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惩罚拧喷了&吃掉李莫愁

- 编辑:网页上传 -

尹伊秀对自己做过的事记不得到是也没说谎,但不记得并不代表没做,该承担的法律责任必须要承担。

尹昊天在得知尹伊秀的事情后,放下手中的急匆匆的赶了回来,毕竟就这么一个宝贝丫头,不能不管。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孩子怎么还涉嫌谋/杀了?”刚一进门尹昊天便扯着嗓子问道,是,因为就这么一个宝贝丫头,确实是娇惯了些,但娇惯归娇惯,他自恃自己从不曾放纵她,也没有让她存了恶毒的心,怎么还就谋/杀了呢,这是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

“我也不知道呢,小高在跑伊秀的事,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那丫头是能做出那种事的人吗?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把咱女儿救出来。”说到女儿,尹妈妈又泪眼婆娑起来,怎么什么事都摊到她身上了。

尹昊天知道尹妈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给高旻浩打了电话,很快高旻浩就赶了来。

“你把了解到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尹昊天道,虽然他不太相信自己的女儿是会做出这样事的人,但人家若没掌握证据也不可能随便抓人,他有必要了解清楚。

“具体情况是这样......”高旻浩把了解到的情况逐一说给尹昊天听,在高旻浩叙述的过程中,尹昊天的脸也越来越沉重,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女儿。

“也就是说,那些真的是那丫头做的?”尹昊天的眉毛用力的拧在一起,他想不通,尹伊秀那么粘秦炎离,说分了就分了也就算了,现在还到了要谋杀他的地步,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尹伊秀不可能无故的就这么做。

“根据警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肯定这些确实是伊秀所为。”高旻浩点点头,尹伊秀对秦炎离的憎恨他知道,但做出这样的事他也很震惊,若对方因此而死了,那她就成了杀人犯。

“除了这些你还知道什么?统统都说给我听。”尹昊天面色阴沉,这段时间尹伊秀一直和高旻浩,或许他知道什么。

“伯父指的是什么?”高旻浩不知道尹昊天想要了解什么,除了尹伊秀和秦炎离没有夫妻之名,孩子并非她所生,以及她对秦炎离的仇恨,其他的他也不知情的。

“那丫头是怎么和你走到一起的,你和她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她有没有对你提过和秦炎离的关系?总之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尹昊天道,一定是有什么隐情,不然,尹伊秀不可能这么做。

“是有一些隐瞒。”高旻浩点点头,有些事确实是瞒着尹昊天夫妇的,主要是尹伊秀拉不下面子。

“说,都是什么?不要有任何的保留。”尹昊天冷声说,是自己的责任,一直忙着工作,都不知道女儿有这么多问题,以至于走到了这一步,只是,他们是她的父母,为什么就不跟他们商量一下呢。

于是高旻浩便把知道的一些情况说给尹昊天听,但关于两个孩子的事高旻浩选择了跳过,这种事还是让尹伊秀自己去说好了。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这么对我的女儿,那小子活该出车祸,好好的孩子楞是给她刺激成这样,看我不劈了他。”听了高旻浩的话,尹昊天顿时火冒三丈,人再优秀对她女儿不好也没用。

“伯父,你先别激动,事情已经这样了,不是我们闹脾气的时候,毕竟伊秀做了那样的事,我们现在必须要寻求当事人的原谅,这样伊秀才有免刑的可能。”高旻浩道,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是啊孩子爸,为了伊秀你可不能乱来。”尹妈妈道,现在重中之重是怎么才能把闺女救出来。

尹昊天也知道,恼归恼,就算秦炎离在冷落他,也不能拿生命开玩笑,何况还涉及了不相干的人,尹昊天同样搞不懂,尹伊秀针对詹嫣然又是怎么回事,她和她之间又有什么恩怨呢?

“伊秀和那个詹嫣然有什么过节?”因为疑问,尹昊天问高旻浩,尹伊秀又不是生意人,不该和詹嫣然有什么过节的,这个就有点让人费解了。

“这个我也知情,或许是因为她现在接管了秦氏吧。”高旻浩如是说,他也只是猜测,具体原因也只有尹伊秀自己知道了。

是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也只有尹伊秀自己知道,奈何她现在属于选择性失忆,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不管怎么说能取得受害者的原谅是重中之重,尹昊天觉得,就算是豁出去自己的老脸,也要让秦炎离放弃对尹伊秀的控诉,毕竟关乎她的未来。

尹家不安,秦家也不淡定,知道是尹伊秀导致秦炎离车祸,吴芳琳的脸都绿了,秦玺城和秦炎离也非常震惊,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事是尹伊秀一手策划,好歹也在一个锅里吃饭这么多年,两个人又认识多年,怎么能残忍至此,所谓人心隔肚皮这话还真是不假,就算是看着长大的人都不知道她心底都存了什么。

秦炎离搞不懂尹伊秀竟然恨自己恨到了这种地步,甚至都不考虑两个孩子的感受,她到底是怎样一个母亲啊,是,他是有错,也常常自责,并想着该如何补偿以补偿对她的冷淡,但她想的却是要除掉他,幸而他命大,但还是失去了一条腿,如此也不知道她心里的结是否可以解开了。

“我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狠毒,枉我之前对她那么好,真是瞎了眼了,轩儿虽然保住了命,却为此失去了一条腿,就算是她用一生来偿还都不够,这次必须要严惩。”吴芳琳恨恨的说,自己一心帮她,她在外面找男人也就算了,竟然还来算计她儿子的命,这种女人放入社会也是祸害。

“妈,怎么她都是孩子的母亲,何况是我对不起她在先,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你把她杀了,我的腿也回不来了,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秦炎离道,虽然尹伊秀的行为很让他震惊,但事已至此,再揪着不放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此他也可以彻底安然了。

“是啊,轩儿说的对,事情已经出了,再揪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们也就不要管了,随法律怎么制裁吧。”秦玺城在一旁附和着,冤冤相报何时了,及时收手才是正确的选择。

“别人都骑在我们脖子上示威了,我们还要考虑别人的感受,行善也不是这样行的。”吴芳琳不悦的说,想到尹伊秀耀武扬威的跟她说自己怀孕了的表情,她就不舒服的很,现在寻着机会了,她自然不会放弃。

“妈,都是我的错,才导致了她如此,要怪您就怪您儿子,现在她失去了孩子,又成了这样的状态,已经是对她的惩罚了,您就当是为了思思念念也不要在追究了。”秦炎离道,毕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不想搞得太难堪,这样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好。

吴芳琳没吭声,心想,就是为了两个孩子,才更要对付尹伊秀,毕竟她最清楚内幕。

为了尹伊秀,尹昊天来到秦氏。

“伯父,您找我?”看到尹昊天,秦炎离客气的招呼,想必该是为了尹伊秀的事而来。

尹昊天什么都没说,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秦炎离的面前。

“伯父,您不要这样,有什么话您起来说,您这样可是在折煞我。”秦炎离忙伸手搀扶尹昊天,一个长辈给晚辈下跪,他哪里受得住。

“炎离啊,对不起,那丫头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是代那丫头来给你道歉的,是我管教不周,要怨要恨,你就怨恨我好,叔叔来是厚着脸皮求你一件事,希望你能答应叔叔。”尹昊天道,他相信秦炎离不是无情的孩子,为了自己的闺女也只能这样了。

“叔叔您起来说。”秦炎离再次去搀扶他。

“您先答应叔叔,要不叔叔就长跪不起了。”尹昊天来自然是让秦炎离对尹伊秀的事放行的,他们老两口就指望这丫头呢,她要是进去了,他们俩可怎么活,为此他豁出去了,就算这张老脸不要也要换来秦炎离的不追究,只有他不追究,事情才好办。

“好,我答应您,答应您还不成么,您先起来好不好,我这不方便,不然我也要给您跪了。”秦炎离甚是无奈。

“好好好,叔叔相信你。”听秦炎离这么一讲尹昊天才起身。

“伯父,您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定是责无旁贷。”秦炎离点点头,这样看来更能肯定和尹伊秀有关了,不然以尹昊天的性格怎么可能给一个晚辈下跪,为了子女做父母真是什么都可以做。

“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我知道那丫头这次实在是过火,而且是怎样都弥补不了的,但叔叔还是求你,给她一条生路好不好,以后我定会好好管教她,对你也会一辈子都存了感激,叔叔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处罚,虽然这是她该受的,还希望你能成全叔叔,有什么不满就对叔叔发泄好了。”尹昊天拉着秦炎离的手道。

99%的人还阅读了:

乱小说录目伦&真浪,小东西

南北大炕第一部-腺体出入百合abo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每天把脚靠墙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