妖!”

“我不嫌弃你吃素!”

“我妖力很弱,比你弱很多!”

“可是你人品端正,温柔体贴,以后你负责顾家,我负责打架!放心,我保证不会揍你!”

“你是狼族大小姐,我只是骆驼族的一个平凡小妖!”

“你在我心中一点也不平凡!你是我的大英雄,你在我最伤心的时候来到我的身边,你让我欢喜,让我觉得每一个今天都很美好,每一个明天还会更加美好,我肯定,我非常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可是,我的心中还没有忘掉那个女孩,对不起。”

“。。。。。。我可以等你。”

琅新月的表白之后,阿牧有些不敢见她,他说不清对琅新月的感觉,跟她在一起,有快乐,有无奈,还有操不完的心,她胡闹吧担心她闯祸,她乖下来吧又担心她闷着,唉!

这天阿牧正在仓库工作,屋外两只狼妖走过,

“听说了吗,大小姐被夫人关禁闭了!”

“啊?大小姐这阵挺懂事的啊,怎么又被罚了?”

“她把来做客的表小姐打了!”

“这是怎么回事?大小姐虽然骄纵,但并不是不讲道理,怎么会打人呢?”

“好像是表小姐说她老是和个驼背老头混在一起玩,大小姐就突然暴起,打了她一顿。”

“喔,表小姐说的是阿牧吧?阿牧虽然保留了驼峰,但可一点都不像驼背老头,表小姐这么说有点过了,可大小姐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可不就是嘛!”

阿牧如遭雷击,心中五味陈杂。过了两天,琅新月又来找他了。阿牧见到她第一眼,就眼尖地发现她脖子上那道红色的伤痕。琅新月见阿牧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

“干嘛,被我表妹抓的,嫌丑是吧?”

却不想,阿牧直接搂住了她,低头吻向了那道伤痕。

琅新月先是一惊,继而搂着阿牧的头,又哭又笑,

“阿牧!阿牧!”

“新月,还愿意嫁给我吗?”

“当然,当然!我愿意!”

“我,或许心中还没有完全忘记那个女孩,可是我想你的时候远远多于她,你会在意吗?”

“哼,当然不,我琅新月魅力无边,早晚会将你迷得神魂颠倒,别说一个女孩,就算十个女孩也得给我靠边站!”

阿牧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爱极了她这傲娇霸道的性子。

琅新月当天下午就去找了她亲娘,

“母亲,我有心上妖了!就是阿牧,我要嫁给他!”

“什么?!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

“他只是一个妖力低弱的食草妖,你是狼族的大小姐,你们两个怎么可能在一起?!”

“妖皇陛下不也和个食草妖在一起吗?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你现在是一时情迷,等将来你醒悟过来就会知道,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没有好结果的!况且,你们种族不同,结合以后也很难生育后代!”

“噢,母亲,就算我不和他结合,我也很难有后代,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和其他任何妖结合!我,只,要,他!”

母女两个不欢而散。

琅新月从家里搬了出来,直接住到了阿牧家中,按照琅新月的想法,她是要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她母亲不答应也得答应。可是阿牧不同意,他说不想琅新月声名受损,他愿意等,等到琅府同意婚事,明媒正娶之后光明正大的结合在一起。琅新月先是惊愕,自己主动献身居然被拒绝,听到阿牧的理由后既哭笑不得又觉得无限甜蜜,

“呆子!”

阿牧是真呆。其实在妖界,妖怪们的脾性大多随心所欲放荡不羁,对于X一事的态度也是十分开放,像阿牧这种婚前守身如玉,婚后肯定也是忠贞不二的妖,的确是一朵奇葩,不过琅新月喜欢。

两妖同居在一起,但恪守礼仪,清清白白,半个月后琅新月的祖父,狼族的族长回来了。琅新月兴奋异常,她自小是在祖父身边长大的,成年前很长一段时间都跟着祖父在外游历,祖父对她疼爱入骨,远胜其他子孙,而且祖父是一个十分豁达睿智的老人,琅新月坚信她一定能够得到祖父的支持。所以狼族族长一回来,琅新月就拉着阿牧去拜见老人家。老族长目光灼灼的盯着阿牧,阿牧一开始很紧张,但后来就渐渐放松下来,将一颗心完完全全的袒露在老人面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赤子之心纤毫毕现。老族长活了一把年纪,对功名利禄早已看淡,琅新月由他一手抚养长大,他从没要求过她要出人头地前程似锦,只求她一生平安喜乐。原本听说孙女和一个妖力低弱的食草妖在一起,他还是不太支持的,毕竟妖界一直奉行的是实力至上,一只食草妖,如何能够保护得了他最心爱的孙女?但见到孙女之后,他的心动摇了,因为他从未在孙女脸上看到过那比阳光还要绚烂的幸福笑容。再看孙女和那骆驼妖相处时,两妖之间的甜蜜浓稠得好像能拉出丝来,老人家的心软了。老族长将阿牧叫到书房单独谈话,过了半天,阿牧才激动不已的从书房出来。

“阿牧,祖父跟你说什么啊?有没有为难你?”

“没没没,当然没,祖父可是好人!”

没过多久,狼族大小姐琅新月和骆驼妖阿牧即将大婚的消息就传遍了妖界。

99%的人还阅读了:

云念霍霆琛免费阅读-主人请把身体还给我i

知否知否全文免费阅读-肉岳 太深了视频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柔软绵绵大白兔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