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群娇交换_为什么被男票顶得要死要活的

- 编辑:网页上传 -

“好,我们也是要下班的。”子丰点了点头,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再若白身上看到当年那个极其骄横可爱的小狐狸,总是不经意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当年的那个袁子丰,总是不经意的想要表示些在心里颤动着的温柔。

小狐妖还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然后转身往最近的商场跑过去。

袁子丰看了一眼远远跑走的还在招呼着自己过去的若白,然后抬头看向极其刺眼的太阳,丝毫不眨眼的直视着最温暖也是最威胁的世界之王。

伟大的神啊,如果真的有一切的结局的话,请让这个最脆弱的孩子回到你的怀抱吧,请让她能笑着活着笑着死去吧。

“子丰!快点!”若白跑走了好远但是发现子丰还站在原地不动,只好喊着他快点。

“是!”子丰低下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脸上竟然有两行热泪滑了下来,匆匆的擦掉还小声的自言自语说什么太阳实在是太热了,才加快脚步跟上去。

自从和妹妹打完电话的谷三彻底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索性就拿出来以前骗女人的招数来哄关葭。这个小丫头说喜欢哪个就当场买下来,小丫头看了那件衣服冲进去就买下所有的同类颜色,就是小丫头看了哪个代言人帅没有找本人来,还恨恨的瞪了一眼无辜的广告牌。

最一开始关葭还制止呢,后来看自己越制止就买的越多,只好一路只看着地往前走,哪怕是不小心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冰激凌都被拽过去买了一个最大份的巧克力船。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啊,不会是给别人的假的吧?”关葭发现等着买东西的时候是老狐妖最安静的时候,为了保证更少的花钱只好拽着谷三聊天,没有话题只好聊聊经济的问题,说到“假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周围人才小声的问出来。

“我们家在,在我们自己那儿就很有名,怎么会在这儿没有什么产业啊。”谷三那句妖界没有出口就变成了我们那儿,“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前后好几对排队的情侣看了一眼谷三又看了一眼关葭,小丫头只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拽了下老狐妖的衣角示意他小点声。

“没有想到我竟然也有这种时候啊。”关葭偷偷的把头埋在谷三背后轻轻的说着,嘴上说着浪费,拿着喜欢的人送的喜欢的东西简直是辛福感爆棚,“就像是特别俗套的玛丽苏似的,每天就是在一起玩这个玩那个的。”

谷三静静的感受着身后有整个世界的微妙,有点痒痒的有点毛毛的,稍微调整了一下站姿让自己显示的更威武一点,“以前是因为我的错,现在既然我已经在这里了,就一定会让你活的最开心。”

旁边不明真相的情侣们更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两个人了。

“你别总这么一本正经的,我总觉得是要出事了。”关葭轻轻的拿小拳拳捶了一下老狐妖的背。

被打完的一瞬间老狐狸整个人的毛儿都要炸起来了,是那种期待了太久终于得到了兴奋不已,有一瞬间声带都是抖的,“你还想玩什么,今天统统满足你。”

四周的情侣们开始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奸情了。。怎么这么腻乎的奇怪啊。。

“算了吧,以后有的是时候出来啊,慢慢实现吧。”关葭抬起头就看见四周的人都以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和谷三。

看什么看!没见过情侣几百年没见过的啊!看你们没有世面的样子!

好在谷三拿过冰激凌就和关葭继续浪浪漫漫的往前走没有注意别人的表情,不然就会出现“瞅我干啥”“瞅你咋地”“不咋地”“那你瞅我干啥”的循环,然后打一架吧缉灵所招过来。。

“可能是以前什么都没有做过,太久没有见到你,所以可能稍微有点热情过度了。”谷三还想去给关葭买点东西的,发现自己这个肉身已经不能承受更多的购物袋才反应过来自己有点用力过猛。

关葭想要拿几个袋子被谷三拒绝,然后还是继续去抢,又被谷三灵活躲过。知道小丫头假装生气的一点瞪眼,老狐妖的胜利就结束了,乖乖的递过去几乎没有重量的三个纸袋子。

“我知道你想对我好,但是哄女生不是这个手段的嘛。”关葭是不知道谷三用这个手法骗过来又伤了多少女人的心才这么说的。

谷三认真的点着头,一点不觉得自己在这种事情上认真起来特别的搞笑。

“其实最难得的就是能够慢慢的走啊。”关葭傻的可爱的教几千年的老狐狸怎么去爱,不过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她就是这么安慰一千年的小狐狸的,“现在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啊,关键是几十年之后我们还是能一起出来就好了嘛。”

谷三还是一本正经的点着头,但是脑子里想的是要劝关葭把自己变成不死的状态,这样就真的完美了。

“你怎么都不说话?”关葭看了一眼谷三,皱了下眉头,“我说的不对嘛!”

“你说得对,因为你声音好听所以我没说话。”谷三的情话张嘴就来。

这句情话换来了一个娇嗔的拳拳。

子丰带着超级欢脱的若白进了商场,刚刚好在谷三和关葭离开之后才到的,不然两方见面会很尴尬的。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啊?”子丰大概看了一眼商场里比较容易惹怒若白的地方,比如说是刚才差一点惹怒了谷三的狐皮大衣就是子丰第一个要躲避的目标,“你看那边的那家店,上次你不是说喜欢的嘛?”

若白就超听话的把头转到了没有狐皮大衣的方向,还傻乎乎的问了一句“什么店?我什么时候来过儿这儿嘛?”

“那可能不是这个商场吧,你去的地方太多了我记错了吧。”子丰云淡风轻的往若白看的方向走过去,这样若白就不会在转头问自己的时候看到不想看的了。

果不其然若白就颠颠儿的跟着子丰后面,连头都没有回。

这真的没有太久的相处做不到的状况啊。

“话说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啊?”子丰依旧是在看周围的东西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还要不停的问着若白话不让气氛尴尬起来。

若白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随口接了一句,“你买给我啊?”

“我只能帮你拿着包儿,我一穷二白的,连命都是你的,我拿什么给你买啊?”子丰也是不怎么走脑子就回了这么一句,发现话里有点暧昧的因素就赶快补救一下,“毕竟你是谷家的大小姐,我就是个死道士。”

深陷在四周商店里的若白应该也没有听清楚,只是呵呵一笑,“那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买给你。”

我喜欢的你买不给我的。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子丰嘴上还是说了声谢谢大小姐之类打趣的话。

“其实我想要的就是普普通通的活着。”若白被旁边的普通情侣和普通父子深深吸引住了,充满着温暖和情怀,这是绝大多数的动物或者是妖所体会不到的,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妖精拼命往人情堆儿里面扎。

“等到掌门回来就好了。”子丰说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心情,应该是什么口气,所以只好以最平静的语气说着。

其实若白应该也是一个渣女才是,明明知道着,明明还喜欢着别人,但是不推开,甚至心里也不清楚就是对身后那个存在是什么样子的心情,就这样耽误着自己和别人的生命。

两个人都想着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都想假装着以前的样子就好,都想着还是那种生死相依没有其他影响的活着就好。可是最不可能的就是把眼睛从自己爱的人身上挪开。

子丰是这样,若白也是。

“你不觉得我们都是在为别人活着的么。”若白忍不住感叹起来,最讨厌对感情不明了的人,可偏偏自己就活成了这样,对自己也讨厌了起来。

出生就是为了谷家活着,后来是为了三哥和杜若白活着,想来想去一千年的妖生没有自己的决定,只是一路被命运赶着走。

子丰看了一眼若白,也许是从来没有奢望过想常人一样活着,所以选择了出世,“有可以为之活着的目标就很好了。”

小狐妖不经意的转过头去看袁子丰,子丰也刚好在看小狐狸。

两个人愣在原地的时候有些人从他们之间穿过去,就仿佛是几百年的岁月匆匆的在两个人之间过去,什么都变了,但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物是人非的人间道里竟然有物非人是的时候。

“子丰,哥。”小狐妖大声的叫了一声。

“恩?”袁子丰眯起眼睛笑起来。

也许只是觉得她是妹妹吧,是亲情假想成爱情了吧。

“我们去买衣服吧!”若白趁机溜到了一家服装店。

子丰摇了摇头,慢慢的跟上去。

关葭和谷三买了一大堆的吃的和饮料开开心心去了被他们两个包场的电影院,最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还特别正襟危坐的观看电影,然后不一会老狐妖就趁着黑乎乎的一片悄悄的拽住了关葭的手。

99%的人还阅读了:

bl道具play珠串震珠_白灼从大腿间流了下来

韩国风俗媚娘集锦&新娘群np肉

小受后面塞二十四颗珠子_特殊奖励制度干柳馨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