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念霍霆琛免费阅读-主人请把身体还给我i

- 编辑:网页上传 -

阮云玥默声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实在是她自己也在纠结此事。

那秦安歌自然是个会瞧眼色的,见阮云玥如此便也没有追着问下去,只笑着道:“不过我也听闻了夙陌离的声音看,竟愿意用王位来换你的机会,也实属难得。”

“是啊。”阮云玥听着这话,反而更加提不起精神了。

毕竟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的话,就更显得她阮云玥有些忘恩负义的感觉,那夙陌离舍弃王位来救她,结果反而搭上了自己的母妃。

一时间手中的桃花酒都喝起来觉得涩涩的。

秦安歌道:“好了别想那些烦心事了,这里新出的叫花鸡很是好吃,要不要来一份?”

“好。”阮云玥点了点头,可依旧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等着叫花鸡上来的时候,阮云玥寻着话题问道:“秦大夫几岁就开始学医了?”

“五岁,我识字起便开始看医术了,一直到十岁那年便跟随师傅游历各国,一来治病救人,二来寻一些奇珍异草来做灵丹妙药。”

听到灵丹妙药四个字她登时有了精神,她追问道:“那你可知红蒲子?”

这话一出,一旁的阿燕忍不住摇了摇头,秦安歌笑道:“你问问阿燕便知晓这红蒲子了。”

“这红蒲子真能做成长生不老的药?阮云玥好奇的看向阿燕询问道。

阿燕被阮云玥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面红耳赤,别开脸轻声回道:“那红蒲子并不能做长生不老的药,他实际药性顶多能够清热解毒。”

“因着这红蒲子天生娇弱,生长环境又极为苛刻,所以产量十分少,也大多生在荒山之地的悬崖处。”阿燕仔细说着,声音轻轻弱弱,倒还听着颇有些享受。

阮云玥紧了紧手中的酒杯道:“也就是说这东西只是因着少所以被传得神乎其神?”

“算是吧,而且那红蒲子一旦采摘下来不出三日便会迅速枯萎成干草,若想从荒山之地运输回国,那恐怕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阿燕似是知晓什么突然补充了这么一句。

秦安歌悠悠的看了一眼阿燕,阿燕低下头赶忙给阮云玥续上一杯桃花酒。

“那狗屁国师岂不是坑我皇兄?”阮云玥愤愤道,她知晓这寻草药是个幌子,可这都带不回来,存心是想让她皇兄永远都别回来的意思。

“这长命百岁的事情本就是痴心妄想,所以编一些更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给这件事增加难度,就显得似乎如果一旦做到了,那长命百岁的药丸也能够制作而成了。”秦安歌意味深长的这般说道。

阮云玥顿时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你都制作一些什么灵丹妙药。”

“玉清芙蓉丸,长期服用可以免疫一些小毒。”秦安歌道,“这东西我进贡给那魏国皇帝,为此还得了不少黄金绸缎,在魏国完全就可以横着走了。”

魏国并不大,在阮云玥的记忆里,对魏国了解并不对,只知晓这是一个和平主义的国家,与各国都签订了和平契约,相互友好。

“那魏国虽小,可资源很是丰富,那里几乎都没有穷人,随随便便一个平民都家中富裕的很。”秦安歌这般说道。

阮云玥不相信的摇了摇头道:“若是都很富裕,那钱不就贬值了?”

“他们赚的本身就是各国之间的生意。”秦安歌说着这话,看了一眼阿燕道,“去催促一下厨房,怎一个叫花鸡等了这么久。”

阿燕很是听话,秦安歌说什么都立刻照办了。

等阿燕出去了,秦安歌咧牙一笑道:“阿燕就是魏国人,你瞧着他那般模样,就知晓那魏国是何等的温柔乡,才能养出这般人儿。”

“你这般说得我很是有兴趣。”阮云玥立刻脑补了起来,想着整个国家里头都是像阿燕那般羞涩的少年,莫非这就是整个世界的腐国?

她心底那颗压抑许久的腐女心,突然噌噌噌的燃烧了起来。

秦安歌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道:“这是一些玉清芙蓉丸的失败品,虽说不如玉清芙蓉丸那般厉害,但是如果不幸中了什么小毒,服用个四五粒可以解毒。”

看着面前的那小瓶子,阮云玥有些没反应过来,慢半拍的问道:“你是要送给我?”

“不然我是拿出来和你显摆不成?”秦安歌含笑打趣道。

阮云玥有些受宠若惊道:“只是你我才认识两天,你便送我这般贵重的东西,我实在是收受不起。”

“不过是一些半成品罢了,这玉清芙蓉丸原本就成功率极其低,所以这些玩意剩下的也特别多。”秦安歌将小瓶子推到阮云玥跟前道,“更何况那你都快做我的徒弟了,这总该给你一些好东西先尝尝鲜的。”

阮云玥闻言更加不能收了,虽说她还捅夙陌离置气呢,可她也知晓自己不可能做主此事,否则夙陌离和自己真的闹僵了的话,对于她而言并没有半点好处。

“徒弟之事,恐怕要辜负秦大夫的好意了。”阮云玥说着这话,心底也不免有些失落,她其实还是很想学习的。

秦安歌道:“此事我不急着得到答复,阮姑娘可以好生思量,什么时候愿意了随时可以和我说。”

“至于这个不过是个小玩意,还称不上是收徒礼物。”秦安歌眸光深邃,摄人心魄的桃花眼看得阮云玥耳根子本能的红了,他沙哑磁性的声音道,“若是你愿意做我徒弟,你就会知晓,这些东西根本不值一提。”

这哪里是在送她东西,那暧昧的声音跟个在与她调情似得。

阮云玥生怕他继续这样调笑下去,于是便收下了那小玉瓶,转而从荷包里掏出了银子道:“无功不受禄,即使是这些小玩意。这就权当是我买了。”

一锭白银也许多钱了,想来应该也够了。

秦安歌知晓若是不收钱说不定这东西也不会被她收下,便接过银子道:“我与阮姑娘一见如故,觉得投缘的很,才送你这个。看来阮姑娘倒是不这么认为,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生分。”

阮云玥看他嘴上打趣着,可还是收下银子了,心下也安了些许,不觉得欠人人情了。

“我若真觉得生分,也不会来阁楼与秦大夫您喝酒了。”阮云玥笑眯眯道。

秦安歌眉头微蹙,很是受伤的模样道:“这话倒是好听,可你为何一口一个秦大夫唤我。”

“那我唤你什么?”阮云玥挑眉问道。

秦安歌凑近轻声道:“秦哥哥。”

“这可别,我那皇兄最是疼我,若是知晓我又认了一个哥,怕是要气晕过去。”阮云玥说完这话,顿时又高兴不起来了,那千年雪莲之事还不知该如何。

正欲细问秦安歌,门开了,阿燕端着一盘叫花鸡兴高采烈的进来了。

阮云玥顿时杏眼明亮,这味道光是闻着就觉得香。

阿燕也是个吃货,放下叫花鸡就迫不及待的上筷子了,夹到一半觉得不妥,似是想着自己的行为不够有风度,于是把那肥硕的鸡腿夹进了阮云玥碗里。

他很是痛心却又强装不在意道:“阮姑娘先吃。”

阮云玥只觉得好笑,这阿燕倒像是个现代人的十七八岁,还正是孩子气的时候。

她也不好直接戳穿阿燕的想吃,只好道谢应下,毕竟这盘子里还有另外一只腿。另一边的秦安歌直接夹起另外一只腿,登时阿燕眼睛都看直了,瞪圆了眼看了看夙陌离又看了看那鸡腿。

阿燕眸光可怜兮兮的看着秦安歌,秦安歌一声轻笑,俨然是逗阿燕呢。

阮云玥赶忙出声道:“给阿燕吧。”

“好。”秦安歌很自然的把鸡腿放在了阿燕碗中,阿燕登时感激涕零的看着阮云玥,转而进攻那只鸡腿了。

“这叫花鸡鲜美可口,不柴也不会太生,柔软的恰到好处。”阮云玥满足的吃完一个鸡腿给了评价。

阿燕登时赞同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太对了!”

显然阿燕也是一个正宗的吃货。

“苏记的烤鸡你可吃过?比这个还要好吃许多!”阮云玥说道。

阿燕双眼明亮,激动道:“当真比这个还要好吃?那店在什么地方!”

“晚些我可以带你去。”

“好!”

秦安歌无比宠溺的看着这一幕,眸光深了深,心中那个念头走冒了出来。

吃饱喝足,阮云玥见时候不早也打算离开了。

“千年雪莲之事。”阮云玥看向秦安歌还是问了此事。

秦安歌神秘一笑道:“你别担心了,你皇兄定然能够渡过难关的。”

这话是何意?

阮云玥也不好继续追问,带着阿燕买了烧鸡,这才打算打道回府了。

秦安歌也到时间要回宫去,阮云玥正好省却了麻烦,直接自己往王府赶去,想着快些便寻了一个小道抄了过去。

一道黑影突然在她面前闪过,阮云玥心咯噔一下,顿觉不妙,便想回头去繁华街道赶路。

可显然太晚了,只觉得脑后勺一痛,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知否知否全文免费阅读-肉岳 太深了视频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柔软绵绵大白兔

塞东西走路play_嫡女赵姝玉h牛阅网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