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宝贝想尿就尿出来

- 编辑:网页上传 -

“小公子”朝露兴奋的指着南傲天身旁的漫雪喊道。

这不是那次在集市中遇到的那位小公子么,那日看到他差点被一个奸商所骗,还是自己帮的他,这么漂亮的小公子他可是第一次见,当然是印象深刻。不过可能人家不记得自己了。毕竟自己长的没那么特别。朝露如是想着。

漫雪听到这个声音当即就想起来那日的相遇,这也多亏了漫雪天生记忆就超强,她看向朝露想微笑打个招呼来着,可是想到马车里南傲天的嘱咐。

“你好”漫雪转而应道,心里想的确是:对不住了,你就当我没认出你来也就罢了。

南傲天原本在听到朝露面对漫雪兴奋的样子时,有想过直接拉着漫雪进去,他一直将目光放在漫雪的脸上,看着漫雪不断变化的表情,他倒是不曾想漫雪竟然还记得他说过的话,很好。这次就暂且放过那个小子一马,毕竟他还是很认可若水的两位丞相的。

“左丞相,管教好世子,本王先行一步”南傲天淡淡的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漫雪见状紧随其后的跟上他,此次规定凡是女子进宫只能随身带一名婢女,而漫雪此次进宫又不是女儿装,所以只有她和南傲天两个人只身前往。

朝启元其实在听到朝露那一声小公子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南傲天散发出的冰冷之气,忽而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发现这个儿子竟然手指着南傲天的方向,真是不知死活。

他听完南傲天的话后,紧张的心立即落了下来

“我说你是不是将规矩都忘的干净了,有你这样手指王爷的?”朝启元愤愤的看着朝露说道,真是越大越让人操心,的亏南王这次没有计较。

“我指的明明是南王身边的那位,之前在集市上见过”朝露又想起那日的情景,笑着说道。

朝启元看着这个油盐不进的儿子,摇了摇头,走了进去。朝露笑着紧随其后。

走在五彩鹅卵石铺的道路上,看着宫墙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凤呈祥,鹅卵石道路两旁种有高大的梧桐树,梧桐树旁栽种着整齐有型的各色花草,当真是极美,漫雪心下想道,真是不虚此行。

漫雪正视前方,只见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越走进去就越觉得皇宫出奇的大,每走一步的景致都会不一样,巍峨的假山,潺潺流动的小溪,清澈见底的河流以及形状各异的凉亭都让漫雪看的入迷。

同时,皇宫中有两处偌大的露天场地供办盛大的宫宴,一处是御花园连接南院旁边的偌大露天空地,一般都是皇后举办各种宫宴的场所。另一处是距离太和殿不远的那块露天场地,一般是皇上举办接待外宾以及祭天仪式等活动。

此次的宫宴就在御花园连接南院旁的那块空地举行,一路上每隔7米都有一位引路的宫女或太监。

漫雪看到前面偌大的场地,好似已经坐满了人,场地还有台阶之分,共有三个介面,映入眼帘的当属最高介面的两个主位,主位两侧边各有几个位置,再下来就是第二层介面和第三介面,宴会座位的安排按照封号以及职位等级由高到低,不过非正式的宫宴会人性化一些。

走入宴会场地,就有一个太监走了过来将对南傲天行完礼数带着他们往台阶上走去。

漫雪觉得自己即将进入到一个大大圆圈之中,内心兴奋之余还不忘收敛表情,这是她答应南傲天的,所以她一直谨记在心。

她突然感受到周身的目光都聚集过来,不明所以的看向四周,她发现大多数看过来的都是一些世家小姐,还有几位身着大臣服饰的官员,发现这些人好像在议论着什么。

“南王,这儿就是你们的坐席,请就坐,皇上稍后就到”太监将他们领导座位旁,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这位南王转身走人。

这个太监就是皇上身边的大总管高公公,此次宫宴皇上的主要目的就是南王,他是奉旨前来接待好这位南王,可不能出任何差错,天知道他从早上一直等到晌午就是为了等这位南王的到来。

而朝中几位已经就坐的大臣当然看到这位平时跟在皇上身边左右的高公公待人接物的场景,很多大臣甚至都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南王,所以都对高公公接待的这位男人很好奇,看他们就坐在主位旁的侧位上,心里就有不一般的感觉,同时心里也都纷纷在猜测。

而早已就坐的周平子当然也看到了这一画面,从南傲天进场到就坐,他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的就是气吞山河,想着如果随向帝也同这个男人一般,那他和朝启元也就可以告老还乡了。

“爹,这不会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南王吧?”身边的周雅静轻声的问道,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个男人美的不像话的同时给人一种容不得旁人靠近的感觉,果真是气势逼人。周雅静心下想道。

“嗯”周平子应声道。转而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方,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不过确实也与他无关。

啧啧啧,气场太过强大,再多的好奇心也该收一收,周雅静确认了这位南王后不禁想到,同时在一旁安静的坐好,目光却是忍不住的想要偷看。不过她想看的并不是那位南王,而是南王身旁的那位翩翩少年。

相对比气势逼人的南王来说,这位美少年就要温和的多了,脸上虽没有笑容,粉面桃腮的那张脸如果换个发型,换套衣裳,那绝对是倾国倾城的容貌,周雅静心下默默的做着比较。

而在场坐着世家小姐们的目光都在时不时的往高阶上那两人望去,他们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长相如此美貌的男子,两个人好似落入凡间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一位美如冠玉,气宇不凡但却气度逼人。一位清新俊逸,雅人深致但却比女人还要美。

“皇上驾到”

“皇后驾到”

“太子到”

一声接着一声的报道~

众人纷纷起身朝着声源望去且都跪地行礼高呼万岁,千岁

“众爱卿免礼起身,今日是皇后举办的宫宴,朕也来热闹热闹,都坐下吧”随向帝笑着说道,而后与皇后,众皇子走向座位坐好。

“各位皇子也都坐下吧”随向帝扫了一圈,看向了几位站在位置上的皇子笑着说道,说完目光转移到了下方左侧南傲天的位置,笑着点头示意。

“南王久等了”随向帝面带微笑,心里却是极其不情愿。

若不是这位质子王爷如今在若水的地位不可动摇,他恨不得直接找个借口就将其灭了。自己还能够得到他手上的那些财富,虽然就连随向帝也不清楚这位南王手上到底有多少产业,但就冲着这位南王近几年贡献给朝廷的那些,都快要赶上他若水国库的一半了。

百姓口中津津乐道的质子王爷现在已然是若水的一尊活佛,若不是因为他不想给南浔面子,恨不能早就将这位王爷送回南浔了,或许这位质子还会记他一个人情。但是这样也太便宜南浔了,随向帝想着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放这位质子王爷回南浔的。

“随向帝客气了”南傲天淡淡的回道。

这句话不仅让身边的漫雪咂舌,瞬间让全场冷却下来,随向帝也是无比尴尬,他没想到自己一句客套的话竟然让这位南王如此回应,他可是若水的皇帝,这位质子难道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漫雪内心无比震惊,她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南傲天会如此直白的回了若水最高位的人。下位坐着的那些大臣以及家人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今天的宫宴这位南王质子也会来参加,看着形式应该是皇帝邀请来的。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质子虽然现在除却权利其他样样饱和的情况下竟然一点都不畏惧高位上的那个人。

同时拿起水杯喝水的朝露和周雅静在听到南王的回话时,都喷了出来,差点呛死。太震撼了。

周雅静突然觉得这位南王不进冷酷还真是有胆量,她真想给南王大鼓三声掌,平时与爹爹谈起朝堂之事,就得知这位若水的皇帝越来越碌碌无为,傲娇自满。要不是爹爹和朝叔叔在撑着,真的会像若是百姓之前说的那样。如果若水换成这位南王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朝露觉得这位南王的风度简直直逼这位皇上,仿佛他才是真正的王,此次果然没有白来,百姓口中冷酷无情的南王果阵如此。听自己的父亲说道近几年由于随向帝一意孤行导致若水一些地方百姓曾一度缺粮少食,还多亏了这位南王的贡献。

这要是让南浔皇帝知道了,真不知道是喜是哀~他顿时都觉得脸臊的慌。

99%的人还阅读了:

翁熄系列乱老扒—女市长家的男保姆第100章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重生之帝王谋

爱在晨钟暮鼓时小说免费阅读_第一次吃狗狗精子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