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你把我弄湿—张开你的嘴靠近我的腿

- 编辑:网页上传 -

历史总是由史书与传说两部分构成,史书不一定真实,传说不一定虚假。理气悬空派作为通灵门派,本就隐藏在传说之中。我从来没有想过,鸿远师傅创建理气悬空派的所有根源,只是为了他自己。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无数个灵魂在等待着,一个关于鬼门的传说。传说鬼门大开之时,阴阳两届将交融在一起,而开门之人,则会得到远古的神力。届时他将成为神,掌管生死的神……而打开鬼门,必须要三件物品,千言鼎、轮回盘,以及镜花水月……鸿远师傅潜入刘氏一族的墓地取得千言鼎,又从我这里拿走轮回盘……

而就在此时,尚月姐竟然打电话来告诉我,作为最后一件法器的镜花水月,竟然在炎生的手里……

准确的说,是唤醒镜花水月的关键,在他的眼睛里……

“雨水?你还好吧?”突然听见刘昭叫我,惊恐的抬起头,正看见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这双眼睛本该是炎生的,琉璃把它们挖出来装在刘昭的身上……

“没……没事……”我摇头,突然开始恐惧那双红色的眼睛……

“刚刚尚月姐说的都是真的吗?赤蝎派的传世之宝是镜花水月?”刘昭却仿佛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看着车窗外飞逝的镜像,“当时琉璃肯定是为了镜花水月才去的……如果当时没有跟炎生闹翻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将头靠在车窗上,不想说话。记得炎生不久之前才问我是不是一定要打开鬼门,去见子韶哥哥……我当时毫不犹豫的肯定,表示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去……

但是如果炎生那个时候告诉我镜花水月要用他的眼睛来交换的话,我……我宁愿不去见子韶哥哥了啊……

“喂?喂喂,雨水你别哭啊……炎生肯定没事,你别哭。”刘昭看见我哭一下子慌了,他拍拍我的背,小心翼翼的样子。

“在与月君定下最后赌注的时候,辍音截下自己的一个小指焚烧,取其中两颗指骨镶嵌在一面铜镜上,这镜子就是镜花水月。因为带有辍音的遗骨,所以这镜子也拥有最强大的力量,也因此被后人恐惧……所以子韶在分送三神器的同时将镜花水月拆开,一份被他赠给赤蝎派的传人,另一份自己持有,最终藏在一个人偶里面……”坐在司机身边的暮烟突然说,“没事,白炎生肯定还活着。将指骨重新镶嵌回去需要至极至阳的力量,琉璃没那个本事。所以她一定会以炎生作为媒介,媒介要是死了,不是没戏唱了……”

“凌暮烟!你早就知道这一切是不是?既然知道,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们!?”刘昭的口气难以捉摸,他似乎想责备暮烟,可是却有心无力……

是啊,尚月姐知道,师傅知道,炎生知道,琉璃知道……黑夜一族知道……唯独我和刘昭不知道……

“鬼门打开天下大乱,我还想过平静的日子呢~~所以,三神器当然是不要凑齐的好。你不是一直都很善良么,这次可是拯救世界哦。”暮烟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

“这个理由如果是别人说出来的,我会接受。但是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难道会想拯救世界?别开玩笑了。”

暮烟愤怒的回头瞪着刘昭,这两个人彼此没有对话,却已经在眼里对骂千万句了。

刘昭以前不会这样做的……也许炎生的话没错,哀大莫过于心死,从许晴死的那一刻起,刘昭也不是一年多前初到大陆的那个刘昭了……不过经过这些事情我倒觉得他现在这样比较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出租车突然停下来,我们才意识到已经到了。然后只要步行往后山去就好。路过门派的村庄时我看见王老头一个人坐在村口发愣,我没有过去打招呼,甚至希望他没看见我。虽然这一次是刘昭提出要找暮烟打开鬼门的,但他似乎再也不打算相信后者,一路上默不作声,阴气凝聚在身体里,越来越浓烈。

再次来到那扇石门之前的时候,暮烟迸出尖锐的笑声,“呵呵呵,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景象啊~~”

“你很高兴么?”刘昭将手放在石门上,不知在感受着什么。

“高兴啊,马上,就可以把琉璃碎尸万段了呢~~~”这是我第一次在暮烟脸上看见如此开怀的表情,报仇是那么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吗?

一定就是这样吧?不然的话,炎生也不会那么执着于要向刘昭报复。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暮烟将石门打开了。焦灼的阳气再次扑面而来,但是这一次展性在门内的不再是那个黑色的眼球,而是一面镜子,巨大的……就像墨梦里的那面镜子。

“看来镜花水月真的已经被唤醒了呢……真是讨厌啊……”暮烟看着眼前的镜子,皱起眉头。

“炎生就在里面吗?还有琉璃!”一瞬间我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疯狂的跑向那面镜子,而就在我以为自己即将撞上的时候,竟然扑了个空,深深的跌下去……

……

我在长生道吗?但是镜像完全不一样,白色的道路似乎没有尽头,两边是一面面排列整齐的镜子。一点声音都没有,我茫然的四处张望,“炎生?白炎生!”

……炎生……白炎生……

四周的镜子仿佛合唱一般,两边的镜子里映出一个少女的影子,大眼睛,小嘴透出一种与生俱来的稚气……那是辍音。

“白炎生!你在不在!??”我有点慌张起来,又喊。

……炎生……在不在……

镜子里的辍音单调的重复着,面无表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慌张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闷响,回头看,就发现刘昭趴在地上。“你跳进镜子了?”

刘昭捂着鼻子站起来,很疼的样子。“是啊,我看见你冲进镜子就没影儿了,就赶快跟着进来了。”

“啊!你快看镜子!有什么?!”我指一指身边的镜子,其中的辍音也指指外面,俨然是我的影子。

刘昭看了一眼,很平静地说,“辍音?”

“哎?”我把他推到镜子前,可是依然只有辍音,仿佛在推着什么。

为什么镜子里没有刘昭?!

刘昭却一点也不吃惊,他苦笑着摇头,“我只是一个由无数尸体做出来的人偶,怎么会有前世呢……尚月姐不是说,镜花水月是可以映出前世的镜子吗?”

“不可能!按照你这个说法,辍音是我的前世吗?”我难以置信的说,又看看镜子,里面的辍音也看着我……

“其实想一想也不是没可能,到目前为止,这么多事情这么多人聚集在你身边,各有各的目的,他们为什么都已聚集在你身边呢?”

“他们不是为了我,是为了法器!”

“那么子韶呢?”

我哑然,他说的没错。事情这么多,这么脱线,这么荒谬,已经无所谓可能和不可能了。我觉得等到尘埃落定之后我一定要根据这些事写本书……

唯一可惜的就是如果我是辍音的转世,为什么我没有很强大的力量呢?太遗憾了。

“向前走走吧?这里似乎没人呢。”刘昭似乎也发现这里异常的空旷。

我点点头,开始盲目的走。既没有声音也看不到尽头,两侧的镜子上,全是辍音麻木的脸。如此徘徊了不知多少时间,我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暮烟呢?她没有下来?”

“我不知道,我跳进来的时候,她还在外面。”刘昭摇头,“这里什么都没有,咱们是不是上当了?”

“不可能,我不信。”难道尚月姐也在说谎?有点慌乱起来,我深吸一口气,拼命的大喊,“炎生!!白炎生!!!!!!!!!”

……谁?……

困惑的声音,真的是炎生吗??我四处看,明明什么都没有……“炎生!!!你在哪里????”

……雨……水?……你怎么……来了……

“狗屁!!!你在哪里快滚出来!!!我喊话很累的!!!!”喊的我都脑供氧不足了,于是停下来缓口气,“刘昭,你去喊。累死我了。”

“啊?哦。”刘昭傻愣愣的点头,“炎生啊!!!雨水专门来接你回去的!!!!快出来啦!!!!!!”

我觉得脑子里的某根神经一下子绷断了,飞起一脚踹在刘昭的腰上,“我什么时候说这次是专门接他回去的!不要乱喊啊!”

“可是明明是你说‘炎生在这里大家快走’的啊?”刘昭从地上爬起来,很无辜的样子。

“我专程来这儿修理他行不行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正争吵呢,地板突然碎了,猝不及防,我跟刘昭全都掉下去。四周的方形镜子也缓缓地下沉,里面渐渐多出一个人影。

一个白衣白发的男子,只是头上的兽耳表现出他非人的本质。

“雨水,让你特地来修理我真是过意不去啊……”

“炎生你还有脸说……”总算找到你了看我这次不把你打成残废的……如此做想我从地上爬起来,却看到最恐怖的一幕。那是一个巨大的血红色阵图,炎生坐在阵图的中央。他的脸上全是血,一双眼睑凹陷下去,本该镶嵌其中的那对琉璃一般的血色眼球,此时漂浮着,停留在他怀抱的铜镜前面。那铜镜就是镜花水月吗……

“快滚吧……这是陷阱。”炎生说着嘴边竟然泛起一丝笑意。

“我知道你只是想报复我而已,但是这事情我们回去内部解决。现在先一起对付琉璃吧。”真难得刘昭现在还能保持冷静。

“呵呵呵,这可不行~~我的愿望还没有达成呢~~~”琉璃突然笑着从炎生背后出现,“本想骗鸿远出来,没想到竟然是你们呢~~不过也不错~~你们都死了,鬼门就一定是我的了~~”

“你终于肯出现了啊……把我困在法阵中央这么久。”虽然看不见,但是炎生还是仰起头来,白色的发丝沾染了鲜血,打着缕的黏在脸上。

“你……你还能动?!”琉璃吃惊的后退一步,但是炎生的动作更快,他周围突然形成一道白光,巨大的空间被无数面镜子包围起来。将我们圈在其中。

“我一直在等,你设下陷阱,只要有人进入,你就一定会出现。”炎生身上的白光越发强烈起来。“你不是想去鬼门吗,我立刻就送你去……”

说着炎生就飞快地念动咒语,地面上的阵图竟然模糊起来,他怀里的镜花水月和红色的眼球飘到不远不近的地方,开始吸收周围的阳气。

“怎么回事?”周围的灵气浓度太高,让我感觉仿佛呆在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桶旁边。

“不知道,不过镜花水月既然可以折射能量,就应该是炎生想要通过它用什么法术吧?”刘昭茫然的摇头。

炫目的白光最后一闪,眨眼间镜花水月中爆发出的竟然是至极的阴气,这些阴气一开始如黑烟一般飘渺,但是渐渐地聚集,竟然形成一个黑洞。

凄凉悲哀的歌声从那黑洞里飘出来,混合着腐败的气息,鬼门?!!

“不可能!月君的力量……”琉璃想跑,但是被结界困住。

“我一个人当然不行,但是有镜花水月增幅,就没问题了不是吗?”炎生突然多少有些疯狂的笑起来,“刘昭啊,其实从许晴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后悔了。她说的没错,仇恨永远不能洗刷仇恨,所以,这仇恨,一定要终结才行。”

阴阳相冲,使得空间里的气混乱起来。我抛出火焰符,将琉璃从炎生的身边撞开了,“说什么终结还太早了点吧!今天你跟我回去,等我把你修理完了再说别的!”白炎生,你想死就死想活就活,想说喜欢我就说喜欢我想说讨厌我就说讨厌我,真话假话说的连眉毛都不动一下,不把你打进医院去你以为老娘我好欺负是怎么招……

“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啊啊啊啊……”炎生还要说什么,我身边掠过一丝风。转眼间刘昭已经闯进阵图冲到了炎生的身边,他突然伸手按住炎生的左眼,然后口中振振有词,很快,在他按住的位置以及周围出现了闪耀的咒印。

是人偶的咒印?!我一时间不明白刘昭想要干什么,慌了手脚。

“抱歉,眼睛只能先还你一只。另一只,再借我从一会儿。”眼睛?我惊恐地看着,炎生捂着左眼坐倒在地上,刘昭转身冲向被我撞开的琉璃。

“你只不过是我做的玩具!你不能……”琉璃还想说什么,却已经被刘昭绕到身边,一脚踢向了鬼门。

“对啊,我只是你做的人偶,所以,现在你跟我一起下地狱,去跟小晴谢罪吧……”为了防止琉璃逃跑,刘昭竟然一把抓住在勉强停下的琉璃,推着她一起往鬼门里跳。

“刘昭!!!!”我疯狂的往前冲,可是距离太远,开什么玩笑!这两个没脑子的家伙就只会跟人家同归于尽吗!!!你们两个要是死了,我追到阴曹地府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就在我以为万事休矣的时候,刘昭却突然停下来了,准确的说是炎生冲过去扯住刘昭踢了琉璃一脚,将来那个人强行分开了。刘昭仰躺过去,炎生也摔在地上。

“我怎么可能比你这个笨蛋还小气!”炎生精疲力尽了说话却还是拐弯抹角,他左眼周围的咒印正在渐渐消失,一只红色的眼睛此时正好好的呆在眼眶了。难道刚刚刘昭是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融合到炎生的身上么……要同归于尽之前还要想到这个……

我见过的最愚蠢最白痴最笨蛋最让人忍无可忍的烂好人!!!!!

“呵呵呵~~那么你们先彼此扯皮吧,我要走了!”可能是炎生已经力尽的缘故,结界开始变得很脆弱,琉璃念动咒语,将一面镜子打碎了。

“不好!”我们三个匆忙的赶上去追,琉璃却突然停住了。

“婷婷!!”刘昭突然爆发出一声喊。

“怎……怎么会……”因为靠得离鬼门太近,琉璃被一双关节人偶的手臂圈住了,从那个黑洞里,探出一张脸。琉璃拼命地挣扎,却动不了。

“刘昭,谢谢你啊……给我一个报仇的机会。”婷婷面无表情的说,将琉璃渐渐的拉进鬼门。

“不……是我对不起你……我害死你,还将你丢弃在鬼门……”刘昭摇摇头,他的左眼紧紧的闭着,血流下来,却似乎一点也不痛,脸上只有伤感的表情。

“你们这群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家伙!!!!”琉璃狠狠的咒骂着,拼命挣扎,“我的愿望还没有完成!鬼门的力量是我的!!!!”

“啊,看来没我的事情了已经……”正在这是,暮烟慢悠悠的从被琉璃打坏的镜子里爬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她从头发里摸出什么,抛向琉璃,“这个,我玩够了,还给你吧。”

一个红色的球体飞过去,仿佛乳胶一般挂在琉璃的身上,那是上次在血站遇到琉璃时,从她那抢来的血女。

血女与婷婷合力,很快就将琉璃拉进了鬼门。一阵浑浊的血肉飞溅出来,黑洞渐渐的关闭了,镜花水月落在地上,两颗眼球上的血肉似乎已经脱落了,只剩两颗小小的珠子,悬浮在镜子上。

终于结束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_学长在办公楼一楼

裸体健身房-江湖侠女泪梅开四度

古武狂兵陈青阳全本&女性的神秘三角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