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武狂兵陈青阳全本&女性的神秘三角

- 编辑:网页上传 -

余深光:“嗯。”

“他再乱说,我们就打爆他的狗头,再也不准他用英俊直播!”池小年双手叉腰,但是因为个子太小,长相稚嫩,不仅没有半点气势,反而有点奶凶奶凶的。

余深光揉了揉她的脑袋,又瞥了一眼她的短腿,失笑道:“你坐在旁边看着,我去打就好。”

池小年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也懒得和他计较,她哼唧了一声,气势汹汹道:“头都给他打飞!”

余深光也学着她的语气,“头都给他打飞!”

池小年:“飞得超级远,捡都捡不回来!”

余深光:“捡回来还要再飞!”

正在训练室一人掌管两台电脑,边给自己直播还边帮余深光混时长的咸鱼突然就打了个喷嚏,继续用蜡笔小新的声音念叨:“是谁又思念我这个该死的美少年了……”

从鞋店出来之后,池小年问他:“接下来我们去哪?”

“你想先吃饭还是看电影?”余深光询问她的意见。

池小年中午吃撑了,下午还吃了好多零食,现在根本就不饿,于是仰着脑袋道:“那就看电影吧。”

“好。”他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伸手拎,池小年就把双手背到了身后,气鼓鼓地瞪着他,“不准拎着我!”

余深光只能作罢,放慢了脚步跟她并排走着,垂在身侧的手指无意识地动着,觉得有点空落落。

电影院在商场顶层,两人乘着扶梯上去,一路遇到很多手牵手的情侣,还有牵着爸爸妈妈手的小朋友。

池小年早就瞥见了她家光神害羞得无处安放的手,开口逗他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和他们的不同?”

余深光看看前面成双成对的人,又看看她,低声道:“你要吃吗?”

他看到很多小朋友手里都拿着,他家小朋友应该也喜欢。

池小年:“……”又是什么鬼啊!余深光你没救了!

看她不答话,余深光又往前看了一眼,继续问:“那冰淇淋呢?”

“冰淇淋也不要。”池小年的声音闷闷的,“继续猜。”

“那氢气球……”余深光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愣住了,他只觉得手心痒痒的,低头一看,是她在用她的手指轻轻地挠着他的掌心。

察觉到他的注视,池小年抬头瞪了他一眼,脸颊也莫名有些燥热,气势汹汹道:“看什么看,牵我的手啊!”

余深光:“哦……”

他红着脸,伸手就要去抓她的手指,却被她躲过。

他的手悬在空中,收回也不是,伸出也不是,耳根也越来越热,低声问她:“不是想牵手吗?”

“是啊。”池小年看着他绯红的耳朵,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都漾着笑,一字一句道:“不仅想牵手。”

她说着,肉乎乎的小手就又伸出,五指分开,一根一根插入他的指缝,然后才低声道:“还想和你十指相扣。”

余深光都要被耳后根的热度烧傻了,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地愣在原地,脑海里重复着她的话:不仅想和你牵手,还想和你十指相扣……

同时还在心里默默想:这就是女孩子的手吗……

软软的,滑滑的……

比大黑和英俊的肉垫还要好摸……

一直到电梯升到了最高处,他还愣在原地没动,池小年往前走了两步发现身后的人拉不动,回头就看到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纯情大男孩像根钢管儿一样杵在原地,耳根红得像是要滴血了一样。

池小年:“……”你这样会显得我脸皮很厚。

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在心里默默想:这么容易害羞的话,在床上会不会抱着她一动都不敢动,和她执手相看红脸,竟无语凝噎……

别人是盖着棉被纯聊天,这个害羞得连声带都没有的人是盖着棉被对她脸红……

想到这里,池小年再一次忧伤地感叹自己为什么没有步谣那样的身高,那样就可以把这个纯情直男压在身下狠狠摩擦!

开场了,池小年才像撒娇一样地晃了晃他的手臂,“几酱,再不走电影就要开场了哦。”

余深光这才从疯狂害羞中回过神,后知后觉地点点头,“好。”

然后他才牵着他家小朋友的手,跟随人流进了电影院,选了一部很轻松的动画电影。

排队买票的时候,池小年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全是拉着自己爸爸妈妈手的小朋友,再看看自己……

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麻木,甚至还想问问这个拉着自己手的几酱,是不是有叔侄恋的癖好!

而这个几酱还指了指旁边墙上画的量身高的刻度尺,毫无求生欲地问她:“要量一量吗?可以半票哦。”

池小年:“……”半票这个梗还能不能过去了啊喂!

她哼唧了一声,别过头不去看他,“我生气了!”

余深光:“哦。”

池小年:“……”你哦又是什么鬼啊!

“快哄我,不然我不跟你看电影了。”她逗他。

结果这个毫无求生欲的人不仅没有哄她,嘴里反而还嘀嘀咕咕的。

池小年凑近了才听到他小声念叨:“小气鬼,喝凉水,喝完凉水,变魔鬼……”

池小年:“……”awsl,我家光神不可能这么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已经不是一个伟大的奇迹能形容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夭寿了余深光这个钢管一样的网瘾老男人居然还会碎碎念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能地球真的爆炸过宇宙也重启了,这个该死的男人竟如此可爱!

余深光看她愣住不说话,还以为她是真的生气了,念叨完了之后才拍了拍她的脑袋,“怎样才能不生气?”

然后他就看到他的小姑娘仰起了头,气哼哼道:“给我买爆米花和可乐。”

余深光勾了勾唇,“好。”

“要大份,不要儿童装!”她强调。

他眼中笑意更甚,“好。”

几分钟后,池小年一手抱着大桶的爆米花,一手牵着她的几酱,一脸幸福地进了观影厅,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然后她就感觉到一道凶狠的狼光停驻在了自己脸上,她一脸懵逼地回过头,就看到了一张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正皮笑肉不笑地打量着她和她家几酱。

99%的人还阅读了:

双飞俩中年女人&我想要好难受都流水了

日本工口里番h无遮拦&快穿女配h

带玉带玉势惩罚_朕甚是心累孺子可教也百度云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