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道具play珠串震珠_白灼从大腿间流了下来

- 编辑:网页上传 -

翻了几页,这本书多是讲算卦预测,梵音快速的从头翻到尾,发现没有自己想要的,便将书放了回去。

深吸了一口气,梵音拿起了第二本……

一上午的时间,梵音就这么在藏书阁度过了,梵音并没有放弃,一本接一本不求甚解的看着,等藏书阁里半人高的蜡烛自燃起来时,她才意识自己该回去了。

“啊——”

许是保持一个姿势久了,梵音腿麻的厉害,一步还没迈出去,身子就朝一边歪倒,吓得她轻叫一声。

下一瞬,她却意料之外的没有倒在冰凉的地上。

“小心!”

不盈一握的纤腰被坚实的臂膀紧紧扶住,温柔担心的声音响在耳边,来人呼出的气吹在梵音的脸颊上,她敏感的一抖,脸也不争气的红了。

靠着身后人的力量,梵音终于站稳了脚步。

她回头,语气是不自觉的娇嗔,“不去陪着我未来的嫂子,你来做什么!”

黎忻的脸上有些懵,他不解的看向梵音,“什么嫂子?”

还装!

梵音气愤的使劲一脚踩在黎忻的脚背上,黎忻只是轻哼了一声,梵音却差点疼歪了嘴。

一时无名的怒气委屈上头,梵音拖着自己还不大灵便的腿,一瘸一拐的跑了。

黎忻的一双眼睛里满是不解,自言自语的问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

好几日不见梵音,他听师弟说梵音去了藏书阁,也不修练了,梵音前脚进了藏书阁,他就在后脚跟着,默默的陪着梵音在藏书阁待了一天,两人虽是没有交谈,却令黎忻觉得莫名心安。

只是刚刚梵音的态度,让黎忻有些摸不着头脑,恍然不觉自己是那里惹到她了。

黎忻叹了一口气,交上钥匙换回自己的玉牌,出了藏书阁。

一出门,黎忻就看到同样是刚出门的安经羽。

自安经和死后,安经羽似乎也变得不那么冰冷了,看了黎忻,还是他先打的招呼。

“黎师弟。”

别人都向自己打招呼了,黎忻也不好再板着一张脸,他朝安经羽点了点头,“安师兄。”

两人沉默着一前一后的走着,就像两根会行走的木头。

好一会儿,黎忻像是想到了什么,纠结着开了口。

“安师兄,你那里可有什么哄女孩子的法子?”

“啊?”

安经和抬头,眼里是两人的思维不在一条线上的疑惑。

黎忻烦躁的挠了挠头发,他也是病急乱投医,问谁不好,偏要问安经羽这个眼里只有修炼的修炼狂魔。

不想安经羽还真的思考了起来,他有些试探着道:“送礼物?还是带她出去玩?”

黎忻看着安经羽的眼光突然怪异起来,安经羽忙要解释,却差点咬了舌头。

“我小的时候,我父亲就是那么哄我母亲的,我不是——我——哎!”

说了半天,安经羽也没有将自己想要说的表达清楚,便恼怒的住了嘴。

黎忻倒是思考起来,“这两个法子,也不是不行,却不够诚心……”

看梵音的样子,怕是生气的狠了,这些小打小闹想来是不会有什么作用。

黎忻眼睛里光一闪,他看向安经羽,“你说我带她去看幻海怎么样?”

幻海在青天门往北三百里处,每到日出时,海上就会飘起七彩的雾气,变换为万事万物,看着十分的瑰丽。

梵音来了青天门,还没有真真正正的出去玩过,那样的景色,她一定会喜欢的。

安经羽的眼神中划过思考,幻海吗?

黎忻越想越觉得此计可行,他匆匆的辞别了安经羽,回去准备东西去了。

安经羽看着黎忻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随后御起了飞剑,往梵音的二层小楼处去。

敲了敲门,安经羽就静静的等在门外面,好一会儿,梵音的脸才出现在门后面。

“安师兄?怎么会是你?”

梵音诧异开口,她跟这人也没多熟啊,这人突然找自己做什么?

安经羽局促的捏了捏手指,终是鼓起勇气,想说的话到了喉咙口,却是换了一句,“师妹,我最近接了个任务,有二百贡献点,师妹要一起吗?”

所以说,万年开花的铁树最是恐怖,不仅思维缜密,还极会下套儿。

梵音的双眼陡然发出亮光,二百贡献点啊!自己得杀多少妖狼兽才能换到?

想也不想,她就连连点头应了下来,只是等她答应了之后,却突然有些犹豫和纠结,“可是我最近都在藏书阁,师兄若是着急,不如去找别人吧。”

安经羽顿了一瞬,随即不放弃的问道:“你去藏书阁,是要找什么书吗?”

忙碌了一天还没有结果的梵音终于找到了倾诉对象,她的脸垮下来,可怜兮兮的说道:“我只是想找一本教我布阵的书,我看了一天,眼睛都疼了,连个将布阵基本知识的都没看到,全是讲怎么算命的。”

安经羽突然轻笑一声,收到梵音瞪过来的目光,他才收敛了些,道:“藏书阁的书,都是分等级的,你要找布阵的书,就去四楼找那些紫色的光团,里面应该都是,布阵的书基本没有人看,所以都放在了不显眼处,你多找找,就会看到的。”

安经羽还是头一回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不觉就有些口干,等他看到梵音那兴高采烈的样子,顿时什么不适感都没了。

“原来是这样!”

梵音差点高兴的跳起来,随即意识到安经羽来了这么久还站在房门外,忙尴尬道:“师兄进来喝杯茶吧。”

安经羽摇头,“不早了,我说完几句话就走,你也早点休息。出发的时间在三天后,你找到书带出来都行,不耽误出发,你收拾好来找我就好。”

梵音点头,“能这样两不耽误,自然是最好的。”

说定之后,安经羽就离开了,梵音仰躺在床上,笑着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梵音一骨碌爬起来,收拾收拾就奔去了藏书阁。

快步登上楼梯,梵音从书架间走过,寻找安经羽所说的紫色光团。

的确是像他说的那样,这一排排看过去,入目全是五颜六色,几乎能晃花梵音的眼睛,却看不见一个紫色的。

也不知走到了哪一个书架,梵音刚要转身,却在角落看到了一个极不起眼的紫色光团,光芒比其他的要暗淡许多。

更奇怪的是,那紫色光团放在地上,像是谁故意藏起来的一样。

梵音蹲下去,小心的用手里钥匙去触碰光团。

带着灵气的钥匙刚一触碰到光幕,紫色光团突然光芒大盛,自己飞到了旁边书架的一个空位上。

叮咚一声,地上留下来一枚玉环。

这一变动成功令梵音愣了一下,她捡起玉环,走到了紫色光团前,再次插进钥匙。

这次倒是没什么奇怪的,紫色的光芒淡了淡,随即消失了一半,露出里面的书籍。

梵音将书籍拿了出来,就看到首页有“九幽裂天阵”五个字,刚翻了几页,她面上就难掩震惊,喃喃道:“这是——杀阵?”

快速的又看了几页,梵音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阵法无阶阵力有阶。

阵法说的是阵的形制,种类,布置方法等,阵力则是阵法布置出来的威力,与布阵者自身的修为和用作阵眼的物品等级有关,最高可到九阶。

九幽裂天阵可在一定范围内制造一个独属于布阵者的境,在这个特殊的境中,布阵者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若到九阶,布阵者挥挥手便可裂天杀神!

梵音随意的靠坐在书架边,将书摊开在膝盖上,开始默诵书中的内容,她对书中挥手可杀神虽不怎么相信,但这阵二三阶的威力刚刚好用在自己的小楼外面。

梵音自小就记忆力超人,一中午的时间,半本书就下去了,等她再翻一页时,却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看着和前一章根本无法衔接起来的内容,梵音心里疑惑大盛,难不成是这书有错误?

只是等她将书大略的从头翻到尾才发现,这并不是书出了问题,反而应该说,这书被人重新装订过,看着是一本书,实则是两本。

而且那第二本书,还是梵音无比需要的速度功法。

梵音重新拿起了那枚玉环,放到了一侧的绿色光团上去,之见绿色光芒迅速暗淡,直至变为毫不起眼的淡绿色。

再朝那紫色光团看去,果然比周围别的光团光芒更刺眼一些。

看来这是有人故意为之了,而且有很大的可能,这本书里多出来的东西,根本不是藏书阁原有的。

梵音对这本九幽裂天阵的兴趣更甚,至于多出来的那本功法,梵音同样将它视作了囊中之物,更加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黎忻收拾好东西,跑去找梵音时,发现梵音并不在,想起前几天刚在藏书阁见过梵音,又跑去了藏书阁。

只是看着梵音沉思读书的样子,要带梵音出去玩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在一边静静的看了好久,黎忻终是摇了摇头,“算了,去幻海的事情,还是过几天再说吧。”

只是这一耽搁,梵音就不见了。

不仅梵音不见了,安经羽也不见了。

黎忻站在空荡荡的二层小楼前,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不仅大雨滂沱还阵阵阴风拂面。

梵音再次出现,是和安经羽一起出现在幻海边上。

99%的人还阅读了:

韩国风俗媚娘集锦&新娘群np肉

小受后面塞二十四颗珠子_特殊奖励制度干柳馨

好烫好大h骑马&舒虞的全部小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