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都湿透了还说不想

- 编辑:网页上传 -

在顾尘军队到达飒兰国界时,安询也接到了顾尘的消息,随着钱承恩和他们选拔的人一同上路前往18m5星系的边界,飒兰国界。

许是顾尘的缘故。这些被选拔的军队里有许多的熟面孔。

不说杨异,白颜,连屹,北宫一斗,亚历克斯,凯奇,严岳等等一群在安格列认识的人,就连曾经视顾尘为情敌的固辰都跟着来了。

安询站在特级军舰上,身旁跟着和他同属智脑管家的利尔。

两个智脑为同类,站在一起难免要比和其他人类在一起来得亲近。

“听说小主人命令你毁了赛亚?”利尔看着浑身透着矜贵的安询,眼中尽是好奇。

“不错。”安询点了点头。说来赛亚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明知顾渊主人在乎主人,他还偏生帮着何清柔得罪了主人。能有这个下场都是他活该。

“啧啧,赛亚也太可怜了。”跟了个弱智的主人不说,还得罪了小主人。这使得他才被创造了不到六个月就被销毁。真是造孽。

“唉,偷偷问一下,小主人后来是怎么处理主人的孩子的?”利尔瞧了瞧四周,对着安询小声问道。

“利尔,你越距了。”安询冷冷瞥了利尔一眼,没有回他这个问题。他虽然顾渊创造的,但早在三年前,他的主人就只是顾尘了。

他不可能为了利尔的八卦而泄露关于顾尘的任何私事。

利尔见安询警告,不由的心虚摸了摸鼻子。也亏得主人不知道,不然,他定会挨一顿罚。

白颜早就听说安询会随着他们军队一同行进,因而上军舰后,他就一直在四处寻找安询的身影。

结果人是找到了,可人身边还站着一个长相不俗的清隽男子。两人看着还相谈甚欢的样子。

面对两人融洽相处的情形,白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走了过去,插进两人中间,隔绝了利尔看安询的视线。

“白少,好久不见。”安询看见熟人,礼貌性的问好。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白颜清俊的面上忽的显现出激动之色。

前段时间他不是没有去找他。只是顾家因为某些原因不见外人。就连顾尘的踪迹也飘忽不定,他去找了他几次都无果。

这次他是特意打听过了,知道安询会跟去18m5星系,他才同意了第四军团的邀请,不顾父母的意见直接跟了过来。

想不到曾经仅仅是见了一面安询就记住了他,这让他忍不住的想,自己对安询来说是不是特别的存在。

当然,若是他知道安询身为智脑,有超强的记忆储存能力。或许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白少说笑了,这才三个多月不见,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安询看着白颜哭笑不得。

他知道白颜对自己有好感,却没想恋爱中的人智商的确会降低。

对于白颜,他并不反感。只是他身为智脑,根本就没有人的身体和感官。与白颜是不可能的事。

再者顾渊创造他是为了顾尘。他的头脑,思想也都只是为了顾尘而存在。这就造成了他对其他人完全无法生起爱这种感情。

所以说,他与白颜不可能会有未来。这一点他很清楚也很明白。

“是吗。”白颜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只要安询没把他忘了,理由是什么就不重要。

“他是谁啊?”利尔被扔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两人的互动,突然感觉眼睛有点痛。

“哦。”安询这才反应过来,绕身走到两人正对面,颇为正式道,“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少爷的同学,白颜。这是大少爷的智脑利尔。”

“智脑?”白颜眯了眯眼。怪不得他觉得那人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顾渊的智脑啊。

不过,那人既是智脑,那么,他和安询就没有可能,这就说明,自己少了一个情敌?

想到这儿,白颜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利尔表情也不再似方才那么冷硬。

利尔光看白颜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见白颜忽的对他和颜悦色,他不由露出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小子就趁现在高兴一下吧,等你知道真相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白颜见到两人的举动,不由无奈的扶额一叹,这两人!

“白颜,亏我还到处找你呢,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亚历克斯见着白颜在这和人悠闲的聊天。声音里透着微微的不快。

待他走近,见到白颜旁边站着的安询后,面色微微一变,戏谑道,“啧啧,我当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安大美人在这儿啊。”

“安大美人?噗嗤。”不待白颜与安询回话,利尔便忍不住笑了一声。

白颜满头黑线。小心的瞥了瞥安询,见他没什么其它的表情后,方才舒了口气,瞪了亚历克斯一眼。

亚历克斯没看见白颜的怒视,他看着笑出声的利尔,眼睛都快瞪直了。

“你你,你不是顾中将创造的智脑吗?”亚历克斯看着利尔,一脸的激动。天呐,这就是智脑,这就是完爆星网的智脑啊,一想到他竟然能近距离的接触,他就忍不住激动。

“你好。”尽管不认识亚历克斯,利尔还是礼貌的招呼了声。

“咳咳,你,你好。”亚历克斯干咳了两声,回过神来。

“你们就这么加入第四军团,家中不会反对吗?”利尔看着亚历克斯和白颜两人调侃道。

“我们也快成年了,拥有自由独立权。”亚历克斯挺直的背,身上也已初具军人的气质。

白颜笑了笑,没有回话。他母亲早在知道他要加入第四军团后,就已经和他闹过几次了。而他因执意加入第四军团的事已经和家里闹翻了。

不过,利尔突然这么问,他是知道什么?

利尔见他投来怀疑的目光,忽的笑道,“我毕竟是智脑,关于你们的消息多多少少还是能知道一些的。”

利尔顿了顿,眨了眨右眼,调侃道,“比如,你们的身份。”

白颜亚历克斯听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

没错,就是惊恐。他们原以为智脑的功能就只是顾渊介绍的那样,让人惊讶出奇。可现今听利尔这么一说,他们才算是真正了解到了智脑的厉害。

武力值爆表,智商又高,还能知道某些家族甚至国家级的隐秘信息。如果将这能力用于军事,那他们顾家还怕谁?

“行了,你也收敛一点。”安询看不过去了,开口说了利尔一句。

“嘿嘿。”利尔嬉笑两声,不再去看那两人。眼睛隐晦的扫了一眼某个角落,隐约窥见一块小小的布料,他眼睛眯了眯,唇角微扬。

他想,现在他的威慑力也该起效了。

另一方,碧闫珂得知顾渊到达飒兰国界后,立刻丢下脚下的武器,一只名为鲈小鱼的生物,后马不停蹄的奔去的顾渊的驻地。

“我要见顾渊,你们都快让开。”碧闫珂扬了扬头,一脸嚣张的看着驻守阵地的守卫。

“顾中将事务繁忙,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守卫看着面容冷酷一脸嚣张的男子,语气充满了不屑。

“我说要见就要见,让开!”碧闫珂看着眼前的一排守卫,甩了甩手,瞪大双眼。

“我说你谁啊,真当自己是大人物呢。”又一守卫看不惯碧闫珂的态度,忍不住插话道。

“呵,信不信等老子见着顾渊后让他抄了你们。”见不惯守卫面上的轻蔑,碧闫珂叉腰回怼。

“那等你见着他再说吧。”守卫一脸无语。

“你!”

“主人。”不待碧闫珂再次发火,被丢弃的生物武器鲈小鱼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

鲈茴和星虫都是居住于异度空间。唯一不同的是,鲈茴住的是黑洞,星虫住的是虫洞。

且黑洞空间宽敞,又只有鲈茴这一种生物,故能让鲈茴长得巨大。

而虫洞由于星虫巨多而显得狭小。星虫长得就不如鲈茴那么大。

哪怕一些星虫武力值爆表,在遇上体型庞大的鲈茴,也只有被吞噬的命。

更别说星虫与星虫间还存在威压恐吓。鲈茴血统恰胜其它星虫一筹。因此其他星虫也不敢贸然攻击他。

固而这几天碧闫珂一直指挥着他去恐吓那些虫洞里出来的星虫,让他累了个够呛。

碧闫珂扫了一眼追赶上来的鲈小鱼,没再骂他什么。

“围在这儿吵什么吵!”叶少霖听到这方闹出的这么大的响动,黑着脸走了过来。

“叶少将!”守卫们见将叶少霖惊了过来,纷纷烟消旗鼓。

“这是怎么回事?”叶少霖指了一个守卫回话。

“是这个人,他偏要见顾中将,我们挡都挡不住。”守卫指着碧闫珂实话回道。

“请问您是?”叶少霖看着碧闫珂,语气颇为恭敬。倒不是他怕,而是此人浑身都围绕着一股强者的气息,身手定不弱。若是贸然起了冲突,伤的也绝对不会是他。

碧闫珂没有答话,而且扫了一眼身旁的鲈小鱼。

鲈小鱼收到自家主人的暗示,站了出来,解释道,“我主人身份尊贵,他的名字又岂是你等能随意知晓的。”

其他守卫一听这话就怒了,然还不待他们开口,叶少霖就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守卫见此,再大的火也熄了下来。

叶少霖这才看到眼前白嫩的少年。也没在意他略显高傲的语气,温声道,“大人的名字的确不是我等能轻易知晓的。既如此,那小先生方便告知大名吗?”

“鲈小鱼。”鲈小鱼声音颇显不耐。被主人欺压了那么久,总算有机会威风一下了。现在他得好好珍惜这个机会才是。

“小鱼?”叶少霖颔首道,“那好,小鱼先生的主人要见顾中将,我等也不好阻拦,只是。”

叶少霖面上带着一丝为犹豫道,“军队有军队的规矩,大人要见中将还需出示一下相关证明,也好让我等不用为难。”

鲈小鱼将视线转向了碧闫珂。

碧闫珂看着叶少霖的表现还算满意,也不为难他们,将顾渊给他的新型战斗机甲亮了出来。

“这,这是?”守卫们面上尽是不可置信。他们没看错吧,这可是和顾中将同款的战斗机甲。

要知道,整个星际里就只有顾中将才创造出了新型战斗机甲,现今星际根本无人能仿制。所以说,这人是真的认识顾中将。

99%的人还阅读了:

苏盏徐嘉衍h_女友被兄弟玩了一下

云念霍霆琛免费阅读-主人请把身体还给我i

知否知否全文免费阅读-肉岳 太深了视频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