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好涨&他抵着她的腰不断律动

- 编辑:网页上传 -

嘴角勾起一丝噬血的冷笑,他松开那张平静得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女人,他的心猛的撞了下。

“冷小西,请你滚出这间房!马上!”他的声音没有一丝余地,转眸盯着门外,“梦小姐,你不是吗?”

“哟,楚少,要不我们换个地方?”知道冷小西就在里面的梦丽柔声音美入麻,故意扭捏不前,

可这一声入骨的声音,却让冷小西的心尖不由的轻颤了下,看来楚天南是故意给自己上眼药的。

“换什么?就在这?你不是期待很久了吗?”高傲、清冷的楚天南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掐了把梦丽水润的脸蛋,轻轻的揉搓着,似乎很感觉兴趣般。梦丽的心里一片欣喜。

不过楚天南的大手捏着捏着时候,大手倏的顿了下,眉头蹙了起来,

“整了多少?”楚天南居然赤果果的问着一脸惊红的梦丽,手指未松开掐着梦丽那厢粉润的脸蛋,一开始梦丽竟然没有听明白?

这个楚少真是毒舌的一点也不给自己面子,她不好意思的抬起头,“只是整了一点点,在韩国,”她尴尬的垂下眸子,说得有些小心翼翼。

“说说看?”唇角的寒气逼向微垂着眸子的梦丽,暖昧的调情,旁若无人,就像冷小西不在身边一样,

看着如此的男女,一层层的污浊压迫着胸口的肺片,冷小西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紧咬着牙关,双拳颤抖的垂在裤侧,她决定离开这个醉生梦死的地方,她刚一抬脚,

那一声薄凉的声音像箭一样,叭的一声戳在自己的心尖的旁边,“谁准许你离开的?好好的站在那里,学一学梦丽”!楚天南嘻笑薄凉的声音,一下子凉透了冷小西的心尖……

冷小西的眸孔剧缩,轻蔑的眸光,一点点映了出来,余光也悄悄的打在楚天南那张放荡不羁的脸上。

此时的梦丽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看到楚天南对旧情人一副顽世不恭的样子,心里的得意一点点浮到了脸上。原来楚天南并不喜欢冷小西这个情人了,自己不是正好可以借机上位吗?

“怎么了?说!”那是一种从高而下的冷气。

梦丽的脖子冷冷的一缩,知道楚少在催刚才的问题。

小脸又羞又怕的红起来,红色的樱唇微微一掀,扯着一丝娇嗲,“楚少,人家只是垫了垫鼻子,削了削两边的腮骨……”

“还有呢?”他一路追问,凛冽的眸子刷刷的打在梦丽那张惊恐的小脸上,

梦丽了解楚天南的手段,对于他真是又敬又爱又恨又怕啊,一咬牙,“人家,顺便把眼角开了,割了双脸皮,下巴也削尖了,颧骨也磨平了……”

冷小西彻底无语,这叫才整一点点儿,整个就是一个人工雕出来的,原版恐怕会变成原始人了。

“好了,”楚天南不耐烦的松了大手,“但愿你的那个地方,也不会是整的吧?”那一抹犀利一丝不留情面的目光,一下子锁定在梦丽的小腹下方。

99%的人还阅读了:

女人自熨过程的图片-第一次痛哭了男朋友说不做了

短文麻辣办公室合集_老公看着老婆被同事4p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粗大硬挤入甬道s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