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视频带污疼痛的叫声_惩罚 不许流出来

- 编辑:网页上传 -

一阵黑光闪过,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镇龙学院的演习台上,正是一脸悔恨的沙安同志。

“啧。这么快便有人被淘汰出来,看来这一届的学弟很不给力啊。”

正在观看招生试炼的吉金一脸戏虐之色,虽然每一届的考核都不相同,可他以前为了通过也是吃尽苦头。

“小子,被淘汰了就赶紧滚下来,别影响我等欣赏好戏。”

他们可不是闲着没事过来观看招生试炼,相反,过来观看正是因为重视。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整个学院也就那么大,这一次招入30员新学生也就意味着会有一批同等数量的学员离开学院,要么毕业上战场当将领,要么被淘汰上战场当个队正,从进入镇龙学院的那一刻起,除特殊身份背景之人外,其余都将注定被派往战场。

“小哥你也别泄气,并非是你太弱了,实乃那俊弟弟明显走锻体一脉,在搭配上那匹实力达到炼体巅峰的妖马坐骑,正面对碰简直犹如作弊一般,你能在他手下撑过几招以算是很强了。”

视线一直停留在徐姬所在屏幕,满脸尽是喜爱之色的兰梦也跟着开口打趣。

沙安呆滞的看着台下一众身穿镇龙制服,眼神满是戏虐之色的学院学生几秒后,又回头看了眼身后被分割成上百格,正不断放映着天衍棋盘内参与镇龙学院大选人员的巨大琉璃屏幕,瞬间感觉面色黑得堪比锅底,这他喵的简直就是在公开处刑啊!

“快看,那矮小子好是生猛,刚淘汰完这不长眼的倒霉蛋后又追着别人乱砍!”

刚下到台下的沙安一听到‘不长眼的倒霉蛋’这七字,瞬间感觉内心狠狠抽搐几下,寻着那人手指望向台上右上角屏幕,熟悉的黑马,熟悉的背影,却举着一柄陌生的环首大刀追着某个寻着声音赶到,见徐姬正在恢复灵气打算偷袭,却被徐姬先一步发现并击溃的倒霉蛋身上砍去。

“哇,不愧是我兰梦一眼相中的小情郎,果真勇得很!”

兰梦面色变得更加红润,因为激动,导致被黑色紧身衣完美勾勒出的火辣身材晃动得厉害,频频引来周围男性侧目,在这接近百比一的男女比例之下,任何一朵娇花都显得分外珍贵。

随着兰梦话音刚落,一位身上布满大大小小数十几道刀伤,身穿灰衣的青年出现在演习台上,青年脸上的表情与刚刚的沙安如出一辙,先是满脸的悔恨之色,在呆滞几秒过后,便被台下围观的观众盯得无地自容。

而此刻正在台下的沙安却是一脸的欣慰之色,原本不时投向他身后的戏虐目光此刻都以尽数移交到台上这位新的倒霉蛋身上。

“好霸道的战斗方式,此人肉体究竟被淬炼何种地步,光靠身体力量便碾压了那两人,倒是个猛将苗子。”

石室内,站在右侧紧盯着漂浮在半空中棋盘,浑身肌肉凸出的陆虎眼中闪耀着精光。

“可惜了,这要是真为男儿身我倒是同意你的话,要论冲锋陷阵还是男性更占优势,不论性格还是身体的构造。我看倒不如将这小女娃交给老道,刚好老道还缺个徒弟,她将来必定能在老道手中发光发热,成为惊世强者保邯郸千年安宁。”

道良斜了一旁的陆虎一眼,一副摇头惋惜模样发表不同见解。

陆虎瞪大虎眼 :“谁说女儿不如郎?历史上又不缺乏女将,我看你们司仪府是存心想与将学院争夺人才。”

“可真正能做到名垂青史的一般都为男子,这点你不否认吧?女将上阵厮杀总是无法真正的勇狠决绝,再说了战场上从来就不缺我们司命府强者的身影,何必拧得这般清。”

位于两人中间,双手负于身后的陆元子神情很是严肃:“二位不必在争论下去,等通过考核了在让她自行选择去留,现在不妨继续看下去,马上便有好戏上场了。”

徐姬骑着黑炭一路朝东出发,沿途一路将神识保持在千米左右,在距离击溃那名前来偷袭的灰衣青年已过去一个来时辰,虽说期间让黑炭有意放慢脚程,可赶路速度依旧极快,少说也赶了百里左右,却再无遇到任何人影,这样来看这天衍棋盘可是要比想象中大得多。

看了眼身上这件由旗子所化的战甲,真如先前所料一般,在融入一面新得到的旗子后明显能感觉到自身实力更近一步得到了提升,虽说身上的窍穴还是六处,却能为她提供额外的力量增幅,且战甲自带的防御能力也明显上涨了一成左右。

就在徐姬骑刚准备调转方向时,一丝喧哗的兵器撞击声音从东西方位传来,徐姬眉头微微一挑,再度让黑炭减缓速度偷摸的朝着明显正在发生战斗的东西方位小跑过去,她爱死当黄雀的感觉了。

一伙三人,有一人专精将领这方面,此刻正不断指挥着周围的战魄精兵组成战阵,而其余两人则将旗子化作战甲穿在身上,听从为首正在发号施令的振昆指挥,不断从各个方向朝着那被围困在战阵中央,艰难防守的幼小身影发起突袭,并伴随一句句恶毒的讥讽:“这便是号称十万年难得一见的仙体么,也就乌龟壳硬了一些,还真是弱到爆炸。”

“啧,东方兄此言差矣,仙体依旧是那个让人羡慕的仙体,主要是这一届仙体的宿主不行,内心脆弱得堪比琉璃,受到一点打击便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

站在外边,正在指挥战魄精兵的振昆鄙夷的看了眼只知道抱头防守的李天童,有感而发。

“振兄说得是,以前的李王子别提有多不可一世,哪会像现在这般只知道躲在乌龟壳中,该不会真如传闻所说的那般,三年前其亲姐姐的意外身亡跟他脱不了干系?”

手持大剑,狠狠砸向李天童周身灵气所化的琉璃青光罩,可惜只让青光罩稍微抖动几下,便再无声息,这让李钟流显得很是烦躁。

“哈哈哈...李兄说得很对,其亲姐姐很可能便是被他间接给害死了,可惜那倾国倾城的小美人唉,还没来得及等来本大爷的宠幸,便就此香消玉陨。”

眼见躲在琉璃青光罩内的李天童情绪波动不断剧烈起来,一旁尝试各种进攻无效的东方黎也跟着不断拿李天童姐姐的死做文章。

“啊...!”

如同一头失去理智的愤怒小兽一般,李天童直接撤掉护在身上的琉璃青光罩,进而转化体内全部灵气施展玄墟琉璃术用于进攻。

海量的灵气从李天童身上6大窍穴迸发而出,在其身旁形成一柄琉璃青光巨剑,瞬间斩向不断恶语相向的东方黎。

“嘿嘿,总是将这小崽子骗出乌龟壳了,我来进行防御,你们二人赶紧将这小白痴淘汰出去。”

东方黎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手中瞬间出现一面近乎7尺高的巨大虎首铜盾。

“呲呲呲...”

琉璃巨剑斩在铜盾上不断发出金属切割之声,东方黎手握铜盾咬牙苦苦支撑着,而此时的李钟流则借助周围的战魄精兵悄悄绕道至李天童身后,眼中凶光一闪而逝,举起手中阔剑狠狠朝着李天童当头劈下,看情形竟直接下死手。

就在这时,一道黑光闪过,一匹雄伟的黑马从天而降出现在战阵中央,那柄巨大的玄铁阔剑直接被一杆长戟格下,而李钟流本人则被一条粗壮的黑色马腿踹在胸前,化作炮弹直接倒飞出去,沿途还不断撞倒十数位结成战阵的战魄精兵。

“阁下到底是谁?为何插手我等之间的恩怨,我可不记得李天童还有像你这样的亲人好友?”

振昆紧紧盯着徐姬,缓缓控制战魄精兵补上刚被李钟流撞开的战阵缺口,心中却已生出三分退意,他从这赶来的一人一马身上嗅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那是浓重到极致的血与火的气味。

“进到天衍棋盘的不都是参加镇龙学院试炼之人?很不幸的告诉你们,你等三人已被老子给包围了,是自行滚出天衍棋盘?还是老子亲自出手将你们丢出去?”

徐姬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弯腰捞起灵气损耗严重,近乎透支的李天童,将他提起放至自己身前,她讨厌这群人的做派,从心底的感到恶心,既然如此的厌恶他们而自己实力又明显更胜一筹,那便出手将他们淘汰了又何妨。

想做,那便去做。

“臭矮子,给你脸你还不要,这么想多管闲事那便跟着李废物一同下地狱吧!”

重新站起的李钟流朝地面吐出一口淤血,脸色扭曲得可怕,经过战魄战甲的增幅身上八大窍穴疯狂运转,一股极其恐怖的黄色灵气直接叠加在手中那柄极品玄阶灵器玄精阔剑之中。

“哈!都给老子去死吧!”

李钟流大吼一声浑身肌肉凸起,直接施展压箱底的玄阶上级秘技‘太岳沉山式’,手中那柄阔剑经由秘法加持瞬间被放大好几倍,携带几十万斤力道朝着徐姬当头劈下。

右侧的东方黎眼中凶光一闪而过,放下手中虎首铜盾,使得巨盾一端深陷地表,只见东方黎双拳高举过肩,随着一声大喝瞬间拍向铜盾,经历短暂的时停之后,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伴随一道恐怖的冲击波直袭向徐姬所在方位,配合李钟流高高跃起的一击,刚好形成完美的两面夹击之势。

振昆眼见事已至此,直接指挥已进阶过两次的战魄精兵组成战阵,通过战阵将所有能量叠加给一名重甲枪骑兵,使得这么枪骑兵瞬间爆发出近乎筑基大圆满的气息,直接朝着徐姬发起冲锋。

99%的人还阅读了:

强奸2之制服诱惑-错嫁王爷全文免费阅读

厨房里的欢愉—嗯啊,啊喔,好紧,射了啊

儿子乱漂亮妈妈伦-和家公有性的关系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