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白领尿18P

- 编辑:网页上传 -

苏鹤浑然不注意所有人都望了过来,勃然大怒道:“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你一直在笑我,都没停过!”

“哈哈哈哈……”杨小茜摆摆手道:“我没有!”

本来还以为这龙宫小公举是个非常正经的人,毕竟刚开始装他哥还装得挺像的,但现在看来,这也是个女神经来着。

那群望过来的人看了看,发现是两个比较年轻的女修士在嬉笑罢了。

虽然这两个小姑娘长得水灵,但他们更愿意把注意力集中在老先生身上,想听着那些不曾所闻的故事,便又纷纷回过头去。

“有件事老夫可以告诉你们,为什么当今怪人堂旧址传得如此恐怖,那是因为……”

老道人眼神突然严肃,句句有力道:“因为当今天下,人神魔兽共存,可不单单只有仙榜一说,并且在还神州的各个地方还出现了更可怕的家伙。”

“它们人非人,兽非兽,修为惊天,嗜血好战,所到之处,必定掀起轩然大波。”

“它们被称之为‘十二灾害’!”

十二灾害?

人们诧异地跟着喃喃道。

“不错,这十二灾害,指的是当今天下存在的十二个强大的生命体,根据老夫所知,在中原就曾出现了十二灾害其一。”

“它名为‘黑色毒粟’,据说是来自幽州魔都,先前乃是一种常见的植物,后被魔气感染,从魔都里逃了出来。”

“同时,在它吸收天地灵气以后,实力恐怖到能够无视各大门派,曾经在中原某个地区与邪神教发生激战。”

“老先生,您曾经见过那所谓的黑色毒粟吗?”

“不错,你们知道吗?当时我距离死亡就只有那么一丢丢!”老道人比划着一个细短的距离,至今为止,对那一幕还记忆犹新,恐怖的蔓藤遮蔽人们眼前的一切,吞噬整片森林。

将四周的一切都化为一场炼狱,蔓藤将所有人卷了起来,吸收着人们的血精。

人们只能发出痛苦的惊悚,却根本无力反抗。

有人问道:“老先生,这十二灾害比怪人堂的凶兽还要厉害吗?”

“你们且听我说。”老道人不急不慢的喝了口茶,娓娓道来:“十二灾害,其中有两个出自怪人堂,而且排名还不低。”

“这……”

人们一听,便明白了。

当今的西荒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凶兽变异,又或者说因为灵气复苏而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所以非常恐怖。

这十二灾害,则是世间最强大的凶兽排名。

其中两个就出自怪人堂,这能不恐怖吗?

“一只乃身披棕色铠甲的大力神魔,一只乃拥有不败之躯的猩猩战神,据老夫所知,这两个猩猩曾经都是西荒真魔宗怪人堂的骨干。”

“居然啊……”

“原来如此……”

在人们惊讶之余,系统突然响起了提示。

“叮咚!宿主开启特殊玩法,正式开启灾害排名。”

“唉?”苏鹤刚想查看自己的属性栏,杨小茜却问道:“喂,你知道这所谓的灾害是什么东西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之前也从来没听说过呢。”

苏鹤就像个傻叉,一问三不知,微微摇头。

见苏鹤什么都不知道,整个人一副愣头青模样,杨小茜便没好气道:“你还说你是地上人,哼哼。”

“对了,谁当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在神州也是一号人物,上岸若遇到困难报你名字准没问题!”

苏鹤苦笑道:“我说的没错啊,不过,这仙榜也好,五天十地十二灾害什么的,我真不知道。”

杨小茜好奇道:“那你之前是干什么的?”

苏鹤随口道:“俺是耕田滴。”

“屁!”杨小茜翻了翻白眼道:“人类境界到达大圆满才能突破化灵期,怎么说大圆满也是能称霸一方的存在,你想骗三岁小孩呢?”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得了吧你,还真当我会信你呢?”杨小茜继续吃着饭菜。

苏鹤默默地夹了一块烧鸭屁股,放到她的碗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多吃点,补补身子,你在水里待久了吧,这岸上可是有很多好吃的呢,日后有空的话,小哥我带你去神州其他地方游山玩水。”

“切,我跟你说,我这次来可不是为了玩的,是来找我哥回去的。”杨小茜也没注意看碗里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夹着就咬了一口。

她嚼了一会儿,眉头一皱,突然瞪了苏鹤一眼。

苏鹤故作关心道:“噢,说的也是,你们龙宫跟潮汐一族有些摩擦,若是在岸上待久了,这出来一趟回去家都没了,这可不好。”

杨小茜看着碗里这块肥搓搓的肉,质问道:“苏鹤,你夹给我的这块是什么?”

苏鹤没理会她,自顾自说道:“像你这种有归属的人可真好,龙宫就是你的归宿,我嘛,就一自由人士,不问江湖事,自由自在游遍天下。”

杨小茜不满道:“苏鹤,回答我,这是什么肉!”

“噢,你说这个啊,烧鸭啊。”

“我说的是,这是烧鸭哪个部位的肉!为什么有股骚味!”

“唉?是吗?如果没处理好的话,鸭子吃起来确实会让人感觉有点骚,像羊肉一样你知道吧,所以必须腌过……”

“我发现你装傻可真是有一套!”杨小茜这辈子可都没想过自己会吃一口鸭屁股!

“我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所以我决定我要收回赠与你的衣服!”说完,杨小茜就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苏鹤一愣,连忙道:“等等,有话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可我是女的!”

“喂,你这也太霸道了吧,就你能笑我,我也对你开开玩笑不行吗!”苏鹤不满道:“穿着你的花衣裳,可是被你笑了一整天呢,我也很不爽啊!”

“我才不管呢!”杨小茜又愤又怒凑近了道:“向来只有欺负人,还从来没人敢欺负我呢,你说,你想怎么死?”

说完,她欲将伸出手一把揪住苏鹤,想像拎小鸡一样举起来。

比方说把他举高高然后再狠狠摔在地上什么的。

突然,只听人群中的老道人突然严肃道:“不错,这十二灾害之首,也是苏鹤!”

苏鹤……

仙榜十大高手排名第一!

同时也是十二灾害之首!

明明身为人类,为何世人会将他同时排列在两榜之最!

此话一出,不光茶楼里的人纷纷愕然了,就连杨小茜也是目瞪口呆。

这可是听得真真切切啊!

每当提起苏鹤的大名,老道人语调便开始严肃起来,整个酒楼的气氛都低沉而下,仿佛一只大手遮蔽了人们的天空。

他道:“苏鹤这个人,其实先前默默无闻,最初是加入了真魔宗,后来升上堂主职位,创立了怪人堂。”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几头凶兽,并辅佐于他。”

“苏鹤,从默默无闻到异惊天下,可真是人中之人,渣中之渣,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茶楼老板惊讶道:“那么恐怖的吗这个人?”

“对啊,再怎么强大,不过也是人,怎么能……”

“你们先听老夫说完。”老道人摆摆手,道:“此人年纪轻轻,黑色长发,拥有人类最为纯真的笑容,可以迷惑他人的心神,造成威慑效果。”

“并且,早在天地复苏之前,自身武力也早已达到凌驾于化境至臻之上,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还能御气飞行!”

“飞?我听说当初神鼎峰雁门掌门人谦伯仲也会飞……”

老道人摇头道:“谦伯仲那只是施展‘百步出中原’这等绝世大轻功,一步可达好几里,看上去像飞,但却不是真正的飞。”

“真正的飞,乃斗海无量,跨跃山河万盖,世间千险一履平川,上可九重天,下可遁阴阳,天地任我行,来去自如!”

“撕锅耶!”

“棒棒棒!”

“真有那么牛批?”

众人算是长见识了,惊呼连连。

听着老先生吹嘘着苏鹤,杨小茜松开了双手,愕然道:“他说苏鹤长着一张娃娃脸,说的不就是你吗!”

什么鬼娃娃脸,那糟老头子啥时候说我长着一张娃娃脸,小姐姐你别搞了行不!

苏鹤崩溃道:“不不不,我都说了这是同名,同名啊!”

杨小茜又仔细盯着苏鹤的大眼睛,此时苏鹤求饶的模样还真是楚楚动人,配合那身女装,还真的有点……说不出的诱惑!

杨小茜再次肯定道:“就是你没错了!”

“拜托,要真是我,他们怎么可能认不出我呢!”

“因为你现在穿着女装啊!”

老道人继续道:“苏鹤这个人,我是没有什么语言来评价他的,总之,这个人非常不讲道理,但又不是魔教中人那种穷凶极恶,而是……而是‘怪’!”

真不知道这老道人到底是什么人,好像非常了解苏鹤的样子,但一时之间都没看出来。

老道人把苏鹤各种英勇事迹说了个遍,当然其中还添糖加醋,火上浇油,加大力度疯狂吹捧。

威慑神风门说成去抵抗神祗,潜伏赶尸派说成去地府一日游,单刷鬼狱第一层甚至还说成与鬼王打了个五五开!

并且在正邪之战,人们当时只看到苏鹤从嘴里喷出一道金色闪光,天都塌了下来。

还说带人去玄门闹事,竟是为了讨要馒头!

“这个人异常极端,极端到令人发指,他拥有傲视群雄的实力,曾经镇压正邪之战,甚至会去找无辜的人麻烦,或许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他在你家等你,臭骂你一顿,还蹭你家饭菜,并且最后杀人灭口,可谓杀人诛心!”

“那么恐怖的吗!”掌柜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店小二,惊呼道:“但愿以后这家伙别找上我家茶楼!”

小二无语道:“掌柜的,你听故事就听呗……为什么要抱着我呢……”

“我怕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恐怖的人!”

如果说先前怪人堂堂主的名声可以吓哭小孩,那么如今苏鹤的名声却足以吓哭那些寻常修士。

老道人看到所有人都惊悚无比,他们都纷纷表示对苏鹤十分恐惧。

他随即微微笑道:“不过诸位莫慌,苏鹤曾经不光在中原镇压正邪之战,并且还拯救过世界,如今并不属于任何阵营,算是中立修士。”

人们疑惑:“拯救世界?”

“不错,其实,在四大魔门共抗游龙之后,让游龙溪水真正忌惮的人,是苏鹤!”

老道人说道:“在游龙溪水撤退以后,苏鹤使用元神自爆,与欲将倒下西海的神鼎峰同归于尽!”

人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神鼎峰倒塌了,咱们这个世界还安然无事。”

一名来自东南海岸的东洋人抚摸着下巴暗自点头道:“那冷果朵,所蝶死嘎……”

“也曾打败过天下所有修士,就这等傲人的辉煌战绩,自灵气复苏以来,桃源仙人便攥写了仙榜,将他列为天下第一高高手!”

高高手!

那岂不是比高手还要再高一截!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而苏鹤也为了镇压正邪之战,在红石峡大开杀戒,瞬息之间,数十万人死于末日,对这个世界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这一点可是连十二灾害都做不到。”

“故而,苏鹤乃是当之无愧的灾害之首!”

“所以啊,目前为止,怪人堂旧址乃是五天十地里头,最为恐怖的存在,因为苏鹤并没有死,但也极有可能会出现在西荒,所以,老夫最后忠告你们,开荒莫要乱来!”

众人狠狠地点头。

老道人抚摸着山羊胡,最后喝了一口茶水,缓缓起身道:“好了,今天说的有点多了,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可能老夫要过很长一段时间再来了。”

“唉?老先生又打算去大荒游历了吗?”

老道人神秘一笑:“世间的变化微妙无穷,但总归还是得看人们选择的道,人的一生是否精彩,就看诸位为何而活了。”

“老夫去也!”

说完,老道人便乘着葫芦法宝潇洒离去,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

苏鹤撇了撇嘴巴,喃喃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如今的我,居然在这个世界分量那么重。”

至今为止都没能认出那个老者是谁,应该是没见过的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越共妻买来的小媳妇—40公分黑人

去男朋友家不准我穿胸罩&惩罚玻璃羞耻

快穿之玉梯横体全文阅读青亘—可以用口帮儿子吗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