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又嫩又紧的-老爷吮丫鬟奶急猛

- 编辑:网页上传 -

陆鹤年一身青衣素裹,高大欣长的身影意外出现在这间与他毫不匹配的破旧屋子里,清矍冷肃的面孔懊恼而愤怒。诚然,他必是听见云织刚才那番话的。

“侯爷,织织童言无忌,您莫要放在心上。”姜善初忙给自己的女儿辩解,她归去后,女儿在这府上能仰仗的就只有陆鹤年了,夫妻离心也就罢了,父女离心那是万万不行的。

云织站在春凳上,星子般的眸倔强的看着陆鹤年,手里的灵符渐渐被她狠捏在手心里。

陆鹤年心头没由来的一惊,掩过心底乍起的寒意,疾言厉色:“哼!瞧这阵势是想上房揭瓦吗!姜善初,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

“是是是,都是妾身的错,你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妾身头上吧,只要你不为难女儿……”

“娘亲没有错!”云织从凳上蹦了下来,跑到炕前抱着姜善初,怒目而视着陆鹤年:“既然你说娘亲是不祥之物为什么还要让她待在府里头?既然你怕娘亲冲撞了陆家的晦气何不放她出去?你这样把她囚禁再此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跟绑架犯有什么两样……”

陆鹤年的脸色一点点的黯了下去,直到完全发黑!姜善初见状,捂着女儿的嘴,流着泪厉声制止:“织织!不要再说了!”

陆鹤年眯眼看着姜善初,嘴角抽搐眼角抽搐,声音拔高:“来人!把织姐儿拖到房间里关禁闭,没我的允许不准放她出来!”

话落,两个婆子佝偻着身子颤兢兢的走进来强行拖着云织。

云织小小的身体拼命的往母亲那边倾过去,可她只是一个五岁的孩童,她都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更别提保护母亲了。

于是,她开始使用和这个年龄段相符合的本能来抗衡,她哇的一声哭的惊天动地:“我要娘亲!我要娘亲!不要把娘亲关起来!”

陆鹤年心口一窒,有些难受,忍痛一挥手:“拖下去。”

云织走出门口,听见陆鹤年发怒的声音:“……若没大人指教,五岁的孩子断不会说这种话!姜善初,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吗!!”

“我总归要离开的,就是到我死的那一天。人不负我我必不负人,纵有人若负我,我依然不负于人,因为那人……已经驻进我的心中……”

云织听罢,泪水更加汹涌的往外流淌。

娘亲可知,世上的男子根本就不值得女子掏心挖肺,一旦将心交给他,他便无情丢弃恣意践踏!

武安侯府到处都有窦识霞和陆老夫人的耳目,云织大闹后院的事情很快被传进了她们的耳朵中。安静的厅堂内,陆老夫人一身上等绣花丝锦的深色广袖宽身上衣,浓密头发一丝不落的高绾一个乌云髻。清水脸上端庄而严厉,像是已经不苟言笑了好些年。

陆老夫人姓冯名兰芝,冯兰芝是大齐的开国将领冯妙之之妹,云织的祖父陆宗荀和冯妙之是驰骋沙场战绩累累的常胜大将军,天下初定之时,冯陆两家是开国元老赵广麾下的得力干将,当年为大齐立下汗马功劳。然,先皇李贲到晚年怨怼多疑,严厉削弱冯陆两家的势力。到了李政当皇帝的时候,冯家已经渐渐衰落,陆家也已经是一个闲散无权的武安侯。

然而,这里虽是陆家,可还是由冯家人说了算。

尤婆子恭谨为老夫人布了菜,悄然退后。

陆老夫人并未动箸,慢悠悠的问:“织姐儿现在放出来了吗?”

尤婆子小心作答:“侯爷放话,没他命令不准放织姐儿出来。”

陆老夫人鼻翼哼的一声:“若鹤年放她出来,老生也觉不允许她踏进我屋子半步!”似乎又想起什么,叮嘱尤婆子:“也不准她去关雎院,陆家好不容易得子添福,可不能让这对母女给触了霉头!”

尤婆子点头附和:“老夫人放心,夫人那边我都替您交代过了。”

陆老夫人看着旁边空旷旷的座位更是没心情用晚膳了,将木箸一丢,气愤的说:“为了那个扫把星他还想绝食不成?”要不是因为姜善初那个扫把星不能出侯府大门,她早就把姜善初撵出陆家了,那样儿子也就不会对她恋恋不忘!

窦识霞生完孩子,不便来厅堂用晚膳,而大多时间都是儿子陪她坐下来一起用膳,而今天儿子从后院回来时却把自己默默关在书房。

定是那姜善初又使了狐媚伎俩蒙了他的心!

陆老夫人想到这,突然站起:“去书房。”

一群丫鬟和婆子的簇拥下来到了书房,然后陆老夫人却压根没看见陆鹤年的身影,下人慌张来报,说是去了云织那儿。

陆老夫人气的不行,可又无可奈何。

“叫侯爷过来,就说老生有事同他商量。”她担心自己看一眼云织会少活一天。陆老夫人已经把云织看成了和姜善初一样的克星。

99%的人还阅读了:

一个吸上一个添下-美女校花被强糟蹋

b是不是越日越大&太大了吞不下h

1女n男 啊凶猛挺进-小柔性的日记上部书包网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