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流氓_男主糙汉女主娇滴滴h

- 编辑:网页上传 -

原本好好的雅轩阁受教自然也是提前终止,成为有史以来开堂最晚结束最早的一次。

原本三个月的堂愣是只听了三天。

顾仁铭苍穹第一宗师作何感想慕情不知,但白天操练场困煞阵结束后,顾恒就被满脸严肃的顾仁铭叫去了前殿到现在还没回来,可想而知。

慕情觉得就算天塌下来还有顾叔叔在呢,等他回来,再大的事也不算事。

顾仁杰是顾恒的父亲,是苍穹的穹天天尊,更是慕情从记事以来唯一景仰的长辈。

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自己同顾恒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穹天师尊就是自己的父亲。

然而大了些就知道并不是她所认为的那样。

但顾仁杰已然成为生命中那不可或缺的人,是同顾恒一样的父亲的角色。

慕情感激感动,心中牢牢永远留了个位置。

伴晚的晨院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收拾起了行囊,准备明日一早离开天山苍穹。

慕情双手背后,大摇大摆的走在晨院里,院里有许多厢房,来来往往的各家子弟不时的朝着慕情望去。

因为慕情的衣服实在太炸眼了,简直就是一抹红慕公子行走的人生标志。

如果顾恒此时知道慕情跑来了一堆男子所居住的晨院,怕是要提着他的三尺长剑光速袭来,而慕情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都别想再踏出后山半步了。

慕情心里笑嘻嘻东打招呼西点头,一点也没有一个姑娘此时该有的回避心。

不禁感叹,原来男子生活的习性是这个样子,不说多干净,但也不多整洁,可比她顾师兄差太多了。

每经过一个房门慕情就看看,有秉烛夜谈的,有喝酒耍剑的,更甚慕情路过一处窗户未关正在洗澡的…

“嘿哟!身材挺好就是矮了点。”慕情心道。

幸好人家是坐在木桶里,不然倒是说不清是慕情吃亏还是那男子吃亏了!

慕情一身男装傍身坦荡荡,怕是此时她都忘了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子了。

听说了明日各家弟子就要下山,慕情便想跟几个熟人道个别。

有道是别后不知君远近,这一走怕是不知何时还能再见。

不说她是个多么多愁善感的人,但也会有人之常情。

司凡南神动色飞道:“别伤感呀慕兄!乌家大公子今天在操练场不是说了吗,下月初五在不夜城设了鸿门宴,指名道姓邀请各仙门新秀前去!到时候我家定是派我过去,因为我师叔的突然避世,使得近几年前来拜岭南天衍的人是越来越少,我父亲又最是好面儿,定是要拿我去充数的!”

慕情强忍着心里的笑意,论伤感还差着远着呢!

听着耳熟道:“你师叔好好的干嘛无缘无故避世?”

这不问还好,一问站在司凡南身后的三四个伴读少年齐齐面色隐晦的看着慕情。

慕情不知所以然,心里嘀咕着:“你们这么看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嘛?”

司凡南窃窃:“慕兄...那年修仙大会你上台当场生放死尸,红枫林为无面首立墓,我叔父都在...”

这么一说慕情印象中倒是模模糊糊有那么一个人…

当初修仙会有个个头不高的小老头,一把年纪说话倒是铿锵有力,依稀记得这老头儿当时不知道怎么,同她说话说一半就气血旺盛起来。

涨的满脸跟煮熟的虾子似得,后来又莫名其妙的走了,她连话都还没说完。

等她回到苍穹后就被顾叔叔一顿好训,最后无缘无故的竟要让她去岭南天衍道歉。

让她道歉她怎会愿意,一没有理由,二没有道理,自然跑去天山顶待了半年。

还乐得逍遥自在无人管。

至于红枫林那次她是有点懵的。

她当时根本不知道前去的岭南天衍的人中有这个老头儿,连见都没见着!

事后就听别人说岭南天衍有位德高望重的长老突然避世隐居了。

当时她还在感叹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跑去那个无人的深山疙瘩当起了野人!

最后顾恒告诉她那老头是因为她的一句话悟透尘世。

慕情她哪回信,只当顾恒又拿她说笑,开玩笑道:“我倒是不知自己还有拯救苍生送人归西的本事!”

这么一忆慕情倒是知道司凡南说的叔父是谁了。

一脸惊讶道:“你说的是那个司徒明朗?”

司凡南擦擦额头不存在的汗,他叔父当年怎么着也算个名震四海的人物!

然而在慕公子这里竟是需要想上半天…

不知该笑还是该笑道:“慕公子记性真好,还记得!”

虽说自从那件事后他父亲是特别不喜慕公子,但他司凡南却是喜极了慕公子!

原因就是叔父走后天衍再也没人天天逼着他苦读仙门传记了,连每天五更就要从柔软的大床上爬起来修炼都省了!

他爹门中事物又极多,根本顾及不到他,使得他这几年是潇洒又自在!

这都得感谢慕公子!

慕情在晨院第一个来到的就是司凡南的厢房。

要说这司凡南,慕情在没来他住处之前虽然知道司凡南是个仙门嫡系子弟,但没想到司凡南这岭南天资最差的嫡系子弟的背后竟还是个富家公子哥!

岭南距离天山并不远,可以说是隔壁,但就这么近司凡南此次前来还是配带了三四个随从!

这可是其他仙门子弟都没有的,除了说司凡南很受天衍家主的疼爱就是公子哥儿的命。

再者厢房中别人的床上都是苍穹提供的一枕一席一被,到他这里却是自带的金丝边儿的绒被!

除了家底殷实,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因为司凡南说下月不夜城还能再见,慕情便就告了别,在司凡南一度盛情邀约下答应了下月也会出现在不夜城。

至于下月百家围猎,慕情自然是少不了要去凑热闹。

顾仁杰当然不会让慕情去下月的百家围猎,定会派顾恒去。

既然顾恒能去,倒时候...慕情嘿嘿一笑。

仰天感叹道:“哎呀!现在穿男装真是越来越轻车熟路啦!”

兜兜转转慕情来到一处比较其他厢房周围较静的房前,左右两边都没人住,所以看着清净了不少。

慕情估摸着应该不是房子的问题,厢房都一样,是好的,应该是没人敢住在这里。

屋中灯未开,慕情迟疑了一下,天色还未大暗。

心里嘀咕着:“难道这么早就睡了?”

然而正准备转身离去,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叶枫白衣飘飘,长发微松的走了出来。

慕情挑眉:“叶兄你没睡呀!”

叶枫嗯了一声:“走吧。”

慕情:“…”

看了看一脸正色的叶枫,她没想到叶枫会知道她此时来找他是干什么…

不过既然是云雾天机大弟子,是仙门杰出新辈,又有什么不可能是不可能的,自然也是能想到。

慕情轻咳一声:“估摸明日叶师兄也该回云雾了,白天时捕获的那一缕魂魄想借叶师兄的清心剑融合进无头兄的身体中…”

“嗯。”

慕情面色尴尬:“下午听说你去了戒律堂...”

“嗯。”

慕情看了看一脸无常的叶枫,这到戒律堂请戒必是要挨上几戒尺的。

想着高高在上的叶枫就因为自己几句话,挨了戒尺,估计可能是这翩翩少年郎不染人生的第一次污点存在。

逢人皆知云雾大弟子叶枫是个品洁高尚修为了得,为人严肃品行端正,刚正不阿自严自律的杰出少年新辈。

从未听过叶枫有过任何令人可说道的负面之事。

如今在苍穹突然受戒,私下早已如市井流言传疯了。

有说人无完人不可能一点错都不犯的。

有说为何在云雾叶枫从未触犯戒规反而是刚到苍穹没几天就突然犯了戒,说不定是天上苍穹的人故意为之。

为的就是踩压天机的气焰,暗示苍穹仙门之首的地位不可撼摇!

众说纷纭,说的切都头头是道。

然而只有慕情心里清楚,倘若她不说昨晚之事也没人会知道。

而叶枫却还要毅然决然的受戒,不知是夸他有点板木,还是说他是个木板!

人都挨过了,再说什么也无意。

慕情只得心中暗暗把叶枫受戒的原因揽在了自己身上,想着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弥补一二。

慕情走在叶枫前面,半试探半随意道:“下午刚受戒这时就不怕又去了后山触戒了吗?”

身后的叶枫脚步很轻,但能让慕情感到身后就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

叶枫浅浅的声音传来:“已同宗师请示过。”

慕情脚下一绊还好反应快迅速转了个身。

面向叶枫停下来:“什么!顾仁铭知道无头尸的事了?!”

“嗯。”

慕情舌头打转,这个顾仁铭的为人大家清楚她更是熟知!

不喜欢无矩无礼的她就算了,眼下更知她在同邪祟打交道,还要帮助邪祟!

依照开堂第二日堂上的那一番理论,顾仁铭定是要把她暴尸三日外加十遍仙门传记才能消气!

捂着胸口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顾顾顾仁铭没拿着他的戒尘嚷嚷着要收了我吗!?”

叶枫看着眼前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的慕情,眼神闪过一闪而逝的光。

“没有。”

感觉自己小命不保,慕情有些怀疑叶枫的话。

这不是顾仁铭的风格啊?

哪怕下午操练场一乱乌龙一搅,但依照他那么严厉不苟不允许有一丝有违世道的底线,理应是第一时间派顾恒把他抓了去才是…

慕情小心翼翼道:“叶兄你可知是为何?”

叶枫不语,看向前方。

慕情见叶枫不说话,又突然想起白天他明明一脸不愿帮她收集无头兄三魂一魄却又突然间改变主意的事。

微微疑惑道:“还有,叶枫你为何突然又愿意帮我了?”

难道顾仁铭之所以还没杀过来其原因同突然改变心意的叶枫一样?

那么会是因为什么?

看着慕情大有你不说我便不走的气势,叶枫轻叹一口气。

“我现在也不确定,需融合那一魄怒后才能告诉你。”

嗯?叶枫这么一说慕情愈加感到神秘了起来。

既然神秘必是好奇一二,好奇就开始躁动起来。

躁动起来的结果就是脚下抹油,带着叶枫以平常三倍的速度来到了她的藏宝洞前。

突然觉得自己无意间捡到的无头兄是不是好巧不巧中了仙门第一狗屎运。

只不过这运香不香,好不好,就像叶枫说的,等融合后无头兄的一魄怒,才能见分晓。

慕情刚到洞前就朝里面嚷嚷了起来:“无头兄!我来啦!瞧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霎时洞中底部传来叮叮当当碎物的响声。

慕情:“...”

99%的人还阅读了:

娇妻偷偷被人骑—dior花蜜水

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_大肉棒操射游泳教练

第二书包高辣网文-做爱舒服嗯嗯嗯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