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低喘王爷挺入&总裁爹地超给力鲜妻惹火txt

- 编辑:网页上传 -

“是。”

语毕,季林对身旁的青衣丫鬟道:

“送她回去。”

青衣丫鬟答应一声,上来欲扶颜菖蒲,却被她负气的避开。

眸有怨愤之色的瞪了眼满面无辜的懿王爷,颜菖蒲径自朝厅外跑去,青衣丫鬟不敢有所怠慢,忙忙追赶了出去。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若是换做往昔,这样迷人的景色是颜菖蒲最爱的,然此刻她却根本无心欣赏;庭院内时有时无的蟋蟀声,越发令其感到心口烦躁。

“吱呀。”

闻得房门开启声,坐立难安的颜菖蒲回首而望,见是季林,便满脸赌气的坐到桌边,闷声不语。

“为什么不吃饭?”

坐到颜菖蒲身旁,视线掠过桌上不曾动过分毫的饭菜,季林语声温和道,眸中却有着错综复杂的情绪。

倘若当初没有带菖蒲来京城,那今是不是就不会身陷险境了?

白日里,他想方设法想要让懿王爷取消婚事,甚至撒谎说菖蒲身有顽疾、无法生育,然懿王爷却始终坚持要娶她。

荣亲王府今时比不得往日,荣亲王想要在朝中安枕无忧,还需倚仗懿王爷的势力,求他去说动懿王爷,想来是不可能的。

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搭救菖蒲出困境,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不吃,我不吃。饿死了,你们就不能逼我嫁人了。”

难以控制住激动的情绪,颜菖蒲霍地起身,将桌上的饭菜全部打烂在地,歇斯底里的嚷道。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室内,望着单手捂脸、眼含泪水、满面错愕的颜菖蒲,季林的手不由微微颤抖,心下顿时充满悔意。

“季叔叔,你打我,你竟然打我。”

“菖蒲,对不起,对不起,叔叔也是一时急糊涂了,才会……,疼不疼?让叔叔看看。”

眸中充满伤痛与愤怒的颜菖蒲侧身避开季林想要查看她脸的手,咬牙切齿的道:

“我恨你,我恨你。”

语毕,头也不回的朝室外跑去,留下满面惆怅与悔意的季林独自一人待在昏暗的室内……

跑出王府,背靠着王府门前的硕大石狮,泪如雨下的颜菖蒲放声痛哭,而今的她觉得十分的彷徨无助。

她以为,在这世间,谨哥哥和季叔叔是最疼的两个人,却没想到,就是这两个她视如生命的男子,竟然不管她的意愿,随随便便就将她许配给别人了。

心犹如被放在火上烤一般,火辣辣的疼,又似被无数针着,阵阵刺痛。

她不要这么早嫁人,不要做童养媳,更不要嫁给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男人。

谁来帮帮她,谁来帮帮她啊!

双臂交叉着紧紧抱住双肩,手无意间碰触到耳朵上挂着的景泰蓝葫芦耳坠,脑海中瞬的浮现出公孙蓉儿温婉秀丽的容颜。

是了,蓉儿姐姐那么疼她,一定会帮她的,她这就进宫去求蓉儿姐姐。

用手背抹干脸上的泪水,颜菖蒲深吸口气,凭着记忆,朝皇宫所在的方向行去。

月影西斜,夜色渐浓。

巍峨的皇宫森冷的傲立于天地之间,硕大的宫门紧闭,唯有悬在墙上的巨型宫灯散发出摇曳不定的光芒,映得皇宫前偌大的广场越发寂寥。

强忍着脚底阵阵钻心的刺痛,深吸口气,颜菖蒲用力拍打朱红的宫门,扯着嗓子喊道:

“开门,开门,快开门。”

“吱呀。”

随着一声粗重而又沉闷的开启声,一名看守宫门、面有不悦之色的侍卫自门缝内探出脑袋,待得看清敲门之人乃是一名狼狈不堪的女子,便厉声喝道:

“大胆刁民,若想活命的话,快些走开,休得胡闹。”

“这位大哥,麻烦你派人去通传一声,告诉容华娘娘,就说菖蒲姑娘前来寻她,有要事相商。”

当日,薛谨之为了救颜菖蒲,与太后以及懿王爷在帝宫起冲突之事,早已在宫中传遍。

那看守宫门的侍卫将信将疑的上下打量颜菖蒲一番,不敢再贸然行事,面色也缓和了几分道:

“姑娘,你说你是颜菖蒲,可有何凭证?”

闻听此言,哭笑不得的颜菖蒲语声有些急道:

“我就是颜菖蒲,颜菖蒲就是我,还要有何凭证。你若不去通传,待我见到容华娘娘,定让她揭了你的皮。”

“姑娘莫要生气。而今天色尚早,容华娘娘必定还未晨起,小的贸然前去,倘若姑娘不是颜菖蒲,小的必定性命休矣。”

左右为难的守门侍卫苦着张脸,可怜巴巴道。

颜菖蒲终究不是那种铁石心肠之人,不由急得在原地搓手打转,忽地,脑中灵光闪过,忙忙卸下耳朵上的景泰蓝葫芦耳坠,交予侍卫道:

“侍卫大哥,这是容华娘娘送给我的。你只需将此物交给她身边的小柱子公公,他见了,必定认得此物。”

“行,那你在此候着,我这就去找小柱子公公。”

接过耳坠,守门侍卫再度将宫门关上,忙忙往“笼香阁”去寻小柱子了。

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坐在冰凉的青砖地上,脱了绣花鞋,正仔细查看脚底伤势的颜菖蒲,忽然听到宫门开启声,顾不得穿鞋,慌忙抬头而望。

待得看清身着一袭淡粉色长裙、外罩一件红色披风的女子正是公孙蓉儿时,颜菖蒲不由鼻子一酸,带着哭腔喊道:

“蓉儿姐姐……”

“菖蒲,到底出了何事?为什么你会这般狼狈?”

疾步走到颜菖蒲身前,想要问个究竟的公孙蓉儿见其哭得十分伤心,慌忙蹲下身子,将其拥入怀里,安慰道:

“好了,别哭了,别哭了。”

“娘娘,依奴才之见,不如先接菖蒲姑娘回宫,其他事容后再叙。”

立于公孙蓉儿身后的小柱子见菖蒲情绪激动,根本无法平心静气的说话,遂出言建议道。

“来,菖蒲,地上凉,先随蓉儿姐姐回笼香阁。”

扶着公孙蓉儿的双臂,颜菖蒲刚站起一半的身子忽地跌坐在地,脚底钻心的刺痛令其不由自主的痛呼出声。

“怎么了?菖蒲。”

“蓉儿姐姐,我的脚,我的脚好痛啊!”

望着公孙蓉儿满面担忧的温婉秀颜,小脸扭曲成团的颜菖蒲语声颤抖道。

闻言,公孙蓉儿慌忙掀开颜菖蒲的裙摆,只见其脚底布满了触目惊心的水泡,有好些都已磨破,流着血水,简直惨不忍睹。

“你,过来,背着菖蒲,随本宫回宫。”

适才替颜菖蒲去通报的守门侍卫不敢有所怠慢,遵照公孙蓉儿的指示,将菖蒲娇小的身子背起,默不作声跟着公孙蓉儿往笼香阁行去。

回了笼香阁,小柱子忙吩咐人去烧水,又派人去请太医,然一切都是悄然进行,未曾惊动其他宫内的任何人。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梳洗完毕的颜菖蒲情绪已然安定了下来,待得太医处理好她脚上的伤,公孙蓉儿方坐到床边,轻声道:

“傻丫头,到底有何要紧事,你非要这般急着来见我?”

“蓉儿姐姐,谨哥哥和季叔叔要我嫁给那个什么懿王爷,我不要做童养媳。求你,求你去跟懿王爷说,让他取消婚事吧。”

伸手紧紧抓住公孙蓉儿的滑腻如凝脂的玉手,颜菖蒲清澈明亮的双眸之中满是恳求与希冀之色。

闻言,公孙蓉儿姣好的眉不由皱起,面露为难之色。

懿王爷与菖蒲的婚事乃是皇上所赐,又岂是她一介后宫嫔妃可以轻易更改的。

再者,若是菖蒲嫁给了懿王爷,那皇上就会断了对她的念想,自己也就不必与她共侍一夫了。

“对不起,菖蒲,恕我无能为力。”

不敢看颜菖蒲充满失望的小脸,公孙蓉儿别过脸去,语声艰涩道。

最后的希望也被硬生生打破,心瞬间空洞无比,随即又被铺天盖地的惶恐无助所填满,失魂落魄的颜菖蒲颤抖着娇小的身子,喃喃低语道:

“为什么你们都不肯帮我,为什么?”

“菖蒲,你不要这样。其实嫁给懿王爷也没什么不好啊!你也知道,血乃是人的精魂之所在,他为了救你,不惜自伤身体,将血输入你体内。这样对你情深意重的男子,蓉儿姐姐相信,他往后会好好待你的,再者,你也不想做那忘恩负义之辈吧?”

“难道报恩就非得以身相许吗?”

心底本能的排斥令颜菖蒲眸中寒光毕现,厉声质问道。

八年来,公孙蓉儿见惯了颜菖蒲乖巧柔顺的模样,忽地见到她这般似寒霜般冰冷的神情,心下不由一惊,硬声道:

“菖蒲,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终究只是个丫鬟。能够嫁给懿王爷,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我恨你,我恨你。”

望着公孙蓉儿绝然离去的背影,颜菖蒲怒声喊道,随即,拥着被子,低声啜泣,直到哭得累了,方昏昏沉沉睡去……

琉璃盏所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芒笼罩着整个笼香阁主卧。

靠窗而立的公孙蓉儿秀眉深锁,神色凝重的望着满园即将凋谢的梨花。

倘若可以,她也不想逼菖蒲嫁给懿王爷,但这桩婚事牵扯的太多,只要她行差踏错一步,不但自己会惹祸上身,荣亲王府也会失了懿王爷这座靠山而朝不保夕。

菖蒲,对不起!

闭目,心中低声道歉,再度睁开双眸时,眸中已没了之前的纠结,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坚定之色。

东方天际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大片大片瑰丽的红从东方扩散开来,将黑暗慢慢吞噬,却无法令深宫中的人感到半分温暖与明亮。

奉公孙蓉儿之命,小柱子亲自带了数名宫女太监陪在颜菖蒲房内,名为伺候,实则监视,怕的就是她会在宫中闹出什么乱子了。

另一方面,公孙蓉儿又指派人去知会荣亲王府与懿王爷,要他们早些做好迎亲准备,免得夜长梦多。

待得一切安排妥当,公孙蓉儿方梳妆打扮,离了笼香阁,去赴英嫔设在阳塞宫的小宴。

“菖蒲姑娘,奴才求你,多少吃点吧!你若不吃,要是饿坏了,容华娘娘一定会狠狠责罚奴才的。”

身着一袭浅蓝色太监服的小太监跪倒在地,轻声恳求着,颜菖蒲却始终无动于衷,双目空洞的望着满园凋零的梨花出神。

“没用的奴才,办事不力,该打。”

小柱子冷喝一声,行至那小太监身前,蹲下身子,不由分说就狠狠往他的脸上扇了两巴掌,打的那小太监的嘴角立即流出血来。

“你一刻不能让菖蒲姑娘吃东西,我就打你一刻,直到菖蒲姑娘肯吃为止。”

“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伴随着小太监的哭嚎响彻整个房间,颜菖蒲终究于心不忍,面无表情道:

“别打了,我吃就是。”

那小太监忙忙磕头感谢,一旁的宫女忙扶了菖蒲往桌旁走去。

“皇上驾到!”

外头突然响起的通传声令颜菖蒲身子猛地一震,手中刚执起的银筷跌落在地,满腔愤怒使得其娇嫩的唇角微微抽搐,玉面涨红似要沁出血来。

见她此番模样,立在其身侧的小柱子不由心焦惶恐,暗暗叫苦不迭。

容华娘娘临走时再三交代,千万不要让菖蒲姑娘见到皇上,而今事态紧急,到底该如何是好?

就在小柱子惊慌失措之际,颜菖蒲语声没有任何起伏道:

“小柱子,不要告诉皇上我在笼香阁。”

怔愣片刻,仿若即将行刑的死囚忽然得到大赦般的小柱子满面欣喜,连连称是,随即极力稳定语声,再三叮嘱颜菖蒲莫要出声,方领着一干宫女太监急匆匆出门迎驾。

颜菖蒲颤颤巍巍的行至窗前,食指沾了点口水,戳破薄薄的窗户纸,悄无声息的留意着庭院内的动静。

只见身着一袭明黄色龙袍的薛谨之静静的听着小柱子禀报公孙蓉儿的行踪,听罢,也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暗中,薛谨之漆黑深邃的双眸忽地精光一闪,毫无预兆的望向颜菖蒲所在之处,虽然有整面窗户遮挡着,也还是惊得颜菖蒲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小步。

见薛谨之昂首挺胸、大步逼近,不但是跪在庭院内的小柱子吓得面如土色,室内的颜菖蒲也一下子慌了神。

视线快速在室内搜寻一遍,虽说有另一道门可通向外面,但因双脚有伤,根本跑不快,眼下也唯有靠床而放的巨大屏风可以躲藏,顾不得多想,颜菖蒲便跌跌撞撞的隐于屏风之后。

呼吸还未喘匀,就听得房门被人推开,颜菖蒲隔着屏风的缝隙,但见薛谨之径自走向适才她站过之处,静默而立,若有所思,良久,方缓缓转身,望着随后步入室内、惴惴不安的小柱子道:

“适才菖蒲姑娘可曾在这房内?”

“回皇上的话,菖蒲姑娘自上次离开之后,再未入宫。”

小柱子埋首跪倒在地,语声极力平稳道,然其微微颤抖的身子却已然出卖了他。

房间内还未散去的清香是专属于菖蒲的,他是绝不会错认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阴狠痴情的男主

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_《夹缝生存》h顾青阳

开嫩苞女的小说-潮湿春日负暄御书屋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