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健身房-江湖侠女泪梅开四度

- 编辑:网页上传 -

终于,夏南轩坐起身来开口,他面色不变声音却嘲讽异常:“落雁国六公主,雁璃。真是好手段啊!”

雁璃心间一颤,之前面对那出香艳戏码都没有那么疼痛的心此时却是陡然疼痛起来。

她此时才发现自己面对他嘲讽般的语气,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但到了喉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本王要娶的,是雁星萝。”夏南轩见她不说话声音更是冷了几分,但在说起雁星萝这个名字的时候却又是柔和起来。

“我知道。”雁璃转过身来看他。

夏南轩那熟悉的面容,一如多年之后她初见他时那般清冷,他的脸是棱角分明的,整个人都锋锐如寒剑,凛冽伤人,那张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极好看的脸再没有年幼时的那一丝圆润稚嫩,他冰冷的目光直直地射向雁璃,没有温情,只有冷冽。

雁璃的眸子中不自觉就染上了几分悲伤来。

夏南轩看着她那黑色眼眸中泛着的些许悲意,那素来清冷无甚表情的脸色猛然一沉,只当雁璃竟想对他用苦肉计了,宫廷之中的女子最善此道,而他恰恰对此深恶痛绝。

他忽然凉凉地扯了扯嘴角,对雁璃招了招手,道:“过来。”

雁璃微怔,大概是被他的声音所蛊惑,她听话地走了过去,站在床沿边微微低头看他,他却突然伸出手来将她的手腕抓住往前一拉,她便猝不及防地跌在了他的怀抱之中。

这不是她第一次被他抱入怀中,但却是第一次在如此暧昧的场景之下,他的怀抱是结实而又温暖的,他的墨发垂在她的眼前,他的呼吸响在她的耳边,鼻尖还萦绕着他身上独有的冷冽香味,雁璃只觉她的脸噌的一下就火辣辣的烧起来,心也如擂鼓一般猛烈跳动起来。

她猛地想直起身子但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地环绕住,他好听的嗓音响起在她耳畔:“王妃这是怎么了?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不知怎么,夏南轩抱住她的时候竟觉得这触感有几分熟悉,但他此时满心都是压抑的愤怒根本没有细想此事。

雁璃的身子僵了僵,她知道他如此只是为了羞辱于她,鼻尖忽然一酸,心中也泛起些委屈来:“夏南轩,别这样。”

夏南轩沉默,许是因为她唤着他的名字,许是因为这隐约的熟悉感,竟让此时的他觉得她有几分可怜。可是,如果她可怜,那阿萝又当如何?!

人不可貌相,这个女人果真是好手段啊!

他猛然将她推开,她因此身子不稳竟是直接从床沿边摔向地上,幸而她由于长期练武使然,反应较常人更迅捷些,双手迅速撑地这才不至于脸先摔了去。

“不要以为你是落雁国的公主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除了王妃的身份你现在什么也不是。”他却是冷冷地看着她,“滚。欲擒故纵这一套对本王不管用。”

听着他话语中的寒意,她却轻轻笑了,这一切,自己早就该料到了不是吗?可为什么,心却控制不住地泛着抽搐般的疼呢?

雁璃缓缓地起身向门外走去,一步一步,缓慢而又沉重,整个房间安静的只有她的裙裾与地面摩挲的声音,夏南轩看着她单薄的背影,竟觉得这样的她有些无助,又有些倔强,他嘴唇紧抿,眸色却是越发阴寒,她在用苦肉计,而他绝不会对她心软。

待到雁璃回到木槿苑中,采兰正开心的哼着小曲打扫着卫生,见了雁璃走进来,她也是惊讶得很,忙放下手中的活儿,凑上前来问道:“王妃,您没有侍寝?”

“嗯。”雁璃随口应了一声,但她的脑海中却很是空白,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来的。采兰瞧见雁璃如此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遂只服侍了雁璃就寝也就没再多问。

一整夜雁璃都没有睡安稳。待得第二日早晨,那张婆早早的便又候在了厅前。

雁璃起了身过去,却见那张婆脸色不佳地站在那里。

“张婆,这是怎么了?”

张婆施了个礼道:“王妃昨夜前去侍寝,听闻王爷因此将那茉莉夫人赶了出来,这本是极好的。可王妃怎么后来也被赶了出来?”

雁璃心想这可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但她看出张婆也是本着替她着急的想法才有此一问,因此倒也不好说些什么,她遂笑了笑说道:“王爷大抵是不喜本妃吧。”

张婆瞧着雁璃的神色,心想这王妃可还真是个心大的,嫁过来两天都没有同王爷圆房竟还笑得出来,这事搁着寻常富贵人家的女子身上,恐怕都会闹上一闹罢。

王妃的性子,也真是个颇为沉静冷淡的。

“张婆,本妃今日恰好有些事想问你。”雁璃不欲多谈此事,遂敛了神色,示意采兰赏了些银子这才端坐下来,抿了一口茶水。

“王妃请问,老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雁璃这才缓缓开了口:“再过八日,本妃就要同王爷前去皇宫行拜谒之礼,但本妃身为落雁国人,对于王爷本身和启夏国的皇室都不太熟悉,还望你能提点一二。”

张婆一听是这个问题顿时松了口气,她寻思着王妃初来启夏国,若不仔细说说这宫中的情况,恐怕还真有可能不小心犯了忌讳,平白牵连了王府,遂正色道:

“回王妃的话,王爷乃是启夏国的六皇子,其生母灵妃已于九年前故去,后在雁贵妃名下寄养,六年前雁贵妃故去之后,王爷就去了皇太后那,直到两年前才封了王爷自立了门户。

您行拜谒之礼,首先应当拜见的就是皇太后—宣宁太后,太后如今年事已高早已不管后宫之事,但却是个话语权重的,您且小心担待着。不过,太后素来喜爱王爷,因此倒也不会为难了您。

其次应当拜见的是就是陛下和皇后娘娘了。您和王爷的亲事是陛下亲自和落雁国下的聘,因此您拜见陛下倒是无需担心。

您要注意的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娴字,其兄长乃是大将军欧阳天海,其父亲乃是宰相大人欧阳元,其家族势力极大,您万不可得罪。”

“哦?”雁璃挑眉,“张婆可否给本妃具体说说这皇后娘娘?”

其实,雁璃一直怀疑那场烧死她母亲的大火就是皇后欧阳娴所放,因为当年夏南轩的生母金灵嫣就是间接死于欧阳娴的手中。这个女人家族仗着自己家族的势力在后宫只手遮天,又怎能容忍夏霄当年对母亲的青睐?

张婆听了顿时面色为难起来,她期期艾艾半天才道:“王妃,不是老奴不想说而是说不得啊!”

“本妃可是听说,当年王爷的生母灵妃的死,还和皇后娘娘有关?”雁璃试探问道。

但此话一出,张婆顿时骇得脸色都发白了,她忙四下望了望,见只有个雁璃带来的侍女在才算松了口气,“王妃,此话万万不可乱说!若是让旁人听了去传到皇后的耳中,恐怕会连累了王爷!”

雁璃见张婆如此受惊,自己也状若受惊的捂住嘴,忙道:“是本妃疏忽了。”

张婆大概是真受了惊,后面已不欲多言,但雁璃心里却已对目前的皇宫形势了解了个七七八八,没想到皇后的势力竟已到了如此地步,她蹙眉沉思,这样一来,她若想查清那场大火的真相,恐怕就难了。

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转眼已是过了五日,自从那夜夏南轩召了雁璃侍寝又将她赶走后,雁璃这就再也没有人来传话过。没人来打扰,雁璃倒也落得个自在。

只是,期间那要替雁璃验身的程婆倒是来了一趟,姿态倒是放的极低,几乎是谄媚地央着雁璃给她解药,但雁璃也不是个傻的,若是真给了解药,依程婆的性子还不转过身便咬她一口?因此雁璃也只吊着她,让她不敢继续作威作福罢了。

这五日,这王府中传的最快的消息就是关于她的了,无非就是她姿容普通,婚嫁当日王爷没和她圆房反而纳了茉莉做妾,后又被召去侍寝但当夜还被王爷赶了出来,有些还添油加醋地说王爷见了她后大怒,说是这般丑的女人也敢爬上本王的床榻。

雁璃也只当了笑话听,她真的不怎么在意别人怎样说她。

在这王府之中,能伤她的,只有她在意的他一人罢了。

这日阳光正是晴好,雁璃的心情难得的明朗了些,她换了身简单的水蓝色的钿花彩蝶上衫配着同色的百摺罗裙,唤起采兰:“我们去逛逛吧。”

雁璃也未让这王府中的婢女随侍,只问了个大概的方向就和采兰随意走去。

正走着见了大门,雁璃却见一顶小轿从不远处向这边过来,小轿是极精致的,四角翘起装饰着四颗珍珠,围幛和门帘、窗帘用的都是上好的绢绸,上面缀以金、银色丝线绣着些富贵花卉。旁边随侍的一队人足足有数十个,看上去气派非常。

一双芊芊玉手撩开轿帘,一个紫衣女子在侍婢的搀扶下下了轿,她容貌是那种冷艳的美丽,看上去三十年华的模样,眼眉之间自有一种贵气。紫色烟罗纱用五色金丝线绣着朝阳拜月飞腾的五彩祥云,下束同色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风髻雾鬓斜插一字排开翡翠簪。显的风姿绰绰,腰身袅袅娜娜。

99%的人还阅读了:

古武狂兵陈青阳全本&女性的神秘三角

双飞俩中年女人&我想要好难受都流水了

日本工口里番h无遮拦&快穿女配h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