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书包高辣&叶落无痕简暗

- 编辑:网页上传 -

刘虚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说的话仍旧被身旁的秦无言听了去。

后者两眼一亮,凑过来八卦道:“谁?谁找到对象了?”

“凤小六,”陈元一板一眼道,“他在‘天’班找了个美女‘武二代’,把虚胖刺激到了。”

“???”刘虚一脸懵比,“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陈元扫了他一眼,别过头去,把注意力集中到接下来要讨论的“新老生交流会”上。

讲台前,曲含薇在灵能手环上轻轻点了一下。

一方五六平方米的全息屏幕立时出现在半空之中,上面显示出一系列与本次活动相关的文字、图片及影像资料。

配合着丰富的资料,曲含薇开始为学生们讲解本年度“新老生交流会”的相关细则。

本届“新老生交流会”推陈出新,摒弃了往年传统的“擂台挑战赛”形式,采取了全新的“华夏战棋”模式。

这一模式演变自华夏国粹“象棋”。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到了现代,已经成为一项广受武者欢迎的武学竞技运动。

“华夏战棋”的战斗规则与传统的“象棋”大同小异。

由对阵双方各选出一人作为“执棋者”,负责拟定战略,指挥全局。

再各自派出十六名武者,作为双方的“战棋士”,隔着“楚河汉界”进行“厮杀”。

按照国际惯例,“战棋士”登上棋盘前都会穿上特制的“超纳米战斗服”,并预先设定一定数额的“血量”,一旦血量归零,即判定该“战棋士”战败出局。

与传统象棋不同的是,棋盘上的棋子都由武者担当。

在攻击对方棋子时,并不是直接将其“干掉”,而是要进行一番正面厮杀。

如果进攻方获胜,则判定为“杀棋”成功,防御方出局。

反之,则判定为防御方“守棋”成功,进攻方出局。

整场棋局之中,双方武者在“执棋者”的指挥下轮流行动,直到某一方的“将”或“帅”被击败,才算分出胜负。

今年是临江大学第一次在“新老生交流会”中采用“华夏战棋”的模式。

曲含薇刚介绍完,在场的学生立刻兴奋起来,一个个蠢蠢欲动,主动请缨。

一名坐在后排的长脸男生第一个站起来,高喊道:“曲老师,我要当‘帅’,只有帅才符合我的气质!”

旁边一名满脸雀斑的女生毫不留情的打击道,“就你这张脸还好意思当‘帅’?当‘马’还差不多。”

众人听了,都不禁哈哈大笑。

另一名长相猥琐的男生站起身来,讪笑道:“曲老师,别的我就不争了,你让我当个‘炮’就行,理由是……”

曲含薇笑容顿时僵住,脸一黑道:“你坐下。”

有了这俩逗比活跃气氛,教室里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各路奇葩你方唱罢我登场,报名的理由千奇百怪,引得在场众人捧腹大笑。

刘虚听完一圈发言当场就绝望了,看了看秦无言,感慨道:“我以为这货已经够奇葩了,没想到还是见识太少,跟他们一比,这家伙简直弱

爆了。”

没想到这话又被秦无言听了去,当即就不干了。

立马拉着刘虚列举了一大堆童年时期的例子证明自己有多“正常”,听得刘虚脑袋爆炸、主动讨饶才肯罢休。

曲含薇看大家“讨论”的差不多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一下。

而后双手合十,淡淡一笑道:“我理解大家想要积极参与活动的心情,但很遗憾,本届‘新老生交流会’,‘新生’‘老生’双方各自只有二十个参赛名额,分别是一名‘执棋者’、十六名‘战棋士’,以及三名‘候补棋士’。”

“根据校方传达的文件,‘新生阵营’将由上周‘分班测试’总成绩排名年级前二十的同学组成,大家想参与的话,可以到‘交流会’现场给他们加油助威。”

“切……”

“切……”

“切……”

她话音刚落,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热情瞬间消失,发出一阵“切”的嘘声。

没发出嘘声那“百分之一”,自然是“玄甲班”唯一一位具有参赛资格的新生陈元。

刘虚得知自己无缘活动之后,郁闷了好一阵。

叹了口气,道:“办个活动还搞区别对待,真特么晦气。”

“想去是吧?”陈元看了他一眼,道:“我让给你。”

刘虚双眼一亮,没过几秒,立刻蔫儿了下去,讷讷道:“还是算了吧,我这水平,跟‘天班’那帮‘天才’站在一起就是个笑话,与其自取其辱,不如多长点本事,争取明年作为老生参赛。你要真替我可惜,就在‘交流会’上拿个第一回来,到时候,我和小六到现场给你加油去。”

陈元挑眉道:“整个大一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你不后悔?”

“不后悔,”刘虚“大义凛然”道。

“行,这次我去。”陈元笑道:“明年这个时候,我等着跟你并肩作战。”

“好,一言为定。”刘虚呵呵一笑,目光中充满向往。

又过片刻,教室里的嘘声渐渐平息下去。

曲含薇见众人总算不闹腾了,轻启樱唇,开口道:“按照校方公布的规则,本次活动的二十个名额原本全部出自‘天班’,但很幸运,我们‘玄甲班’的陈元同学也获得了一个宝贵的名额,他将代表我们班出战本年度的‘新老生交流会’,大家掌声祝贺。”

说完,带头鼓起掌来。

刘虚和秦无言立刻跟上,大声鼓掌叫好。

在他们的带动下,全场的气氛再度热烈起来。

除了极个别抱着酸葡萄心态的奇葩外,绝大多数同学都开始热烈鼓掌。

不多时,掌声少歇。

曲含薇抬起美眸,望着陈元道:“陈元同学,你有什么想跟大家说的吗?”

“没有。”陈元很干脆的摇摇头。

曲含薇见状,也不勉强,微笑道:“那好,请你今天下午第二节课后,到学院的‘模拟训练厅’报到,认识一下你的教练和队友。”

“好的。”陈元微一点头。

事实上,当曲含薇宣布完本次活动的选拔规则之后,他已能猜出“队友”们的大致身份。

“分班测试”时,他就记下了许多令他印象深刻的名字。

这次“新生阵营”的二十人大名单中,必定少不了他们。

曲含薇介绍完“新老生交流会”的相关事宜之后,又和班里同学讨论了过去一周班里发生的大小事件。

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散会之后,陈元和刘虚离开教室,按照惯例,到教学楼下的圆盘转角和凤小六会合。

二人到达约定地点,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凤小六出现。

刘虚皱着眉头道:“奇了怪了,这小子每天都是第一个到,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会是班会还没开完吧?”陈元问道。

“不是吧?这么能唠?”刘虚哑然失笑。

他按动手环,拨打了凤小六的电话,过了片刻,转过头道:“没人接。”

“再打几个试试?”陈元道。

刘虚又试了几次,依然是没人接。

“他到底什么情况?”陈元皱了皱眉头。

刘虚却已等得不耐烦了,说了声“我过去看看”,小跑着向天班教学楼赶去。

又过了十分钟。

不只凤小六没出现,就连刘虚也不见踪影,不禁令陈元心中大疑。

正要拨打刘虚的电话,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怎么了文武状元,这么着急,难道是心上人走丢了?”

陈元蹙眉望去,只见侧后方不远处,正站着三四名女生。

其中一位身穿学院服,面容娇俏,头上扎着双马尾,正是几日不见的“西华宗”弟子萧纯纯。

她话音刚落,旁边那几名女生立刻格格笑了起来。

陈元正心烦意乱,压根没心情搭理她们,抬腿向另一边走去。

萧纯纯见他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俏脸一红,嗔道:“陈元,你给我站住!”

陈元微一回头,板着脸道:“萧纯纯,你在‘分班测试’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埋汰我,我不跟你计较也就算了,现在我数三声,你再不从我面前消失,别怪我把你的糗事告诉你身边的姐妹。”

那几名女生本就爱看热闹,听陈元一说,好奇心更重,拉着萧纯纯问长问短:

“纯纯,到底什么糗事,你怎么没告诉过我们?”

“你和临江‘文武状元’之间还有这么一段,说出来听听?”

“就是,昨天我都把前男友劈腿的事告诉你了,你有事可不能藏着掖着。”

萧纯纯脾气本来就不好,之所以选择和这几名外地女生接触,无非是想找回当初在“西华宗”那种“众星拱月”的感觉。

见她们几个不停发问,登时瞪起眼睛,双手往腰间一插,怒道:“你们几个不懂别乱问,什么‘糗事’,什么‘有一段’,根本没有的事!”

说着转向陈元,怒气冲冲道:“嘴这么欠,怪不得容易得罪人,做你的兄弟也是倒霉,到哪儿都要替你背锅。”

陈元一听,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心中陡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问道:“你什么意思,凤小六他们到底怎么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世界上最大的胸-疯狂而残忍的掠夺她

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_学弟太深了不要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分身尿道堵住不让释放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