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天下-圆缺小说全文阅读

- 编辑:网页上传 -

此去西洹或越州乃秘密进行,刘伊的行装及其简单,只在外面加了一件能够御寒的大氅,听说西北不比永安,总是冷的。妘和也并没有在临走前给他过多嘱咐,有己贤陪着,他很是放心。

刘伊心中总有些忐忑,那晚去见羽翼寰,她的确化成了白龙。按哥哥的功力该是已经察觉到了,可他却什么也没说,就连这几天面也没有见着。

“公主……殿下。”刘伊似是听到一熟悉的声音,她转过身。

刘伊回头,只见来人形颀伟,英气勃发。看其一身精锐铠甲,体态修长,悍勇无比。如果只看那张伟硕的脸,刘伊甚至会痴痴愣愣的好一会儿,她当然记得这张面孔,甚至连他身上的体温都依稀还在记忆之中。这边是己贤,当初她在伤心难过时与他有过有云雨之情的人。

两人不免尴尬,不知该说什么。

“殿下今日是已时启程吧?”既然早就布置给了己贤任务,他自然明白时间,这等于是明知无闻而已。

“是,我这里带的人少,就几个侍从的,但我觉着足够了。”

“为何不向圣上多调一点?公主的安全至关重要!”己贤皱眉。

但刘伊却摇摇头,她转向马车一边,抬头挺胸,“我也有想法,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够做到几分,保护好几分。”

子贤停顿良久,这此的公主果然不一样了。

眼看车队就一辆由两批黑马来着的也不算上等的马车,车厢也是极其简陋。己贤不免沮丧,“公主这是……微服出巡?”

刘伊笑笑,“是啊,不这样,还不都给那些个官员安排我好了,看不见真货,出去了也没意思。”

“是啊,……”己贤一头黑色束发,眉宇间虽是英气逼发,也是似有似无地笑了笑。

该启程了。他们去的方向是西洹,要从城的延平门出去。刘伊一盏马车,己贤一人骑马在外,加之几个光禄寺先调来的服侍丫鬟,一行人也算启程了。

只可惜刘伊想着某事太过专注,并未感受到远处城楼上目送她离去的妘和。他不说不笑,没有没有任何表情。

芈冉带着芈玲还要留在宫中一段时日,刘伊已与合茂说过,请他帮忙提及此事。而她现今去的第一个目的地便是西洹,鸯离合的妹妹朱启凡的所在之处。

刘伊不免仰头,闭着眼睛。她不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给哥哥找女人是她的主意,可真要做起来,她为何却又觉得不安……还有伤感?还有羽翼寰,想到她更是令人心痛。

似是察觉到公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悲伤之气,己贤示意公主掀开车内的帘子,有些担心。

“没事,我很好。”刘伊只是淡淡回答。而他们两人几乎并没有谈及以前的那个话题。

马车比龙族自己的脚程慢了些,但好歹总算是在夕阳西下之时到达了西郊三十六里之外的,与羽翼寰约定的茶铺。这一路上本就没什么客人,茶铺也早已打烊。己贤看着这连大雨都无法阻挡的刘伊前往这简陋茶铺,既是疑惑又是担心。

“我们走得不远,再过十几里就有家像样的客栈了,何不到那里休息?”己贤问道。

“不了,我有些渴,正好这是我中意的茶铺。”刘伊毫不迟疑,直接下马,“你先去前面勘察一下吧,我要在这儿……坐一会儿。”

己贤调转马头,并无过多话语。可他还是留给刘伊个侧影,那侧影像是诉说了所有的他所能知道的一切。己贤与公主是何等关系,自然不用道明。他甚至早已猜想到公主要留在这茶铺的原因。

路边扬起的尘土,还有草丛中似有践踏过的踪迹,都在告诉己贤,有人也正在这茶馆里。

可己贤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她太了解公主的心思了。

刘伊推开茶铺就要掉下来的木门,咯吱声充满了这唯一的空间。在烧水炉的一边,一英俊窄袖,身着胡服长靴的男人正在锅里煮着茶叶。

刘伊站在他面前,嘴角微微颤动,竟说不出一句话来。良久,她才唤了他一声,“羽翼寰。”

男人扬起淡淡笑容,离开原本正在干着的活。他用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刘伊,却又带着悲哀。稍后,他还是作揖,拜见公主。

“公主殿下,博昱如期赴约来了。公主可有吩咐?”

刘伊的泪珠中满是惊讶,“公主?殿下?有何吩咐?”她心生酸楚,如此生分的话语令她好不痛苦,“我们两人现在就只有这般相称才合适?没有吩咐,你就不会来这里?而就算我有吩咐,你又能怎样?”

“公主……”羽翼寰自知刘伊感情甚重,对于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甚为敏感,“翼寰知道,公主找我不会……只是公事,但翼寰——”

刘伊堵上了他的嘴,轻轻摇头。

“羽翼寰,我知道这事真的很难很难。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羽翼寰眼中带着忧伤望着她,垂下眼帘。他似乎早就猜到了刘伊此次找他的目的。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不会再出现了,但就是因为刘伊,因为妘含章,他还是来了。

刘伊静静坐到羽翼寰身旁,不看他,也暗淡着神色。

“翼寰,你能告诉我,为何你要选择黑龙族吗?只是因为黑龙族对待凡人更为宽容?”刘伊问道

羽翼寰笑得淡淡的,“其中之一。从我调任国子监以来,西帝的所有作为都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给凡人更多的空间发挥他们的才干。他不喜欢以门第,身份论人,只要有才,便可得到重用。想来,这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

如果真如羽翼寰所说,西帝是这样的君主,就算她自己也会爱慕,“可难道哥哥就没有优点吗?他待人和善,原本更不想与风曦哥哥冲突。”

羽翼寰笑着摇头,很是无奈,“东帝啊,他的权利欲比任何人都重。兴许有很多原因,但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白龙族比起黑龙族,要排斥凡人得多。”

刘伊着急得转向羽翼寰,“可是哥哥也很重视凡人,要不然我就……我就不会嫁于天海!你要知道,白龙族有多少人反对这场婚事,可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那我问你,如果果真如此,你哥哥为何要组织那些原本可以造福更多凡人的计划呢?而那些白龙又为何反对呢?”

刘伊心痛,更是心酸,“我哥哥他……他兴许并不讨厌烦凡人。”

“讨厌与否与权力在握是两码事。”羽翼寰看着刘伊眼含露水,轻轻用手帮其擦去,“兴许黑龙族夺得了政权,也会有各种权术在身,但羽某梦雪塔出身,相信西帝的为人。”

刘伊心如一滩死水,即便她早已料到有这等结局,还是不免心如刀绞。

“哥哥要怎么做,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局面?”

羽翼寰惊讶,随后又垂下眼帘,不知该如何回答。

刘伊又逼问,“你们是不是一定要杀了我哥哥和我?我们到底……有什么做什么不好的?如果改革国府呢,如果改革地方税收呢?我敢保证,,你们就只能剩下孤军奋战而已了!”说着她很是咄咄逼人地盯着羽翼寰,就是要看他如何回答。

羽翼寰仰起头,两道浓眉褶皱一般,“公主啊,你可知道政治,国事,并非你想得如此简单。今日我可当做你在劝我吗?”他转向刘伊,抚摸着她,“那么翼寰今日也想劝一劝你,早日离开你哥哥。就算不如黑龙族,也至少自己过个快活逍遥的日子,千万……不要参入那些个只得生死存货的游戏之中。”

“可我爱的人呢?他们不都在在其中!”刘伊站起身来,泪水湿透了她的衣襟,双手颤抖,“你告诉我,你要让我如何置身事外!”

羽翼寰心中痛楚,他将刘伊一把抱入怀中,亲吻她的额间,也是心生颤抖,“含章,当见到你的第一眼时,就知道这是天意,也是惩罚。毕竟你我道亦有别!但我又不忍心,我又无法控制自己!”羽翼寰昂着头,不让在眼眶内打转的泪水被发现,“我曾经努力去拒绝这种感情,但最终失败了。我看见天海和风子卿在一起,每每想到的都是我们两人。可我们与他们不同,我们……总在朝不同的方向走,甚至今后也不会……再有……”

刘伊拼命摇头,她堵住羽翼寰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我……是不是劝不回你了?”

羽翼寰不回答。

“你是不是一定要杀我哥哥?”

羽翼寰更是将脸偏向一边,眼中尽是痛楚。

刘伊的心撕裂一般,她无法再用任何言语表达自己的心境,“翼寰,如果我说,为了我,你能离开永安,与我一同前往西洹和越州吗?”

羽翼寰淡定地问道,“是去替妘和选妃吗?”

刘伊无奈,“是啊,看来你什么都知道。那你愿意吗?就算……陪我一会儿。”她激动起来,“就算你有其他目的也无妨!”

羽翼寰很是为难,“我在永安……有任务。最近,更是要根据西帝指示回城了。”看着刘伊伤心欲绝的模样,羽翼寰高叹一气。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像是要阻止他的离开。

“我会与西帝取得联系的,如他同意。十六里以外我便与你汇合。”紧接着他有嘱咐道,:“但你带着己贤将军,还有你的哥哥,难道你不怕他们知道吗?”

刘伊擦干眼泪,两眼坚定无比,“我会有办法处理的,只要你同意。”

99%的人还阅读了:

大胸美女被吊起来解开胸罩—野外偷人刺激小说

不可以那个啦—嗯嗯太大了不要

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我想吃你的那根火腿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