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大炕第一部-腺体出入百合abo

- 编辑:网页上传 -

岷县是惠城下的一个县城。这里和惠城的繁华不同,岷县靠山,所以经商的人不多,大多是男耕女织之家,又因为是鱼米之乡,气候适宜,所以每年收成都不错。家家户户虽算不得富裕,但是都衣食无忧,是一个悠然安静的县城。

县城下还有几个村落,莫不是黄发垂髫,怡然自得之地,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也不过如此。俗话说仓廪足而知礼节,所以在岷县,人们讲究庠序及孝悌之德,故察举制以来,岷县出过不少以孝或以德被推举的官员,所以岷县是全国闻名的善人孝子之乡。

而如今,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地方却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下。

最早是南关村里的宋家。宋家的儿子从小就好读书,长大后在考取功名的路上也较为顺利了,在刚刚年过而立之年,考取进士,在京为官八年,因母亲思念家乡,所以辞官回到南关村奉养母亲。

那一日,宋官人出门办事,留老母亲在家并两个丫鬟伺候。三人在屋中坐,一个年纪小的丫鬟突然说从窗户看到院子里枣树下有一个老妇人在徘徊。宋母与另一个丫鬟去看,却并没有看到,只道小丫鬟看错。等过了晌午,宋母午睡醒来,丫鬟们扶着宋母准备到院子内散步,却突然看到那个老妇人,老妇人脸庞浮肿,双眼外突,脸色惨白发情,三人惊吓之下来不及反应,却见老妇人吐出清水到三人身上,三人顿时到底再无声息。等到宋官人办事回来,发现三人倒地不起,惊愕不已,派人去寻大夫。后来发现小丫鬟被宋母稍微护在身后,身子没有完全湿透,尚有体温,连忙让人给小丫鬟灌药与热汤。小丫鬟醒来,与宋官人说起此事,宋官人气愤不已但却毫无办法,从此,这清水鬼的名声算是彻底传开了。

此事不仅是宋家,包括南关村在内的几个村落,甚至到岷县县城,也陆续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接连几天,八九户家遭难,一时之间,人心惶惶,生怕自己家中是被清水鬼选中的下一家。

第一章

“前面就是岷县了,你之前到过这里吗?”林景轩骑着一匹枣红色马,问骑在黑色马身上的张飞鸾。

“没有。”张飞鸾脸上没有表情,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不远处的县城。

林景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边驾马慢行一边继续道:“小豆子那家伙说的就是这个地方,还有几家是在下面的几个村子,我们在县城先找个客栈住下来吧。”

“可以。”张飞鸾继续硬邦邦冷冰冰地回答。

林景轩彻底无言了,他想自己问他这些很是自找的。

这次两人前来,没有带任何下人仆从,连林文林晓也没带,这主要是因为家里出事了。

那天徐凌睿刚来跟林景轩说完事情,离开没多久,管家云墨就急急忙忙冲进来,说夫人跟前的传话小厮来话说,林夫人刚出惠城刚刚到官道没多久,就晕了过去。

刚开始还没人发现,是三少爷闹性子,不愿意自己待在马车上想去娘亲马车上,才发现二小姐在车上哭得嗓子都哑了。

夫人就直接倒在马车地上,脸色苍白,一脸的水,气息微弱。顿时所有人乱作一团,还是二少爷林景恒苍白着脸赶紧叫人快马加鞭回去报信,又叫人通知兄长并请大夫。

当时林景轩一听,就知道事情有问题,这情况说的跟徐凌睿说的一模一样,于是赶紧叫上张飞鸾,不顾身上伤还好没好,往林夫人出发的方向赶。

在半路刚好遇到往回走的车队,张飞鸾检查了一下林夫人的情况,烧了一贴符纸让丫鬟给林夫人灌了下去。

林夫人很快就醒了,张飞鸾说林夫人刚好避开了一些,所以情况并不严重。在家中休息两天后,林夫人就坚持继续上路了,几个人都没劝住。

不过她走的时候害怕那孽畜是冲自己来的,所以几个子女一个没带,只交代他们到时候跟着林景轩一起走。

几个小的还好,唯有过了十岁的林景恒不放心母亲,怎么都不同意母亲一个人上京。毕竟这种半大小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还有身为男子汉的责任心,觉得父亲不在母亲的安全就应该由自己来负责。

林夫人心思缜密,当然不是这半大小子能对付的,于是林夫人就解释自己有靖远侯派来一队军马保护,还有给长公主和圣上的贺礼,都要提早上京。但是林景恒几个弟妹,包括瑛姐儿都无人保护,还要靠林景恒与林景轩商议好。

于是英勇的小将士林景恒就接下了这个命令,送林夫人离开之后,就一直跟着林景轩,说要跟他商议如何上京。林景轩前几天伤还没有好,只能躺着让他缠着,一个头两个大,两兄弟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毕竟从前林景轩见林夫人就不得劲,从来都是能避则避。

林景恒对这个长兄没什么其他意见,当然也没什么印象,平时两人也不打什么交道,虽然都住在外院,但年龄差在这儿,两人的朋友圈也不一样,所以和长兄打交道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新鲜的体验,本来也是不容易的,但是这孩子就一个特点,死心眼,估计跟他爹是将军有关吧。所以既然受了这个命令,他就一定要做到。

等林景轩好了,可以出发去岷县了,林景恒还是一直缠着他,这林景轩就不能再带着他了。别的地儿也就算了,自己都是张飞鸾眼中的废物平安使,估计除了搬东西听命令,就没有别的用了,经常还拖后腿。要是自己再带个拖油瓶……呸呸呸,什么拖油瓶……再带个拖累,估计张飞鸾会直接对自己玩完视而不见。

但是林景恒这家伙实在不好糊弄,就差跟到茅坑了,林景轩也是佩服不已,所以他才准备好东西和张飞鸾凌晨跑路。

所以才一个小厮都没带。

不过林景轩和张飞鸾也都不是这么娇气的人,虽然两个人都是出身富贵,但是也在外面跑惯了……当然了,张飞鸾是在外面磨练,林景轩是跟着狐朋狗友瞎跑到处乱玩儿……所以自己都能顾好自己的日常生活,并不用着一个人跟在自己后面端茶倒水。

到了岷县,已经到傍晚,两个人在县城最大的一个客栈住下了,休整片刻,两人都来到楼下酒馆吃晚饭。

恰好,隔壁桌正在讨论这个清水鬼的事情。

“你们听说没有,孙家的老头也死了。”一个二十上下,穿着深色短衫的男人正在往嘴里喂着花生米。

“听说了,哎呀,这都第几个了,官府也不管管?”另一个大鼻子,年纪长点的男人问道。

“哎呀,怎么管?哪次不是派了衙役去了?反复查来查去,什么也查不出来!都说是有个什么老婆子,但那个老婆子谁也没见过。”另一个年纪大,穿蓝色长衫,一看就是读过书的人说道。

“是呀,可不是嘛,今天衙门又去人了,问来问去就有个卖豆腐张寡妇的小儿子说见过一个什么老婆子站在门外转圈。他们家门外又不是只有张寡妇一家,其他人都说没见过,就这么邪气!”掌柜的一边给他们端来温好的酒,一边插话道。

“请问一下……能给我说说孙家的事儿吗?”林景轩走过去笑着问。

“呃……你是?”蓝色长衫抬头问,但是一见林景轩的脸,一下就生出好感,防备一下就卸下大半,毕竟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太难让人生出防心了。

“嗯……是这样的。”林景轩作泫然若泣状,“家母也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听说事情是最早出现在岷县……所以……”然后用袖口按了按眼角。

几人立刻生出同情之心,赶紧拉林景轩坐下。

“你母亲……”大鼻子正想问,被蓝色长衫拉了拉,于是就收住了,想了想说,“哎,孙家估计情况跟你情况差不多,老头也是那样死……”

蓝色长衫一把捂住大鼻子的嘴,林景轩本来正好奇准备听,一看他们的样子,连忙又假意拭了拭眼角。于是蓝色长衫用眼睛示意那个年轻穿短衫的人说。

穿短衫的人点点头,说:“哎……我们这里发生好几起这样的事了,谁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最早是我们县城下的南关村,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因为宋老爷是以前京城做大官的,他老母亲去世的时候,宋老爷悲痛不已,连京里都派人来慰问了。”

林景轩暗暗记下村名,问道:“他们家也是……?”

“对,他们家当时刚好有个丫鬟,被老夫人护了一护,虽然是吓坏了,但是断断续续把事情说清楚了,说是有个老妇人,长得颇为吓人,驼背白发,脸惨白肿大,跟泡过一样。她过来对着她们吐了一大股清水,当时另外两个人就没了气息。”

“虽然丫鬟这样说,当时没人相信她,只以为她是受了惊吓,脑子不清楚了。”蓝色长衫补充道。

“嗯,但是又连续发生这样的事了,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死了有七八户了吧。”大鼻子补充道。

“不对不对,我听我亲戚说了,村子里死得多,都有十几户了。”掌柜的摇摇头说。

“反正死的大多是家里的老人。”短衫说。

“官府的人没有抓到这个老妇人?”林景轩问道。

“没有没有,”蓝色长衫摇摇头,“根本就没几个人见过。”

“那怎么知道是这个东西害人呢?毕竟没有人见过。”林景轩疑惑道。

蓝色长衫摆摆手:“非也非也,并不是没有人见过,就如我们刚才说的丫鬟和张寡妇家的小儿子一样,总是有人见过这个老妇人,陆陆续续见过的人也有十数人了,所以大家才发现那个丫鬟并不是说谎,是真的见过这样一个可怕的老妇人,这个老妇人能出现各地,在下认为必定不是人了。”

“谢谢各位相助。”林景轩听得差不多,站起来朝几个人揖了揖。

几人也劝林景轩不要伤心,然后才散了。

回到楼上,张飞鸾正要关门,林景轩顺势挤了进去。

张飞鸾眯了眯眼,没说什么,重新关了门。

“诶,鸟儿,你怎么看?”林景轩一屁股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首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一口灌下去。

“你叫我什么?”张飞鸾眯起眼睛,阴恻恻地看着林景轩。

“呃……”林景轩连喝三杯才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因为自己的后脖子上的汗毛全部都竖起来,告诉自己很危险……

“呵呵呵呵……没有没有,飞鸾兄,您怎么看?”

张飞鸾看了林景轩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鬼害人,必有原因,先看看什么原因吧。”

林景轩想了想:“但是这些老头老太太摆明跟林夫人没有任何关联,总不可能他们共同得罪一个老太太吧,让她死了都要来报仇。”

“鬼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张飞鸾拿起林景轩刚才喝过的杯子,打开门,放在门外,然后重新关上门。

“喂喂喂!!!你干什么呀?有必要这么嫌弃人吗?”林景轩被这夸张的行为震惊了。

“免得你把病气过给我。”张飞鸾一边擦自己的剑,一边慢慢说。

“病气?什么病?我没有生病啊?我只是受伤了,而且现在已经好了。”林景轩一脸不解。

“呵,蠢病。”张飞鸾冷笑道。

“你你你!!!!”林景轩伸出一根手指直直指着张飞鸾好一会儿,半天没有说出话,主要还是考虑到两人的实力差距,然后怒而冲出房门走了。

他冲出门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坐在床上的张飞鸾冷冰冰的脸上,勾出一丝微不可闻的笑意,连张飞鸾自己都没有发现。

99%的人还阅读了: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每天把脚靠墙

涩爱 小说&市书记风流又粗又大

按摩棒一天不准拿出来—刚开荤的男生是不是很猛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