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女n男 啊凶猛挺进-小柔性的日记上部书包网

- 编辑:网页上传 -

宽敞的辇车里,铺着上等的绒毛软榻,榻上男人手里拿着一本书,没有一个字落入他的眼,他眼角始终停在沉睡在榻上的绿衣女子身上,一张精致无双的绝美小脸,如盛开的花朵,高雅中透着灵气,黑发如缎铺散在枕上,一块薄毯拉到肩上,掩住了胸前的无限美好的风光。

八年未见,郡主出落的楚楚动人。在这八年中,郡主的音容笑貌始终在他的脑子里回荡,使他刻骨铭心的记住了儿时的郡主,也许郡主不知,孤独的他从看见她的第一眼,潜意识里就喜欢上了这个粉雕玉琢的粉嫩女孩儿。

他喜欢看见她扬起粉团的小脸,带着邪邪的笑容把粉嫩的小手伸到他的腋下哈他的痒,每次看见他笑的告饶,她就会笑的花枝乱颤,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得意的摇头晃脑。

虽然她调皮,刁蛮任性,但是他就是不喜欢她受到一丝伤害,他愿意护着她,包容她的一切。

经过八年时间的洗礼,他以为会忘记她,但是他自己也不明白,有个无形的声音告诉他,自己不应该忘记她,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也不明白。

他只是记得她犹如一个误入凡间的小仙女躺在锦绣小床里,安详的等待着她的小王子把她从沉睡中唤醒。当他轻柔的触碰她,给她度入一口气时奇迹竟出现了。

她睁开一双清亮的大眼睛,一句哥哥带着空灵和苍伤的声音,就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召唤一样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使他的心动了一下。

八年后再相逢,老天也真会开玩笑,就像千年的等候一样,郡主又躺在身边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的到来,这次郡主醒了的样子会更有趣吧。他更期待着看到出落的水灵灵的郡主的苏醒的娇俏摸样。

他施施然的笑了,俯下身,手指像偷腥的猫咪一样试探着轻抚着她的粉嫩的娇唇。

“嗯”马车颠坡之中,紫薇感觉自己的唇瓣触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朦胧中,羽扇般的长睫眨了眨,清澈如水的眼眸睁开了。

倏忽,映入紫薇眼中的却是一双如潭般含笑的墨眸,他的脸秀丽绝俗,温雅中透着高贵,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气,给人一种清新脱俗之感。

“郡主醒了,狩琪候你多时了。”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扶住她靠在车壁上,狩琪轻柔的说。

紫薇欠起身,身上的薄毯滑了下去,露出了雪白的脖肌,她的脸色大窘,一张脸顿时红过耳根。一双清澈的双眸换做了明媚的春光。一头青丝斜披在一边,,说不出的妩媚风情。她扯过毯子蒙住头,遮住了雪白的肌肤,羞的大气也不敢出。

“呵呵,我的郡主长大了,你害羞的样子真可爱。”一声轻笑从头顶传来,钻进她的耳朵里。

“我哪里害羞?”紫薇底气不足的咕哝着。

“我瞧瞧哪里害羞?”毯子的一角被掀开,从掀开的一角里一张放大的笑脸蕴育着柔情。

紫薇一咕隆的爬起来,拥着毯子靠在车壁上,鼻尖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别开脸,忙转移话题:我睡够了,你如果累了,就睡会吧?”

“春暖花开时,正是赏景时,面对美景,狩琪如何睡的着?”狩琪慵懒的靠在车壁上,眼角松松的打开。

紫薇睁开朦朦胧胧的睡眼,懵懵懂懂的问:“这个辇车里,除了榻,就是矮几,连朵花儿都没有?哪里有美景?”

“呵呵,人比花娇,人比花美,郡主就是那道亮丽的美景,令人赏心悦目。”

狩琪的视线牢牢的锁住脸上红的滴血的娇俏面容。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紫薇的眼睛躲闪着他的炙热的目光,撇过脸看向窗外的景。

窗外一张阳关灿烂的笑脸微杨,并拢两根手指放在耳朵上竖起来,用唇语告诉她;“我的小白兔,兔子舞真有趣。”

紫薇嗔怪的横了他一眼,用唇语警示他:“不要乱嚼舌根。”

向阳哈哈大笑着,打马扬鞭跑到前面去了。

紫薇的脸更红了,感觉有两道灼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燥得她浑身不自在,鼻尖上冒出细密的汗渍。她手刚伸进衣袖里陶丝帕,斜刺里伸出一双节骨分明的手,优雅的捏着丝帕递给她。

紫薇的手顿住了,卷而翘的长睫轻颤,脸盘在晚霞的映照下透亮晕红,如此娇俏美丽,风情万种的郡主令他眼眸里的笑意更深了。

他移动身子,挪到她的身边坐着,倾身向前,一张玉雕般俊美的面孔含笑望着她,细心的擦净她鼻尖的汗渍:“郡主为何生分,狩琪还是那个护你的狩琪。”

紫薇大羞,身子动了动,挣了挣。满头青丝晃动着,拂过他的面颊,痒痒的柔柔的,几缕青丝调皮试探的钻入他的鼻翼,使他惹不住弯着腰,捂住嘴巴“啊嚏”连打三个喷嚏。

紫薇忙转过身,关切的问:“怎么回事?”

狩琪揉揉鼻子,手指夹着一缕头发轻轻抚着脸,倪视着她,似笑非笑的努努嘴,揶揄着:“她调皮。”接着又打了两个喷嚏。

“扑哧,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自作自受。活该。”紫薇一下子笑开了,绷紧的神经一下就放松了。伸手抢过颇受蹂躏的头发,披在肩头梳理着。

满头的秀发顺滑的垂荡在胸前,遮住了胸前的无限风光,这一幕看在狩琪眼中,竟有一丝诱人,没有华艳的绫罗绸缎,也没有黄金翡翠珠宝的点缀。

眼前的郡主,洗去尘世的铅华,没有娇柔做作,没有对权贵的热衷,一身简单的绿衣保留着大自然的纯净的风采,但难掩高雅与贵气,细滑的柔夷把一头秀发束在一起,竟绰约多姿,别有一番妩媚迷人的风情。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疏离的高傲。

紫薇十指芊芊,梳理着满头的秀发,从袖袋里找出一条绿色丝带,把它含在嘴上,在脑后简单的束了一个马尾,但由于头发太长,太顺滑,不是一头青丝滑跑了,就是头发太多了扎的松松垮垮。扎了半天终于扎好了一个马尾,她舒了一口气,慵懒的靠着软榻上闭目养神。

狩琪津津有味看着紫薇与满头青丝纠结着,马尾扎好后,紫薇眼里的得瑟,使他忍俊不禁心里荡起了涟漪,眼底露出了深深的笑意,郡主活泼调皮的真性情的一面竟是如此有趣。

他凑向紫薇,用手中的书轻柔的勾起她耳边的一缕发丝,十分文雅的低语:“郡主,还有一缕头发调皮的躲着你。可否让狩琪帮你捋好?”

“在哪里?”紫薇连忙直起腰,双手在脑后摸索着。

“呵呵,郡主别动,狩琪失礼了,帮你扎好可好?”狩琪轻笑着。

“不要,我自己来。”紫薇鼓着腮帮,瞪着眼扎着马尾。半天也没有扎好。

“郡主狩琪是你的夫,伺候郡主是我的责任。”狩琪十分小心的扳过郡主的肩膀,优雅的把马尾松开,霎时满头青丝铺满肩头。

他轻柔的呵护着,他发现郡主的头发根根青丝顺滑出众,放在掌心里还没有捂热,头发疏忽便从他的手指缝里溜到她的背上,调皮的摆动着。

他又重新握住头发,把耳后的一缕头发捋好放在一起,爱不释手的轻轻梳理着满头的青丝:“郡主的青丝真美。”

“呵呵,青丝可以迷人吗?”.紫薇理着额上的刘海。

“是啊,相传汉武帝刘彻初见皇后卫子夫时并未倾倒于她娇俏容颜,而是被其瀑布般乌黑亮丽的秀发所吸引。南朝陈后主宠妃张丽华也以拥有三千青丝名冠天下,据《陈书张贵妃传》记载,其‘发长七尺,鬓黑如漆,其光可鉴……宫中遥望,飘若神仙’。”狩琪的手抚着乌黑柔顺的秀发娓娓道来:“可我觉得郡主的秀发比她们的还美。郡主是如何做到的。”

“平时比较注重头发的护理,健康源自发丝,拥有健康,头发当然飘逸柔顺,头发飘柔给人美丽和自信!”紫薇眨眨眼,调皮的歪着头

狩琪的黑眸含着一丝欣赏,唇边含着笑赞道:“郡主的见解很独特。”

紫薇葱白的柔夷轻撩着耳边那缕青丝。如花的笑懿勾得狩琪眩晕目眩。狩琪不禁抚摸着满头青丝,眼眸晶亮,轻笑着:“我特喜欢郡主满头青丝顺滑的感觉。”

“腹黑男”紫薇突然看到了他眼里的意味深长的笑意,那个意思是说:‘’拥有一头美丽的秀发,女人漂亮,男人喜欢”她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后,脸忽的涨的通红,嘀咕了一句,

低下头,无意识的扯下一缕头发放在指尖缠绕,柔软的头发随着她手指的动作不停的扭动,她的身子随着车子左右晃动,身后的马尾不甘的在身后摆动着。

马尾甩过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味直钻入他的鼻端,让他神情一爽:“呵呵,好香。”

一阵温润的轻笑声从车窗里传出来。

99%的人还阅读了:

呼吸过度完整h&女婿主动抱我

h文书包高辣&叶落无痕简暗

世界上最大的胸-疯狂而残忍的掠夺她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