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啊,你去给少爷们弄点菜去。”方氏对着方天的时候,倒是还很威严,不像是寻常人家严父慈母的模样,很有些严母的样子。

“可是······我走了娘你就一个人了。”方天倒是对这种态度不以为忤,可见是往日就是这样已经习惯了的。

“娘一个人在这里怎么了,少爷他们不是坏人,你快去田间弄点野菜,哦对了,去陈大娘家里换点肉,快去快回,咱们中午还得杀只鸡,你来杀。”

“娘······”方天一脸不情愿的模样,但是方氏那眼睛一瞪,方天就没了气势,乖乖的走了。

等到方天走后,宋承轩才出声:“方·····还是叫你方嬷嬷吧,若你没有离府,现在也该是嬷嬷了。”

“少爷这话我可当不得。”那方氏摆着手,颤颤巍巍的想要下跪叩拜,被宋承轩一把托住,“我既说你当得起,那你便当得起。”

说着宋承轩看了一眼在自己身后一脸警惕的影:“你先退下吧,这里无事。”

影虽是有些担忧,但是主子有命不可违,于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二少爷现在真是有本事。”方氏虽然瞧着年迈,但是眼睛却还未到昏花的地步,眼见着一个大活人快速的不见了,自是知道这是要有很高的武功的。

“方嬷嬷说笑了,我此番前来,嬷嬷应该知道所谓何事?”

又一次提起这件事,方氏沉默了下来,许久才说:“知道是知道,这件事啊,老爷那么想瞒着,以至于不惜搭进去了这么多条人命,可是瞒来瞒去,你还是要知道了,这都是命。”

自己果然不是亲生的,宋承轩虽是有这样的准备,但是等这件事得到肯定的时候,依旧是有些懵了。

那方氏也不计较他有没有认真的听着,只是望着窗外落在堂前桌子上的那块光斑,明明灭灭中追溯起往事来。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丫鬟,我不是家生子,运气好,碰到老爷纳妾,纳的自然就是你的娘亲,你娘亲进门的时候,身边就只有两个使唤婆子,又没得娘家,所以老爷就做主想为她讨两个家生子,可是因为有些原因,老太太不同意,就只好叫了人牙子来买几个。”

“当时太太一眼就相中了我,我就好福气的,留在院子了,做了一个粗使丫鬟,烧水生火,虽然是个苦差事,但是好在俸禄伙食都不错,倒是算是个安稳去处。”

“你娘的肚子一天天的变大,可是全府上下却没有一个开心的,有时候,就是你娘要喝水,也都是自己吩咐了我让我烧点水,我一开始还有些疑惑,老爷有子嗣,难道不是天大的喜事?怎得如此苛待我们姨娘,上至老太太下至老爷的通房,没有争风吃醋的也没有欣喜若狂的。”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豪门规矩多,后来有次去拿柴火的时候,听着厨房的那群嬷嬷们讨论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姨娘的肚子大的实在是太快了,快的大家都在纷纷议论姨娘是嫁进府中之前就有了身孕。”

“这下可把我吓住了,这婚前不洁,可是要沉塘的啊。”

“我就这样战战兢兢的,生怕牵连到我自己,因为我知道,主子犯错,下人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方氏一说起这个话,就停不下来了,她看着那个明灭不定的光斑,仿佛是在回忆那个时候的画面。

“在府里的时间越来越久,我就这么小心翼翼的,看着主子的肚子越来越大,我也开始知道一些事情了。”

“原来,老爷本来就知道主子怀了身子,老爷遇见主子的时候,就是主子怀了身孕又长途跋涉,晕倒在了府邸门口,被回家的老爷瞧了个正着。”

“老爷瞧见主子长得实在是宛如天子下凡,当下就觉得惊为天人,忙不迭的派人看诊,这才知晓了此女怀有身孕。”

“听说那日的老爷心下大为可惜,但是还算是个有善心的,还是将她带回了府上,煎药看病,还找了专人照顾。”

“主子也很感动,一来二去,两人都是风雅之人,老爷对主子就越陷越深,为了是否纳了主子这件事啊,老爷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两天两夜。”

“那为什么不选择吃药?”宋承轩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的问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二少爷。”虽然震惊二少爷听这个故事仿佛是在听别人家的故事一般无动于衷,但是既然二少爷问了,那方氏也就好好的回答。

“谁说不是呢,当时老爷说要纳主子为妾,老太太死活都不同意,这般不贞洁的人,要了也是败坏宋家的门风,可是无奈老爷执意要纳,最后老太太妥协了,说是只要拿掉腹中胎儿,也就既往不咎了。”

“可是主子不让啊,自己的一块骨血,怎么舍得就那样活活的扼杀呢?我了解主子,她要强聪慧,不会做出妥协的,后来的结果你也应该猜到了吧,主子不知道怎么说服了老爷,倒是安安稳稳的将你生了下来。”

“可谁知生你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吓得我们一干上下人等魂飞魄散,此时的老爷倒还算是良善,还在要求尽力的护住主子,甚至对稳婆说了一旦有任何事,保大不保小,可是主子不依啊,所以,还是拼命将你生了下来。”

“我一开始生产的时候,被使唤的是去烧火,但是后来稳婆眼见着主子的血越流越多,怎么止也止不住,我们这些接生的丫鬟,几乎全部被叫进了房间。”

“主子那个时候,已经气若游丝面若金纸了,看了你一会就撒手人寰。”

“稳婆不知细情,但是我却是知道主子的身孕之事的,索性我只是个烧火丫头,又不是家生子,卖身契是握在主子的手里的,主子死了之后,主子身边的嬷嬷做主,放了我的卖身契,让我自己逃生去了。”

“我自是千恩万谢的开始了逃亡,起初我还以为,就算是老爷知道这个事情大怒,打发了下人也就是了,但是却不曾想,不知道为什么,二少爷您活了下来,但是当年的那些人,却一个个的消失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想到其中的关联,只是那个府里有个和我一同出府的姐妹,我之后有幸见过她一面,那个时候她已经是满脸的沧桑,她和我说,她这些日子已经遇见了好几拨不同的人要杀她,幸好那群人好像是没有她的画像,才一次次的躲了过去。”

“我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不对,后来我果然也发现了周围总有人在暗中打听着附近是否有曾经做个丫鬟的人,我这才知道老爷这是要赶尽杀绝。”

“那个时候我已经嫁了人,生下了方天,和我当家的一合计,就打算了四处逃亡,这些年,我东躲西藏,整日整日的睡不着觉,生怕有一天老爷就找到我了,我也悄悄的打探过当年的那些人,果然是一个个的死于非命了。”

说到这里时候,方氏已经浑浊了的眼睛留下了泪水:“虽说我知道老爷的心思,但是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宋承轩面色冷静。

“为什么老爷放过了二少爷你,却不肯放过我们这群无辜的人,二少爷才是那耻辱啊······”方氏老泪纵横,这些年的委屈和害怕,老伴离世都不敢大肆操办,这一辈子,就因为府中那几个月,连累的孩子不能科举,还害了当家的一条性命,怎么能不委屈?

宋承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急剧收缩,虽然明知道方氏并不是在针对自己,但是他心中也有这个疑惑,耻辱·····他总算是知道了宋来之对自己的态度为何如此诡异。

“是啊,究竟是为何呢?”宋承轩眼神凉薄,嘴角讥讽的笑。

“二少爷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如今见你一表人才,主子一定会很开心的,我瞧见她最后的模样,她一定是很爱你的。”

“至于这个问题,我也琢磨了许久,那日我正好是想要去宋府看看主子身边的嬷嬷,去问问当年的真相,但是没想到远远地就瞧见了那个嬷嬷被拖出来,我也不敢声张,只好悄悄的尾随,一路到了天花的死人堆,我吓了一跳,可是眼见着嬷嬷还活着。”

“我蒙了口鼻过去,嬷嬷也只剩一口气了,我想问问她怎么会这样,又想知道那年的真相,还好嬷嬷本就是个聪明人,她说之前主子进门的时候,好像两人有过协议和把柄·····”

“再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隐隐约约的,我觉得小主子你的身世不简单,但是嬷嬷已经撑不住了,只是隐隐的听见逃亡两个字,嬷嬷死了,我也不敢将她下葬,倒不是我怕死,只是我那时候方天还年幼······”

“小主子,老身我已经老了,不能再伺候你了,但若是你想知道自己身世,不妨去查查流浪逃亡的,看主子的一言一行,很有可能是高官家眷,你只需好好查查那年的官员犯事记录,想必是可以找到的。”

“对了,您的生父,也许是个侯爷。”方氏又说了一个惊天响雷。

99%的人还阅读了:

短文麻辣办公室合集_老公看着老婆被同事4p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粗大硬挤入甬道s

荔湾广场灵异事件_国师塞珠子上朝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