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安全

米尔科:“……真要命。西德尼,停止丢人现眼,你现在像个推销洗护产品的造型师。……不,停止,别告诉我你要给我们介绍你用的染发剂。”

西德尼:“U&P的三原色系列。”

米尔科翻了个白眼。

乐秀秀拼命忍笑,又对现在有人能够理解她之前无语凝噎的吐槽欲而感到老怀甚慰,甚至还有打开购物网站看看西德尼真诚推荐的U&P的染发剂到底长什么样的冲动。她微妙地感觉西德尼是故意的,配上这张帅脸,这种小小的坏心眼就显得有点可爱。

说起来,她还没染过头发呢!

虽然操作简单,买个染发笔就可以给头发上色(不过持久度不怎么样),但果然还是环境风气的问题,凡尔纳边塞是驻军要塞,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可能会更保守一些。染成不那么显眼的发色倒还好,要是弄出魅惑蓝、夺目红、古惑仔紫这种饱和度超高还引人注目的颜色,肯定要受到长辈们谴责的瞩目:

——年纪轻轻就搞得流里流气的,一看就不靠谱!

——坏学生才烫头抽烟打架!

——弄这么醒目的造型,你是想引起谁的注意?

似乎所有人都坚信,一个正常的人必须在各方面都与大众保持一致,搞这种奇装异服,不是别有目的,就是叛逆过了头,是个不好把控的、不听话的反.叛分子。过头发长在别人头上,衣服包裹的也不是他们的身体,但总要受到周围所有人的共同筛选和审视,在心里打上“正常”或是“不正常”的标签。

当然,乐秀秀是个乖巧的好孩子,并不会在危险的想法里停留太久。过度的个性是不被允许的,叛逆的苗头是要扼杀的。遵从是多么简单的事,只需要乖乖的,像身边的朋友们那样行事,就能得到师长的一句“好孩子”。只要不去特意地引人注目,谁又会专门留意一滴不起眼的水珠融入水池呢?

这就是乐秀秀摸索出来的处事之道。虽然还不那么成熟,不能算是一套完整的能够说服所有人的逻辑,但如果把目光放远些,从发达繁华的中心区星系,到位于边界角落的贫穷资源星球,从自诩文明的现代,到亿万年前的封建社会,总能在普通民众中找到相似的、明哲保身的影子。

乐秀秀说:“其实我一直想染黑发来着……”

米尔科打量了几眼她的头发,发出了直男言论的评价:“你现在的头发不就是黑色吗?”

——当然不是!

经过千万年的种族融合,除了少数返祖现象的存在,大多数人的血统都不那么纯正,混杂着各种各样的人种特征,头发也大多混有杂色。而这一点在星际联邦体现得尤为明显,联邦的人口组成混杂,肤色都差别很大,何况是发色,各种颜色应有尽有(而其中的金发主要是受到帝国殖民时期的残留影响,但色调并不纯)。什么深褐色的头发偏橘红调,数代红发里冒出一个金发后代也在正常不过了。

她想要的是那种毫无杂色的乌黑头发,像黑色墨水那么黑,像一种叫乌鸦的鸟类那么黑。

米尔科:“那染不染区别似乎也不大。不是要彰显个性吗?西德尼第一次染头发差点把家长气疯,看起来叛逆得要死,但之前唧唧歪歪的长老们之后就很少找他麻烦了。我的话……现在的发色就很好,但如果可以拥有一双绿眼睛,我会非常感激。”

乐秀秀:“我喜欢蓝眼睛!”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对西德尼说,“你的眼睛就特别好看,也很衬发色!”

西德尼:“你也是。”

米尔科露出不堪忍受的表情。她正想打断这诡异的互相夸赞的气氛,就听到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乐秀秀慌里慌张地摸出光板,发现只是之前安娜拉她进去的那个聊天群的消息,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不过这么一打岔,她才发现时间也差不多了,既然要麻烦别人接送,拖得太晚的话也未免太不识趣了。她给曼努埃尔发了消息,回头跟米尔科和西德尼解释了一下,打算提前离开。

米尔科:“你也住在校外吗?好极了,我们可以约着一起写作业!”

乐秀秀:“对哦……还有作业……”出来玩得开开心心的,突然被人提醒作业的事,想到那一万字的海陆分布论文,她顿时有点蔫。不过后天就要交,再痛苦也得把作业憋完,她自己一个人估计是写不出什么东西。

米尔科:“约个时间吧,明天下午我没有课,到图书馆写作业怎么样?”

乐秀秀:“好的!”

米尔科又转头问自己发小,西德尼也很快答应了,于是开学以来的第一次学习约定就这样定下了,秀秀顿时对自己完成作业的可能性充满了信心。

※※※

曼努埃尔到的比她想象中快多了。

结束工作,他的衣着也随意了很多,手上搭着外套,解开了衬衫的上两颗扣子,右边别了一个小小的悲悯天使别针,下面有Ω模样的符号——那是OPO协会的象征。看见秀秀身后的米尔科和西德尼(“两个年轻的Alpha。”曼努埃尔笑了笑,心里想道。),他微微颔首,对乐秀秀说:

“看来你交到了新朋友。”

乐秀秀:“对的,我们选的同一门课,一起赶作业……”想想竟有一丝悲伤……

曼努埃尔:“我没记错的话,苏颜是和你一个班吧。”

乐秀秀:“对对对,我们之前坐在一起,不过她和其他同学去玩桌游了,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她看见棕发男人的蹙起眉头,露出不太高兴的样子,顿时有点慌张,“我去找找她?”

曼努埃尔:“唔……没必要。我们走吧。”

他迈开脚步。乐秀秀心下不安,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实话实说,以至于坑了苏颜?但好像说的话也没什么问题啊,曼努埃尔为什么不太高兴?百思不得其解,她正准备跟着离开,就听见苏颜的声音:“乐秀秀!”

是漂亮班花!

苏颜是一路小跑过来的,脸颊上有细密的汗珠,眼睛亮晶晶的,嘴唇是色泽鲜妍的颜色。她嘴里对着乐秀秀说话,眼睛却是在看着曼努埃尔:“怎么这么早就要走了?不再多玩一会吗?我带你玩牌吧!”

乐秀秀:“不啦,今晚玩得超开心的,不过我住在校外,得早点回去洗漱。”

苏颜:“我之前听蒂娜说了,不过你住校外还是有点不方便呢,校内宿舍其实也很不错。……如果你改住宿舍,我们可能住隔壁呢。”

乐秀秀实在不想当着同学的面显得过分特别,但……果然还是和母母商量过再说吧……她含糊地说:“我看见啦,宿舍挺漂亮的。”

苏颜:“对了,曼努埃尔是找你有什么事情吗?”

乐秀秀:“没有没有,他只是正好今天下班很晚,说可以顺路捎我一程。”

苏颜咬了一下嘴唇,但很快又露出了明媚的笑脸:“不愧是联络人,真贴心啊。如果……是说如果啦,有什么特别的通知的话,你一定要转告我好吗?谢谢你啦!”

虽然觉得这话有点奇怪,但乐秀秀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苏颜感激地笑笑,她转头向曼努埃尔打招呼,棕发的联络人只是冷淡地点点头,站在较远的地方,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似乎是有些泄气,好一会才维持住表情,笑嘻嘻地朝秀秀挥手:“再见,秀秀,明天见。”

曼努埃尔站在原地,等秀秀跟上来了才继续往前走,偶尔问问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倒再也没有提到关于苏颜的只言片语。这算是把她彻底搞糊涂了,刚刚还问苏颜在哪,她还以为要关心一下其余OPO成员的生活,没想到见到人时这么冷漠,连一句问候都欠奉。

就像……就像怕苏颜还感觉不到其他成员的排挤似的,以官方联络人的身份,专门给予她一顿令人难忘的冷遇。

※※※

曼努埃尔微微躬身,为乐秀秀拉开车门。

乐秀秀还是第一次坐这种平时只在网络上看过的交通工具。空间站的主要运输方式是管道交通,高速通道贯穿着环形空间站的每一个角落,即使不能抵达一些过于偏僻的位置,也可以通过升降梯和步行弥补,费用也很低廉。

学校在E-79区室,中途需要换乘线路,会经过一排透明舱窗,外面正是凡尔纳边塞空间站的飞船停靠港。在漆黑虚空拥抱下的港湾,小型飞船的银白外壳隐没在暗色里,像某种有着坚硬外壳的昆虫,了望塔投来的光束在上面显现出金属色的光泽。

四通八达、高速运行的通道是空间站的血管,不断降落又起飞的飞行器是它连接外界的纽带——在星际时代初期,空间技术蓬勃发展,理论的革新与应用实践并行,涌现出一大批天赋异禀的青年英才,为已停滞不前近百年的科学界注入了新鲜血液,而建立大型空间站的设想就是在那时成为了现实。

飞行器技术为大型空间站的建立提供了外部材料运输的保障,但在建造空间站时,必须保证其内部结构能够满足数十万人口正常生活的需要。作为一个缩小版的社会,它同时也是一个庞大的、由高密度材料所打造的人工造物,交通运输网络的构建并不能与地球等同。管道交通是最适合的选择,而物美价廉、密度大、承压能力强的新型金属材料的应用,弥补了管道交通的局限性。高速通道成为了大型空间站的主要交通运输方式。

而与太空飞船、高速通道这两者相比,汽车,这一最早发明于地球时期的交通工具,几乎算得上是历史悠久。

这是一种具有内置动力源的复杂工业化产品,随着内燃机的发展,汽车成为了人类最主要的陆上交通工具。在发明初期,汽车的动力能源来源于石油分馏后所得的烃类混合物液体(汽油、柴油),而后由于资源短缺危机,非常规的汽车燃料和新型动力能源装置逐渐取代了前者。

对于汽车,人类总有种特殊的情感。这种四个轮子的代步工具,重新定义了时间、距离的长短,令血肉之躯的人类在粗糙平面上也如履平地。它陪伴着人类,从城市里规划整齐的柏油马路,到黄沙纷飞的荒漠,从一面临山一面悬崖的险峻山路,到荒无人烟的深林泥潭。而人类也对此报以同等的热爱,对改造、装饰自己的车辆乐此不疲,并通过技术的改进使其适应不同行星的各种环境。即使在小型飞行器的发展已十分成熟的今天,对于居住在行星上的人们来说,汽车也是出行的第一选择。

有学者认为,汽车的历史就是人类的历史。人们热衷于改造汽车,更换它的系统,改装它的功能,重饰汽车的外漆,让它与众不同。与其他交通工具不同,汽车并不仅仅是一种简单高效的代步工具。坐在汽车里,就像是坐在有着厚厚的金属外壁的堡垒里,让人不自觉地感到安全、放松。它是一个小型、封闭的私密空间,分享这片空气的人不会太多,更多时候它属于一个家庭,一个关系紧密的团体。

但无论如何,这种陆上交通工具是生活于星球地面的人们的特权,作为一名空间站居民,乐秀秀是无缘得见的。

她坐在副驾驶位上,趁曼努埃尔关门的时候摸了摸车窗。车里有种皮革的气味,和香氛混合在一起,即使车还没开动,乐秀秀也觉得自己有点晕车。车载AI柔和的电子女音响起:

“身份确认。晚上好,车辆即将起步,请系好安全带。”

曼努埃尔示意她系好安全带,点了点面前的虚拟光屏,AI便继续用那种温柔动听的声音播报道:

“已选择目的地。”

“自动驾驶模式启动,星际联邦第一星系交通网络中枢为您分配的路线已加载。”

“祝您路程愉快。”

这辆线条流畅的黑色车辆起步时,是无声无息的,就像从光滑的冰面掠过,平稳而快速地移动着。乐秀秀把脸贴在窗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车外飞掠而过的景色,盯得太久甚至感到眼酸。

棕发的OPO联络人把座椅调节到更宽敞舒适的位置,就打开了光板接着浏览文件。因为是自动驾驶模式,方向盘等操纵装置是收起来的,要打开手动驾驶模式才会弹出,因此空出了很大一块空间,不会感到狭□□仄。他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单手撑着头,手指在光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划动,甚至还有闲心和秀秀闲聊:“……自己一个人住的还习惯吗?”

乐秀秀:“感觉和在家里没什么差别啦……虽然说起来像是自夸,不过我很小就开始独自上下学,生活自理能力也挺强的。”

曼努埃尔:“真令人欣慰,你是个省心的好孩子。”他笑了笑,“但太过独立的孩子反而最让人担心。总是不愿意麻烦他人,遇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也不求助,直到问题堆积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的时候,那可就糟糕了。或者说,以为这事问题不大,以为自己能够解决,不把自己的安全放在心上,这样惹出麻烦的成员也数量不少。”

……可是,如果一遇到问题就去寻求帮助,不说能不能学会独立解决事情,别人也会对麻烦的家伙感到厌烦的吧?乐秀秀心想。

似乎看出她心里的不赞同,曼努埃尔说:“只是私下的谈话,直接说出想法也没关系,我很感兴趣,你是怎么想的呢?是担心别人的看法吗?”

乐秀秀:“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啦,会被当作麻烦什么的……而且,而且我觉得其实很少会遇到比较大的问题,如果真的不能解决再求助也可以呀,可以自己做的事为什么要麻烦别人呢?就像……就比如今晚,我其实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麻烦您跑一趟真的不太好意思……学校到公寓只有一站地铁的路程,周围环境也很安全的!”

曼努埃尔:“唔……是觉得周围很安全吗?”

乐秀秀点头,她每天上下学,自认对这一片已经熟悉得不能更熟悉了。

他又翻过了一页文件,仍然是礼貌、令人如沐春风的温柔语气:“果然,你还是个孩子呢。年轻孩子们总是这样,见识有限,自信有余,是无知和冲动给了你们勇气。……啊,我并不是在谴责你,亲爱的,只是一点小小的感慨。你还小呢,我在你们这个年纪也是无所畏惧的。”

这老气横秋的说话口吻……就像个回忆往昔的中年人,明明从外表看他也比她大不了几岁,不知道怎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乐秀秀:“我已经成年啦,是个有自理能力的成年人……”她的声音逐渐变小。曼努埃尔正饶有兴致地注视着这名年轻的新成员。

曼努埃尔:“是吗?那我们来做个小小的安全测试吧,看看你所处的环境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的这么安全。”他似乎觉得非常有趣,关掉了光板屏幕,转而看向吓了一跳的秀秀:“不许查资料,马上回答。”

……这突如其来的安全测试是什么鬼??她是不小心戳到曼努埃尔的哪个点了吗???在学校做数学题,在回家路上做安全题可还行?

而这名年轻的OPO负责人一脸兴致勃勃,和以往温柔礼貌的样子大相径庭。他甚至给了自己一个反派设定,还详细地加上前因后果:“……题干背景是这样的,我偶尔会去熟悉的酒吧喝一杯再回家。酒吧老板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几乎无话不谈,我们曾经一起做过一些不那么光彩的事,嗯,会被警察毫不犹豫抓起来判个几百年的那种。”

“有一天,他死了,我甚至去参加了他的葬礼……但很显然,我们的秘密没能随着他的死去而永远封存,有人撬开了他的嘴,知道了我做过的事情,并试图要挟我。”

“如果是普通的敲诈者,那无须担心,我有很多种方法解决掉这群过分贪婪的蝗虫。但当对方是一个根基深厚、权势滔天的大家族时,即使是我的朋友死而复生,我们也毫无办法。我决定接受他们的条件。”

“负责与我联络的人说,他们要一个Omega,活的,年轻的,拥有生育能力的Omega,如果我不能在三天内找到替罪羊,那么我就要为自己的秘密赎罪。当然,我也是一名Omega,但我是个自私的人。”

“我看见了你。你是个完美的人选,父母不在身边,初来乍到,认识你的人还不多,你的痕迹可以轻易地抹除。借着送你回家的借口,就在这辆车上,我决定绑架你。”

他眨了眨眼,问道:“提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银色别针上,天使正用怜悯而温柔的目光看着她。

99%的人还阅读了: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宝贝想尿就尿出来

翁熄系列乱老扒—女市长家的男保姆第100章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重生之帝王谋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