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_学长在办公楼一楼

- 编辑:网页上传 -

沉寂的白色汤水,让等待的慕思思久久不能平静。想到这锅乳白色的液体,即将让她“脱胎换骨”,她的心情就莫名紧张起来。

慕思思柔弱无骨的细指,直直插入一锅不明其效的液体,毫不担心有什么危险。

“银白水”被一大锅水稀释后又被提纯,刚才坚硬如石头般的物体,化开后就平静的“躺在”锅里。

十指纤纤浸泡在看似滚烫的水中,暖和的温度差点,让本该偷偷摸摸的思思呻/吟出来!

过了一会,奶/白色的液体被柔若无骨的手中吸收,浸泡过后的“银白水”渐渐变得清澈,慢慢随着大火变得沸腾。

感受剧烈热浪的思思,头上一层虚汗,牙齿咬着嘴唇,想分散热度带来的痛楚。

“就差一点,不能前功尽弃!”

蒸发的气流让纤细的胳膊变得红肿,就算是慕思思咬着牙,胳膊也忍不住的颤抖。手浸泡在滚腾的水中,愣是感受不到一丝热度,这让忍受痛苦的慕思思,露出一丝凄惨的笑容。

“功成!”慕思思满意的收回了毫无变化的手。 随着猛火烧开的热水,铁盒中的银子,也成了液体状。

慕思思闭上双眼,回忆“绝世医典”白羊脂的口诀,低喝了一声“聚”!手上一层莹莹的白色光辉笼罩手上,似一团还没有飞开的蒲公英。

半成品的“白羊脂”,慕思思就能感受到与普通的手不同的差别。

盒子里完全成液体状的银子,好像在呼唤着她,她一只手托着烧红的铁盒,一只手探进了银水中。

数百度的高温,愣是没有给慕思思带来一点威胁,托着铁盒的手除了光辉暗淡不少,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另一只手探进去的瞬间,银水就快要凝固了。

慕思思心中暗道不好,看来要速度快点了。慢慢变硬的银水,被她捏成了几个形似棍子的样子。

正在她一脸满意的时候,左手瞬间的剧烈疼痛,让慕思思瞬间放开了手,铁盒和银棍重重的砸落在地。

“斯”的一声,慕思思下意识的摸着耳垂,一副被烫到的样子。片刻后,慕思思打量着刚才被烫到的手。

“我没有收回功法,这手怎么会变成原样了?莫不是因为半成品的缘故!”

看着烧焦的五个手指头,慕思思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我这漂亮的手指头!不会一辈子都成这个样子吧!”

敢亏她不是因为疼痛才哭的,这个时候还在关心手指头,不得不说女人真的是一个爱漂亮的生物。

“现在不应该担心这个了,我该把银棍变成银针了”慕思思收了收心,反正自己是学医的,这种疤痕之类的东西肯定难不倒自己,还是先干正事吧!

她尝试的重新聚集左手的光辉,可除了伤势好的更快点,莹莹的光辉就是不出现。

“我知道了,那半成品的白羊脂,耐热性也比成品大大降低了。”想通的慕思思盯着手中的四个棍子,大大犯了难!

“这么大的银针,恐怕听都没有听过吧!”

对了,银针也就一只手掌那么长,我慢慢的把它捏细不就好了吗?

说干就干,就算是一只手,也不过是多花点时间而已!莹莹光辉包裹的右手,力道也变得极其的大。刚刚软硬适中的银棍,瞬间小了一圈。

时间的推移,几根银棍变成了一个个短细的长条。慕思思脸上一滴滴香汗,随着头发滴在了地上,劳累的笑了笑。

“也不是那么难嘛!”慕思思高兴的看着手中变化很大的棍子。

现在就剩下变成银针了,慕思思嘴中又是一喝“凝”。莹莹的光辉只剩下大拇指和中指了,亮度也提高了不少!

又过了三个小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慕思思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液,嘴中念叨。

“时间可比我想象的要花的多!”

慕思思弹了一下,四根柔软的银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真是不容易呀。

收拾收拾厨房,慕思思把银针放进了怀中,又偷偷溜进了自己的屋子,一切就是这么神不知鬼不觉。

经历一夜的奋斗,慕思思已经疲软,刚回到屋子里,就重重的躺在了床上。还没有过一盏茶的功夫,慕思思已经熟睡了,就连熟睡中她也还是笑脸。

咚咚的敲门声,让慕思思正睡着香的美梦瞬间惊醒,话语中毫不客气说道

“谁呀,大白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抱歉!抱歉!哥哥不知道你在睡觉,我走了,一会给你送饭!”门外是歉意十足的慕卿。

“开玩笑呢!哥!”慕思思也不管衣服的齐整度,一跳就蹦到了门口。

慕卿病恹恹的看着自己,手中端着拿着一碗粥和一碟咸菜,咸菜上还有半块馒头!

感受到太阳的刺眼光芒,慕思思第一次觉得世界原来如此美好。

“看什么呢?呆瓜!就让哥哥站在外面嘛?”慕卿出言惊醒了发呆的妹妹,眼神中满满的疼爱。

“哥!你真好看,哈哈哈哈!”慕思思心顿时一暖,忍不住调戏了,样貌阴柔的哥哥。

“咳咳,耍贫嘴!再好看也是一介男子!”慕卿真想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看看里面是怎么构造。

两人围在桌子旁,慕思思由于好几天没有吃饭,昨天又劳累了一晚上,饿的完全不顾淑女形象,伸手抓着馒头咸菜往嘴里塞,惹得慕卿呵呵直笑。

“吃慢点,你可是个女孩子!要淑女一点。”

“我不管,你是我哥哥,我啥样子你没有见过。现在嫌弃我了,我告诉你哥哥,这辈子你可跑不了我这个妹子。”

慕思思手中剩下的一点点馒头,就往慕卿的嘴里塞,慕卿无奈的笑了下,一口就吃下妹妹手中沾满油腻的馒头,一点都不在意上面的口水。

“我是你哥哥,怎么会嫌弃你呢。这辈子是,下辈子我也还愿意是你哥哥!”慕卿笑着帮妹妹脸上卷曲的发丝,顺到耳后。

“哥……”感动不已的思思,顺势抱到了哥哥的怀里大哭一场。

慕卿一直拍着思思的后背,眼中和脸上皆是温馨的笑意。

“哥,我有办法治你的内伤!”慕思思抬起头,用衣袖一股脑擦了擦脸上泪水和嘴上的油渍,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有你这个妹妹就好了,无论内伤好不好!”慕卿揉了揉妹妹的头,示意她不要在意身上的伤势!

慕卿脸上浮出一丝笑容,显然不信妹妹的一句,哄自己开心的话。

“我说真的!我真的有办法!不信你往这里看!”慕思思一脸认真。

慕思思手中拿着自然是,怀中昨晚的银针。银针在慕卿眼中,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这种东西医师只是作为一种辅助类的工具,岂会是她说的那么不凡!

慕卿盯着满脸期许的妹妹,心中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答应了妹妹所说的办法。

“好,那我就试试妹妹的办法!”

“哥,你先把上衣脱了……我好给你行针。”慕思思刚说完这句话,脸不由自主的红起来,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男的身子,纵使是自己的亲哥。

“恩!”慕卿不好意思讪笑了一下,慢慢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比女人还白的肌肤,只不过上面却有这长长的鞭印……

慕思思看到了哥哥雪白的肌肤,瞬间脑袋上直冒热气,脸上红的滚烫,心神还有些不宁,从未有过波动的心,微微泛起了涟漪。

“这是我亲哥呀……怎么可以如此妖娆……”慕思思忍住心中不良的情绪,想着医者父母心才慢慢缓和。

手中拿着四根银针,“白羊脂”不自觉的运行,内劲气流顺着银针刺向了四个穴位。

 檀中、紫宫、华盖、璇玑

未曾练过内劲的慕思思,瞬间感觉自己就要被抽干一样,身体的力气全部涌向四根银针,气海翻涌不止。

经四根银针刺中大穴的慕卿,胸前的血液在沸腾,喉头一股热气要往嘴边输入,舌尖一甜,吐出了一大口血。

还没有换过劲的他,又吐了一口偏白的血水,这才慢慢恢复气力。

“哥!没事吧!”慕思思知道这是必然的事情,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不由的让她的心揪了一下。

“没事,没事,我感觉胸前说不出的轻松。”慕卿擦了擦嘴边残留的血液。

十几年的内伤,一下子被排出去,使本来脸上苍白的慕卿,慢慢红润起来 。

慕思思刚收起银针,就看到慕羞踹门而入,嘴上还喋喋不休的说着

“几个时辰了,你还没有叫她起来,让她服侍李家公子?”

慕羞所说的自然就是李家的庶子,李寻欢。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毫不在意慕思思是不是自己的妹妹,毅然决然的想要送给李家的庶子。

“废物!”可她踹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慕卿正吐着一口鲜血,一脸的厌恶毫不掩饰。

慕思思也不着急,也没有刻意的冲撞她,话也是不缓不急:“你让我见李家的庶子,也要等我喝完粥啊!不然我这还没有恢复的身子,让他觉得病恹恹怎么办?”

既然现在我有“绝世医典”,那么从此以后我就不会让你们如意。谁治谁还不一定!

慕羞经常欺负她们兄妹,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哥哥软弱不堪,妹妹从不服软。两人除了兄妹之名,真的连一点都不相像。

慕思思更有时会仗着自己比她漂亮,拐弯抹角说她难看,要她不如意。

“哼!猪一样,除了睡,就是吃比较在意。快点,别让李公子等急了。”慕羞转头就走,也不管她会不会来,声音有些凉意。

99%的人还阅读了:

裸体健身房-江湖侠女泪梅开四度

古武狂兵陈青阳全本&女性的神秘三角

双飞俩中年女人&我想要好难受都流水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