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完架男朋友就硬上我-囊袋拍打猛烈

- 编辑:网页上传 -

这一日的午后阳光很暖,那场雪已经在阳光中逐渐的消融了,温度有点低。

陈曦坐在柳子澈身边为他解闷唱歌,虽然以前她不怎么喜欢唱歌,但是在这个时代,她却很喜欢哼唱几句曾经喜欢的歌曲。

柳子澈整日闷在房中着实无趣,有她在身边陪着,心情好了很多,他不知道她居然会唱那么多他没有听过的奇怪歌曲,那些歌曲词写得很奔放,甚至露骨。但是与她哼唱出来的旋律凑在一起就是那么动听。

“我想起你描述梦想天堂的样子,手指着远方画出一栋一栋房子,你傻笑的表情是那么诚实,所有的信任是从那一刻开始,你给我一个到那片空天的地址……”陈曦清晰地记着这首《梦醒了》是高中时和同桌经常唱的,那时候两个人关系那么好,可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唱着唱着不觉悲从中来,“想跟着你一辈子,至少那样的生活没有现实,想赖着你一辈子,做你感情里最后一个天使……”

这样的歌词倒是非常符合她现在的心境,她不禁苦笑:若是能就这样岁月静好的安度此生,也是一大幸事。

柳子澈静静地听着,跟着她哼唱,见她不再如刚刚那般雀跃,便将她唤到身边,拥在怀中,“你不开心了?”

“我,”陈曦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歌词有点伤感,悲观而已。”

“那你给我唱一首开心的。”柳子澈捋了捋她额前的乱发。

陈曦靠在他身上安静了片刻抬起头问道,“你当初为什么要去我家求亲,你堂堂太平王爷要什么样的绝色女子没有,为何要娶我这个瞎子?”

柳子澈沉默了片刻说了一句让她意想不到的话,他说,“我们小时候见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林山寺的那件事?”

见过?这让陈曦很意外,但想到成亲那晚他的那个柔情似水的眼神,顿时恍然了。“林山寺什么事?”

“城南雪林山上有一间寺庙,叫做林山寺,山寺建在半山腰上,当年香火很旺。汴州城的大部分百姓都去那里烧香拜佛,祈愿。我七岁那年宫中有人染上了天花,并且已传染了很多人,父皇担心我们姐弟三人被传染,便让母妃和乳娘带着我们去林山寺躲避,顺便清修半年。”柳子澈淡淡的讲述着,眼神中都是憧憬,儿时的时光总是美好却短暂的。

陈曦很喜欢听他讲述从前的过往,那些往事虽然刻在他的心头,却又在她的脑海里绵延成一副副绝美的画,渐渐地消散在记忆深处。

“寺里规矩多,比较清苦,我们三人都是没有吃过苦的孩子,过不惯寺庙里的苦日子,常常背着大人去山野间抓些野味烧着吃,皇兄的箭术一向很好,每一次我们总能猎到一两只野味,大到山鸡小到麻雀。这原本是我们三人之间的秘密,但不知为何皇姐却向主持告了密,说是我的主意,住持方丈很气愤,毕竟寺庙清修不得杀生,于是要责罚我们,皇兄却说此事只是他一人嘴馋,才想到的,跟我没有关系,年纪尚小的我也担心被处罚,没敢说出实话,于是皇兄一人领了责罚:面壁思过,砍柴挑水。没有怨言。”柳子澈的眸中泛起泪光来,那时候的兄弟情是那样单纯,没有杂质。

“后来呢,我们又是如何见过?”陈曦插嘴道。

柳子澈轻叹了一声继续说道,“那天之后,皇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常常背着皇兄欺负我,有一次我跟着她还有一帮寺里的师兄去河边挑水,以备灌溉寺内的几块菜田。走到池塘边上时,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心的,竟将我往池塘内推去,幸好被身后的一名师兄发现,及时出手救了我,才没有掉下池塘做了落水狗。打完水回到寺内,我们一起玩的时候,她将一只蜈蚣丢在了我身上,我从小最害怕蜈蚣,当时被吓得哇哇大哭,而她却在一旁笑得很是得意。”

“我也害怕蜈蚣,所有多退的虫子我都害怕。”想到蜈蚣陈曦不禁打了个寒颤。

“可你那个时候并不害怕呀。”柳子澈微笑着,眼睛像月牙般好看,“皇姐当时看得很开心笑得很得意,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小姑娘,约么四五岁的样子,她走过来将落在我后背上的虫子抓下来,扔在地上踩死了,然后伸着小手擦干了我脸上的泪,她说,哥哥不要哭,虫子已经死了。还从她的随身小荷包里取出来一颗白色的鹅卵石,放在我的手上,安慰我说,这是她在东途看海的时候捡到的宝贝,就送给我玩吧。我当时很感动,也记住了她的样子,她的名字。”

“然后你当时就决定长大之后娶她为妻?”陈曦打趣道,“千里姻缘虫子牵,很可以啊,想来挺浪漫的。”

“没有,我当时只是记住了你的可爱和天真,并没有那种长大后娶你为妻的想法,因为我当时总觉得自己长不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于非命。”

“为什么?”陈曦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柳子澈哎呦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娘子快起来一下,你压到我的伤口处了。嘶——”

陈曦立刻从他身上弹起,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桌边,伸手拿过一只橘子,边剥边等着他继续往下说去,但是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他的下文,却听见门外似乎有兵刃相接的声音,她警觉地问道,“子澈,外面是什么人在打斗?”

柳子澈亦是一惊,掀开被子下了地,隔着窗户看见一抹白衣在与几个黑衣人颤抖在一起,不远处竟还有柳铭带着护院与一群黑衣人打斗,不禁疑惑道,“莫非他们真的是邗江国主派来的?”

“什么?”陈曦一头雾水。

柳子澈穿好衣服就要出门,这时门外传来柳铭的大喝声,“王爷,您千万不要出门,外面有我们就够了!”

陈曦走到柳子澈身边拉住了他的手,“听他的,你现在身上有伤,万一伤口崩开得不偿失。”

“哎!”柳子澈叹息了一声重新回到了床边。

陈曦依旧站在门口处,倾听着外面的动静,有府上丫头仆人们的惊声尖叫,也有刀剑相向碰触的叮铃声,还有人被伤之后的嘶吼声,她脑海里顿时形成了一副在电视剧中看到的画面。

忽然她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咳嗽声,不禁叫出声来:“是师父!师父来救咱们了。”

柳子澈立刻走到门前,隔着门缝往外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了成四娘的身影,她手中拿着那一把多年未曾出手的星爵剑,挥舞之间便刺死了三四个黑衣大汉。

流霜也在其中杀敌,柳子澈有点意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而却自己根本就没有让她暗中注意着王府的情况,难道她一直都在暗中留意?可这又是谁的授意?

约么一顿饭的工夫,府中前后院内便横尸一片,柳子澈这才打开了房门,看着院中三人;柳铭,流霜,成四娘说道,“大家辛苦了,乳娘,您怎么也来了?快请进来喝杯热茶。”

成四娘淡淡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没想到遇见了这群毛贼。”说着踏进门来。

流霜则拱手笑了笑,“听风榭还有些事务要处理,流霜告辞了。”话音落人也转身飘然离去。

柳铭则憨厚一笑道,“这满院的尸首恐怕会吓到大家的,我这就让兄弟们一起收拾了。”语毕便招呼王府护院一起来抬尸体。

陈曦站在门口分辨了一下师父大约所在的方向,便对着她的方向笑道,“又让师父操心了,多谢您的惦记。”一边说着走到桌旁去为她倒了一杯热茶,“师父,喝杯茶暖暖身子。”

成四娘也不客气,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赞道,“这是今年的新茗,混合了初雪烹制而成的,味道果然不错。”

“师父真是好本事,这其中的初雪味道都能品的出来,小女子十分佩服。”陈曦发自肺腑的恭维道。

成四娘却冷冷道,“澈儿这几日受了伤,待在房中卧床休养也是正常,你却早已痊愈,为何不去梧桐居练功?”

陈曦顿时哑口无言,吐了吐舌头想要辩解什么,却听身边的柳子澈说道,“孩儿闷在房中着实无聊,是我让韵儿留下来陪我的,她这几日工夫也没耽误呢。刚刚她一下子就听出了乳娘您的脚步声,比我反应还要快呢。”

“当真?”成四娘狐疑道,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柳子澈笑道,“孩儿什么时候骗过您老人家?”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绕到成四娘身后,乖巧而又讨好的为她揉着肩膀,“乳娘,韵儿这些日子也很辛苦,既要练习您交给她的本事,又要绞尽脑汁的哄我开心,您就不要再责备她了。”

成四娘无奈地摇头叹道,“你这孩子,就知道为你的夫人辩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老身还有什么话说?”

99%的人还阅读了:

大乳妇女BD—为升职陪市长

校园h系列辣文_半夜和姐姐做了那个

花蒂惩罚拧喷了&吃掉李莫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