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女市长家的男保姆第100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又是一日天朗气清,风和日丽。

院子草丛里开出了不知名的小小白花,像个害羞的女子在一片绿色中娇娇怯怯抬起了头,鼓足勇气争那明媚的春光。

天际露出了一点鱼肚白,唐氏一醒来就去掀顾鸳的被子,嘴中念念有词:“快起来,莫磨蹭,府里要去茶话会的不止你一人,但身份上你最拿不出手,所以你得表现最好,早早到那里露个脸占个位,交几个有头有脸的闺蜜,说不定她们家里就有适婚的郎君呢。”

侍儿扶起娇无力,桃红兜衣束得腰儿细细,圆而挺的胸脯鼓鼓,一身欺霜塞雪的白皮肉,便是女人看了都会无端脸热心慌,盯着不是,挪开又舍不得。

唐氏瞧着女儿这娇懒的模样,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亲自拿过裙衫给女儿穿上,连带着语气也缓了下来:“你不要嫌娘亲唠叨,这女人一辈子幸不幸福,全看婚姻是否如意,男人是否疼你爱重你......你看看娘亲和你二婶,哪个又是过得格外舒坦的,给男人管着家,却换不来男人的一丝怜爱,掏空的精力全给了那些狐媚子......你若以后想过得好就放机灵点,眼睛睁大点,自己给自己寻个如意郎君回来,娘亲说再多也只能说说,最后还是要靠你自己。”

顾鸳最怕的就是娘亲的叨叨,简直跟念咒似的一串串将她脑门箍紧,勒得她脑袋又胀又疼……

可对着好吃好喝将她拉扯到大的亲娘,她能说什么呢,抱怨的话就是不感恩了。

虽然顾鸳真的想抱怨,但最后小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娘亲说得对,娘亲您歇歇,我自己能穿。”

顾鸳自打过了十岁,身体渐渐开始发育,也知道羞人了,贴身的衣服都是自己穿,几乎不让贴身丫鬟碰了,更别说自家亲娘,被长辈瞧着总觉得怪别扭的。

唐氏也知女儿大了面皮薄了,眼带揶揄地笑了笑便将还没穿好的罗裙递给女儿。

顾鸳接过粉红裙子,前后翻了又翻,丝绸做的细白内衬,质地柔软亲肤还不透,外面则是桃花般粉嫩的绫纱曳地长裙,裙摆由上往下斜缀了一圈粉色绢花......

漂亮是漂亮,就是有点--

太招摇了。

其实顾鸳个人比较喜欢鹅黄,粉蓝,淡青,像这种嫩得格外招蜂引蝶的颜色,倒是不怎么热衷。

偏偏唐氏一个劲觉得好,她女儿如此粉嫩,就该配这般粉嫩的衣裳,才能显出花样少女的美丽动人。

最终顾鸳没能拗过唐氏,换上了她不是很喜欢但穿上身确实愈发衬得她如花般娇嫩的粉裙子。

当一抹粉色倩影出现在顾南湘和顾南萍视线里时,两人的反应南辕北辙,顾南萍一脸震惊地望着没了面纱完完全全站在她面前的顾鸳,小嘴儿惊得半天合不拢,都能塞下一个鹌鹑蛋了。

“你你你,你是哪里来的妖孽?”

长成这样,在顾南萍看来就是如她爹那个受宠姨娘般祸水般的存在。

话音刚落就被自家娘亲曾氏呵斥了一顿:“南萍,怎么说话的?懂不懂礼貌,还不快跟姐姐道歉?”

唐氏原本面色不郁,曾氏这么一训也不好再怪责,扯出一抹笑意道:“七姑娘还小,不懂事,嫂子不必太苛责她。”

说小也不算小了,过个半年就要及笄,这话外人听着没什么,曾氏当娘的可就不是滋味了,偏自己女儿理亏在前,她又辩驳不得,只能面带愠色地瞪了女儿一眼。

这傻缺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顾鸳本就兴致不高,被顾南萍这么一叫嚷,更加不想去了,但唐氏在旁边盯着,她不能摆脸色不能抱怨,一定要笑。

相较顾南萍的大呼小叫,顾南湘显得异常镇定,她走过去轻轻搭住顾鸳胳膊,朝着唐氏笑道:“婶娘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鸳妹妹的。”

顾南湘比顾鸳要大五六个月,算是卡在昭阳公主规定的参加茶话会的年纪上限,也自觉要有个姐姐的样子,礼让着两个妹妹先上马车,自己最后一个。

唐氏旁边看着,暗自感慨。

一个庶女比嫡女规矩还要好,模样和气质也更出挑,这搁在嫡母心里怕是一根拔不掉的刺,想想就疼得厉害。

曾氏看唐氏一言难尽的表情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不由一笑:“我们府里这位五姑娘的生母可不一般,论出身不比我大嫂差,可惜整个家族站错了阵营,以致全族被抄,男丁问斩,女眷没入教司坊,当时柳姨娘还不到十岁,天可怜见的,说起来她们又何错之有!”

曾氏只能这么唏嘘几句,说多了也怕引火烧身,唐氏听得却是心惊。

全族被抄,多么骇人听闻。

那要是这边本家犯了事,他们旁支是否也会受到牵累?

想想都觉得可怕,唐氏捏了捏掩在袖子里的两手,心中暗暗思量。

看来要想办法提醒一下公爹,不能把希望全都放在本家,最好是白纸黑字的分割开来,反正公爹到现在也没被无良嫡长兄写上族谱,何不借着这次上京彻底分个清楚。

桃园位于皇城以南,是新开辟的一个供皇族游玩的景点,院墙四周都有兵士把守,这回皇上最宠的昭阳公主宴请京中贵女,守备自然也更严格。无论贵女身份多高,出自王公或是权臣之家,行至桃园东大门,都要接受门口几名女官的检查,确认没问题了再放进去。

顾守诚位居三品,不高不低,顾家三姝站的位子也是不前不后,老老实实等着入园。

顾南萍个子最矮,排在两个姐姐前面,时不时回头看看顾鸳,心里不服气,身体很诚实,长得养眼的人,任谁都忍不住想多瞅几眼。

顾鸳这姿容即便在美女如云的京城仕女里也是尤为打眼,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站在队伍前列的两名尚书千金咬着耳朵悄悄议论起来。

“那个穿着粉红色缀花纱裙的女子是哪家姑娘,为何我之前从未见过。”

“咱们什么样的身份,相交的都是京里数一数二的贵女,那种中等官家出来的女儿,又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认识!”

“话虽这么说,可她真的是好美,我这眼睛看着都有点挪不开了。”

“确实长得不错,”女子呵了一声,不屑道,“可光生得美有什么用,能比得过简国公家的嫡小姐,太后的侄孙女,长公主唯一的女儿,皇上亲外甥,据说出生时还有高僧给这位算过命,贵不可言......”

说到后面声音也是越压越低,只用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小伙伴表面赞同内心却在想,那位嫡小姐的身份本就贵不可言,正宗的皇亲国戚,明摆着的事实,还用算吗。

捧高踩低也别这么明显,好假。

而在园内某角落,换上粗布麻衣的长乐王拿着一把小铲子,脚边一个装了粪水的铁桶,认认真真给新栽的花木松土施肥。

光线打在他白皙的侧脸上,呈现一种特别赏心悦目的半透明质感,同样一身粗衣的肖瑭退后半步默默瞧着,瞧了一会儿,终是忍不住捂住口鼻,以防自己受不了吐出来。

这人鼻子失灵了吗?

这么臭居然一点不适的表现都没有。

不愧为忍功一流,耐力十足,上辈子输给这位兄长,他不冤。

“你在家里没有做过农活?”

奚珣忽然一个回头,动作很快,肖瑭来不及反应,一只手还覆在口鼻上,表情也是格外的窘。

99%的人还阅读了: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重生之帝王谋

爱在晨钟暮鼓时小说免费阅读_第一次吃狗狗精子

辣文女配翻身记 小说_养成宠文超极宠溺有肉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