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丰蜜依 全文-给岳m按摩

- 编辑:网页上传 -

既得了杜向瑜的提醒,接下来的日子宜儿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春芸,只这丫头做事稳妥,有主见,事事又亲力亲为,少有因为琐事指使其他丫鬟的时候,不仅差事办得好,在院子里和其他丫鬟相处也算融洽,只一点,这人眼里揉不得沙子,若遇到那些躲懒耍滑的,没办好差的,她都会声色俱厉的一番训斥。

说来也怪,春芸来的时日不长,做错了事遭她训斥的人却是不少,偏她如此厉色,下面的丫头不但没怨憎她,反而对她极为服气,除开宜儿身边的几个大丫头外,一时之间,下面的丫头都有些以她为主心骨的模样了。

而宜儿吩咐董擎庄秀二人去调查春芸弟弟的事,也很快有了回音。

春芸的弟弟名叫向东,早些年的确随一户表亲去了瞿州府生活,只是董擎去瞿州府却根本没有找着人,到后来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人竟然又回了京城,去了一间粮油铺子做学徒。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间粮油铺子,正是四夫人魏氏的陪嫁产业!

得知了这个消息,宜儿在心底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计较已定,就私底下吩咐了银谷,让她平日里多注意春芸的动向,表面上不动声色,甚至在很多场合都有意无意的表现出对春芸的喜爱,只她屋内的事,箱笼抽屉的钥匙却是始终都让青漓掌着。

转瞬就快到月底了,春芸是一直兢兢业业,毫无异动,对此宜儿也不意外,若这人真是四夫人魏氏处心积虑安排到她身边来的,那这人当然应该在最为关键重要的时候才会有所作为。

宜儿的秋霞阁是风平浪静,不过侯府里却闹了一场闹剧出来。

二房的长子杜鹏在一个傍晚被人抬着回来了,却是这人在妓楼上和人争抢花魁被人打断了双腿,大夫医治之后,只是摇头,说伤势太重,只怕是很难再站得起来了。

二夫人万氏自是嚎啕大哭,拉着二老爷杜子明非要去为杜鹏讨个公道回来不可。

那打人的是通政司使姚怀仁的公子姚康,杜子明顾忌姚怀仁位高权重,又被万氏吵得头疼,最后无奈,才在三老爷杜子飞的陪同下去了姚府。

结果事情的来龙去脉被搞清楚之后,原本上门问罪的杜子明杜子飞兄弟顿时羞惭满面,鞠躬告罪之后,便灰溜溜的逃回了青湘侯府。

却原来争抢花魁是真,不过人家姚公子出价最高,是杜鹏心里不甘,出言不逊不说,还一言不合,率先带着小厮动的手,结果哪里想到姚公子身边还有镇北侯府的世子爷常灏,这常灏是谁,乃是当年大破北漠智罕国的主帅荡北将军常元忠的长子,常元忠因北漠大战的赫赫军功被启明帝亲封世袭镇北侯,手握重兵,乃是当仁不让的朝廷新贵,抛开这些不说,这常灏幼年便在军中长大,行伍出身,刀枪棍棒极为娴熟,哪里是杜鹏身边那几个小厮能相提并论的?所以,这人没打着,杜鹏反被别人给狠揍了一顿。说起来还是常灏顾忌这是京畿重地,天子脚下,没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手上留了手,要不然,只怕杜鹏就不是简单的断了双腿这么简单了。

杜子明敢壮着胆子去姚府讨说法,却就算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镇北侯府闹腾,而且这事本还是杜鹏不对在先,除了自认倒霉,息事宁人,哪里还有其他的办法可想?

本来这事到这也算完了,可是回府之后,从杜鹏嘴里却透出了另外的隐情,顿时让杜子明怒不可遏。

原来,去妓楼喝花酒的,却不是杜鹏一个人,跟他一道的,竟然还有侯府的五老爷杜子平,这也罢了,关键的是,和姚康争抢花魁的也是这位五老爷,杜鹏完全是为了他这五叔出头,这才被打得鼻青脸肿又折了腿。

这就是丑闻笑话了,叔侄倆竟同屋招妓喝花酒,传出去,岂不让青湘侯府的脸面都给丢了个精光?更让杜子明冒火的是,杜鹏明着是为他的事出头,可到头来呢,杜鹏被打断了腿,杜子平竟藏在门缝后,别说是上前帮护了,就连屁都没敢放一个!

二夫人万氏这下哪里肯依,拉着杜子明非要到五房的玲珑院去讨个说法,而这五老爷杜子平呢,到也真算个奇葩,居然让下人关了院门,躲在里面根本不敢现身。

五夫人贺氏本就快六个月的身孕了,哪里经得这些事?老夫人林氏慌忙赶了过来,好说歹说,将二老爷杜子明和二夫人万氏劝了回去。老夫人和二老爷夫妇关着屋子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出来的时候,二老爷杜子明脸上有些恍神,而二夫人万氏虽仍在抹眼垂泪,可那眼底,却在不知不觉间,闪过一抹子欣喜。

最后,五老爷杜子平被老夫人惩罚在祠堂罚跪思过半个月,这事才告一段落。

长房这边,杜子悟是早去了户部当值,可能是初次接手户部的差事,杜子悟做得并不顺手,回府的时候李氏和宜儿从他面上的神色都看出了端倪,只这些事二人都插不上手,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四月二十九,小满日,宜儿随着李氏去了城外的寺庙上香,为杜子悟的事祷告祈福,却没料到的是,当日中午,杜子悟早早就回了府,同他一道的还有一个令整个青湘侯府都意料之外的贵人。

堂堂的五皇子襄王殿下居然屈尊降贵随杜子悟到了青湘侯府,这消息就如一阵风般瞬间就传遍了整个侯府。

杨铣是先和杜子悟在外院喝了一盅茶,然后提出要进内院给老夫人请个安,杜子悟自是受宠若惊,连忙传了话进去,当即就领着杨铣去了紫瑞院。

在紫瑞院和老夫人林氏交谈了几句,杨铣游目四顾,但见老夫人身边围着的几个侯府小姐,却独独没有宜儿在内,不禁大为失望,辞了老夫人出来的路上就禁不住问道:“听闻杜大人膝下一儿一女,都是难得的聪慧伶俐,怎么今日却不曾见到?”

杜子悟心中有些奇怪,不知道杨铣为何会问起这个,只得道:“也是不巧得紧,正好今日拙荆领着他们两个出城上香去了。”

杨铣在心底叹了口气,一时间只觉意兴索然,也没了说话的兴致,便直接辞了杜子悟,出府而去。

晚上宜儿等人回府之后,听丫鬟们说起这事,她便有些恍神,不过后来见到杜子悟,却见他意气风发,一扫前段时日的阴霾颓废,便随口问了几句。却原来之前杜子悟在政事上出了一些纰漏,正在焦头烂额,穷于应付的时候,襄王殿下却帮着他理清了线索,还揪出了背后使诈作祟的人,不禁让他轻轻松松的就解决了之前留下的纰漏,那户部上下眼见襄王殿下对他如此器重,对他哪里还敢如之前般敷衍应对?在差事上没人为难作祟,杜子悟是很快就理顺了手中的差事,和户部的同僚也算是相处融融。

言语之间,杜子悟对杨铣是极尽赞美之词,末了还加了一句:“我看在诸皇子中,唯有襄王殿下,是真正的宅心仁厚,心系苍生!”

宜儿却在想,杨铣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如今便是杜飞鸢,他来青湘侯府又到底和自己有没有关系呢?

想了一会,她又摇了摇头,觉得这人虽是皇子,又不是神仙,哪里就知道这些事呢?说不得还真是凑巧而已。

第二日,朝堂上却有消息传了下来,说是襄王殿下千里迢迢从燕西城寻来了陇西神医段一手,为太后治病,大见起色,如今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启明帝大喜,重赏襄王殿下不提。

却说李氏听了这个消息,到是有些欣喜,因为五五端午就是小杜昱的两岁生辰了,之前太后病重,自不能如何操办,为此她心里自有些失望,可如今太后已见起色,说不得到时候太后大好了,小杜昱的生辰礼还能操办一番,这怎么看也是一桩好事。

99%的人还阅读了:

女主角被下药沾污视频-温柔的侵占免费阅读

污污污插拔式视频&一群狗一起上我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和女人做爰的高嘲&首长大人太大太硬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