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娇公主与莽驸马肉段

- 编辑:网页上传 -

安初瑶眼疾手快向后撤了几步,躲开了黑衣人的这一击,又瞬间甩出自己手中的长鞭。长鞭在安初瑶的手中就像是个有生命有思想的战斗者一般,灵活自如地和黑衣人过招。

可是安初瑶毕竟是个女子,比不上黑衣人这种江湖老手,逐渐体力不支了。黑衣人看出了安初瑶已经是强弓之弩,于是加快了。攻击的速度。一个转身,安初瑶手中的长鞭已经被黑衣人给拽住了。

“初瑶,小心!”安靖站在一旁,想要帮安初瑶可是根本提不起内力,只能干着急。

“呵呵呵。”

黑衣人嘲讽的笑了几声,随即用力一拉长鞭。安初瑶并没有想到黑衣人能抓住她的长鞭,所以毫无防备的向黑衣人扑过去。

眼看着安初瑶就要扑进黑衣人的怀抱的时候,安初瑶站稳了脚跟,尝试着把鞭子从黑衣人手中抽出来。可是长鞭在黑衣人手中就像是他的本体一样,不管安初瑶怎么拖拽,鞭子都在黑衣人手中甚至纹丝不动,安初瑶有些恼怒了,可是也可奈何。

“姑娘,劝你不要和我作对,如果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黑衣人高高在上的看着安初瑶得意的说道。

“哼!我是不会屈服的!”安初瑶也不屑地看了一眼黑衣人,倔强的说道。

“哈哈哈,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黑衣人眯起了双眼,右手使出十成的力量向安初瑶打去。

安靖见安初瑶已经很危险了,于是立马动用被压制的内力跑到安初瑶前面给安初瑶承受了黑衣人这一掌。安靖瞬间吐了口血,脸色迅速变得苍白。

“二哥!”安初瑶跪在地上,抱住了安靖,还不停的摸着他的额头。

“你没事吧?”安靖用虚弱的声音问道。

“没事,我没事!你别说话了!”安初瑶带着哭腔摇着头回答道。

“哈哈哈,真是个好哥哥,可惜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黑衣人眼中充满了狠绝,打算把他们三人都杀了。

这时肖黎突然大声喊了一句:“快看!山莲开花了,现在可以摘了!”

黑衣人听见了肖黎的话,转头看了一眼山莲,果然已经可以采摘山莲了。可是黑衣人还是不打算放过安家兄妹,并没有停下手上的攻击。

“再不采摘,山莲就要凋谢了。”肖黎看见黑衣人想要杀了安靖,立马说道,想要制止黑衣人。

果然,黑衣人听到肖黎说的这句话,立马不攻击安靖了,而是飞身冲向山莲。

安初瑶看见黑衣人要夺走山莲肯定是不愿意的,于是她焦急的对肖黎说道:“黎姐姐,别让他采了山莲!”

可是安初瑶说这句话的时候,黑衣人已经离山莲一臂之遥了,肖黎就算是现在下去也来不及了。而肖黎也并没有想要下去采山莲的意思,而是现在旁边看着。

此时月光已经完全照在了山莲上,山莲中间的花蕊越来越亮了,还开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香气,似乎夹杂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黑衣人并没有想这么多,直接伸手去采山莲了,还发出了得逞的笑声。可是当他的手触碰到山莲的时候,他突然惨叫了一声,让肖黎严肃起来。坐在一旁的安初瑶也疑惑的看着黑衣人。

如果现在近一点的距离,可以看见黑衣人的手被山莲给扎破了,然后山莲下面的一团黑乎乎的虫子就顺着扎破的皮肤中进入到黑衣人的身体。这些虫子很小,只有米粒大小,通体黑色腹部却在发着白色的光。一瞬间,黑衣人的面部表情已经逐渐变得扭曲。可是虫子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一直往黑衣人身体里钻。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景的肖黎和安初瑶都已经看呆了,她们没想到山莲下面还另藏玄机。而安初瑶怀中的安靖因为身受重伤已经昏死过去了,所以并没有看见着诡异的一幕。

黑衣人的惨叫声越来越弱了,他的脸上开始出现虫子爬动的痕迹,这让肖黎不禁感叹这虫子的厉害。黑衣人终于支撑不住了,瞪大了双眼从悬崖上摔下去了。

原来山莲还有这一招,所以那些武功高强的人都死于这些虫子的。眼看着山莲的花期就快结束了,肖黎还是不知道怎么办。

“黎姐姐,怎么办呀?”安初瑶也很着急,有了黑衣人的前车之鉴,安初瑶也不好有什么动作,只能向肖黎寻求办法。

肖黎陷入了深思,要想采山莲必然要触碰到山莲,那如何不让这些虫子出现呢?

肖黎抱着自己的包袱,突然摸到了一个硬物。她想起方雄给她的一支短笛,当时方雄说这是西梁的控虫笛,能够控制虫子。一路上肖黎也没遇到什么危险的虫子,所以她就把这支短笛忘记了。

她从包袱中拿出短笛,然后轻轻吹了几声。短笛的声音很特殊,至少肖黎从没听过这样的音色。只见山莲底下的虫子听到了肖黎吹奏的声音好像都迅速散开了。肖黎欣喜若狂,没想到方雄给的短笛连这种虫子都能控制。

安初瑶因为离得比较远,并没有看清山莲下面的变化,就只看见肖黎开始吹起了短笛,让安初瑶疑惑不已。

“初瑶,你轻功怎么样?”肖黎放下短笛,看着安初瑶问道。

“还可以,这种悬崖峭壁还可以勉强对付。”安初瑶眨了眨眼如实回答道。

肖黎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能下去采山莲吗?我有办法对付这些黑色的虫子。”

安初瑶听了之后,思考了一会,还是选择相信肖黎。她把安靖放在一个平坦的地方,然后走到肖黎跟前。

“我该怎么做,黎姐姐?”安初瑶严肃的问道,这次她必须认真对待。

“你知道用轻功下去采山莲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肖黎胸有成竹地看着安初瑶笑着说道。

安初瑶点了点头,足尖轻轻点地,飞身一跃已经到了离山莲不远的地方。

“你先等会!”肖黎对着安初瑶大喊道,随即开始吹奏短笛。

安初瑶很听话的没动了,因为近距离能看到虫子的走向。安初瑶看见这些黑色的虫子伴随着肖黎的笛声迅速散开了,山莲下面什么都没了。

“黎姐姐,没有虫子了!”安初瑶欣喜地说道。

“初瑶,就是现在快点把山莲采下来,要不然它就要凋谢了!”肖黎看着安初瑶着急的喊了一声。

安初瑶也不敢有太多的耽误,直接把山莲采到了手。当山莲被安初瑶采下来之后,那些黑色的虫子纷纷死亡,让安初瑶看着有些害怕,立马飞上来了。

“我拿到了!黎姐姐!”安初瑶高兴地向肖黎跑来,眉间都是喜色。

“好,采到就好了!”肖黎松了一口气,要不是这短笛,她今天就要丧命于此了,方雄又救了她。

“这个还是给黎姐姐你保管吧。”安初瑶把山莲递给肖黎,摸了摸脑袋说道,“我可不敢弄坏了这朵山莲。”

肖黎也没有犹豫,接过山莲用一块干净的布包裹住,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包袱里。

“那我们现在就赶去找毒王吧!”安初瑶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安靖说道。

肖黎知道安初瑶担心安靖,所以并没有反对,点了点头帮着安初瑶把安靖扶起来。

因为安靖一直昏迷不醒,肖黎和安初瑶只好一个扛着一边,把安靖带到了方雄的药园。安初瑶和肖黎已经累得趴在桌子上了,安靖真的太重了。

“回来了?小黎儿?”方雄立马从房间里冲出来,高兴地看着肖黎。

“怎么后面还跟着两个人?”方雄很好奇,眼中带着警惕。

“方爷爷,这是我这一路上的同伴,没有他们我可能都采不到山莲。”肖黎解释道。

“嗯,你采到了山莲?”方雄点了点头,还是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对!”

说罢,肖黎从包袱里拿出了山莲。方雄接过山莲,眼中充满了惊喜,他没想到肖黎真能把山莲带回来。

“我要立马去研制七日颠倒迷魂散的解药了。”说罢,方雄就要起身进自己的药房,这是被安初瑶叫住了。

“前辈!等一下!”安初瑶着急的叫住了方雄。

“怎么了?有什么事?”方雄转过头看了一眼安初瑶,可是心思全在山莲上。

“能不能先帮忙看看我二哥。”安初瑶红着眼睛说道,“我二哥身中剧毒还受了重伤,能不能帮忙看看,之后晚辈一定有重谢!”

说完,安初瑶还对方雄施了个大礼,表示自己的诚意。方雄看见安初瑶这么求他了,他就看了一眼安靖。

“这个毒不算太毒,你让他把这个吃下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他强用内力,导致经脉受到了损伤,需要静养一年。这一年内最好不要动用内力,否则很容易把体内没有清除的毒素扩散。”

安初瑶认真的听着,把方雄的话都记下了,然后接过方雄手中的解药,给安靖喂下去了。安靖的脸色瞬间红润了,看起来有些许生气了。

安初瑶感激的看着肖黎和方雄,说不出话来。

99%的人还阅读了:

最刺激男女摸下面视频—舌头在我腿间疯狂的律动

舌尖卷住花蒂&爱他明月好gl全文阅读

两指轻摁住花珠np-我被3个老汉一起玩弄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