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h系列辣文_半夜和姐姐做了那个

- 编辑:网页上传 -

“宫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在儿子耳边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你知道当初你出事后我们母子的日子有多难过吗,你知道我把儿子养大有多辛苦吗?”

高雅歇斯底里的问道,也懒得装温柔了。

至于那箱金条的事,当事人就只有她和宫旬,只要她咬死不承认有这件事,谁能奈何的了她。

“哼,那些苦日子,不是你和江城一手造成的吗,高雅,我宫旬不是傻子。”

宫旬冷冷的看着那个完全陌生的女人,想不明白,当初那个羞涩的小姑娘为何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是他在婚姻中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吗?可是他在婚前就是那样的性子,在履行上一代的婚约钱,宫旬曾让高雅考虑清楚,是她看中了宫家的家世底蕴,为了富裕的生活嫁给了他,婚后他和其他异性保持距离,除了工作时间,按时回家,她嫌刚出生的孩子烦,儿子小时候几乎是他和家里聘请的婆子一手带大的,他做到了所有他能做的,她究竟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即便有,宫旬并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如果她分开,他也不会绑着她不放,只要她把儿子留给他,他甚至能给她一笔足够她后半生都过得很宽裕的赡养费,到时候她想和谁在一起,他都不会阻止。

归根到底,高雅还是想要名利双收罢了。

她既不想摊上抛夫弃子的坏名声,又不像放弃宫家的财富,干脆就和她的奸夫携手,斗倒了宫旬,不过他们也没想到宫家的财富会全部充为国有,要不是宫旬在出事前给儿子留下的那盒金条,他们的日子怕不会有现在这么宽裕。

高雅看着宫旬冷冷的眼神,心跳一骤,他都知道了?

“我劝你,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好好想想,你和你那个丈夫的工作该怎么办吧?”

宫旬这话算是很不留情面了,不过话毕他又后悔了,忍不住用余光看了看一旁的儿子。

这个儿子对高雅那个生母似乎还有些感情,他怕自己做的太绝,会让儿子伤心,真是投鼠忌器。

好在宫冰夜神色较为平静,只是隐隐看出来一些对高雅这个生母的失望,这让宫旬放心了不少。

“你这话什么意思?”

高雅听了宫旬威胁的话,声音忍不住尖利了一些。

她知道宫家的底蕴的,也知道宫旬有不少朋友,前些年大家一起落难了,现在不少都平反回来了,官复原职不说,有些还升了好几级,想要对付她和江城,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没什么意思,只是让你以后安分点,别在来打扰我们一家三口,不对,马山是四口之家的生活。”

宫旬看了儿子一眼:“倩倩大着肚子,久站不舒服,今天也出赖那么久了,你赶紧带着倩倩回屋,让她好好休息。”

他干脆支开了儿子,自己则是深深看了高雅一眼,看到她心虚的躲开他的眼神才跟在儿子和儿媳妇身后离开。

林倩握住丈夫的手,以前她也知道丈夫不受生母的疼爱,亲眼见到了才发觉丈夫当年生活的环境有多糟糕。

那个女人一看就是抱着目的来的,之前没见有什么联系,现在却跑过来认亲,她拿宫冰夜当什么。

“我都习惯了。”

宫冰夜勉强扯了扯嘴角,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看的林倩更是心疼了几分。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宫冰夜的眼神闪过一丝异彩,一切进行的比他想象中的更顺利。

之前他调查江家的情况,江城的职位让他在心中打了个问号。

革委会,在早些年还是个热门的岗位,现在当初被他们一个个斗下去的人都回来了,革委会里的人,除了背后有牢固靠山的,人人自危。

江城草根发家,他的成功完全是那个混乱的年代造成的,他所搭上的那些大船并不一定会为了他这条小虾米得罪太多人,相比其他嫡系,江城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宫冰夜一直在想,为什么江城上一世会放弃政治仕途转而从商,毕竟一开始的时候,私人资本是不被大众所看好的,他并不觉得江城有那么长远的眼界。

现在想来,内退可能不是他主动的,而是被迫退下去的,而且之所以能安全的退下来,宫家的那笔庞大的财富也有很大的功劳。

宫冰夜扶着大着肚子的妻子,上一世,爸爸没有活着从陇省回来,他那些朋友人脉也就用不上了,这一世,江城多了一个强劲的世敌,上辈子助他脱困的财富也不在他的手上,想来他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吧?

宫冰夜看着支线任务二显示的百分之六十的完成度,心里默默想着。

“阿夜。”

晚上,宫旬把儿子唤进自己的书房,有些忐忑的看着眼前的儿子,想着白天发生的那一幕幕,面带关切和疼惜。

不论长辈之间有什么纠葛仇恨,够不该牵连到孩子,他恨高雅和她那个奸夫,恨他们给自己带来了那么多年的苦难,更恨他们亏待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要不是儿子运气好,因祸得福在乡下认识了倩倩那个好姑娘,借了亲家的光找了一份相对轻松的教书的工作,宫旬活吞了高雅的心都有了。

看看他查到的消息,为了讨继子的欢心,多一个善待继子的好名声,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能牺牲,看她做的那一桩桩事,简直是疯了。

“今天白天的事”

宫旬不敢讲的太直白,毕竟高雅还占着儿子生母的名头,做太过,他怕儿子伤心,做的太轻,他又觉得不解气,一时间倒是为难了。

“爸,你放心,我不难过。”

宫冰夜一眼就看明白了他爸此时的纠结心情。

他的眼神微微低垂,睫毛在灯光下洒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只是浑身萦绕的惆怅让老爷子看的心疼。

“以前我也羡慕江南城和江西进,羡慕她待他们如珠似宝,羡慕她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付出,我时常在想,我也是她的孩子,为什么她却时常看不见我,无论是我考试考了满分,还是我和同学打架被打的满脸淤伤,她的目光总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包括江东临,都比我更受她的疼爱和重视。”

99%的人还阅读了:

花蒂惩罚拧喷了&吃掉李莫愁

乱小说录目伦&真浪,小东西

南北大炕第一部-腺体出入百合abo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