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真浪,小东西

- 编辑:网页上传 -

是吗?

是我吗?

一时间,夏拓有些飘了。

原来他夏族长也很的民心呀。

不错。

不枉他折腾~额……辛劳了这么多年。

“你不会真的是那个山旮旯里钻出来的吧。”

面对自恋的夏拓,旁边的中年武者不断的打量着他,露出怀疑的神色。

不应该啊。

而今这片广袤的大地上,谁能不知道大夏族主。

哦,不对,是自家族主,俺们都是大夏人。

别的不说,就说屁股底下坐的这个飞舟船队,就是大夏族主亲自下令组建的,每一座城域都有,有城域统一管理,每隔两个月就会在城域间各城往来一次。

对于普通的武者来说,甚至一辈子都走不出去自己生活的小城,城外广袤的荒野中危机重重。

但有了飞舟就不同了,大夏城域专门的武者驾驭飞舟,每一位都有天脉境巅峰强者驾驭,往来诸城之间,就算不是图腾战士,也能够离开自己所在的城池。

至于代价,就是一颗小小的兽核。

对于习惯于闯荡大荒的武者来说,飞舟的出现更加的方便了,乘坐飞舟往来各城域之间,少了太多的危险,加大了各个城池之间的联系和沟通。

“我孤陋寡闻了。”

夏拓自然不会跟一个开山境的武者一般计较,飞舟的事情他能不清楚么,就是他下令组建的。

本来打造出来就是为了沟通城域间武者联系的,但由于成本太贵,所以在各个城域组建了飞舟船队,就和前世的城际公交一样的套路。

但不得不说,好的运作无论是在那个世界都是可行的,飞舟的出现极大的方便了武者间的沟通,也带动了一些武者外出闯荡。

飞舟归属于大夏官方,由城主府掌管,飞行路线也是先前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清理出来的,毕竟荒芜之地存在不少凶兽,飞舟的防御力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实际上这几年来,已经有多艘飞舟受到凶兽袭击,坠落在荒野中,但这并没有吓到大夏武者,散修之所以闯荡就是为了获取修炼资源,危险本就伴随在外,无可避免。

遇到危险就只能算自己运气不好,实力不济,还能怪谁。

……

七天后,飞舟落到了九兽主城,夏拓带着三位长老混在人群中走了出去。

风老头和风、菟两位长老跟在夏拓后面,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自家族长这是不将族域摸透是不打算回族了。

夏拓本就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他需要对大夏有一个清晰可观的认知,才能知道大夏有多少潜力可言。

这些年来他对蛮荒大地上这种松散的部落制度,很不感冒,每一个部落都抱团,但事情不是单独一个部落能够做成的。

就算是在边荒之外的伯部、侯部,对于族域中附庸部落都不能完全掌控,侯部再厉害,难不成还能管到下属小部落的一个小人物?

侯部的诏令自然是诏令,但天高皇帝远,无法真正将诏令落实到某一个人。

……

单单是一座九兽城域自然不能代表整个大夏,从九兽城域离开后,四人前往了魂山城域,沿着魂山城域顺着潸鸿江西下,经过了淮水城域、乱石城域,最后又去了鸾山城域。

鸾山城域,有一座很大的废弃矿脉,陆陆续续已经开采了万年,时至而今依旧在还有不少伴生矿脉被发现。

特别是从大夏设立鸾山城域的那个时候起,矿脉深处就有灵气不断往外溢散,坐镇鸾山的剑仙儿多次深入矿脉深处去查探,都一无所获。

当年她前来鸾山成为城主的时候,还是天脉巅峰,而今早已经是神藏境武者,依旧对于矿脉深处的灵意无法捉摸。

矿脉的异样她也多次上禀族部,族中派人查探后也没发现什么异样,似乎矿脉深处的灵意还处于喷发过程,远远没有达到最后的境地。

鸾山矿脉的异样,夏拓是知道的,但他又不是散修,而是大夏一族之主,轻易间不会再去自己动手窥视什么机缘造化了。

……

“见过城主,三位长老。”

城主府,剑仙儿从修炼中被唤醒,也吓了一跳,怎么族长不声不响的就来鸾山了,还带来了三位长老。

“仙儿,鸾山城我看了,很安稳,还有一丝祥和气息,你的功不可没。”

被夏拓这么一夸,剑仙儿脸蛋微微一红,她的面容和剑棂有几分相似,但相比于剑棂更加的散发着冰寒气息。

有风老头三位长老在,剑仙儿不敢过分和夏拓亲近,小脸一绷,沉声说道:“不知道族长降临鸾山城域,有什么吩咐。”

看着剑仙儿的样子,夏拓还是忘不了这小丫头小时候哭鼻子的样子,这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当年几岁的小女娃,也成了神藏境武者。

“鸾山城域发展这么多年了,我过来看看。”

闻言,剑仙儿稍微抬头看了一眼夏拓,接着说道:“那我带着族长和三位长老,去城里走走。”

“好,不必惊扰太多人。”

夏拓起身,朝着大殿外走去。

实际上这些年的发展,已经证明了当年学宫中的七位地位弟子的能力,在主城城主的位置上做的很不错,而且在自身天赋和大夏气运的加持下,七人这些年也陆陆续续晋升到了神藏境。

“知道了。”

“仙儿,城域武院怎么样?”

“鸾山城有十四座城初级武院,一座高级武院,初级武院培养图腾战士以下的少年,高级武院则是培养图腾战士,这五年来,鸾山已经朝着学宫输送了三十二位有修巫天赋的少年。”

闻言,夏拓点了点头,先前他让大夏学宫一下子收拢很多图腾战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等以后条件允许了,这种分级培养制度必然是要施行的。

仙儿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这些年各个城域的年轻图腾战士,在高级武院简单的学习一些相关的巫纹知识后,都送往了学宫。

“对了,城域中的生育率怎么样?”

夏拓的问题都是随口而问,也是大夏最基础的问题。

“不太好,虽然这些年来城域安稳了很多,但娃娃的夭折率还是很高。”

仙儿轻吟,眼眸朝着夏拓瞄去,看到夏拓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方才安下心来。

……

鸾山城存在了很久了,从这片地域发现矿脉的时候开始,就有武者汇聚建城,历年来城池多次毁于战乱,如今的鸾山城就是在历次废墟上建立起来的。

城池坐落于群山之间,大片的城墙呈现黑色,布满了斑驳的痕迹,也有一些青石墙在阳光下泛着盈光,这是大夏立城域后对修补的城墙,使得城池看上去一块接着一块,像是打了补丁一样。

顺着长长的石道几人朝着城外走去,仙儿头上戴了一个纱罩,轻纱垂落到了脚踝,隔绝了外人的窥视。

夏拓能够感觉到剑仙儿的想法,就像是一个完成了大事等待大人检查的小孩子。

鸾山城中人声鼎沸,往来的武者众多,但大都背着破旧的兽皮袋子,肩上扛着小铁锹一类的工具。

靠山吃山,靠矿自然是吃矿了,鸾山城背靠矿脉,养活了鸾山这么多的武者,特别是飞舟的通行,让鸾山城的武者有了换取资源的路子。

每一次飞舟经过鸾山的时候,都会有不少武者背着大大的兽皮袋,前往其他城池兜售自己的矿石。

走出鸾山城,一大片起伏的山峦,自然灵田也不要想了,鸾山万年来的矿脉挖掘,早已经将方圆数千里都挖的矿洞重重,不少地方塌陷形成了深潭。

“先前芍长老前来我们鸾山推广灵田种植,一出城就看着满山的矿洞都快哭了。”

剑仙儿指着四周山野,笑着说道,引得几人大笑起来。

鸾山城域根本就不是个种田的地,不仅仅是鸾山城,下属的其他城池,都是在这片矿区中建立的矿城。

“这事我知道,芍长老可是说了,这辈子都不来鸾山城域了。”

菟长老接了一句,说完,她也笑了起来。

……

立在城外一座山头,夏拓环望四周,可以看到群山间,有不少人影涌动,有些人刚刚还在,眨眼间就消失了。

应该是掉坑里了。

没来鸾山之前,他也以为这里就是一座废矿,但现在看来废矿依旧养活了这片大地上百万武者。

“底下还有这么多的矿石?”

风老头抚着胡须,眼中露出一抹诧异的问道。

“有不少灵性的矿石,比如精铁矿、黑铁矿、紫铜矿、各种准神金鎏黑铁晶、赤红精铁等上百种类,偶尔还能发现碎灵晶和先天低阶神金。”

坐镇鸾山这么多年,仙儿自然是了解的门清,接着说道:“不过这些矿脉分布的很散,大的矿脉早就被挖干净了,所以也只能像这些武者这样,独自进入矿洞碰碰机缘,有时候呆好多天都有可能挖不到好点的矿石。”

“可惜了。”

风老头摇头,这么好的矿脉竟然给挖干了。

夏拓没想着来抢这些武者的饭碗子,这么大的矿区主干矿脉早就挖空,剩下的都是残羹冷炙,大规模挖掘并不核算,也算是鸾山城域武者的活路,毕竟普通的凡品矿石,才是蛮荒大地的主流。

“走吧,去灵气散发的矿洞看看。”

观察过了鸾山城四周矿脉,夏拓收回了眸光,轻声说道,鸾山这个样子显然不用想推广灵米的事情了,连芍长老都看了欲哭无泪的地方,还是算了。

“就在前面不远。”

灵气溢散这种事情瞒不住,也没有刻意隐瞒,这些年来不少武者都来潜入矿洞窥视一番,最后大都是铩羽而归。

跨过了千里山野,夏拓终于明白了为啥谁来都无功而返了,实在是灵气溢散的矿洞太多了,放眼望去小山起伏,矿洞如老鼠洞一样密集。

万年的时间,这片山野早就挖的千疮百孔,没有人知道地底矿洞都蜿蜒到什么地方了,进去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其中。

“族长,这些矿洞我查探过上百处,但深入地下百丈后,都不得不返回来。”

剑仙儿指着大片的矿洞,轻声说道。

“你们返回城池等我吧,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语罢,夏拓一步踏出,眨眼间就出现了几人数百丈外,下一刻就消失在了眼前。

对于此几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族长是神通境强者,神通大成,自然不是他们能够力度的。

……

晦暗的矿洞,散发着潮湿的气息,四周开辟的矿洞石壁上,还有点点晶莹的光芒闪烁,这是岩石中存在的零星矿石屑。

沿着矿洞朝着深处走去,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青铜令牌,就是先前逊风侯给他的那枚,说什么和计蒙洞天有关系。

就在刚才,这枚青铜令牌动了。

这让他感到很意外,回想逊风侯当时给他令牌时候的神色变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波动。

巧合?

踏上武道修炼道路这么多年,巧合这种事情他早就不相信,他更相信的是事先安排,这方天地有巫的存在,强大的巫拥有改天换地的力量,推演古今未来,就算是不完全准确,至少也能推演出个大概。

所以很多时候,机缘早就已经注定,当然并不能说人家就算准了你,只能说缘法如此。

嗡!

布满了铜锈的令牌嗡鸣,上面的每一点铜锈此刻都像是一粒铜砂,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夏拓发现他越是前行,这种古老沧桑的气息就愈发的浓郁,似乎铜锈令牌上的气息和矿洞深处的气息相同。

有了这种联系,每当矿洞出现多处通道的时候,他都轻易的找到方向,很快他就走下了离地五百丈的矿洞深处。

可以看出来,当年这座矿脉很大,竟然已经开掘到了这样深处,四周的岩壁上,已经可以看到一些闪烁着盈光的准神金。

这些准神金放在如今的外面,必然会受到鸾山城武者的疯抢,然而在当年或许就是瞧不上眼的东西。

矿洞是斜着往下的,他估摸着自己已经走出去了五十里,四周的岩壁上已经开始布满了冰寒的冰屑,阴气弥漫四周。

咔嚓!

这一刻,他的脚下踩到了一个硬物,在精神力的窥视下,矿洞中的场景一览无余。

是一截手臂骨,就剩下了几根手指头,其他的地方已经化成了灰烬,被阴寒水汽泡透。

指骨上有一枚青铜纳戒,上面雕琢着一株青竹。

精神扫过,发现这竟然是一枚巫宝,而且还是一种阵法,这一刻夏拓觉得自己又孤陋寡闻了。

竟然有人将一座阵法印在了小小的纳戒上,只不过似乎纳戒的灵性有些凋零,需要好好蕴养。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个宝贝。

自从发现第一具尸骨后,夏拓陆陆续续发现了多具尸骨,都已经化为了灰烬,一些兵器也已经腐朽,轻轻一动就碎裂成了渣渣。

又走过了三十里地,手中的铜锈令牌发出了淡淡的嗡鸣,盈光绽放,绿幽幽的在这昏暗的矿洞中显得分外渗人。

呼!

有风声在矿洞中响起,这已经是地底极深处,何况矿洞七转八转的,有哪里能够有风吹进来,一时间,夏拓精神一紧。

朝前走了不过一里地,矿洞突然扩大,好似进入了地下溶洞一样,地面上铺满了不少尸骨,和前面看到的一样,都已经腐朽了。

这座溶洞和矿洞有了很大的不同,四周有人为劈砍的痕迹,一些痕迹上还弥漫着恐怖的气息。

嗡!

他的精神意念扫过四周,突然间有轰鸣响起,精神世界泛起了滔天巨浪,哪怕是有玄空甲护着元神雏形,轰鸣依旧在灵魂中炸响。

恍惚间,一道蓝色的神光冲刷了精神世界,浩瀚山河上空,有一尊朦胧的身影挥手间,天穹紫电雷云密布,电闪雷鸣。

这是一尊人身龙头的身影,身上的气息远超夏拓所见过的老神侯。

咔嚓!

须臾间,精神重归平静,精神世界逐渐恢复如初,夏拓喘息着粗气,有些难以置信,他看到什么。

东海龙王?

南海龙王?

西游记上就是这么演的。

好大一会,他才回过神来,计蒙洞天的人。

逊风侯说过计蒙洞天和天侯山有渊源,似乎天侯山就是计蒙洞天扶持起来的,天侯山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可以推出来计蒙洞天应该是和边荒人族一道的。

但龙头人身……

真特么神俊!

这一刻,他看向了正前方的岩壁,一座石门就这样镶嵌在石壁上,灵意就是从这座石门后面散发出来的。

难不成计蒙洞天就在这石门后面?

走到石门面前,夏拓看到了高达十丈的石门上,有一个凹槽,样子和他手中令牌造型一样。

顿时,他的心中一群草泥马跑过。

锵!

来都来了,自然是要看看的,他将令牌放入了凹槽中,接着身影后退,全身气息紧绷,做好了防备。

咔嚓!

石门开了。

还是推拉式的。

不过是往上拉的。

石门内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丈许高的通道直通深处,有淡淡的灵光亮起。

ps  今天的更新写了两个五千多字的大章,不分章了,在梳理后面的情节,晚上没更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南北大炕第一部-腺体出入百合abo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每天把脚靠墙

涩爱 小说&市书记风流又粗又大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