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麻辣办公室合集_老公看着老婆被同事4p

- 编辑:网页上传 -

羽向一看着眼前这个胖子,穿着华丽,修为一般,手里一把折扇,就是闻名天下的空间灵器:咫尺山河,不受对方修为高低影响,可将对手困入,只要进入这个空间幻阵,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受主人宰割。

飘渺谷是大门派,羽向一跟乾川算是熟悉,每每有尊主在,他必在旁边。其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挣钱,擅长谈判,心思缜密,城府极深。在这清琼域,若说尊主白夕冉是用力量征服各个族派,那乾川就是用利益引诱,擅长权衡之术,他是白夕冉的心腹和左膀右臂。

“乾大人,劳烦您亲自过来,真是辛苦了。”羽向一行礼,对乾川,他不讨厌,也不喜欢,他成立飘渺谷并发展壮大到今天,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再加上他的目的是有一方自由且可以自保的领地,并没有太大野心,所以很少主动跟乾川走动。

乾川满脸笑容:“客气了,羽谷主,前来打搅了。”

寒暄两句,乾川说明来意:“尊主来飘渺谷看新人试炼的时间定了,正好中间,顺序位置极好,不早也不晚。”

“听凭安排。”羽向一淡淡回复。

乾川也不意外,羽向一的性子他清楚,虽然冷淡,但是个讲道理的。“还有一件事,就是祁门旧址了。”

羽向一见乾川喝茶不语,也不说话,静静等待。他想得清楚,霸占着那个地方,对飘渺谷利弊参半,甚至可以说弊大于利。祁门的情况他好歹比别人还清楚些,最后的阶段,祁门其实早就是一个空架子,并没有外界想的那样满是灵宝,因为最后一任门主对于兽术、邪术的狂热,耗费了不少宝贝和整个祁门弟子的精力。后来又被抢大半,现在若真有剩下的,几乎都是在危险之地。

最近谷里弟子有探查一些区域,都是他先大概看过位置的,就是怕弟子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触到禁忌,有些机关是一定不能碰的。本以为随着祁门的被灭,那些黑暗的东西永远被埋葬,没想到又现世了。

除了祁门旧址里面未知的危险,还有外面觊觎的危险,飘渺谷弟子再多、再厉害,能挡多少,只怕最后白白损失性命却什么都没得到。

信息是他故意散出去的,否则不会那么快传开,当然,他知道乾川的来意,猜得到七七八八,若是能趁机推开这个烫手山芋,顺便得点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乾川见羽向一这么稳如泰山,心里想:总不能自己先开口,于是问道:“现在你们有什么发现了?”

羽向一开口:“祁门旧址,是几名弟子在外试炼时偶然发现的。我听闻里面危机重重,突然的爆炸,也不知什么原因,故不敢冒然下去探查,只是出于安全考虑,让弟子设置结罩,在那里守住,然后等候尊主意思。”

乾川点头:“谷主及时处理,很是妥当,后面不知有何打算。”

“事出突然,还没有什么打算。只是听说祁门原藏着许多妖兽、灵兽,甚至许多黑暗东西,当年被毁,有些跑出去,有些也一同被埋,想来有结界、封印的作用,未见出来肆虐,但这次巨大的爆炸,不知有没有破坏了什么,请尊主及时安排高手,以免后面有危机。”

乾川一摆手:“你考虑有道理,我一定回复尊主。不知可有其它?”这个羽向一,还没有提及灵宝,事出突然不假,但也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白夕冉和乾川两人当然看得清楚,祁门旧址对飘渺谷来说,是个烫手山芋,他们可以接,但要羽向一自己开口,以免反被勒索。这些族长之类,个个都是精明的,羽向一虽然寡言,但飘渺谷不声不响壮大并屹立不倒这么多年,就说明这家伙不简单。

“后续安排,飘渺谷听尊主吩咐。”羽向一说得含糊,既不表示放弃,也不提要求。

乾川大笑:“谷主果然是明事理啊,跟你说话就是爽快。好,尊主也想到了安全的问题,后续会从各大族调集高手,一同守护,至于勘察宝物么。”乾川停了一停,“若羽谷主没有特别要求,就让大家一起讨论吧。”既然羽向一含糊,他也可以含糊,回头你们自己讨论,是什么就是什么,实在不公平,自然要请尊主出来平衡。

羽向一点头,乾川的意思他明白,要掐架他们各大族长之间掐,尊主只最后出来做好人。罢了,现在他想的就是退出,但又不能明显,以免让人觉得他已经得了好处,那就慢慢顺势而退吧,而且以尊主的行事风格,从不会让一家独大、好处一家独享,肯定会有补偿安抚,配合他,好好演戏。

两人又寒暄几句,乾川便回去了。白夕冉得知并不意外,羽向一的性格,他还是知道的,点到为止,后面就心照不宣了。

接下来的日子,各大族部皆擦亮了眼睛,盯着祁门旧址,小门派有的眼红,有的不甚在意。玄风门最近就异常清静,阿风安静养伤,牙卜专心炼丹,火炎兽努力修炼,狐猴有了新名字,叫祁天,好吃好喝,日子也甚是滋润。

阿风不理解,狐猴这么恨祁门,为何会接受叫祁天这么个名字。

牙卜一笑:“他啊,也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家伙,守护祁门这么多年,自己认为是天意,也是祁门的恩人,天么,最大、最高呀,完全忘了被封印的被迫无奈了。当然啦,他也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响亮。”

阿风一笑,这样好,这样没有心理阴影,不会偏执,不然肯定是个四处作乱的家伙,那就头疼了。她也是故意,想留下祁天,哪怕一时,因为担心凤修音对他们不利,有祁天在,他轻易不敢来,自己正好抓紧时间修炼。实力,太重要了。

夜兮和珑香来看她,告诉她飘渺谷和各大族部在祁门旧址寻宝的事情,阿风没有多说,这关乎牙卜,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而且现在大家都盯着灵宝,她不想给玄风门惹麻烦。分了不少丹药给两人,牙卜得了九莲炉,随便炼出的丹药都好了一个档次。

倒是牙卜,听夜兮他们一说,觉得有点可惜:“哎,那时空砚不知被谁得了去。”晚上,他对阿风念叨。

“你还念叨呢。”

“是啊,我们也不贪心,其实就向着它去的,为此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险些送命,最后没得到,真是太可惜了。”

“其实也不可惜。”阿风笑。

牙卜看着她,不相信的眨眨眼睛:“不会吧,当时你哪有时间找?”虽然知道她运气好,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随手捡到的,碰巧还真是。”拿了出来。

牙卜接过看了看,赶紧又还给她:“赶紧收好,好好用,不然对不起老天爷。”

“师傅,谢谢你。”阿风郑重的说。

牙卜有点不好意思:“我好歹是你师傅,总要帮你。”

阿风笑,亦师亦父。

后面的日子过得很快,祁天闲来无事会指导指导火炎兽,同是灵兽,属性又相似,倒有不少共同之处。阿风悉心钻研那一系列基础课程,能成为清琼域统一版的基础,其实真不简单,这个系列想来也是用心挑选、组合的,越研究发现越有趣、越有收获,当然,她还仔细研读那本手稿。有了空间砚,阿风和火炎兽的修为均突飞猛进。

牙卜一心炼丹,他在丹术上本就极具底蕴和天赋,现在有了九莲炉,加上阿风之前采的许多草药,居然炼出了金丹和暂仙丹。金丹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帮助恢复内力,暂仙丹可以激发潜力,在一个时辰之内,把修为提升一个灵阶。这些在日后的试炼比试中太实用了。

很快,要过年了,阿风自然要准备一顿丰厚的美食,夜兮和珑香也要过来一起吃年夜饭。学里早放假休息了,各弟子本应在各个门下过年,珑香实在惦记阿风的手艺,于是跟夜兮领了任务,这样就有借口出来。

想着娇娇不能一起,阿风有点挂念,提前备了吃食,去镜湖看她。满满的食盒,充分满足了娇娇的口腹之欲,见她两眼放光、津津有味的样子,阿风觉得好幸福。

“许久没来了,我之前受了伤,后来又忙着修炼,现在趁过年,先来看你。”

“啊,你受了伤,严重么?”

“没事,都已经好了。你最近怎么样?跟离风要成亲了吧。”

“不着急。而且现在不太平了,族长他们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没人催我了。”

“不太平?怎么回事?”

“具体也不清楚,有一天晚上,有一个什么东西进了镜湖,闯入碧水鲛的领域,当时有两个守卫看见,后来死了一个,另一个重伤,听说死相极其恐怖,都只剩骨头了。哎,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碧水鲛的啥天敌。现在我们夜间都不能出去,今天出来时离风还特地嘱咐我早点回去呢。”

阿风心里一动,突然想到祁门旧址的再度破坏一事,于是嘱咐:“那你们要多加小心,你早点回去,若是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就......”本来想说就通知她,可怎么及时通知她呢?

“有族长他们,没事的,我都一点不担心。”娇娇笑着安慰。

阿风总有隐隐的不安,这都快过年了,千万别出幺蛾子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粗大硬挤入甬道s

荔湾广场灵异事件_国师塞珠子上朝

一家子换着睡—一主七暗卫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