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母草的功效与作用&跟儿子怀孕咨询

- 编辑:网页上传 -

杨真并没有来过北屿以北这个地方,所以不知道这里以前是个什么情况。

问了贱猫之后,贱猫也想不起它有没有来过,不过从两人一路走来的状况看来,这里的天地元气非但并不稀薄,反而比北屿之中要更加浓郁。

天雪圣域和天泉圣地相邻,只不过两个地方之间有一道天然的山涧天堑,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天泉圣地在终虚山脉之中,四季如春,天雪圣域却一直处于冰天雪地之中。

杨真和贱猫一路走走停停,倒也不着急,只是时间长了,天寒地冻的让人有点难受,干脆加快了速度。

这一路上,杨真遇到了不少前往天雪圣域参加大会的人,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下天雪圣域这次大会的目的,居然是要摧毁某座上古流传下来的禁制。

这个禁制到底是什么,除了天雪圣域和天泉圣地的几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也是众人才加这次大会的目的,就是为了弄明白天雪圣域和天泉圣地在搞什么鬼。

杨真一脸懵逼的看着贱猫:“什么禁制这么隆重?”

贱猫也是一脸的茫然,摇头说道:“上古的禁制,本尊怎么知道,难道是封印某种上古凶兽,或者……”

一人一猫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异口同声的说道:“有宝贝?”

这就不能忍了,必须要莽上去,就算不能得到宝贝,也不能让天泉圣地那群家伙得到,最重要的是不能让方中坚以及那个还从来没见过面的李苍虚得到。

于此同时,杨真心里还有另外一种感觉,上亘时期的人,虽然同样无法议论天地大劫,可是他们肯定知道点什么东西。

天地大劫到现在为止杨真都还没有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天雪圣域和天泉圣地两个宗派,鬼鬼祟祟的要召集人摧毁上古留下来的禁制,一定和天地大劫有关系,即便没有关系,也是现如今天地之间的修士无法明白的事情。

妈的,这就必须要跟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一直到进入天雪圣域的势力范围内,杨真才真正的领略到,这些上亘时期的宗派到底有多强大,那些在半空中飞来飞去巡逻的修士,就大多都是渡劫期的强者,几乎每一个来到天雪圣域的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吃了一惊。

杨真和贱猫躲在一旁,鬼鬼祟祟地看着一个个修士被天雪圣域的弟子带入圣域之中,面面相觑。

“妈的,这可如何是好,我们没有那种小牌子,怎么进去?”贱猫一脸呆的看着各方修士在检查身份之间,取出的小木牌,喃喃自语。

这些修士基本上没有落单的存在,杨真和贱猫就算是想抢一块,也无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这么多人,就算是站着让杨真打,也不可能在没有闹出动静之前就把所有人都放倒。

“要不,我们直接打进去?”贱猫一脸凶悍的给杨真出主意,被杨真一巴掌拍在脑袋上。

“妈的,我们都是文明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莽?”杨真撇嘴说道。

贱猫一瞪眼:“那你说我们怎么进去?”

杨真深吸一口气,上上下下打量着贱猫说道:“你想办法变个模样,本骚圣便能大摇大摆的带你进去,怎么样?”

看到那个小木牌子,杨真忽然想起来,他好像也有一块,虽然不太一样,不过应该也管点用吧?

“不怎么样!”贱猫疑神疑鬼的看着杨真,嘀咕说道:“你这小子滑的很,能有什么好办法带着本尊大摇大摆走进去,再说了,本尊堂堂麒麟,你想要本尊变成什么模样?”

“只要不是猫就好,妈的,搞得现在别人一看到猫就知道是本尊来了,你不变个模样,我们怎么装逼?”

贱猫嘿嘿怪笑,说道:“不对,肯定不对,你小子一肚子的坏水,肯定想着法的在利用本尊,本尊才没有那么傻,不变,说什么也不变。”

“你到底变还是不变?”杨真虎视眈眈的盯着贱猫身上的毛。

贱猫急忙跳开:“挖草,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

“我就问你变还是不变?”杨真似笑非笑的看着贱猫:“反正本尊有办法进去,你要是不变,你自己进去?”

贱猫勃然大怒:“小子,你少看不起麒麟,你有个屁的办法进去,一旦被人家发现你没有那种木牌子,就会像那些修士一样,被带到外围干等着,嘿嘿,而且你还别说,本尊说不定还真就能大摇大摆的进去。”

听到这话,杨真来了兴致,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来来来,你大摇大摆一个本骚圣看看?”

贱猫梗着脖子,一脸的不屑:“小子,要不打个赌怎样,你我二人在不同的方向,同时大摇大摆向里走去,看看谁能进去?”

杨真一愣,狐疑的看着贱猫,难道这混蛋当真有办法进去?

“本骚圣还真就不信你的鬼了,赌就赌!”

说着,杨真纵身一跃,整个人没入地面之中,出现在了千丈之外,看了贱猫一眼,咳嗽一声,换了一身书生打扮,折扇纶巾,啪的一声打开扇子,大步向前走去。

千丈之外的贱猫撇了撇嘴,做了一个让杨真骂娘的动作。

这混蛋居然往前一趴,前爪着地,四条腿走路了,远远看去,还真活像一个大肥猫。

妈的,这混蛋装犊子呢这是?

杨真目瞪口呆的看着贱猫就这么在天雪圣域弟子的注视下,喵呜了一声,大摇大摆的向着圣域跑去,刚要破口大骂,忽然一阵破空声传来。

一个天雪圣域的女弟子御剑而来,落在杨真身边,笑盈盈的说道:“这位公子,可有天雪圣域的天雪令?”

杨真轻咳一声,瞥了一眼已经进入圣域中的贱猫,看到贱猫脸上洋洋得意的幸灾乐祸,白了贱猫一眼,随手掏出一块木牌,递给女弟子,说道:“在下杨开心,请问小姐姐芳名几何,可曾婚配?”

那女弟子一愣,柳眉一竖,显然要开口呵斥,可眼光撇到杨真递给她的木牌之后,顿时吃了一惊:“原来是杨公子,弟子柳娴,奉圣域之命,再此等候杨公子,请杨公子随我来。”

杨真一脸懵逼的看着柳娴,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在等我?”

柳娴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说道:“是啊,杨公子,难道杨公子得到这块天雪令的时候,没有被告知为尊卿身份吗?”

尊卿身份?

难道是尊贵的客卿?

杨真轻咳一声,说道:“自然是告知杨某了,只是杨某没想到会受到如此礼遇,柳娴姑娘,这尊卿身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身份,比那方中坚和李苍虚如何?”

柳娴脸色一变,左右看看,才小声说道:“公子说笑了,尊卿身份乃是天雪圣域最尊贵的客人。”

‘最’这个字,咬的好清楚哦!

听到这话,杨真乐了,一旁的贱猫却是听得一脸懵逼,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四脚着地向着杨真这边跑来,来到杨真脚下蹭了蹭,露出一脸恶心谄媚的表情。

“喵呜?”

杨真刚要一脚将这混蛋踹开,柳娴忽然惊呼一声:“呀,好可爱的小猫,怎么跑这里来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王爷桃儿泻了&和熟妇老师做的过程

鲤鱼乡猛烈顶撞&儿子你别急妈是你的

黑黑的肥岳&被精夜浸濡的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