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千金毒妃_不要进来好痛快出去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想想,这道题是怎么做来着……”时间有些长了,叶凌的记忆都模糊了不少。抱着教科书左望右看,小脸都快要纠结成一块了。

就在叶凌奋笔疾书之际,暗夜秘境出口处——

夜沉渊负手而立,宽大的墨色长袍在山风中猎猎作响,墨发飞舞,俊颜张狂阴戾,邪肆危险!

他浑身散发着地狱王者的寒意,极强极冷,无叶凌在身侧,所有的温柔全部收起。这样的夜王,危险,狠辣,不留情面,声音森寒而淡漠“凌丫头呢?”

被夜沉渊的目光射中,蓝仪老头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只得缓缓出声“夜王殿下,不知您说的是何人……?”

“叶凌……”夜王慵懒邪肆出声,眼底是无尽的黑,从遇到她的那一刻起,就从不曾打算放走她,这是一种执念,而他,亦有这个强大的资本!

他曾经说过,如果有幸遇到那个可以携手终老的人,定会倾尽所有去爱她,如果不幸遇不到那个人,他夜沉渊也绝不将就。小野猫在他心里,凌驾于皇权之上,是他此生最重要之人,他绝对绝对不允许她出事!

蓝仪长老脸上维持着僵硬的笑,无涯老头儿的弟子怎么会跟中央帝国夜氏皇族扯上关系“夜王殿下,叶凌此刻正在秘境中试炼,可是有何事?”

“凌丫头若是在秘境,你不会在这里见到本王!”夜沉渊目光犀利深邃,稳重冷然,一瞬间,四周空气似乎凝固,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强势感觉!

“夜王殿下,老夫不会说谎,那丫头确实进入秘境了,殿下请看这星罗盘——”蓝仪长老一边无奈解释,一边拿出星罗盘,在进入秘境之前,每个人都在罗盘上留下了一道气息,此刻九道气息在罗盘上四处而落,唯独少了一人——云霄剑宗叶凌!

“怎么会这样?”蓝仪瞬间目光严肃,为何那丫头的气息消失了?明明已经在秘境之内——

小野猫绝对出事了!连墨龙诀的气息都被屏蔽了。夜沉渊眼神渐渐深邃,脸色阴霾下来。修长的手一瞬间掐住蓝仪的脖子“本王的丫头若是有事,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这样的夜王残忍嗜血,犹如撒旦附身,危险暴戾!

“咳咳……老夫明白。”后者艰难出声,脸色由红变紫,几欲喘不过气。

夜沉渊冷眸如寒潭般幽冷,一道衣袖残影挥过,蓝老头儿蓝色身影犹如箭羽射向前方古树,生生撞塌了好几棵树,滚落在地,摔了个四仰八叉,半天没缓过劲儿,他的老腰啊……

“殿下!!”身为夜王殿下的贴身侍卫,风一被眼前一幕吓的手脚酥软。

宛若神明的夜沉渊一掌狠狠拍向心口,一滴金色的血液带着无穷的天地之力缓缓被逼了出来,漂浮空中,天地霎时风云变色,隐隐电闪雷鸣。

夜沉渊黑色锦袍染尽鲜血,原本俊削挺拔的身子,此刻看起来羸弱不堪,似乎就像琉璃般碰不得。殷红的嘴唇沾满鲜血,邪肆霸道,桀骜不驯!

风一脸色惨白又铁青,双目赤红!殿下竟然如此不计代价!竟硬生生逼出心头血!以血为咒,同生追踪!这种血咒以心头血为引,需得对方身上有施术之人的媒介,才可同时进行,且施术一次,修为降下一阶!殿下他……

那个女人!自古红颜祸水!都是因为她!风一双拳青筋暴起!

殿下绝对不能有事,夜王殿下是整个血骑的信仰,他在,血骑在!他亡!则血骑灭!

夜沉渊手中不断结印,繁复的印记层层落在金色血液上,他浅色薄唇上,猩红液体滴落,一滴两滴,接二连三,胸膛血液弥漫,血腥味席卷周身。

他却混然不觉得痛,清浅笑意挂在嘴边,眼底邪肆魅惑,他会把小丫头带回来!

“唰——!”同生咒上带着夜沉渊的一缕神识,眨眼间没入秘境内。

原地,夜沉渊盘膝而坐,双眸紧闭,即使这个时候,这个男人仍然给人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红唇邪肆,眉眼如画,倨傲有力的下巴带着凌霄天下的气势!

同生咒直指目标,一刻不停,直直没入沙海上空的黑暗漩涡,方一入内,夜沉渊红唇似血,瑰丽无双,展颜一笑,像太阳般深眸闪着神采“小野猫——”终于找到了。

前方少女一袭耀眼张扬的红色衣裙,就如同一抹耀眼的骄阳,美的让人无法直视,不似一般闺阁女子的娇柔,反而是一种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

柔顺的墨发乖巧的披散在身后,仅用一根红丝带松松垮垮的系着。当走近看见少女一动不动的凌空而躺,双眸紧闭,绝美的容颜面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夜沉渊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僵立不动。

他的咽喉紧窒而干涩。

“阿凌——”夜沉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握紧她的手牢牢握住。

然而,回应他的,是叶凌断断续续似有若无的呼吸。

她的气息一直在削弱,如此下去,后果——

从未慌乱过的夜沉渊,这一刻惊慌失措,脑中一片空白,感觉到叶凌的气息越来越弱,“魍魉幻境——?”夜沉渊手有些颤抖,一字一句喋血出声!下一刻二话不说,伙同同生咒化为一道金光没入叶凌眉心——

“凌凌,妈下午约了张阿姨去湖边钓鱼,你去不去?”叶妈妈乐呵呵的叫着叶凌。

屋内走出一白衣女子“当然要去,怎么能忘了我呢?”女子声音清脆悦耳,是他从未见过的活泼明媚。

“妈,我做点吃的小点心一起带过去。”女子笑咪咪出声,心情颇好。

下午,叶妈妈和张阿姨在湖边钓鱼,叶凌领着一大盒点心过来。接着,在树荫下铺了一块地毯,舒服的躲着太阳,一边吃东西,一边翘着二郎腿,吹着凉风,哼着小曲儿,小日子舒坦的很。

就好像灵界大陆和星辰大陆只是一场从未发生的梦,这就是阿凌迷失在魍魉幻境的原因吗……

“阿凌!”

“阿凌!”

夜沉渊每喊一次,身体都会咳出一口血,但是他完全不在意,一直唤着她,若小野猫醒不过来,就会永远沉睡在魍魉幻境中,一日一日被蚕食殆尽!

蓦然,叶凌吃东西的手一顿,是谁在叫她?狐疑的四处看了看也没见人。

“阿凌,醒过来,你眼前所见,皆是幻觉!”夜沉渊的声音犹如天边的云彩,遥不可及。

“是谁?!”叶凌突然站起来,一双美眸四处环顾,心底不知怎么有种酸涩窒息的冲动。

“凌凌,怎么了?”叶妈妈慈祥的笑看着她。

“妈,你有没有听见有人在叫我?”叶凌疑惑出声,手下意识攥紧。

“这傻孩子,这里就我,你张阿姨,我们三个人,谁叫你?”叶妈妈好笑的摇头。

可她确实听见了,那个声音好熟悉好熟悉。

秘境外,夜沉渊毫不留情又是一掌拍在心口,第二滴金色血液决然离体,如一道流光,没入叶凌眉心。

“噗——”夜沉渊抑制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脸上冷汗淋漓,脸色瞬间苍白。

风一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殿下!!”心头血是何等珍贵之物!那是一个修仙者全身灵力精华所在,如今为救一女子,一次又一次对自己下手,修为连降两阶!

99%的人还阅读了:

黄色小文章&姐弟恋肉宠文

女主角被下药沾污视频&公主师傅温离

东北大炕小说&撞开宫口碾磨子宫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