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的味道&熟女性感丰满人妻

- 编辑:网页上传 -

白猿城,暗影殿。

从落阳山离开后,夏拓没有返回部落,而是暂时在白猿城停留了一下,准备为下一步做打算。

落阳山长生教崤骨分殿的出现,让他心中有了新的谋划,在夏部落还没有实力跟西北伯部比肩的时候,或许借助奴隶殿的势力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而且奴隶殿可是遍及整个蛮荒九域的大势力,这么大的势力就像是一个巨无霸,要是能够趴在上面吸几口血,夏部落还不得像是滚雪球一样壮大。

按照鎏风所言,西北域一共有两大奴隶主,小西北大奴隶主死翘翘了,另外一位重伤不知所踪。

小西北域大奴隶主麾下的五大奴隶主,就剩下了一个活着,要不自己兼职个大奴隶主当当。

把玩着手中的甲骨令,夏拓眸子中的神光越来越亮。

掌控一域之地的奴隶势力,好处多多,如今部落巫殿、武典的扩充就是从奴隶墟市的奴隶获取来的,一旦成为奴隶主,这些暗地里的活计可就方便多了。

“胖哥你觉得呢?”

胖哥深以为然。

“奴隶殿的势力其实很松散,奴隶殿对于和蛮荒大地上大部落也不排斥,故此才能发展到如此庞大,这和长生教掌控灵魂有着不同。”

“如今还有一个漏网之鱼,不知在何处。”

“既然藏起来就不可能不露出丝毫的蛛丝马迹,咱们完全可以尝试着找一下,就算是找不到,只剩下一个奴隶主,难道还能让其翻起风浪来?”

胖哥挥了挥手中的小玉斧,眼睛中有着笑意。

夏拓点了点头,当初他可是被鬼主给下了追踪秘法,要不是因为图腾神异,恐怕早就遭了其毒手。

很快两人商量好了对策,准备从两个方面入手。

一个就是沧水、涂泽两地的奴隶墟市,这些年来奴隶墟市暗地里早已经被夏部落捏在手中,虬风作为这片地域的奴隶主,受伤很可能潜藏在这片地域。

故此胖哥从奴隶墟市入手,而他在前往崤山以南,准备从外部入手。

“对了,你发个诏令让螺长老前来协助我查探。”

胖哥出声道:“到时候直接用巫术搜魂岂不是更快。”

“好。”

夏拓答应了下来。

……

很快,夏拓离开了白猿城朝着南方而去,而胖哥北去准备汇合螺之后,一个一个的查探奴隶墟市的动静,看看有没有异常之处。

一天后,夏拓出现在了黑龙城,他准备打探一下消息。

如今崤山以南的地域,诸部之间的纷争还处于胶着中,各部虽然大打出手,但都没敢动用自己最强大的实力。

当然凌河不算,这家伙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子。

夏拓打听到了凌河族主受到了重创,凌河部已经丢失了所有的附庸族群。

如今只能龟缩在族地之内苟延残喘,不仅如此还将洛水、化蛇等帮助凌河的强者,都驱逐出了凌河族地。

显然,到了这个境地,凌河已经不相信任何一个部落了。

同样的夔雷也不敢在进攻凌河族地了,免得来一个两败俱伤,被人趁虚而入,只要这个事态下去总能耗死凌河。

所有人看来,西北之地的伯部之战大局已定,凌河族域差一步就要成为夔雷族域。

坐在黑龙城一座食阙之中,夏拓听着四周的喧闹声,从其中甄别着自己感兴趣的消息,作为西北域西北处的散修城池,黑龙城自然汇聚了很多往来的武者。

在他看来,西北域如今这个情景之下,各部都像是一个饿极了的凶兽,对着凌河虎视眈眈正准备大朵快颐,但都在犹豫不想第一个下口。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一个传承了数千上万年的伯部大族,眼下的凌河就像是一个已经红了眼的受伤野兽,谁敢扑上去就会被反咬一口,而且还会很疼。

大家都想吃肉没一个想挨揍。

谁都知道凶兽临死前的反扑,必然会见血。

对于凌河积累了数千上万年的资源,他也很眼热,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宝贝,还有让很多人眼馋的灵脉。

但他还是没有去打主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要啃奴隶殿这块大肥肉。

……

半天后,夏拓离开了黑龙城,朝着西南凌河族域而去,他得到一个消息夔雷部落至今还没有立族祭天,对外放言是要吞并凌河,一举铸就族运大势。

说起来他还在夔雷部落当了两年客卿长老的,待遇很是不错,白拿了两年资源就自个跑路了。

夔雷部落和鹿由氏、西北域奴隶势力都有牵扯,所以他准备看看在这里能不能获得有关鬼主的消息。

蛮荒大地就是一张大网,网住各个部落,每一个武者,大家都在挣扎,挣扎不了的就成了咸鱼。

夏拓自觉自己也是条咸鱼,但做咸鱼也得做出味道来,不仅咸还臭,迎风臭万里,落地盐碱地。

……

夔雷部落。

再次来到夔雷部落,远远望上去夔雷山脉上空雷霆坠落,紫电银光从虚无中衍生坠落,广袤的紫气汪洋弥漫了百里方圆,百里之外紫气如淡雾缭绕。

紫气汪洋的中央,一道紫气大柱通天彻地,紫海中一头独角夔雷屹立,身负重甲衍化符文,汇聚漫天雷霆,如一道雷眼。

夔雷部的气运又强横了。

想当年他来夔雷部是想要当搅屎棍的,现在很是庆幸当初没动手,那个时候刚刚晋升神藏境,真要是自大走进夔雷这般去说,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

就是不知道时隔数年,夔雷部落找没找到祭天礼器中潜藏的秘密。

夏拓心中思量着,既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夔雷都还没祭天,或许真的没找到其中的隐秘也说不定。

夔雷能威压伯部,他也不相信鹿由氏手段,夔雷之主会察觉不到。

……

“咦~~”

看着往来出入夔雷部落的身影中,一个背着大葫芦的老头悠哉悠哉的走着,夏拓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还赖在夔雷部落没走。

夔雷部落外,葫芦老人从远方而来,他这次是外出访友,自从凌河龟缩到族地之内,举族封禁起来之后,他在夔雷部落就清闲了下来。

作为客卿长老,夔雷部落并不限制他们的来去自由,这些年来投到门下的几位神藏境长老,却没一个离开的。

开啥玩笑,短短几年借助着夔雷部落的资源,他已经连续开辟了八道神窍,全身神窍的开辟数量已经达到了三十九枚。

其他几位客卿长老的修炼速度也不差,夔雷部落敞亮,抛开平日里修炼资源不说,单单是上次围攻凌河一战,也就是把凌河打回老家去的一战。

战斗结束后,直接拿出了达到地阶中品的灵药血灵参,就是靠着这株血灵参,他一举接连打开两枚神窍,残存药力的作用下,如今第四十枚神窍也快要到了冲破的边缘。

这种情况下,谁走谁是傻子。

对了,还真有傻子!

那个傻子在几年前突然不见了,运气不好没赶上把凌河打回老家去的一战,没得灵药赏赐了。

那个傻子叫啥来着?

对,叫夏禹。

就是这个二傻子。

……

走着的葫芦老人突然朝着远方看去,数里之外一个身影怎么有些熟悉。

这不是那个二傻子吗?

夏拓看着走来的葫芦老人,身影朝着东方而去,在夔雷部落两千里外有一座散修小城落下了脚。

“葫芦前辈数年未见,前辈风采依旧。”

城中一座石楼中,夏拓看着走进来的葫芦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你~~”

走进石楼的葫芦老人,一双眸子猛地一缩,他竟然看不透夏拓的实力了,好在他活过了漫长岁月,见识了太多的人和事情,神色很快恢复了平静。

“每一次相见,夏小友都让老夫吃惊啊,让老夫修炼五百年感觉都活到狗身上了。”

坐于石椅上,葫芦老人笑着说道。

没错,他都五百多岁了。

当年突破神藏境的时候是四百九十岁,差不多到了临死的时候,这任谁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四百九十岁的天脉境巅峰武者,身上还有生气吗?

这样的家伙恐怕连普通天脉境武者都打不过吧,唯一剩下的就是等死了。

但他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开辟了神窍,不仅如此如今是越活越年轻,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得气死多少黄土埋半截的家伙。

实际上对于蛮荒大地上的武者来说,天脉境巅峰的武者能过活过四百多岁的并不多,武者年老之后年轻人积累的伤势就凸显出来了。

虽然说神藏境寿元五百,那么理论上天脉境巅峰的寿元极限是四百九十九,除了吞服延寿灵药打破寿元限制的少数人外,大多数武者都活不到理论上的寿元值。

“葫芦前辈还在夔雷部落当客卿长老?”

葫芦老人自然清楚夏拓喊他不可能是叙旧,他笑着道:“我拿着夔雷部落的修炼资源,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夏小友可要体谅老夫,找个养老的地方实在是不容易,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想在奔波了。”

一句话,先把事说开。

“那是自然。”

夏拓点头,道:“葫芦前辈还记不记得当年的鬼主。”

闻言,葫芦老人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轻吟道:“老夫当真是老了,怎么什么都记不起了,好像是有一个叫鬼主的了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益母草的功效与作用&跟儿子怀孕咨询

王爷桃儿泻了&和熟妇老师做的过程

鲤鱼乡猛烈顶撞&儿子你别急妈是你的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